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双性NP玩烂了NP杂交

作者: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双性NP玩烂了NP杂交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叶惊天,本是帝都世族叶氏次子,出生高贵 在叶惊天出生之时,有神秘道人上门为其算命,结果算出此子是惊龙天降,日后定当改变世界格局! 这一卦,震惊了叶氏家族,也震惊了整

叶惊天,本是帝都世族叶氏次子,出生高贵…

在叶惊天出生之时,有神秘道人上门为其算命,结果算出此子是惊龙天降,日后定当改变世界格局!

这一卦,震惊了叶氏家族,也震惊了整个帝都!

由惊喜,变成了惊吓!

在这大局已定之时,你想要改变格局?

简直是忤逆万族!破坏和平的异端!

因此,叶惊天一出生,就被认定了是不祥之子!

连母亲因难产而死的责任,也被推到他的身上!

叶氏家族,担心叶惊天会连累家族,所以对待叶惊天就像是对待外人一般,从小到大,没有一句关心,非打即骂!厌恶至极!

所有的资源,都倾向了大哥叶威龙。由此,也不慎养成了叶威龙嚣张跋扈的性格。

在叶氏家族的强大背景下,叶威龙常常欺行霸市,敲诈勒索,威逼利诱……终于惹下了大祸!

因为两人长得相像,所以家族一致同意,让叶惊天顶替大哥坐牢!

叶惊天自然不愿,于是便有了那一夜…

那一夜,他被下了毒,和苏凌雪发生了关系,伪造出他放浪形骸的污秽形象。后又被打断了四肢,挑断了手筋脚筋,毒哑了喉咙,像一条死狗一样,一丝不挂的扔在大街上,任由无数路过的人唾弃!

最后,他被顶替了叶威龙,被判无期,关入大牢!

那个时候,叶惊天本已经绝望,心中纵有万丈火焰,恨意冲霄,也无可奈何。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狱中激活了叶氏古祖的血脉!

这一变化,立刻引起了【隐龙局】的注意,于是叶惊天被秘密调走,参军入伍,对抗极恶组织黑暗图腾。

你们惧我、厌我、弃我、将我打入地狱,如今我从地狱中爬出,必要惊耀天下!亮瞎你们的狗眼!

叶惊天做到了!

就差半个小时的时间!

五年奋战,没有丝毫的停歇,他就要带着一身的荣耀回归华夏惊艳所有人,但一通电话,还是让叶惊天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无上荣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叶惊天心急如焚,全速前进,不耽搁一分一秒。

叶惊天的双眼,死死地盯着H市的方向,已经一片血红!

终究是强行提升到天阶,不是真正的天阶。使用数倍音速,给身体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尤其是脆弱的眼睛,被风刮得像针扎一般刺痛!

同时,也是因为叶惊天的心中,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前世,苏凌雪被黑暗图腾所害!

而今生,他发誓要提前铲除黑暗图腾,结果又发生了其他意外!

“终究是我害了你吗?”

叶惊天心中痛苦万分,如果没有他,也许苏凌雪就不会有这样的命运了!

叶惊天的前半生尽是悲凉,只有从苏凌雪那里,感受过唯一的温暖…

在叶惊天被害的那天晚上,他和苏凌雪强行发生了关系…因为毒药,他不受控制,做出了畜生一般的行为!可是苏凌雪…尽管在他野性一面的摧残下,也没有记恨!反而温柔怜悯地安慰他:“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我不小心怀上了你的孩子…我会把他生下来!”

这是叶惊天一生中,听过的最感动的一句话!

明明对苏凌雪来说是那么的残忍!哪个女人会生下被侵犯男人的孩子呢?但是,苏凌雪却为了他,选择自己默默承受屈辱!

苏凌雪就像是一个天使,在他最痛苦最黑暗的时候,伸出了一只手,将他从绝望的深渊拉了上来!

叶惊天本以为那只是苏凌雪安慰自己的话,万万没想到她会真的将孩子生了下来!

苏凌雪为他生了一个乖女儿!遇到危险,没有害怕逃跑,反而将电话打到他这里,向他求救!

而刚刚,他差一点点就挂了女儿的求救电话了!

泪水,止不住地从叶惊天的眼中滴落!

他绝不可能再一次让苏凌雪和女儿受到伤害了!!

绝不可能!!!

“轰轰轰轰轰!”

叶惊天身上的灵力防护罩,和空气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产生狂暴的火焰!

