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黄H全肉细节文短篇 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

作者:全黄H全肉细节文短篇 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谁啊? 张韵茹喊了一声,走了出来。 二婶,是我,林凡! 这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骄傲,但是更多的是不甘。 林萱和张韵茹相视一眼。 怎么又来了? 两天往这居然跑了三趟。 张韵茹起身

谁啊?”

张韵茹喊了一声,走了出来。

“二婶,是我,林凡!”

这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骄傲,但是更多的是不甘。

林萱和张韵茹相视一眼。

怎么又来了?

两天往这居然跑了三趟。

张韵茹起身开了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林凡的笑脸。

“二婶,吃饭了吧?我买了点水果,刚好饭后吃!”

那张脸笑的十分尴尬,比哭还难看。

张韵茹并没有说话,退到一旁,林凡走到林萱身边。

“林萱表姐,我这次是来道歉的,为我之前的无礼行为向你道歉,向二叔道歉,向......”

突然他看向了王浩,顿时感觉自己左脸又疼了起来。

“向姐夫道歉!”

最后这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林萱姐,咱们林氏可不能没有你啊!万都的合作也不能没有你啊!”

说着林凡直接给林萱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姐,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上,你就回去吧!”

“林凡,你先起来!”

林萱开始有些于心不忍。

“姐,你答应我,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跪死在这里!”

这话说的情真意切,跟之前嚣张跋扈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嘴上如此说着,可是林凡心理则恨透了这一家人。

想着等林萱谈好了合同,直接将他扫地出门。

顺带找人好好修理王浩这个疯子。

“你爹呢?”

王浩站在阳台一脸阴鸷的看着林凡。

“我爸,最近比较忙。林氏没了我林萱表姐,我爸一个人根本不行,之前跟着林萱表姐做项目的员工们都乱成一锅粥了!”

林凡说着,强忍着怒火,脸上保持这微笑。

他知道林萱心软,那些跟她一起跑项目的人,要是因为这件事而受到牵连,林萱一定于心不忍。

“这......怎么会这样!”

林萱心里有些着急了,眉头微微皱起。

那些人跟着风里来雨里去跑了一年,感情深厚。

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导致这些人受到牵连,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叫你爸来说!”王浩的声音传了过来。

“开除林萱是你爸!让我们一家离开林家的也是你爸!还有我之前说的,除非从小区门口三跪九叩到这来,否则,我们不接受道歉!也不会回到林氏!”

林凡听到这句,瞬间炸了。

一个倒插门的牛逼个什么劲!

他强忍着怒火,可怜兮兮的看着林萱:“表姐!”

“二叔!二婶!”

两老知道这父子两不好得罪,刚刚准备开口,就被王浩打断了。

“爸、妈,林萱是你们的女儿!以前受了欺负,你们管!”

王浩又吸了一口烟。

“现在,我是她老公,她受了欺负得我管。”

下一秒,王浩朝着客厅走过去,路过林凡身边的时候,眼中露出一丝杀意。

“任何欺负我媳妇的人,都要付出代价,不管他是谁!”

霎时间,仿佛时间都停止了,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凝结在一起,压抑的人喘不过气起来。

林凡忍不住了,瞬间爆发出来。

“王浩,你不要太过分!你只是个倒插门的!我有一千种方法弄死你!”

“那是以后!”王浩瞥了他一眼。

“但是,现在我可以直接弄死你!”

“让你爸三跪九叩到这来,否则,后果自负!”

王浩的话容不得丝毫质疑。

“带上你的东西,滚蛋!”

“好!王浩你等着!”

林凡气急败坏摔门而去。

下一秒,王浩拿起了拖把,开始拖地,那是刚刚林凡下跪的地方,现在地上还有一滩水渍。

张韵茹连忙上前:“我来!我来!”

“谢谢妈!”王浩抬起头笑道。

这王浩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一样,突然间这么生猛。

林萱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这下好了,彻底把他们得罪了!”

刚刚听到林凡说跟着自己的同事也受到了牵连,林萱的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尤其在林凡跪下的那一刻,她都做好原谅的准备了。

可是王浩的强势,让林萱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内心油然而生一股陌生感。

指望着林龟年道歉根本不可能,还三跪九叩,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媳妇,你说错了!”王浩坐到了她身边:“是他们得罪了我们!”

“啊......”林萱长大了小嘴。

“从现在开始,无论是谁都不能欺负我的家人!”

