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朋友的夜晚 教授随时上洛曦

作者:不再是朋友的夜晚 教授随时上洛曦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江城市,卧龙公园。 快! 快! 一群黑西装飞快的朝公园里面跑去。 王浩坐在儿童游乐设施旁边看着远处的女儿林蕊。 他微微皱起眉头,下一秒消失不见。 你是小蕊吧?一个穿着西服

江城市,卧龙公园。

“快!”

“快!”

一群黑西装飞快的朝公园里面跑去。

王浩坐在儿童游乐设施旁边看着远处的女儿林蕊。

他微微皱起眉头,下一秒消失不见。

“你是小蕊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白发老者来到林蕊身边。

“是我!老爷爷你是谁?”

林蕊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看着眼前的老人。

“我是.....”

老人刚要开口,便被一道无情的声音打断了。

“你是在找死!”

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嘶吼,摄人心魄。

一瞬间,老人的后背汗湿了。

他感受到了浓郁的杀气,极度恐怖。

“少爷!”

“爸爸!”

林蕊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王浩走上前将她接住。

“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王浩摸了摸小蕊的头。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开始朝着远处走去,老人快步跟上。

“少爷,老爷想你!”

“想我?”王浩停住脚步:“他是想我的钱还是想我的权?”

帝都王家,一方巨擎,财富无双,权力通天。

倘若别人如此问,怕是被人笑掉大牙。

更何况,面前的王浩只是个倒插门,女儿都要随母姓,哪里来的钱,哪里来的权?

“十五年了,少爷您该放下了,更何况小蕊是王家的长孙女,怎能外姓。”

王浩冷笑。

“我可没他那么会放下。十五年前,他是放下了,直接将我门母子赶出王家。五年前他又放下了,我身陷囹圄,不为我说一句话,不给我一丝庇护!从那时候起,王浩就已经死了,死在华夏十大高手的手里!”

“少爷,老爷他有苦衷......”

“不管他什么苦衷,你回去告诉他不要再派人来找我。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这话霸气侧漏,宛若君主再临,潜龙腾渊。

老者怔住了,不敢在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浩离去的背影。

十五年前,王浩母女被帝都王家扫地出门,母亲冻死街头,王浩被一个神秘人救走。

十年后再次出现,他是华夏第一战神,国士无双,各方势力莫不臣服。

五年前,高层以为王浩功高震主,企图巅峰华夏,设计陷害。

华夏十大高手全力围杀,鏖战三天,逃脱之后,流落江城市。

机缘巧合,王浩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蛰伏至今。

王浩从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在五年前大战之前,他在北方留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就在一天前,阿武传来了北方的消息,新高层上任秘密恢复王浩华夏战神之名,代号神都龙王。

刚刚来到家门口,一阵吵闹声传了出来。

“大伯,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一年了,说换人就换人?”

“林萱,大伯也是迫不得已的嘛!毕竟是公司的决定,你也不要有想法,一切以大局为重。”

说话的是王浩妻子林萱和大伯林龟年。

门外小林蕊拉了拉王浩的袖子:“爸爸,我害怕!”

王浩蹲下身对着林蕊温柔一笑:“记不记得爸爸教你的口诀?”

“嗯!”小林蕊点点头。

“一会儿爸爸开门,你就念着口诀跑到房间去!”

“吱呀!”

门打开了。

“林萱,大伯也是被逼无奈啊!毕竟.....”

一个粉红色的小身体窜了进来,小林蕊捂着耳朵,一边跑,一边念着。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

“咚!”

房间门关上了。

短短十秒钟,一气呵成,再看林龟年一张老脸铁青。

林龟年小时候身体不好,老爷子不想他早早夭折,便取了这么个名字。

但是这破名字,可没少让他被人取笑。

“林萱,这是你教的?”

林萱看到王浩笑眯眯的脸,瞬间了然,立马扯开话题。

“这不是重点!大伯,你得给我个说法。万都集团的合作一直是我在跟进,现在突然换人,我不服!”

“诶呀,我都说了嘛!”林龟年一脸不耐烦:“公司决定,你要是不服,去找老爷子说,我就是个传信的。”

“大哥,我觉得这件事也有些不妥!爸最听你的,要不然你跟爸求求情!”

王浩的老丈人林国华划着轮椅来到客厅。

林龟年的儿子林凡情真意切的说。

“二伯,我都差点跟爷爷跪下了。可爷爷就是不同意!”

“不行!我要跟爷爷打电话!”