使得叶惊天犹如一颗流星坠落,快速的在人们的头顶划过!

呼——

叶惊天飞过后,又是一阵巨大的风暴,飞沙走石,险些带起地上的行人!

……

H市,郊区,一处小楼房的院子里。

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矮胖男人,正在使用手中的鞭子,狠厉地抽打地上的女人。

她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触目惊心,但还是紧紧抱住男人的脚,不让他离开。

“我说矮冬瓜,你能不能快点,别墨迹了!人已经找到,赶紧回去复命吧!”

另一个的强壮男人,对矮胖男人说道。

这个强壮男人的脸上,有一条狰狞疤痕,宛若一条大蜈蚣钻进了他的皮肤里,暗藏在他的脸上,恐怖异常!这副面孔,一眼就能把小孩吓哭!

其他寻找孩子的几十个男人,也已经集合到院子外等待出发。

“我也想啊!可是这个丑女人,力气出奇的大,死死抓住我不放啊!”矮胖男人回答。

“把我的女儿还给我吧!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我的女儿了!”女人哭喊着,乞求他们能放过她们母女。

她的身上,大半皮肤都是被烧的旧伤,所以矮胖男人才说她是丑女人。不过她的脸和身材却很标致,看得出没被毁容前是一个美人。

“快放手!听到没有,不然我抽死你!”

矮胖男人一脸凶相地发怒道,脸上的赘肉乱颤,像一条凶神恶煞的恶犬!

“不!我死也不会放手的!除非你把我女儿还给我!!”

女人出奇的坚强,她的泪水和血水已经混成一片,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腿,不管男人怎么踹、怎么打,就是不肯松手,就像是捕兽夹、铁钳子,牢牢地钳住了。

如她所说,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H市的大家族出身,本该是千金小姐,结果却沦落到这般地步!

“啪啪啪!”

女人身上再次绽放出一片血花,连后脑上都挨了好几下,疼得女人差点昏厥。

“你不要打我妈妈了!不要打了!呜呜呜……妈妈……”

“女儿,别怕!妈妈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女人望着女儿,眼神坚定。

“妈妈,我已经打电话给爸爸了!爸爸很快就会来救我们了!”

“爸爸?”

苏凌雪微微一怔,那个电话……她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当年叶惊天已经被废了,打断了四肢,挑断了手脚筋,而且还被判无期,关入了重型监狱,这辈子都不可能出来了。

所以,有人送来叶惊天的电话号码时,她只是当成恶作剧!说给女儿听的时候,也只是随便说说的。没想到,女儿却当真了!

“爸爸一定会来的!你快放了我们,我爸爸一定会回来保护我们的!”

听到孩子的话,男人们都笑了!

“哈哈哈哈哈……”

“小孩子就是天真!叶惊天会来救你们?他或许早就死在牢里了!”

闻言,苏凌雪惊诧万分:“你们认识他?你们到底是谁?”

“你们真的如此恶毒吗?当年害得他还不够,还要带走他的孩子?”

“呵呵!小孩子天真就罢了,连大人也是如此的天真吗?”

男人们嘲笑,却没有给出答案。

转而对矮胖男人说道:“矮冬瓜,别人不知道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是真打算要了这个丑女人?”

脸上疤痕的男人,对矮胖男人的想法心知肚明。以他的力量,挣开女人的束缚,那还不是一瞬间的事情么?之所以这么拖着,无非是想……

“嘿嘿!毒龙哥就是毒龙哥,一眼就知道我要干什么?嘿嘿嘿……”

矮胖男人嘿嘿淫笑,眼里泛着迫不及待的渴望。

疤痕男毒龙哥看不下去:“半个身子都被火烧伤的女人,你都下得了手?我真的是低估你了!原以为之前那个三百斤的肥猪就是极限了,没想到你再次突破了我的底线!”

“身体虽然烧伤了,不代表……嘿嘿!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坚韧的女人,很有意思吗?就像一匹难以征服的烈马!令我升起熊熊燃烧的征服欲望!”

“好吧好吧!随你,我们先走!精虫上脑的人,真是麻烦!”

毒龙哥抱着孩子转身就走,任由孩子和孩子的母亲哭喊,也置若罔闻。

“别走!把我的女儿还给我!!!啊!!!”

苏凌雪发疯般歇斯底里的哭喊道,想要爬起身来,扑向疤痕男,将女儿抢回来。

但是,被矮胖男人,一个巴掌扇了回来!

