我继承了一个性奴学校,坐在学长腰上动H

作者:我继承了一个性奴学校,坐在学长腰上动H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那些刚刚捡起来的大枣和花生瞬间又洒了满床。还有一些直接滚到了陈若寒的身边,咯的她后背生疼,近乎本能的动着身体。 却是不经意间,更动人的酒气上头的杜子文心里烧起了一把

那些刚刚捡起来的大枣和花生瞬间又洒了满床。还有一些直接滚到了陈若寒的身边,咯的她后背生疼,近乎本能的动着身体。

却是不经意间,更动人的酒气上头的杜子文心里烧起了一把熊熊烈火。

嘲讽,怨恨,甚至冷漠,陈若寒已经做好了要承受这一切的准备,却唯独没想到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杜子文明明是恨她的,可为何此刻,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焦躁的吻落在她的脖颈,却也是异常的滚烫,炙热。

“杜子文,你到底在做什么?”

陈若寒低吼着,双手撑在杜子文的胸膛,试图将身上的人推开。谁知,杜子文却是根本不理会,拉扯间脱了他自己的衬衫还不算,已经开始去扯陈若寒身上的大红色喜服。

那衣服本就是中式设计,领口的盘扣没几下就被杜子文扯开,惊的陈若寒浑身颤抖,挥舞着胳膊越发用力的挣扎。

“杜子文,你可以不听我解释,也可以恨我,但是你不能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面对杜子文这突如其来的浓烈,陈若寒却好像是一颗心掉在了冰天雪地的万丈深渊,进退不得。

“杜子文,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挣扎似乎都是徒劳,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要被扯开,陈若寒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甚至几乎哀求。

“小暖的事情真的和我无关,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

阳光隔着红色薄纱出窗帘在地板还有床头投下斑驳的光影,杜子文被浴室传来的流水声打扰,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

人虽然还躺着一动不动,但是头脑之内的记忆却在一点点的复苏,盛大的婚礼,红艳艳的婚房和喜服,还有陈若寒那张在暖黄色灯光下娇艳欲滴的脸。

“真是……”杜子文豁然起身,目光随即落在床头那两个空了的酒杯上。

浴室里哗啦啦的流水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陈若寒穿着红色的睡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刚好撞见杜子文从床上下来,明亮的光线里身子不着寸缕。

虽然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陈若寒到底还是害羞的,愣了片刻之后慌忙的背过身去,湿漉漉的脸颊涨得通红。

“……对不起”

简单的几个字,陈若寒说的结结巴巴,舌头好像打了结。

倒是杜子文,全然不把自己以如此直白的形象出现在陈若寒的面前当做一回事,反而是径直走过去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不经意间又瞥到那个背影,眼中透出一丝懊恼和不耐烦。

懊恼是对他自己,不耐烦则是对陈若寒,他的新婚妻子。

“昨天晚上……”

杜子文穿好衣服,才刚一开口,就被敲门声打断

“少爷少奶奶,”老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该下楼去给老爷敬茶了,可不能误了时辰。”

杜家的老规矩,新婚的第二天要给长辈敬茶,另外早有老管家在门口等着,杜子文在不情愿也只能等着陈若寒收拾好一起下楼。

“爷爷,请喝茶。”

陈若寒乖巧的跪在杜老爷子跟前,将手中早已经准备好的茶恭恭敬敬的送过去。

“好……好孩子”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得偿所愿的杜老爷子喜上眉梢,象征性的喝了一口茶之后将一个红包放到孙媳妇手上,“要早点给我们杜家生个长孙啊!”

陈若寒接过红包,脸颊发烫,眼角的余光几乎是下意识的去看同样姿势跪在自己身边的杜子文。

杜子文分明察觉到那炙热的目光,却丝毫不予理会,将手中的茶送到老爷子面前,语气生硬:“爷爷,请用茶。”

说完也不等杜老爷子给红包就自顾自的站了起来。

“公司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就不陪爷爷吃早饭了。”

“混小子,别总拿工作和我说事儿……”

“爷爷,难不成您想要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杜家的家业都毁在我的手上?”

