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 窑子开张了有标题小标题笔趣阁

作者: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 窑子开张了有标题小标题笔趣阁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田素雅带着儿子租了一间一千五的房子,三千五的工资,一下就只剩下两千了,因为带着孩子,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早晚打两份工,她还不敢连租三个月,只能一个月一个月的租,因为没

田素雅带着儿子租了一间一千五的房子,三千五的工资,一下就只剩下两千了,因为带着孩子,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早晚打两份工,她还不敢连租三个月,只能一个月一个月的租,因为没钱,她得用剩下的那两千块钱过日子啊。

索性出纳的灵活性,能让她多顾忌儿子,连好心的邻居都替她看着孩子,不用她给钱,田素雅想,没了那对母子,自己也终于松快了。

别看现在这般生活,她依然比之前过的轻松。

以前上班前在家里干活,下班也在家里干活,而且是下班比上班累。

很多时候,她都希望单位加班,她都不想回到那个家。

现在,她下班之后,只需要和孩子好好生活就好了。

只是如此过了没多久,田素雅的生活又出现了问题。

因为没有母乳,自己的儿子得吃奶粉,她剩下的两千块钱,还要吃饭,给儿子买奶粉,一下子变得不宽裕起来,却在这个时候,儿子又生了病。

邻居阿姨抱着儿子,忧心忡忡,说:“你得给孩子看看,是不是你吃的那个奶粉不行?这孩子一直拉肚子,还发烧,真是可怜。”

田素雅赶紧抱过孩子,孩子身上滚烫,而且拉肚子已经收不住,几乎是一会儿一次。

之前田素雅有问过医生,医生说她的身体,因为手术裂开后再缝合,用了大量的药,所以没有奶也是正常,只是苦了孩子,一生出来,没几天,就要喝奶粉。

医生当时说,买好点的奶粉,也没有关系。

好点的奶粉,二百多一罐的奶粉,在田素雅的眼里已经是极好,可是她知道,柜台上还有三百多,有六百多的,一对比,她这二百多的奶粉就显得不行,但是她没法呀,手里的钱已经不剩多少了。

现在又要带孩子去看病,田素雅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只祈求,医药费别太贵,要不,她这个月真要过不下去了,每月十五号,前夫会给卡里汇抚养费,这才五号。

田素雅急的又是一阵眩晕,她咬牙忍忍,终是到了医院。

医生一看孩子,道:“你这孩子挺严重的了,新生儿就发这么高的烧,赶紧得安排住院。”

“住院?”

田素雅知道,这一住院,又是不少钱。

她摸着口袋里仅剩的十几张票,小心翼翼地问医生,眼眶里的泪水一直打转,她努力不让它掉出来。

因为她知道,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人家也没有义务去帮你。

“医生……光吃药打针行吗?不、不住院行吗?”

“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我也没时间在这白天夜里守着。”

“拜托,您看,要是打针能退烧,就先给打针吧,我们试试……”

大夫看出了田素雅的难处,可是这孩子现在已经都烧脱水了,光是打针,怕不能解决问题。

“这位太太,我们得对孩子负责,你说这要是打一针,一时地退烧,之后更严重,要怎么办?”

田素雅想了想,怀里的儿子连哭都不哭了,嘴唇干白,肯定是难受至极。

她咬着嘴唇,道:“谢谢你,医生。”

田素雅转身跑走,医生唤了一声,“喂,喂!这位太太!”

田素雅不是不治了,而是大晚上的,她去找那个前夫,也不是要多余的钱,只是把该给孩子的抚养费,提前一点,先给她,让她先治了孩子再说。

冷冬寒日,雪花飘落,田素雅都来不及系怀,就匆匆忙忙来到了前夫家,在楼道里,她拼命砸门,男人开了门,她着急地道:“说好的抚养费,能不能先给我?宝宝病了,烧脱了水,医生让住院治疗,我租了房子,没剩多少钱。”

男人担心地看着孩子,点点头,“我这就给你拿钱。”

只是男人进去,很快老太太出了声音。

带着不屑和不满。

“拿什么钱!为什么要给她拿钱?没到日子,就不给,有特殊情况也不行,谁知道她是不是骗人!拿了钱,说不定没花在孩子身上,说不定都给自己花了。”

田素雅在外面听着,顾不得其他,冲了进去。

“我没有骗人,孩子正烧着,不信你可以摸摸,我为什么要拿孩子骗人?我自己没饭吃,都不会过来找你们!”

“哎,你这家伙,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谁让你进来啦?这里是你家吗,是我家!”