“别喊了!没用的,认命吧!不如我们好好快活一阵!把女儿忘了吧!我和你再生一个呗!”

矮胖男人架起苏凌雪,就往卧室而去!

“不要啊!妈妈……呜呜呜……爸爸,你怎么还不来啊?爸爸,你快来啊!!!”

“哈哈,你爸爸不会来的!”毒龙任由小女孩打闹,也不恼怒,反而意兴阑珊地调侃。

“他会来的!我爸爸是护国英雄!他会来保护我和妈妈的!”

小女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毒龙,非常坚定的喊道。

因为苏凌雪不能跟女儿说爸爸被关进监狱了,于是对她撒了谎,说叶惊天参军入伍,保家卫国去了,所以没有陪伴在女儿的身边。

久而久之,女儿就真的相信了。

“护国英雄?哈哈哈哈!我老实告诉你吧,你爸爸是犯了罪,被关进监狱的囚犯,可能已经早死了!”

“你骗我!我爸爸没有死!他一定会来的!他就快要来了!”

小女孩尖叫,听到毒龙说她爸爸死了,决不承认,心中预感到,爸爸就快要来了!

“哈哈哈哈就快要来了?好哇,让他来追我们吧!”

“走!出发,回帝都!”

将小女孩抱上了车,毒龙发话,一行人开车,如一条黑色的长蛇,准备离去。

“轰!”

就在车子启动,还没有踩下油门的时候,天空传来巨响!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的接近!靠近上空近千米,才减缓了速度!

“轰——”

下一刻,一道赤红的流星带着巨大的冲击,轰然坠落!

那炽盛的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宛若太阳陨落!

大地,猛烈震颤!

犹如发生了十级大地震一般,大地都开裂了,卷起漫天沙尘!

乱石崩飞,热浪扑面,窗户玻璃已经全部破碎,劲风将四周的树木都差点连根拔起!

一个如神一般的男人,从流星坠落之处缓缓站起身来。

“究竟是谁?胆敢伤害我的女人和女儿!!!”

“爸爸?是爸爸来救我了!”

巨大的响声,差点就将人的耳膜震裂,吓得所有人都脸色发白。

小女孩趁机挣开束缚,打开了车门,跑下了车。看到叶惊天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那就是她期待已久的爸爸!

她的爸爸是护国英雄,是天神下凡!

“爸爸……你终于来了!呵呵!你终于来救思思了!”

小女孩天真的笑着,那双纯净的眼睛里,藏着的是满满的思念与感动。泪水在其中打着转,晶莹欲滴。

“你叫思思?”叶惊天从巨坑中悬空而起,看到女儿后,浑身就是一颤。

她的小脸蛋、小鼻子、大眼睛……都那么像他。

望着她瘦小的身子、蓬乱的头发、哭红的双眼,还有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叶惊天的眼睛里流出一行血泪。

一股怒意,如同实质,在空中剧烈的燃烧起来!

杀意铺天盖地,宛若风暴席卷四方!

这一刻,叶惊天仿佛魔王降临人间,将要掀起无边杀戮!

“气势凝成实质?这……这是地阶以上的大人物降临!!!”

看着叶惊天的杀意纵横的模样。

毒龙等人全部被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当中,也就一两个刚刚到达超凡而已,怎么比得过地阶的大人物?

这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走!走走走!快走!”

第一时间,毒龙便催促车队赶紧逃命,连车外一伸手就能抓到的小女孩思思也不管了,逃命要紧!容不得耽搁一秒钟!

原以为这是一趟轻松完成的任务,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地狱之旅!

“快点!再快点!你他妈把油门踩到底会不会啊!!!”

毒龙等人通体冰寒,浑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想走?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叶惊天眼神冰冷地看着车队逃命而去,暂时没有阻拦。

他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要将那个矮胖的男人给“剁”了!这群人跑再快,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在叶惊天降临之后,神识便第一时间笼罩了这里,找到了苏凌雪的位置,知道苏凌雪极其不妙的处境。

“女儿,你先闭上眼睛。”叶惊天抱起女儿思思,就向屋内飞去…

此时,矮胖男人已经将苏凌雪扔上了床,精虫上脑且变态的他,已经全然不顾外面的巨大声响了!

“这么多年没有做,应该饥渴很久了吧?嘿嘿嘿……我炮哥保证,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谁?!”

矮胖男人意识到了有人进入了房间,可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一只如同钢铁打造的铁手、死死钳住了后勃颈。

然后,他就像是被人拎一条死狗一样,被拎了起来!

