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个妺妺一起洗澡H文章 娇软尤物高H

作者:和四个妺妺一起洗澡H文章 娇软尤物高H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子文,我的画你是看到过的,我并没有抄袭,麻烦你帮我跟大家解释一下好不好? 陈若寒抓着杜子文的胳膊,满眼的恳求。 杜子文承认他的确是亲眼看到的,而且不仅仅是陈若寒完成

“子文,我的画你是看到过的,我并没有抄袭,麻烦你帮我跟大家解释一下好不好?”

陈若寒抓着杜子文的胳膊,满眼的恳求。

杜子文承认他的确是亲眼看到的,而且不仅仅是陈若寒完成的作品还有那些最初的底稿他都是看到过的。

“子文,你帮帮我吧,只要你去帮我解释他们就一定会相信的。”

杜子文看着陈若寒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就真的那么想要那一百万?”

“嗯,”陈若寒用力的点头:“有了钱小言就可以马上接受手术了。”

果然又是为了病床上那个非亲非故的小白脸,杜子文的那一点不忍也都被这一句话打的支离破碎,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无处发泄的怒火。

“哼,”杜子文冷笑:“陈若寒做人要有分寸,不能太贪得无厌。”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好,那我就解释给你听,”杜子文用力一拉将陈若寒推到了墙角,用一种强迫的方式在她耳边说道:“你现在是杜家少奶奶吃穿不愁,可小暖呢,她因为你已经成了残疾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可你却把她这唯一的希望也夺走了。”

杜子文说完后退两步,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冷冷的说道:“陈若寒你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站在不远处的助理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觉得陈若寒实在太可怜,可嘴上又不能说,只能快速的跟上了杜子文离去的步伐。

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才终于是有勇气开口。

“杜总,您不是已经和主办方说好愿意从一百万作为鼓励金,给少奶奶嘛,刚才怎么不亲口告诉她呀?”

“我反悔了,不想给了行不行!”

一句话,助理再也不敢吭声了,一路上闷头开车,唯恐不小心在引火上身。

心灰意冷的陈若寒想不到更好的筹钱办法,只能试着在网上找兼职,结果却意外的有一个自称是漫画工作室总监的账号主动联系了她,说是对她的绘画风格很跟兴趣最主要的是不介意那些抄袭的传闻。

难得这种时候还有人主动找上门,陈若寒仿佛是抓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想都不想的就留下了手机号码并且约好了第二天晚上在咖啡馆见面。

为了赶画参加比赛许久没有好好睡觉的陈若寒这天晚上难得睡了个好觉,连杜子文上楼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睡梦中那个被自己救过一命的说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小男孩的脸依旧模糊不清。

终于到了第二天傍晚,陈若寒早早的就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人,无奈之下按照留下的联系方式打了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声音优雅又不失礼貌。

“不好意思啊陈小姐,总监这边临时接到一个应酬脱不开身。”

陈若寒有些失落,但只能提出在另外约时间的提议,结果得到的回答却是总监凌晨的飞机要到国外去参见漫展,最快也要一周以后才回来。

“要不这样吧,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现在就过来,然后我在帮你跟总监说一下,总比你在白白的等上一周好,再说我们也是真的很欣赏你的创作风格,希望能有合作的机会。”

“那就麻烦您了。”

通话结束两分钟,地址果然以短信的形式发了过来,没有具体的名称只有门牌号码。陈若寒为了不浪费时间,争取更多的机会,难得没有去挤公交而是叫了出租车,没到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新鑫休闲娱乐场所。

陈若寒看着这几个大字还有门口挂着的门牌号码,犹豫片刻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结果才刚一进门阴面就有一个穿着超短裙的长发女人迎了上来。

“陈小姐你好,我是总监的助理,总监正等着你呢。”

听声音正是刚才电话里的,陈若寒便也没有多问,跟着这优雅又妩媚的女人上了电梯。转眼到了3层,两个人到了走廊最里面的一间房,自称是助理的女人主动推开包间的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总监,陈小姐到了。”

听到声音,沙发上正闭目养神的中年男人活动了身子,随即睁开了眼睛。不动声色的将站在面前的人从头到脚的大量一遍。

随即开口:“不好意思,还麻烦陈小姐亲自跑一趟。”

“没关系的,您这么忙,我过来是应该的。”

“别紧张,坐下喝杯茶慢慢说。”

总监一开口,女助理就已经很识趣儿的主动到了一杯茶过来,然后转身离开。坐在沙发上的陈若寒,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不知怎么突然就有些紧张。

“我对陈小姐的创作风格很感兴趣,但没想到陈小姐本人也是这么年轻漂亮。”

陈若寒没有交际经验,更听不了这种明显恭维的话,当下便红了脸,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陈小姐,喝茶呀,别客气。”

这总监说着竟然从对面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陈若寒的身边,亲自将茶杯端给她,顺便也就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去。

陈若寒端着杯子,浑身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

“陈小姐要是不喜欢喝茶咱们可以喝点别的……
“搞到现在饭还没有烧好,你是在厨房里迷了路还是在菜市场蹬坏了你的破自行车?吕欧!我告诉你,你下次要是再敢迟半分钟,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豪华的客厅里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大骂,那看起来文静又贤淑的女子,此刻竟然像个泼妇一样,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然而,在她的身前,还有另外一个更为令人吃惊的事情:

在她身前,还有一个男人站着,此时的他一脸笑意的正接受着女子的大骂,一会儿低声下气,一会儿点头哈腰。

等骂累了之后,毕清曼坐在沙发之上,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上。

父亲去世还不过两年,那些人就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特别是袁家和祝家,这一次竟然联起手来坑了她一把,想要把三家合力拿下的一个大项目给吞了。

毕清曼她当然不会妥协,因为这一份合同要是被他们吞了的话,那她毕家可真是损失惨重了。

疲倦一天的她现在坐在沙发上等吕欧做的晚饭,一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个废物老公她就来气,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那个过世的父亲是怎么想的,居然在去世前给自己招了这么个废物做他的女婿。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毕清曼看也不看就接了起来。

“喂!怎么样了?”