男人说道:“妈,孩子真的病了,我看的出来,人家也不是多要,不过是让咱们把抚养费早点给她,反正都是要给她的,早些晚些有什么关系。”

“不行!我说不能给,没到十五号,就不能给
男人也是急的满头大汗,只是他再一次,臣服于他母亲的话语中。

纵使双拳紧握,他也是过来安抚田素雅,而没有继续与母亲对着干。

“素雅,要不你先回去……再等等,这都五号了,不过再等十天而已,就十天,小孩子烧一烧,没什么的,十天之后,我亲自给你把钱送过去。”

田素雅简直不敢相信。

“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只是给你生孩子的女人而已;可是儿子,他是你的亲儿子啊!你竟然连儿子也不顾了吗?儿子要是因为持续发烧,烧傻了,烧坏了,怎么办?你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胆量,一点骨气!?”

“你虽然反抗你的妈妈,但是你在救你儿子啊!”

田素雅哭着去推他,男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低着头,又道:“素雅,妈不让给……妈不让给我有什么办法?”

一旁的老太太又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这笑容田素雅看够了,过往的每一次吵架,都是以她的儿子默不作声,她露出这种笑容而终了。

以前可以忍让,但是关于自己孩子的问题,她不想再忍了。

她摸到身后的桌上有一只水杯,拿起来,直接砸在了地上。

那个妈宝男的丈夫吓得一愣,老太太也后退两步,想不到田素雅竟然还有这一行为。

“你、你砸什么砸!?”

“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这砸东西,这屋里的任何一样都没有你的,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还敢对我摔东西,你……”

“我早就想摔了!”

这么说着的田素雅,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直接将桌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挥下,来的时候,他们好像正在吃晚饭,是饺子,桌上还摆着醋碟,田素雅都给她摔了,每一下巨响过后都有老太太的叫声。

都有男人往后躲的姿势。

水花溅起,染湿他们的裤脚,老太太要护着东西,大喊:“别砸,别砸了!你这个臭女人,你发什么疯,你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是?”

她上前,田素雅却猛地凑近,吓得老太太一愣,“干什么?你还要打我吗?”

田素雅苦笑一声,“碰你,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你根本不配,你根本就不值得!”

随后田素雅把整张桌子掀翻,而去拽了那男人的衣领。

那男人微微颤抖,低着头,不敢看这一幕。

“说话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有自己的主见?你为什么永远听你的妈妈的话?你做人没有一点自己的辨别能力吗!现在是你儿子,生病,难受!你难道不心疼,不想帮他吗?”

“我……我……”

男人在这个时候,还回头看他妈,希望他妈能给一句话。

他甚至苦苦哀求,“妈,给素雅拿钱吧,那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孙子啊!”

“不给!”

老太太赶紧跑到放钱的地方,死死地抱着,就像护着命一样,大声哭喊:“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拿钱,尤其还是提前给你这个前妻,想都别想,我不会给的,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妈,求求您别逼我了,行吗!”

“你是要妈,还是要你那个前妻,你那个儿子!?”

男人深吸一口气,也红着眼眶田素雅。

“素雅,请你理解一下,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忤逆我妈,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听我妈的,你知道,我爸很早就去世,都是我妈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没有办法呀,你别逼我了,行吗?求你了,妈说等十天,你就再等十天。”

“你不给是吧?你始终都无法自己做主,是吧!好,从今日起,你没有儿子,你不配有儿子!”

“我不会让儿子管你叫一声爸,多少年都不可能!”

田素雅转身要走,男人却弯了双膝,给田素雅跪下。

“对不起……对不起!素雅,我对不起你,但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田素雅微闭双眼,挤出两行热泪。

她突然想到章亭轩说过的话,这份工作是养活不了自己,也养活不了儿子的,连拿儿子的抚养费,都要掐准时间,看人家脸色。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她的前夫看她下楼,扒着门框,也流下泪来。

倒是一旁的老太太,抓着钱,走了过来,还冲楼下大骂。

“田素雅,我的儿子还是听我的,你看见了没?我的儿子,永远听我的!没有人能抢走我的儿子,也没有人能从我这里,抢走一分钱!”