“砰——”

然后,矮胖男人就被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紧接着,一阵如同炒豆子的声音响起,“咔咔咔……”

矮胖男人身上的大半骨头都被摔断了!

“啊!!!”

剧烈的痛苦,让矮胖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砰!!”

叶惊天先把女儿放在一旁,又将矮胖男人拎了起来,再次重重地砸到地上!

坚硬的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凹坑!血肉模糊!

砰!砰!砰……

三下、四下、五下……

足足砸了数十下,砸得矮胖男人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完整的骨头!倒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一般!!!

皮肤外,还有裸露而出的断折骨刺!!!

极致的痛苦,让矮胖男人看着叶惊天仿佛看到了一头从地狱爬出的恶魔!

叶惊天他从地狱里爬出来复仇了吗?

“你…你是叶……”

矮胖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惊天一脚就踢了下去!

位置刚好是裆部,只听得一声蛋碎的声音,矮胖男人的作案工具被踢爆了!带着惨绝人寰的惨叫,倒飞出了屋外!

“你是…叶惊天?你真的回来了?”

苏凌雪怔怔地看着叶惊天,难以置信。

这个男人,不是被打断了四肢,关进了大牢吗?

怎么放出来了!

而且,还这么强!

之前院子里的巨响,是他弄出来的吗?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叶惊天望着苏凌雪身上那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的模样,心疼的无法呼吸。

气得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一根根青筋如同扭曲的蛇一般凸起!又是一行血泪淌落!

竟然有人把他的女人,伤害成这样子!

这件事,他一定会追究到底!

任何参与的势力,统统都不会放过!

没有宽恕可言!!!

“你…你真的是叶惊天?”

苏凌雪声音颤抖地说道。

思念化作豆大的泪珠,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滚出。

“是我!我是叶惊天,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叶惊天确认回答,再次道歉。掌心已经释放灵力,开始为苏凌雪止血止痛。

“你还活着,还出狱了!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苏凌雪本想说自己想念他,但这话卡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仅仅是一次意外,她被男人羞辱了,结果却爱上了这个男人,还生下了孩子,这话要是说出口,像什么样子?

“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没有我,你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思思是个乖女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会组成一个家庭,一个幸福的家庭!”

叶惊天真挚的说道,话语里是无尽的思念、愧疚、感动、与期望!

听到这番话的苏凌雪,哭得更厉害了!

“妈妈,你怎么哭了?你别哭!爸爸已经回来了!我们三个人以后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妈妈这不是哭,是高兴!”

苏凌雪热泪盈眶、喜极而泣,她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跌入谷底的生活,会陡然间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因为习惯了悲惨生活,所以当幸福来临时,都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叶惊天……刚刚那么大的动静,是你弄出来的?”苏凌雪疑问道。

“是我弄出来的。”

“你是怎么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的?”

苏凌雪无比的好奇,这是常人能够做到的事吗?

“因为我是战神!”

叶惊天直接坦白,对爱人隐瞒,根本没有意思。

“战神?”

苏凌雪一怔,而后眼睛猛地变大,结合叶惊天的名字后,一个耀眼的名字跃然而出:

“惊天战神?!!”

“你……是我们华夏的第一镇国战神,惊天战神?!!我的天啊!”

苏凌雪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也想不到惊天战神,就是叶惊天!

虽然都是“惊天”,可苏凌雪却从来都没有将两者联系起来过!

“夫人你不要太激动,你以后可是第一战神的老婆!”叶惊天微微一笑,投以温柔如水的目光。

苏凌雪的脑子已经宕机了!

简直难以想象,她的男人,竟然是那个如雷贯耳、威震全球的华夏第一镇国战神!!!

而她,还一直撒谎骗女儿说,她的爸爸去守护国家了,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好梦幻!我…我没有做梦吧!??”

这一刻,苏凌雪全然忘记了之前的苦痛。

看着叶惊天和他抱在怀中的女儿,像是一瞬间被幸福的大饼砸懵了!

苏凌雪自从被毁容后,就再也不敢奢望自己得到什么,所以就算是被当成工具,她也没有过多的抱怨。

而今,生命里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位男人,她真的有些幸福得发慌!

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

太没有真实感了!

“妈妈,你没有做梦!真的是爸爸,爸爸真的回来了!”

女儿思思开心地大叫:“我的爸爸是护国英雄,是天神下凡!呵呵呵呵……”

“凌雪,做好心理准备吧!而今天开始,我们的生活,将会翻天覆地的变化!曾今失去的,我们都要重新拿回来!!!”