林萱拿起手机拨通了林老爷子的电话。

“打吧!打吧!”林龟年不耐烦的挥挥手。

一分钟后,林萱的眼眶红了,委屈都写在了脸上。

“看吧!都没用!”林龟年得意一笑。

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

万都集团的合作项目是林氏的大项目,前期投入了四个亿,林萱忙前忙后跟了一年。

就在昨天林萱叫法务已经理好了合同。

但是不巧这个动作被林凡看到了,于是当天晚上两父子在林老爷子面前演了一出苦情戏。

最终林老爷子决定换掉林萱,让林凡负责万都的项目。

林萱现在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

电话里面林老爷子直接告诉她让林凡负责,甚至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一年多的努力,陪小蕊的时间都没有多少,最后却为别人做嫁衣。

“表姐,无论怎么样,我还是替林氏谢谢你!”

林凡说的幸灾乐祸。

若不是为了示威,他们两父子才不会愿意来这种贫民窟一般的地方。

“哦!对了!”林龟年一拍脑门。

“既然林萱现在既然不负责这个项目了,考虑到你们家的情况,林萱还是得工作的嘛!最近我们和非国有一个合作项目,林氏要发展必须走向国际。林萱能力突出,到时候就出去帮着咱们林氏开疆扩土吧!”

林萱粉拳紧握,小脸涨的通红。

一个在江城市都算不上大规模的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真是天大的笑话。

“好了,就这样吧!林萱最近准备准备!”

说完林龟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准备离开。

“大哥,林蕊还这么小,离不开妈妈的啊!念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你再跟爸求求情,万都的项目小蕊不要了,你让她留在林氏吧!”

林国华拉着林龟年的手,声音中充满了渴求。

他知道自己在林家已经没有地位,但是还是希望林龟年能够念及骨肉亲情。

又是这个死瘸子,早知道当时撞死他完事。

林龟年眼中说不出的厌恶:“撒手,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这么多年我们林家供你白吃白喝已经仁至义尽了。要不是念在咱们是兄弟,我早就把你赶出家门了!你看这模样,跟你那个白吃白喝的废物女婿一模一样。”

“林龟年,你......”

见到他如此说自己的父亲,林萱作势上前,抬起手,就要给林龟年一巴掌。

“怎么?”林龟年一扭头。

“大逆不道,你还要打你大伯?要不你干脆别干了,林氏不需要你这样的人。到时候,你们一家喝西北风去吧!”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彻整个客厅。

“啪!”

“怎么说话呢?”王浩冷眼看着林龟年:“我媳妇、老丈人也是你能骂的?”,

林龟年吃惊的看着王浩,愤怒之余,更多的是惊讶。

一直以来,王浩在林家都是逆来顺受。

难道这小子疯了?

现在除了王浩自己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王浩,你找死!”林凡率先回过神来,一拳直接打向王浩。

“咔嚓!”

瞬间骨头断裂的声音响彻大厅。

再看林凡那只手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他握着自己的断手不停的嚎叫。

“啊!王浩,我特么要弄死你!”

“啪!”

又是一巴掌。

“鬼叫什么,再吓着我女儿!”

“啊!你疯了!我要......”

“啪!”

“会不会说话!”

“王浩,你特么......”

“啪!”

“爸,救我!”

......

足足五巴掌,好在王浩没用力,否则第一下林凡就去见阎王了。

不过终于,林凡认清了现实,咬着嘴唇,再怎么疼,也不敢多说一句。

刚刚这几下太过震撼,林龟年呆呆站在一旁,不敢轻易上前。

“林国华,你女婿疯了!你也不管管,我告诉你,你们家完了。老爷子都舍不得打林凡,你这个女婿倒是动手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被赶出林家了!”

“是么?”王浩扭头看向林龟年:“你确定?”

林龟年畏畏缩缩向后退了两步:“怎么,你还要打我?王浩我告诉你.....”

“别!我没兴趣知道!”王浩抬起手止住了他:“你记住我的话,我们现在不是林家人。到时候要我们回去的话,除非你从小区门口三跪九叩到这里,否则门都没有!”

“疯了!王浩你真的疯了!”林龟年被这一句气的差点吐血。

三跪九叩,求他们回林家,那不可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说完林龟年带着林凡,逃命一般从房里钻了跑了出去。

他们认为王浩疯了,根本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待一刻。

前脚刚走,后脚王浩的丈母娘张韵茹拎着菜篮子走了进来。

“我刚刚看到大哥和林凡了,怎么跟逃命一样?”

