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军人一受多攻: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

作者:四个军人一受多攻: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草拟吗的臭婊子,在这种地方工作,你还给老子装什么清高! 说完,西装男子再次伸手一把就抓住了林思然的胳膊,就要往不远处的房间里拉。 慌乱之下,林思然一巴掌就甩在了西装

“草拟吗的臭婊子,在这种地方工作,你还给老子装什么清高!”

说完,西装男子再次伸手一把就抓住了林思然的胳膊,就要往不远处的房间里拉。

慌乱之下,林思然一巴掌就甩在了西装男子的脸上,顺势再次挣脱了西装男子的手。

西装男子吃痛,顿时也火了。

“草拟吗的臭婊子,居然敢打老子,来啊,将这个臭婊子给我抓起来,送到我房间,今天老子非艹死她不可!”

随着西装的话音落下,几个保镖第一时间就冲过来,朝着林思然抓了过去。

砰砰砰……

然而,就在几个保镖的手即将要碰到林思然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全都倒飞而出,最后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痛苦的惨叫着。

所有人不是肋骨断了,就是四肢断了。

这时,叶青青的声音响起:“妈妈,你没事吧?”

林思然一低头,便看到叶青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前,正抱着她的大腿,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青青,你怎么来了?”

“妈妈,我是跟爸爸一起来的!”

“爸爸?”

林思然愣了一下。

而这时候,叶辰来到了林思然的面前,一脸神情地看着林思然道。

“思然,我回来了!”

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林思然猛然抬头,当她看到叶辰那熟悉的面容时,一下子就呆愣在了当场。

曾几何时,她和这个男人爱的深沉,甚至还在家人的极力反对之下,主动嫁给了这个男人。

可就在结婚当天,这个男人却只留下一封信就消失了,从此杳无音信。

而她嫁给这个男人之后也引发了严重的后果,她们一家遭到了家族所有人的嘲讽鄙视,更是被她爷爷赶出了家族,连累父母跟着她受尽了苦楚。

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还为这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孩子。

只因为她深爱着他。

她相信,这个男人也深爱着她,他当初离开,肯定是有什么苦衷。

她相信,总有一天,他肯定会回来找她的。

而这一等就是五年。

终于,这个男人回来了。

这一刻,林思然的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如同倦鸟归巢一般,一下子扑进叶辰的怀里,痛哭流涕,似乎要将这些年所承受的委屈和压力,全都要发泄干净。

听到林思然哭声,再感受到林思然那颤抖的娇躯,叶辰的心头也十分的难受。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林思然,只能温柔地抚摸着林思然的后背,嘴里不住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草拟吗的小比崽子,居然敢打老子的人!”

就在这是,那个西装男子手里提着一个椅子,狠狠地朝着叶辰的后脑勺砸了过来。

“爸爸小心!”

随着叶青青的惊呼声响起,叶辰抱着林思然微微一转,便躲开了西装男子的袭击。

同时一脚飞踹而出。

砰!

一声闷响,西装男子直接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

这时,叶辰拥着林思然几步上前,一脚就踩在了西装男子的胳膊上。

“啊!”

西装男子顿时惨叫出声,他的胳膊硬生生地被叶辰给踩断了。

“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特么的居然敢来偷袭我!”

叶辰一边说着,一边又抬起脚,狠狠地踩在了西装男子的另外一条胳膊上。

“啊!”

西装男子又是一声惨叫,他的另外一条胳膊也断了。

但此刻,叶辰仍旧不解气,就在他抬起脚准备踩向西装男子的双腿时。

“住手!”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有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但叶辰却没有停脚,狠狠一脚踩下,直接踩断了西装男子的一条腿,西装男子再次惨叫一声后,便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时候,叶辰才慢慢地转过身来,便看到身后冲过来了十几个体态彪悍的男子,带头的则是一个三十来岁,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的中年汉子。

因为西装男子的惨叫声,吸引了不少客人,而周围这会儿已经围起了很多来这里消遣的客人。

“我靠,这小子也太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在盛唐洗浴中心闹事,而且还当着龙哥的面打了李浩楠李公子。”

“这小子死定了!”