叶惊天眼神坚定得看着苏凌雪,也知道她悲惨的过往,失去了太多太多。

“嗯呢!”苏凌雪轻轻点了点头,只要她的男人回来,一切都心安了。

不过,他叫“凌雪”两个字,怎么那么熟练呢?这应该是第一次当面叫自己吧?

哎呀怎么办?突然觉得好害羞!

一分钟后。

苏凌雪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止住了血,肉眼可见的恢复着。

叶惊天说道:“凌雪、女儿,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爸爸你是去打坏人吗?”

“没错!坏人既然做错了事,那就应该受到应由的惩罚!绝不可饶恕!”

“嗯!爸爸我也想去看那些欺负我和妈妈的大坏蛋!”

“不可以!你还小,等长大了,有机会给你看!”

“嗯…好吧!思思要快快长大!”

……

出了屋子。

叶惊天一步踏天,速度比飞机还快,追赶那些狂踩油门逃命的人。

不一会儿,叶惊天就追上了他们!

叶惊天的速度宛若瞬移,一个眨眼间,就已经出现在了车头。

然后重重地踩了下去!

“砰!”

第一辆车整辆车顿时倒飞了起来。

“砰砰砰砰……”

后面的车辆也全部出现了连环车祸。

所有人都被撞得晕头转向,打开车门,爬下了车…

“别杀我们!我们只是办事的!”

“呵呵!”叶惊天冷笑,脸庞如同死神附体,冰冷的可怕!

叶惊天一拳打出,日月失色,第一个人当场爆碎,化成了一团血雾!

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这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当叶惊天的拳头打出,天空都暗了下来,那是空中的能量被叶惊天的拳头给吸收了。

到了地阶境界以上,人就可以调动天地元力!

在这个层面上,一拳将一个人崩成血雾,并不算难事!

“啊!”

“啊!!”

这伙人全都吓傻了!

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一拳就被打成了血雾!

这股力量,比绝大部分的炸弹,还要恐怖!

这股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的范畴!

没错,地阶境界,也有人称之为小地仙,冠以仙之名!

“别杀我们!求求你,别杀我们!我们真的只是替主家办事的啊!”

所有人都被吓得双脚发软,双膝跪地,后悔的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哭天抢地。

“呵呵,求我?我妻女求你们的时候,你们可曾放过她们?”

叶惊天声音冰冷,又是一拳,再一个人化为了血雾!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形神俱灭!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世上出现过!

“还有…替主家办事的,就罪不至死吗?这是什么道理?”

“助纣为虐者,与纣同罪!”

叶惊天一句话杀一人!如同杀神降世,以杀为生,不杀不快!

“既然敢来抓我的女儿,那么你们就应该做好被我虐杀的准备!!!”

轰轰轰!

叶惊天携带滔天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到这伙绑架者身上!连出几拳,拳拳到肉,将人一个个打爆!从此告别人世间。

可怕!

太可怕了!

众人望着杀伐气如此之重的叶惊天,仿若地狱修罗,心中充满了恐惧!

以致于双脚如同注了铅一样,根本逃不动半步,只能看着叶惊天像是割稻草一样,将他们的人收割!

“你的女儿?你是叶惊天!?不!你不是叶惊天!叶惊天已经被打断四肢关入大牢,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脸上蜈蚣疤痕的毒龙哥,脸色惨白,看着叶惊天,眼睛里充满了惊愕!难以置信!

他在叶惊天之前降临之时就听到了“女儿”一词,但是那个时候逃命要紧,根本没有注意,现在逃无可逃,注意到了这一点。

但是,这一注意,反而让他更加的惊悚!

叶惊天都被废了,怎么可能变成如今的地阶强者归来?

虽然两人的模样,有那么一丝相似,但也绝无可能啊!

回答他的,是叶惊天狠狠地一拳!

“轰!”

毒龙哥多撑了一毫秒,他脸上的蜈蚣疤痕仿佛复活,想要对抗叶惊天的狂暴神力,但是瞬间就被崩灭了!

在毒龙哥临死前,他听到叶惊天的话:“你还是直接去问阎王吧!”

叶惊天根本懒得回答他自己是谁,此时此刻,没有丝毫装逼的心思!

其他人见叶惊天如此的凶狠,连这支队伍的领队都被一拳打死,纷纷吓得亡魂皆冒,连尿都已经被吓出来了!