王浩的眼神无比的坚定,深邃,似乎能容纳万千星辰。

这一刻,看的林萱一阵慌乱。

王浩这是怎么了?霸道总裁附身了?

“我.....我....我先去洗澡!”

林萱的心里小鹿乱撞,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按照她的说法,先是稀里糊涂结了婚,又稀里糊涂有了林蕊,现在稀里糊涂朝夕相处的王浩都变得有些不认识了。

她逃一般的跑出了房间,一张小脸通红。

刚刚跑到门口就被张韵茹一把拉了过去。

“小萱,你告诉妈,王浩最近怎么了?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

张韵茹满心的疑问。

“还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林萱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唉!妈!没什么!”

“那你告诉妈,王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瞒着咱们?”

这可算是问到林萱了,她现在心里也是一头雾水,更何况本来她和王浩的交流都不多。

“妈,您别担心,我抽空问问!”

就在这时,小区住户的灯突然一户接一户的亮了。

不到一分钟,整个小区的接到被照的灯火通明。

这种老式的居民楼,隔音非常不好,声音大一点隔壁都能听到。

“我靠,活见鬼了!有两人在着跪着走呢?”

“真的么?哪呢,我看看!”

“这么虔诚么?这是打算到我们小区来上香?”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几百双眼睛都密切的关注街道上的两个身影。

林萱仔细一听,惊讶的捂住了嘴。

“妈,我没听错吧!”

“不知道啊!我也听不清,快出去看看吧!”

说着两母女站在了阳台上。

放眼望去,只看到林龟年和林凡父子真的朝着他们家所在的楼栋,三步一跪九步一叩。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林萱完全不敢相信。

林龟年什么人她太清楚了,那是面子看的比命都重要。

楼下,两父子跪是跪了,但是嘴里骂骂咧咧根本不停。

“林萱,小贱人,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林龟年一张老脸铁青。

就在刚刚他接到了万都集团的最后通牒。

如果明天看不到林小姐过来签合同,万度集团将公开招标,重新选择合作企业。

要是这样林氏前期投资的四个亿直接打水漂了,而且还是泡都鼓不起来的那种。

林龟年恨的牙痒痒,一张老脸冷的渗人。

“爸,我要弄死林萱,我要弄死王浩!”

林凡恨的咬牙切齿。

活了二十多年,哪里受过今天这等委屈。

要是传出去,他在江城市彻底混不下去。

林萱家所在的小区,是个老小区,路面坑坑洼洼不全是水泥,甚至还有泥土路。

一路跪下来两父子的膝盖都肿了,灰头土脸。

再次出现在一家人面前的时候,两父子跟泥人一样,灰头土脸。

“林萱,请你原谅大伯,一切都是误会。都是林凡这小子,捣的鬼,编造了一切子虚乌有的谣言!”

林龟年说着一指林凡。

后者立马低下了头。

“林萱表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这件事情大伯也有责任,本来今天准备跟着林凡一起过来,但是公司那边我一直在查证,实在没有时间。”

林龟年说着给林萱鞠了一躬:“大伯有错,求你原谅大伯!”

他强行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那道歉的语气充满了诚恳。

“明天,林氏全体员工都会在林氏集团总部门外,迎接你!到时候我会亲自向大家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你一个公道!”

林萱满脸的错愕,一向眼高于顶的林龟年现在居然在跟自己道歉。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靠在房间门口的王浩,后者点了点头。

“大伯,我明天会回去!”

“好!我立马去安排,林氏将会以最高的诚意来迎接你!”

说到这两父子才离开。

关上门的瞬间,林萱还觉得仿佛如同做梦一般。

她来到房间门口,一把将王浩拉了进去:“你跟我过来!”

“小点声,小蕊睡觉呢!”

林萱压低了声音:“王浩,你告诉我这都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林龟年这么听话,直接跪了过来?”

“为什么你突然变得这么有钱?”

“你难道不怕林龟年的报复么?”

林萱瞬间变成了好奇宝宝,这两天王浩的变化太大了,大到她接受不了。

“这些重要么?”王浩反问。

“重要,非常重要”林萱一脸肯定。

王浩抓着她的手,后者还想挣扎。

“我是你的老公,是爸妈的女婿,是小蕊的父亲,这些都没变!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王浩肯定的说。

“作为丈夫,我保护我的妻子,有什么问题?”

“作为女婿,我维护我爸妈又有什么问题?”

“我家人被人欺负,我站出来保护他们,还有什么问题?”

“这......”林萱彻底被王浩侃晕了:“可是......”