一时间,周围的客人纷纷摇头叹息,都觉得叶辰死定了。

这盛唐洗浴中心,可是西北首富唐远清旗下的产业,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而今天叶辰不仅在这里闹事,还打了江州豪门李家的李浩楠,而且还是当着龙哥的面。

这无疑是不将唐远清,不将李家,不将龙哥放在眼里啊。

此刻,那个叫做龙哥的中年男子,也极为的震怒,他是西北首富唐远清手下的第一保镖。

等会儿他老板唐远清要在这里接见一个来自京城的一个大人物,便派他先一步来盛唐会所安排接待事宜。

没想到他刚到这里,就听到会所的工作人员说,有人在会所的洗浴中心闹事。

他便带着手下保镖来处理这件事情,刚一出电梯,便看到叶辰朝着李浩楠的腿上踩去。

他第一时间开口阻拦,却没想到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没有理会他的话。

还是当着他的面踩断了李浩楠的腿。

“混蛋!你这是找死!”

愤怒的龙哥怒骂了一句后,便朝着叶辰冲了过来。

面对冲过来的龙哥,叶辰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随后,他便像一道闪电一般,迎向了龙哥和他身后的那群保镖。

出拳,起脚。

而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龙哥和他身后那群保镖,全都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收拾了龙哥和一众保镖之后,在一众人议论声中,叶辰抱着叶青青,拥着林思然走进了电梯。

一进电梯,被叶辰拥在怀中的林思然,突然抬头对着叶辰道。

“叶辰,你快逃吧!”

“逃?为什么要逃?”

叶辰有些不解地看着林思然。

“你今天在这里打了人,还打了龙哥,那龙哥的老板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林思然解释道。

她在这里工作,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这家盛唐会所是西北省首富唐远清的产业,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在唐远清的地盘闹事。

而叶辰今天不仅在这里打了人,还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打了龙哥。

以唐远清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放过叶辰的。

一旁的徐青梅也第一时间开口道:“对,叶辰,你带着思然和青青一起逃吧,永远地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

对于唐远清,徐青梅倒是不担心什么,那样的人物,估计也不会真的对叶辰下死手的。

她最担心的是,之前被叶辰废了一双胳膊和一条腿的那个人。

刚刚徐青梅也已经从周围一众顾客的口中得知,之前被叶辰打了的那个人,居然是江州李家的人。

这个李家在江州也可是顶级的豪门,这个李家在江州就是以睚眦必报出名的,只要是谁敢惹上他们李家,那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而今天叶辰直接废了李浩楠的一双胳膊和一条腿,肯定会让李家愤怒,肯定会找叶辰和林思然报仇的。

叶辰失踪了五年,让她女儿苦苦等了五年,而今天叶辰一回来,却惹下了这般弥天大祸。

徐青梅不忍看到自己女儿刚刚和叶辰团聚,却又一次要分开,甚至是永别,她便第一时间想让叶辰带着林思然和叶青青离开这里,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好好地过日子。

“那我们走了,您怎么办?”叶辰有些好奇地问道。

徐青梅回道:“反正这次的事情也是因为那个李家的人而起的,我相信唐远清那种身份的人,等他调查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估计不会将我怎么样的!至于那个李家,他们要是来报复,就尽管来找我报仇就是了,反正我也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早就够本了。”

徐青梅的话让叶辰很是感动,自己的岳母还是这般善良,想当初自己能够和林思然走到一起,也完全是因为岳母的同意。

“放心吧,妈,没事的,没有人会把我们怎么样的!”叶辰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叶辰一副毫不在意地样子,让徐青梅有些急了:“叶辰,你怎么还这么犟啊,叫你走你就走啊!”

“妈,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保证,真的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的!”

叶辰真的很想给林思然和徐青梅解释一下自己这五年的遭遇,以及他现在的身份。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因为他不能。

在没有完成他师父交代的事情之前,他并不能对任何人暴露身份,哪怕是林思然也不成。

因为他不想过早地暴露身份,将林思然置于危机之中。

“哎,你这孩子,你虽然很能打,可现在这个社会不是能打就行的!”

“妈,思然,请你们相信我,真的不会有事的!”

这次,叶辰一脸郑重地对着林思然和徐青梅保证道。

见到叶辰说出这般话了,徐青梅也知道,叶辰是铁了心不肯走了,她也不在说什么了,只是内心还是很是担忧。

而林思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叶辰一幅郑重的模样,她却选择相信叶辰。

“叮。”一声,电梯的门开了,电梯来到了八楼。

“怎么来八楼了?”