一句话,说的杜老爷子哑口无言,天大的怒火也无处发泄,只能眼睁睁看着杜子文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

杜子文那冷冰冰的态度,陈若寒心里也不好受,但为了不让老人家操心只能竭力的掩饰着,亲自盛了一碗汤送到杜老爷面前。

“爷爷,子文他也是为了杜家的生意,您就别和他生气了。”

“真是个冤家!”

杜老爷子拿起汤勺又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我这一大把年纪,原也不指望什么,只是希望看到杜家后继有人,若寒,你不会让爷爷失望吧?”

这种事情她一个人怎么好决定,何况杜子文现在的态度……想到这些陈若寒的心里不禁又是一番惆怅,只是当着老人家的面也不好表露,反而还要一番安慰。

“爷爷放心吧。”

心情不大顺畅的杜老爷这才稍稍舒展了眉头,勉强喝了小半碗汤,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杜宅虽然很大,可家里人却少,也就杜家爷孙两个加上老管家夫妻两个,如今加上陈若寒也不过才五口人,都是格外安静的。

在客厅窗边发呆的陈若寒很快就被电话声拉回了现实,屏幕上那串号码她在熟悉不过。

“陈小姐,我是隋言的主治医师……”

“是不是小言有什么不好?”

陈若寒着急的打断了医生的话,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您能尽快到医院来,关于隋言的病情……”医生犹豫了一下,但本着对病人和家属负责的态度,还是沉了沉语气继续说道:“又出现了新的反复,可能不太乐观。”

“好的,”陈若寒毫不犹豫的答应着,眼眶已经泛红:“麻烦你们先不要告诉小言,我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陈若寒连招呼都不顾上大,风一样的冲出去,拦了车直奔医院。

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相当于她的半条命啊,无论如何陈若寒都不能让隋言有事。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办公室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陈若寒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干,一双红肿的眼睛空洞而没有焦距,才走了没几步,便瘫坐在地上
医生的话就好像是一块大石头,在她心里拼命的往下坠,让原本那一点点的光亮也都消失不见了,彻底跌入了黑暗。

不管怎样,隋言不能有事,他还那么年轻,甚至都来不及品尝生活的甜美,陈若寒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陈若寒用手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站起来,一股新的力量从新被注入到她的身体。是的,眼下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她也要去争取。

杜氏集团员工都已经通过各自的渠道目睹了婚礼的盛况,此刻前台的两个姑娘还在就婚礼上唯美的场面窃窃私语,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她们心里羡慕又嫉妒的对象,杜氏集团的少奶奶陈若寒迎面走来。

“我要见杜子文。”

陈若寒先开口,声音里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坚定。

“可是杜总正在开会。”

前台姑娘面露难色。

“我可以等。”

陈若寒并不打算放弃,他今天是一定要见到杜子文的,并且是越快越好。

“杜总办公室在21层,您可以上去等。”

前台姑娘话音刚落,陈若寒的人已经朝着电梯跑过去,心里要见杜子文的急切程度可见一斑。

电梯直达21层,双脚踏出去的那一刻陈若寒多少还是有些忐忑,认识杜子文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到他办公的地方却还是第一次。

“少奶奶!”杜子文的男助理小张刚好从办公室出来,见到电梯口东张西望的陈若寒连忙走了过去:“您怎么到公司来了?”

“我找子文有重要的事情。”

陈若寒依旧是满脸的焦急,一刻也等不得的样子。

小张看了下会议室紧闭的玻璃门,遗憾的开口:“少爷正在开会,怕是没有时间见少奶奶了。”

办公室里那样的氛围,别说是陈若寒,换做任何人杜子文现在恐怕都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位杜家的大少爷,在别的事情上或许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但凡是工作相关的事情就一丝也马虎不得。

“没关系,我可以在这等。”

陈若寒心里清楚,自己必须第一时间见到杜子文,小言现在的情况多等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那少奶奶先到休息室等着吧,会议结束之后我会告诉少爷的。”

小张说着就要把陈若寒往客人休息室的方向带,可是陈若寒却是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就停下了。

“少奶奶?”