林国华叹了一口气,指着王浩说道:“你啊你!林萱要是丢了工作,我看你咋办?”

“怎么回事?怎么丢了工作?”张韵茹连忙上前问道。

林萱走了过去抓住了张韵茹的手说道:“妈,没事。快点做饭吧,小蕊都饿了!”

当晚,一家人各自回房,将小蕊哄睡着了之后,王浩便准备自己的地铺。

一直以来,林萱和王浩都是分床睡的,小蕊的出现其实是个意外。

那时候林萱和王浩领证结婚了,就在结婚的第二年,林萱爱慕多年的一个男人和她闺蜜订婚了。

参加完那次订婚宴之后,林萱泣不成声,对爱情心灰意冷,稀里糊涂的和王浩发生了关系。

那一晚之后,林萱后悔了。

但是意外还是来了,她怀了王浩的孩子,也就是现在的林蕊。

已经是到了十点,林萱还在整理自己的简历。

“你今天太冲动了!”

“但是他们欺负你和爸!”

林萱心中泛起一阵暖意,这么多年王浩第一次像个男人一样为她撑腰。

“但是,不论怎么说你不能打人啊!林凡报复心很强的,这几天你就在家呆着。既然林氏回不去了,我去找找别的工作!”

“嗯,知道了!我会解决的!”

王浩说完从床下摸出一个手机走了出去。

“我会解决?这是什么意思?”林萱看着王浩的背影喃喃道。

阳台上,王浩看着这手机,心中感慨万分。

手机背后金色的龙纹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他按下了开机键。

屏幕瞬间亮了起来,就在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颤抖。

他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内容不多,但杀气腾腾!

米国罗斯柴尔德家族会议室。

“各位!我们刚刚监听到了信号,他回来了!”老罗斯柴尔德表情凝重,如临大敌。

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米国最强的经济势力,什么信号能够让他们如此惧怕?

“族长,是那个魔鬼么?”

“上帝啊!他不是已经被华夏抹杀掉了么?”

“不,这不是真的?”

高高在上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有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事实就是如此,今天我宣布,罗斯柴尔德家族进入全面的收缩状态,把你们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全部给我处理掉!”

老罗斯柴尔德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意国黑手组织。

“教父,我们接受了到了一个信号!”

“雅科夫,我告诉过你,不要慌乱,一个成熟的战士要学会冷静的对待一切!”

姆林斯基抽着雪茄一脸惬意的说道。

“是我的失误,我尊敬的教父!但是,我们接收到了神都龙王的信号!”

“啪嗒!”

雪茄掉在了地上,姆林斯基的手开始不住的颤抖。

“雅科夫,你说什么?神都龙王?”

“对,我们监测了五年,今天它终于出现了!”雅科夫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不!不!这不可能,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姆林斯基的样子近乎疯狂。

“我尊敬的教父,您需要冷静!”

“让冷静见鬼去吧!通知所有华夏国的人,一天之内全部给我撤回来!对了,还有.....还有.....我们在华夏的业务全部处理掉,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和我们有关系!”

姆林斯基的声音都开始有些颤抖。

“要快!他是个魔鬼!等他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完了!”

岛国山口组织

“天藤先生,神都龙王出现了!”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跪在了天藤一郎的面前。

天藤一郎端起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淡定,次郎!我们的尾巴,早在多年以前就被他斩断了。如今只要不招惹他,那么我们不会有事!”

“可是,武藤先生的人还在华夏!”

“知道了!为了组织的发展,那就把武藤从组织里除名吧!”天藤一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

江城市,林家老宅。

林老爷子林晨丰坐在茶几前慢慢的品着今年的新茶:“不错!龟年你有心了!”

“爸,你喜欢就好!”林龟年一脸笑意。

“林萱怎么样了?”

林老爷子品了一口茶。

“唉!别提了,他们家那个王浩疯了一样,把林凡的手都给打断!”

林龟年说道

“什么?他疯了么?一个倒插门居然敢打林凡?”

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

“爸,你知道更可气的是什么?这家人居然要脱离林家,说除非我们三跪九叩求他们,否则绝不会踏进林家半步!”

林龟年又加了一把火。

“岂有此理!”老爷子气的胡子都立起来了:“我林家供他们一家吃喝,离开了林家他们等着饿死吧!”

“爸,林萱当时说的底气十足,我怀疑......”

“怀疑什么?”

“会不会这些年,她暗中从林氏捞了不少好处,您想想那可是四个亿的项目。”

林老爷子听完顿时觉得血气上涌。

“查!给我查!”