看着电梯外面的人来人往的餐厅,徐青梅和林思然都有些疑惑。

想到之前自己见到青青时,青青居然和被人家的狗抢吃的,叶辰心里就是一阵愧疚,现在自然要好好地补偿一下自己的女儿。

“青青来的时候就说她饿了,来八楼自然是为了吃饭啊!”

叶辰解释了一下,随即抱着叶青青走出了电梯。

盛唐会所的八楼,是一个巨大且豪华无比的自助餐厅,在这里不仅能吃到各种各样色香味俱全的华国美食,还有很多国外的美食也几乎都能在这里尝到。

“青青,想吃什么,自己取!”

“耶!太好了!”

兴奋的青青急忙从叶辰的怀里跳了下来,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

“妈,思然,你们也去吃点!”

之前青青还说,家里全靠这林思然和徐青梅的微薄工资养活着,再加上岳父还有病在身,两人的工资几乎全都给岳父看病了,想来这些年思然和他岳母一家肯定也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

说着,叶辰便拉着两人拿了一大堆吃的,而后找了个安静地位置坐了下来。

当叶辰刚落座时,他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安心的吃东西,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叶辰便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来自上官琪的电话。

“五先生,您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已经接手了第五号当铺,而之前的负责人唐远清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您有没有空见见他?”

“我现在陪我媳妇和女儿吃饭呢,暂时没空见他,等会儿我陪我媳妇和女儿吃完饭再说吧!”

“好!”

与此同时。

在一辆挂着江A88888牌照的限量款宾利里。

西北省的首富唐远清斜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脸期待地看着坐在后排座位上,刚刚挂掉电话的上官琪。

问道:“上官小姐,怎么样?五先生愿不愿意见我!”

上官琪淡淡地回道:“五先生说了,他现在在陪女儿和媳妇吃饭,暂时没空见你,等吃完饭再说吧!”

“好好!那上官小姐,我们先去我会所,在那里等五先生吧!”

“嗯!”

很快,唐远清的车子便来到了盛唐会所,车子刚一停下。

之前被叶辰打了的那个龙哥便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主动拉开了车门。

“怎么回事儿?”

唐远清看到自己的保镖好像被人给打了,脸色顿时一变。

“对不起,唐先生,刚刚有人在会所里闹事,那人很厉害,我不是对手!”龙哥有些惭愧地回道。

“废物东西,不知道我要在这里会见客人吗?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对不起,唐先生,是我无能!”龙哥急忙道歉道。

“行了,别废话了,那个闹事的人抓住了吗?”

这时,上官琪突然开口了,等会儿叶辰要来这里,她自然不想让这里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到时候打扰到叶辰的清静。

“还没有!”龙哥无比紧张地回道。

“那人现在在哪?我亲自去处理!”上官琪又问道。

“上官小姐,那人现在还在八楼的餐厅吃饭呢!”

“走,带我去看看!”

“是!”

龙哥应了一声急忙在前头带路。

门口的一众顾客,见到唐远清来了,也十分的激动,纷纷想要跟着上了楼,他们都想看看唐远清会如何收拾那个

很快,龙哥带着唐远清和上官琪出了电梯,来到了八楼的餐厅门口。

隔着玻璃门,龙哥一眼就看到餐厅里一个角落坐着的叶辰林思然几人。

龙哥急忙指着叶辰对着唐远清和上官琪道:“上官小姐,唐先生,就是那个混蛋今天在会所里闹事的!”

顺着龙哥的手指,唐远清和上官琪也第一时间看向了叶辰。

当唐远清看到叶辰的瞬间,他顿时不爽了,在自己的会所里闹事,这会儿还不走,居然还在这里大吃大喝,这简直就没将他这个西北首富放在眼里。

“走,进去会会那个混蛋!”

唐远清刚说完这句话,还来不及有所行动呢。

一旁的上官琪却直接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唐远清的脸上。

“你特么的找死吗?居然敢骂五先生是混蛋!”

“什么!那位就是五先生?”

唐远清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脸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而周围一众跟着来看热闹的顾客,此时却有些傻了。

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上官琪,这个女人刚刚居然打了唐远清一巴掌。

而更让他们感到不可置信的是,唐远清这个西北首富,整个西北都需要仰望的存在,此刻居然没有发怒,反而是一副吓尿了的表情。

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些不真实。

“对不起,上官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并不知道那位就是五先生,我这就去给五先生道歉!”