人在极致的恐惧下,大小便失禁,那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大脑根本没有精力去控制排泄系统。

“这里是龙国,你…你不能动用私刑!!!”

一个副领队惊恐大叫。

“私刑?呵呵!”叶惊天冷笑:“你们还知道私刑?你们自己做过多少,自己没有数吗?你们这些世族门阀养的狗,有什么资格跟我谈私刑?”

在平民百姓里,很少有人知道家族林立的龙国,其实有着两套运行规则。

一套是明面上针对所有人的、所谓公正的法律!

一套是世族门阀之间的潜规则。暗地里用私刑,那是十分常见的事!

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因为法律讲究证据,但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却很容易就能抹除犯罪证据!

纵然有蛛丝马迹,那也要专业内的顶尖人才,才能够耗费大量精力、时间、人力物力去追查。根本消耗不起!

另一方面,是无数的世族门阀的势力已经完全扎稳了龙国大地!根深树大,且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挖出毒瘤,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由此,他们认为自己是这片大地上的主人,对待百姓的法律,根本不放在眼里!

所以在他们的世界里,对外才叫法律,对内都是私刑。

除非是被曝光了,无法内部解决。如叶威龙就是如此,但还是通过各种手段,将叶惊天替换成他,代替坐牢。

“轰!”

叶惊天一拳轰出,空气震爆,发出巨大的爆炸声,这个副领队当场毙命。

叶惊天的行为,虽然也是私刑,但性质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叶惊天是龙国镇国战神,拥有直接格杀毒瘤的权力!

而且,作为一个父亲,任谁的妻女被人如此欺凌,都会杀机纵横,但凡是一个铁汉子,都会这么做!

“你…你可知道,我们是谁的人?”

剩下的数人,悚然尖叫,声音尖锐的像一个女人。

叶惊天走到他们的面前,说道:“终于要说你们的背景了么,我还以为你们宁死也不说呢!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

叶惊天之所以没有全部一招轰杀的原因之一,也有逼问他们说出幕后主使者的意思。

见叶惊天这次没有立下杀手,数人皆都是脸上一喜,怒道:“我们是帝都叶家的人!!!谁敢杀我们,那就准备承受帝都叶家的怒火吧!”

“原来,是帝都叶家!”叶惊天闻言,眼神更是冰冷了一分!

又是帝都叶家!

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还没有找他们算账,他们倒是先欺负上门了!

五年前将他放逐到H市,又打断四肢、陷害入狱!

五年后又派人来抓他的女儿!

是可忍孰不可忍!

“帝都叶家…我回来了,你们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叶惊天自语怒道,纵然是生他养他的家族,也不能原谅!

剩下的数人见叶惊天说出这番话,顿时脸上的喜色全退,面如纸白,这个疑是“叶惊天”的男人,根本不怕帝都叶家,反而要对付帝都叶家!

那么,他们这些帝都叶家养的走狗……

“轰!”

还没有等他们将这个惊恐的想法想完,叶惊天已经下了杀手,一拳将剩下的所有人全部灭杀!

叶惊天没有询问他们要带他的女儿思思回帝都做什么?一群办事的走狗而已,肯定不会知道。

叶惊天稍作休息,脑海中顿时想到上一世叶威龙好像得了什么怪病,原本一身惊人战力,统统消散,在自己十年后上门复仇时,已经是一副皮包骨头了,轻轻一碰,就倒了。

“原来,他这个时候就已经查出了病症……而这一世,我刚好有了一个女儿……所以,他就要拿我的女儿治病!!!”

叶惊天想到这里,顿时一股怒火直冲云霄!

“叶威龙!这一世,我绝不会让你死得太轻松!”

叶惊天的怒意传至上空,顿时引起了风云汇聚,闷雷滚滚!

这突然间的可怕天象变化,让H市陷入一股无形的恐慌氛围当中。

而远在帝都的叶家众人,此时也是如此的心神不宁,预感到极其不妙的大事,即将发生!

“毒龙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猛龙,你打个电话问问,事情办的还顺利吗?”叶威龙的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白,眼神阴狠的吩咐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大少爷……毒龙他可能……已经……”

“怎么会这样?谁敢得罪我们帝都叶家!立刻再派人去H市!这次去的人,一定要全都是超凡级打手!把魏伯也叫上!”

……

分享给小伙伴们:
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双性NP玩烂了NP杂交: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双性NP玩烂了NP杂交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