小张诧异的低声提醒。

“不用去休息室了,我就站在这儿等。”

陈若寒知道小张是好意,也知道她一定会把自己来的事告诉杜子文,但是她的心里有另外的担心。所以为了确保自己在会议结束后的第一时间见到人,还是自己在门口等着最保险。

整整一个小时,除了小张偶尔拿着些资料之类的进进出出,在没有人从那个会议室走出来,整个楼层都安静的可怕。会议室采用的是全隔音设计,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响。陈若寒是穿着高跟鞋跑出来的,正站的双脚发酸刚弯下腰想要活动一下,结果会议室的门就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

参加会议的人鱼贯而出,原本都是满脸的疲惫可在见到门口站着的人的时候却是集体惊愕了。几乎都是本能的转头去看走在最后的面的杜子文。

走在杜子文上边的小张顿时也是出了一头的冷汗,连忙小声开口:“少奶奶非要在这等,已经站了好久……”

话还没说完,就见杜子文已经带着一脑门的官司走到慌忙站直了身子的陈若寒身边,二话不说拉着人就往休息室去了。

这狂风暴雨一般的行为,让在场的人各个不敢再留立刻如鸟兽散。

会议室里杜子文冷笑:“亲自跑到公司来了,是怕大家不知道你这个杜家少奶奶的身份吗?”

陈若寒顾不上解释,抬手死死抓着杜子文的衣袖。

“小言必须马上做手术,需要五十万。”

杜子文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又烧了起来,小言 ,她陈若寒的心里难不成就只有那个毫无血缘关系的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吗?

杜子文用力甩开了陈若寒的手,转而上前一步,捏住了陈若寒的下巴。

“说实话吧陈若寒,你讨好爷爷千方百计的想要嫁给我,为的就是我们杜家的钱。”

杜子文捏着陈若寒下巴的手指逐渐用力,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甚至要有一些嘲讽的意味,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眼前的那张因为着急而有些苍白的脸。心里却也不禁暗想,和昨天晚上那灯光之下的面若桃花还真是判若两人。

陈若寒眼中含泪,却依旧固执的不肯让那泪珠落下,只是一味的软语哀求。

“小言他病的很严重,必须要马上动手术,”陈若寒的手指再次拉住杜子文的衣角:“真的需要这五十万,他就我这一个亲人……”

“什么亲人!”

杜子文松开手,一侧身将毫无防备的陈若寒甩开:“不过就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小白脸,贪得无厌,说是手术费,谁知道你们明天是不是就拿着钱去恩爱了。”
这话说的不免也太恶毒了,可奈何杜子文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尤其是一想到隋言的那张白净的脸,还有他看陈若寒的眼神。

陈若寒踉跄两步,勉强站稳。看着面前这个刚刚才真正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竟然觉得那张模糊又陌生。只要小言能活下去,陈若寒做什么都是愿意的。只是,她可以被误会被侮辱,小言却不可以。

“子文,我知道你对我的误会很深,”陈若寒挺直了脊背重新站在杜子文的面前:“但小言是无辜的,我们两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对我的救命之恩却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忘得。而且,他还只是个孩子。”

“救命之恩……呵呵”

杜子文冷笑,这话他已经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亏得陈若寒每次都能孜孜不倦。

“既然是救命之恩,你为什么干脆不以身相许,又何必偏偏要嫁入杜家。”

陈若寒看着杜子文,几次话到嘴边又都咽了回去,犹豫片刻方才终于开口:“小言不是我喜欢的人,他只是我的弟弟。”

反反复复都是这些话,杜子文的耐心已经被彻底耗尽。

“陈若寒,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别以为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你就可以要挟我,那只是新婚妻子应该尽的义务,”杜子文故意把义务两个字说的无比用力,生怕陈若寒听不清楚一样。

“还有……”已经准备离开的杜子文回身强调:“别说是五十万,哪怕是一分钱我都不会给你。”

他的话,无疑是给隋言的生命判了死刑,也把他和陈若寒的关系判了死刑。

唯一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陈若寒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失了魂魄,行尸走肉一般,心里想的只有隋言那张苍白的病容。是的,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的弟弟此刻还在医院的病床上等着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陈若寒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杜宅,老爷子刚好在客厅喝茶,身边还有刚出院不久的陈若暖。

“爷爷!”