说着,快吓尿了的唐远清便准备去给叶辰道歉。

但上官琪却一把拦住了唐远清,冷声道。

“没看到五先生正在和他媳妇和女儿吃饭吗?你要去打扰他吗?”

唐远清脸上冷汗更浓了,急忙道:“不敢,不敢!”

“行了,马上让这些人都给我滚蛋,不要打扰五先生就餐,不然,杀无赦!”

上官琪扫了周围围观的顾客一眼,她清楚叶辰不喜欢被人围观。

“是是是!”

唐远清急忙点头称是。

“所有人马上给我滚蛋!”

随着唐远清的一声令下,周围的顾客纷纷鸟兽散一般地离开了这里。

周围一众顾客很快都离开了,但此刻他们的内心,却十分的好奇上官琪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连唐远清都敢打,而且唐远清还一副诚惶诚恐的的模样。

更加好奇的是,被上官琪和唐远清称作五先生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赶走了所有人之后,唐远清吩咐龙哥派人守在这里,不准任何人在进入里面,打扰到叶辰。

而后,他才和上官琪离开了。

而在餐厅里的叶辰自然注意到了门口发生的一幕,他并没有理会,依旧陪着叶青青吃东西。

很快,叶青青吃饱了。

而林思然和徐青梅却没有吃多少东西,因为她们两人的内心一直在担忧着唐远清和李家的报复。

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唐远清的依旧没有派人来找叶辰的麻烦,这让两人也稍稍地松了口气。

这才问起了叶辰当年为何要一声不响地就消失了。

叶辰如实告知两人五年前他离开,是因为他母亲病重,他被一个神秘老者找到,以治好他母亲为条件,要他去参军的事情。

至于第五国度的事情,叶辰并没有告知林思然和徐青梅。

因为这件事情牵扯的太多,暂时他并不想让两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得知叶辰是因为母亲的病,才不得已离开了林思然,林思然也没有太过怪罪叶辰,这才勉强的原谅了叶辰。

几人吃饱喝足之后,叶辰便带着三人离开了餐厅。

出了盛唐会所之后,叶辰拦了辆出租车,送林思然几人先回了家。

等出租车开走之后,上官琪和唐远清立马走了过来。

“唐远清见过五先生!”

一见到叶辰,唐远清急忙躬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叶辰微微地摆了摆手,随后又问道:“这些年第五号当铺的情况怎么样了?”

叶辰口中的这个第五号当铺他师父早些年在江州开的一家当铺,当年他师父带着他离开了江州后,这第五号当铺便交给了唐远清打理着。

“回五先生,这些年第五号当铺一直在运作!”

“那我师父要找的那些东西找的怎么样了?”

“回五先生,我这些年暗中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大肆寻找那些东西的消息,但遗憾的是,到现在还没有那些东西的任何消息,属下办事不利,还望五先生恕罪。”

“没事,不怪你!”

叶辰摇摇手,并没有怪罪唐远清的意思。

他师父之前就已经找那些东西很多年了,但也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以唐远清的能力,找起来恐怕更加的费力。

而他这次回来,一方面是为了和林思然团聚,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接手第五号当铺,帮师父继续寻找那些东西。

随即,叶辰又朝着上官琪说道:“小琪,最近这段时间我要陪着我媳妇和我女儿,第五号当铺的事情,就由你来管理吧!”

“是!”上官琪急忙点头。

“行了,你们去忙吧,我先回去了!”

刚走出盛唐会所的大门。

叶辰就接到了林思然的电话,林思然告知叶辰,让他赶紧回来一趟。

叶辰以为林思然有什么急事,便急忙拦了辆出租车赶了回去。

刚回到家,便看到林思然等人全都穿戴一新地站在门口。

“思然,你们这是要去哪啊?”

“去给那个人祝寿!”林思然回道。

“那个人?”叶辰有些疑惑,不明白林思然口中的那个人是谁。

徐青梅有些不爽地解释道:“就是林家的林宏,都是你爸这个虚伪的家伙,每年都要去给林宏祝寿,但人家根本就不鸟他,而且每次去了,都要受林家人的白眼!”

“哼,无知,你们懂什么!”林江海很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便转头出了家门。

“走吧,再去遭受白眼去吧!”徐青梅有些无奈地道。

“叶辰,等会儿去到林家,林家的人对你的态度可能有些不好,你不要介意啊!”这时候,林思然有悄声地嘱咐叶辰道。

“放心,我不会在意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四个军人一受多攻: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四个军人一受多攻: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