林龟年心中说不出的得意,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将自己手下的黑账,往林萱头上一转,神不知鬼不觉。

你可不要怪大伯啊!谁叫你爹是个废物,你老公也是个废物。

......

万都集团大楼下。

林凡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整理下领带,大步走了进去。

“喂!美女,我找黄总!”

林凡趴在前台上盯着前台的美女上下打量。

“好的,请问您有预约么?”

“我叫林凡,林氏的人,这次是来跟黄总签合同的!”

林凡自报家门,说的底气十足。

听到林氏,前台美女直接说道:“不好意思,您没有预约,我不能让您进去!”

黄国强早就下了命令,林氏的人除了林萱他谁也不见。

“嘿!你怎么回事?还想不想干了?”

林凡怒道:“我跟黄总谈了都快一年了,今天就是来签合同的。你居然不让我进,项目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担当的起么?”

“我跟你说个什么劲!我自己上去!”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哼哼!什么大项目,区区几个亿而已,我黄某人还没放在眼里!”

“黄总!”林凡喊了一声立马上舔狗一般走了过去。

“是是是,在您眼中是小生意,但是这对我们林氏来说就是天大的项目。晚上我做东,咱们再聊聊合同的细节!”

“合同?什么合同?”黄国强都没抬眼看他。

“您贵人多忘事,我是林氏的代表,之前是林萱在跟您沟通。不过不巧,最近我们有些人事变动,林萱小姐直接离开了我们林氏!”

林凡准备打感情牌,他知道黄国强喜欢从一而终。

所以明明是开除,却把脏水直接泼到林萱的身上。

仿佛再说,林萱看不起林氏更加看不起和万都的合作,所以直接走人了。

“哦!既然这样”黄国强顿了顿。

“那咱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吧!”

这一句如同惊天炸雷直接劈在了林凡的心坎里面。

林氏为了这个项目前期的投资不下四个亿。

“啊?黄总,您可不能开玩笑啊!”

林凡急了,出门之前他可是跟他爹打包票能拿下来的。

“开玩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开玩笑?”

黄国强冷笑一声。

“我......”林凡迟疑了。

“黄总,您看这个项目咱们来来去去沟通的有一年了,期间的人工,耗损都是成本啊!您现在这样......!”

听到这句,黄国强终于开始正眼看他,可是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下一秒,黄国强直接抡起手臂,一巴掌打到了林凡的脸上。

“啪!”

“啊!黄总,您怎么打人啊!我是林家人!”林凡带着怒意。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林家又算个什么东西?威胁我?”黄国强看起来怒不可遏:“你去打听打听我黄国强什么人?”

黄国强地下势力起家,万都集团老总,黑白通吃。

“我告诉你,你给我记好。合同签可以签,必须让林萱小姐过来签。你们林家其他人只要敢来,来一个我收拾一个!”

“来人啊!送客!”

“黄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凡不想走,还想说点什么,可是黄国强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闹事是吧?保安,给我扔出去!”

说完黄国强头也不回,直接上了电梯。

林凡彻底晕了,短短几天。

先是一个王浩打断了他的胳膊,今天又被黄国强狠狠抽了一耳光,这下倒好合同彻底崩了。

此时,黄国强正在办公室的顶楼一脸恭敬的打着电话。

“武爷,都按照你说的做了,冒昧的问一句是哪位大人物,居然求得您亲自出手啊?”

黄国强一脸虔诚,跟刚刚对付林凡的时候判若两人。

“那是我大哥,不是求我,我只是帮他办事的!”

一瞬间,黄国强怔住了,一张沧桑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大哥的大哥?”

当年他黄国强不过是个街头小混混。

阿武顺手给了点帮助,黄国强摇身一变成了现在万都集团的黄总。

“还算聪明!”阿武继续说道:“黄国强,你是不是觉得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都是我给你的?”

“那是自然,若是没有武爷您.......”

阿武打断了他:“再想想!”

“是大哥的大哥?”

“不错,你这点微不足道的成就,不过是我大哥一句话罢了!之后该怎么做,需要我教你么?”

“明白,完全明白!”

黄国强挂了电话,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一个阿武已经让他惊为天人,可是对方居然是大哥的大哥。

“大哥的大哥跟林萱有关系,难道林萱就是大嫂?”

黄国强暗自想着:“既然如此,这林氏父子是在找死啊!”

......  

分享给小伙伴们: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 教授随时上洛曦: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服务礼仪不再是朋友的夜晚 教授随时上洛曦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 教授随时上洛曦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