“好消息!曼姐,袁家那边好像有些动摇,据查好像是袁金在外面不知道被谁打了一顿,胁迫他继续执行这份协议。但是祝家那边态度依旧坚定,没得谈……”

“知道了……”毕清曼缓缓挂了电话,她不知道这算是好消息当中的坏消息还是坏消息当中的好消息。

“开饭咯!”吕欧轻叫一声,笑嘻嘻的把最后一道菜摆倒了桌子上,喊道:“老婆!开饭了!”

听到这种称呼,毕清曼瞬间炸了毛,骂道:“谁允许你叫我老婆的?再喊一遍我就把你扔出毕家,别以为我妈可以给你撑腰,我就不敢这么做!”

“哎!是是是!是是是!”吕欧一脸笑意的替毕清曼盛好了饭,递给了毕清曼,奉承道:“小姐,请用餐!”

毕清曼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吃了蜜蜂,竟然连自己骂他都还这么一脸笑嘻嘻。

吕欧本来就是毕清曼父亲推过来的一个“废物”,所以在饭桌上毕清曼并没有什么话跟他说,很快,毕清曼吃完了饭,放下了碗筷,进了房间,锁上了房门,以免这个“废物”有什么不好的企图。

吕欧并没有太多想法,他这样逆来顺受已经两年了,每天都乐呵呵的完成毕清曼交代的任务,以至于毕清曼想要赶走他都没有什么借口。

当然了,这背后也还有毕清曼那个已经住院已久的母亲的功劳,要不是毕母数次劝说,只怕毕清曼早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吕欧赶走了。

吕欧扒拉完了最后一口饭,正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响了。

“老大!你怎么还不过来?我都快在冷风里吹傻了!”

“慌什么!”吕欧撸起了袖子,眯着眼睛笑道:“今晚祝成那小子肯定跑不掉,敢动我老婆,看来我得和他友好的交流一下了!不过……”

“不过什么?”
“老大!你还真不心疼自己啊!还骑着自行车吗?”

当吕欧骑着那辆看似破烂无比的古董自行车来到约定好的地点时候,那站在寒风里的龙广苦笑了一番。

“咱就是糙汉子一个,有什么好心疼的?”吕欧停靠好了自行车,走过来问道:“龙广,他人呢?来了没有!”

“他还没来,据调查,他每次都要先走五分钟这种四处不见人的小路,再去前面那个区转角,才坐自己的车回家!”

“走吧!我们先等他一会儿!”

两个人在冷风里又叼起来根烟,开始边等人边吹牛批。

不一会儿,从那一头,果然有个拿着公文包满身名牌的男子从这里路过,龙广点了点头,示意吕欧这就是祝成。

吕欧重新点了根烟,拦在了祝成的身前,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祝成今天的心情本来大好,心里还在想着怎么去玩玩即将要跑过来求他,仍他怎么处置的毕清曼。

现在他一下子被人挡住了去路,掐灭了美梦,自然十分恼火,祝成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吕欧,微怒道:“好狗不挡道!赶紧给我滚!”

“人不大!脾气还不小啊!”吕欧望了一眼缓缓而来的龙广,又看向了发火的祝成,嗤笑道:“你爸妈教过你怎么跟人说话没?”

祝成眉头一皱,怒火一下子冲了天,吼道:“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祝氏集团的老总,敢拦我,你们想死吗?”

当吕欧和龙广两个人听到祝氏集团的时候,不由的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

吕欧和龙广对视了一眼,边点着头边笑道:“祝氏,祝氏,祝氏集团!了不起啊!希海市城北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知道还不快滚!”祝成吼了一声,骂道:“趁着本少爷心情好,赶紧滚,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龙广抬起头来笑问道。

“不然我祝氏集团就……啊——”

祝成本来还想说些狠话来吓唬他们,可是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吕欧的拳头打倒在地上了。

“我打得就是你祝氏集团!”吕欧捶了他几拳,又一脚踹过去,指着祝成骂道:“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啊——啊——哦!别,别打了!啊!呀!哎呀——啊——”

祝成的惨叫声传到了龙广的耳朵里,让龙广不禁啧了几声,转过头去,不忍直视。

一直打了十几分钟,吕欧的拳打脚踢已经把祝成的头打成了猪头,肿了一大圈,这个附近都是没人的小巷子,所以吕欧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老大!行了吧!再打就没了,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吕欧点了点头,一把拉住了祝成衣领,瞪眼问道:“你现在还嚣张吗?”

“不,不,不嚣张了,不嚣张了,您有什么吩咐说,您是要钱还是要什么,您尽管说,别再打我了!”

“我不是土匪!”吕欧呸了一声,骂道:“我也不要你的钱!”

“我不会说话,对不起!”祝成听着吕欧的话,心里一哆嗦,连忙求饶道:“那您想要什么?”

吕欧一把将他推到在地,双手环在胸前,冷笑道:“听说,你最近想打毕家的主意啊!有没有这回事儿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和四个妺妺一起洗澡H文章 娇软尤物高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和四个妺妺一起洗澡H文章 娇软尤物高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