陈若寒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杜老爷子的立即回答。反而是陈若暖,笑盈盈的开口:“姐姐是新婚妻子,就这样招呼也不打一个随随便便的跑出去,让爷爷怎么能放心。”

陈若寒想开口解释,却一眼看到了陈若寒脖子上那耀眼的红宝石。她虽然对金银珠宝没什么了解,但这红宝石却是见过的。

“姐姐也觉得我这项链很漂亮对不对?”陈若暖人如其名,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暖暖的:“这是子文哥哥送给我的,听说是世间少有的宝贝,在拍卖会上花了五百万才得到。”

眼前的人,还有那些话,甚至那耀眼的红宝石,都变成陈若寒心里的一根倒刺,伤的她血肉模糊。

“爷爷,没有打招呼就跑出去是我不对,”陈若寒不理会陈若暖的挑衅,直接跪在杜老爷面前:“但情况实在太紧急了,医生说小言必须马上手术,需要五十万,求爷爷帮帮我。”

若不是被迫无奈,陈若寒实在不想和杜老爷子开口。可眼下,这是唯一也是仅剩的办法了。

“小寒,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杜老爷子放下茶杯,满脸不快:“我逼着子文娶你,并非只因为你曾经救过我,更因为我觉得你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可我万万没想到,你眼中只有钱。”

“爷爷,我没有……”

“别再说了,五十万对杜家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杜家要的是脸面,”杜老爷子态度强硬:“你如果还想做杜家的少奶奶那从今往后就断了和那个男人的往来,一心一意的照顾子文早点给我添个孙子,否则,就不要怪爷爷了。”

说完便带着陈若暖到书房去了。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就算被所有人误会都不能放弃。陈若寒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疲惫,辛酸,苦楚,几乎一股脑的涌上心头,陈若寒只觉得一阵阵的眩晕,竟然昏迷过去。

那是她8岁以后一直重复出现的梦境,在马路边奄奄一息的小男孩,紧紧抓着她胳膊的手,还有那双凄楚又无助的双眼。

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一切真的好像只是一场梦,一场终究要醒来的梦。陈若寒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二楼的卧室。夜幕降临,没有开灯,窗外竟然是难得的漫天星斗,陈若寒用那床大红的被子捂住头,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那之后整整两天,陈若寒都没有见过杜子文,而陈若寒除了每天中午到医院去看小言其他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连饭也不曾好好的吃一顿。而一向很疼爱她的杜老爷子也因为听信了陈若暖的谗言,心寒之余也决定要给陈若寒点教训。

杜家大宅里,陈若寒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

又是一个炎热的午后,陈若寒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医院回来,远远的就看到属于杜子文那辆全球限量款的跑车停在杜宅的门口,心里不免又起了波澜。待推看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等待她的果然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去哪了?”

客厅里,杜子文满心的怒火。他匆忙的从公司赶回来,又在这里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医院。”

陈若寒并不隐瞒。她此刻已经是满心的疲惫,只想着要回卧室去躺一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我继承了一个性奴学校,坐在学长腰上动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我继承了一个性奴学校,坐在学长腰上动H相关文章
  • 车上激情(H)全文阅读 疼~别放了~装不下软件

    车上激情(H)全文阅读 疼~别放了~装不下软件

  • NP共妻喷的到处都是H _你顶我十下我只叫一声表情包

    NP共妻喷的到处都是H _你顶我十下我只叫一声表情包

  •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 从后面抱我捏奶摸下面 特殊按摩让少妇高潮连连

    从后面抱我捏奶摸下面 特殊按摩让少妇高潮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