她依旧露出胜利的目光,也完全不顾自己泪流满面的儿子。

屋里一片狼藉,她也觉得这是胜利的结果。

任凭田素雅打摔闹,儿子该听自己的还是听自己的。
田素雅跑下楼,出了楼栋,外面已经大雪纷飞,冰冷的雪花打在她脸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赶紧裹紧怀中的孩子,孩子依旧烧的滚烫,但还睁着眼睛,小手还试图起来,摸摸妈妈的脸。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能力,妈妈不好,妈妈不尽职,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不能好好照顾你。”

田素雅说着,声音哽咽了。

怀里的孩子像是感受到母亲的委屈,也哭了起来,只是小奶音已经不响亮了,带着沙哑的声音。

“如果妈妈聪明点,现在也不至于不够钱给你看病;如果妈妈无赖点,也不会让你遭受这样的事……是妈妈不好!”

她蹲下,无助地哭泣。

没过多久,田素雅感觉不到雪花落她脖子上面的冰凉了,以为雪停,抬头一看,却见章亭轩举着伞,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一张俊俏的脸依然带着冷肃阴沉的表情,但是田素雅却觉得他也好似哭过一般。

可能是自己眼眶的泪水使得视线模糊了吧?

“亭轩……”

男人一手举着伞,一手解着自己的外套,不由分说地将外套盖在了田素雅的身上,还带着暖暖的体温以及车子上香水的味道。

呼出的白雾在他面前晕开,田素雅终是觉得他温和了些。

“我说的没错吧?只干那个工作,是养活不了你自己和儿子的,你需要更多的钱,并且有了钱,你会发现你前夫给你的那两千抚养费,根本不值得一提。”

“要不要跟我学做生意?赚了钱,给你前夫,还有婆婆看看,他们不是一直觉得他们没吃亏,你吃亏了吗?他们还觉得你配不上他们,你得让他们知道,他们连给你提鞋都不配,他们得求着你。”

章亭轩说的时候,语调淡淡的,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化作白雾,随着雪花飘走,看似轻松,但每一个字都像打在田素雅身上一般。

对,她是应该好好努力了。

前夫的软弱,前婆婆的欺负,她只有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让他们后悔,让他们高攀不起,才算是解了这口气。而且她也确实没钱养孩子,她必须有钱起来。田素雅应该庆幸,她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能帮着她,如果是别的人,也许求助都无门,只能苦苦哀求那对母子俩。

她再抬头看章亭轩,轻声道:“谢谢你。”

“我说过了,你没必要谢我,十二年前你帮我,所以十二年后我帮你,不过如此而已。”

田素雅一瞬间想到十二年前,似乎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时间太久,她记不起来了,而此时章亭轩又道:“决定好了吧?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田素雅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决定好了,我要变得强大,我要养活我的儿子,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好好长大,未来不唾弃我,而是崇拜我。”

一阵冷风吹过,雪花飞舞,拍打着她的脸,她拽进了那件外套,主要是将孩子裹的严实一些。

而章亭轩只穿一件单薄的黑衬衣,衣角翻飞,白色的领带也随之飘摇,黑发遮着一只眼睛,嘴角微微勾起,这是田素雅这些时日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淡笑。

“那你起来,重说一遍。”

田素雅站起身,下定决心,“我要变得强大,我要赚钱!”

“你要知道,这世界,赚钱越多,付出的辛苦越多,你可能以后都没有办法再像当个出纳一样,那般轻松了。”

“我知道,我要养儿子,我要让他们家的人,从看不起我,到另眼相看我!”

章亭轩终是整理了下田素雅的外套,转身道:“跟我上车吧,一起把孩子送医院去,等孩子好点,就去办理离职手续。”

而楼上,田素雅的前夫,一直扒着窗户看楼下。

脸都被冷风吹木了。

经过住院治疗,田素雅出生才一个多月的儿子终于康复,医生建议买贵一点,更温和一点的奶粉。

章亭轩又带田素雅去超市看了一大堆婴儿奶粉。

二百确实算是比较便宜的,后面有三百有六百,也有八百的。六百的奶粉,田素雅想都不敢想,甚至连碰那盒子,都觉得奢侈。

她握紧拳头,“我一定会给宝宝买六百块钱的奶粉,我会努力的。”

“六百就满足了吗?”章亭轩拿了几款单价都在两千以上的,敲了两下,“不如拿这个价位的当动力,效果更大吧?”

“是!”

章亭轩笑了一声,道:“走,结账去。”

“不不不,现在我还没有能力支付。”

“我先垫付。”
分享给小伙伴们:
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 窑子开张了有标题小标题笔趣阁: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 窑子开张了有标题小标题笔趣阁相关文章
  • 玉米地的大嫂 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小说

    玉米地的大嫂 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小说

  • 车上激情(H)全文阅读 疼~别放了~装不下软件

    车上激情(H)全文阅读 疼~别放了~装不下软件

  •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 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小说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