王浩将脸朝着林萱面前又凑了凑,顿时林萱心跳加快,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想干嘛?

吻我?

我该接受,还是拒绝?

“问题只有一个,这样的我你喜欢么?”王浩表情严肃。

“我.....我......我”林萱一时没了主意。

这混蛋也太会撩了吧!

我都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呢?”

小林蕊睡眼惺忪的看着两人。

林萱立马站起身,干咳了两声。

王浩心中那叫一个气啊,这倒霉孩子!

“小蕊,乖乖睡觉!”林萱摸了摸她的头。

“妈妈,我害怕,我刚刚梦到两个全身是泥巴的怪兽,吓死宝宝了!我要妈妈搂着我睡!”

“好!”

林萱抱住了她。

“还要爸爸搂着我睡!”

王浩的眼睛瞬间亮了。

亲闺女,干得漂亮!

下一秒,一家三口躺上了床,小蕊睡在中间。

林萱只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支支吾吾对着王浩说道:“你别乱动啊!不然小蕊又该做梦了!”

“嗯!”王浩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萱心里只觉得小鹿乱撞,半晌睡不着。

她睁眼一看,王浩的脸近在咫尺,仔细看去还有些小帅。

刚想着说点什么,便听到王浩均匀的呼吸声。

瞬间,她脑海中的其他想法烟消云散。

林国华房间,张韵茹激动不已,显然她压抑了太久。

“林龟年那个王八蛋,最终还是来了!”

“终于,他也有跟我们低头的时候!”

在林家最受器重的本来是林国华,模样不错,而且有经商头脑,作为林家的儿媳妇,开始几年张韵茹也是风光无限。

可是一场意外的车祸,让林国华失去的双腿,从那以后,老爷子对他们一家不闻不问。

就连林萱和王浩的结合,都是林龟年一手策划的。

这些事情她在心里默默的忍受了几十年。

今天看到林龟年灰头土脸低声道歉的样子,张韵茹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而这一切都是来源于王浩的强势。

“老林,你说王浩怎么突然间变化这么大?”

林国华顿了顿:“我也不知道,但是王浩是个好孩子。无论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女婿,只要对小蕊好,对林萱好就行,咱们当父母做好自己的本分!”

“对,你说的是!”张韵茹附和道:“这么多年,咱们应该相信他!”

彼时,离开林萱家的林龟年和林凡父子都是一脸阴沉。

路过小区门卫室的时候,还听到几个刚刚跳广场舞大妈的嘲笑。

林龟年差点气的吐血。

而跟在他后面林凡更是大气不敢出,他从来没有见过林龟年如此生气的样子。

三拜九叩上门道歉,奇耻大辱啊!

想到他第一次去林萱家说的那些话,现在这脸被王浩打的啪啪作响。

“明天,通知所有员工,提前一小时上班,迎接林萱!”林龟年说的咬牙切齿。

“另外,暗中放出消息,林萱和黄国强有染,林蕊可能是黄国强的孩子!”

“倒要看看,如此林萱还有没有脸在林氏待下去!”

“丫头片子,跟我斗,你还太嫩!”

第二天一早,王浩和小林蕊早早坐在餐桌前等着张韵茹的早饭。

“外婆,吃饭饭!我要吃饭饭!”

小林蕊一个劲催促。

“来了来了!”张韵茹将早饭端了上来。

菜品不多,稀粥馒头,配上张韵茹自己做的几个小菜。

“闺女,爸爸要个你说件事!”王浩拿起一个馒头放到了嘴里。

“作为一个女孩你要像妈妈学习,吃饭要优雅!”

小林蕊也抱着个馒头开始吃起来,含糊不清的说。

“可是......可是......爸爸每次吃的太快了,要是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少吃点,可以保持身材,长大变成跟妈妈一样的大美女!”

“不要!妈妈说,我在长身体,要吃多多,才能长高高!”

王浩一阵郁闷。

永远不要跟女人讲道理,女人永远有理,哪怕是个小女人。

林萱穿好衣服顶着个黑眼圈走了出来。

看着王浩心里还有点吃味。

是自己生了孩子,没有魅力了么?

一晚上居然这么老实。

要是知道,林萱从小就是美人胚子,收到的情书论斤称都能买个百十来块。

用过早饭,王浩拿出电瓶车钥匙。

“走吧,我送你上班!”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今天妈要陪爸去做检查,你在家照顾小蕊,我自己可以的!”

林萱如此说着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林龟年心狠手辣,几乎从不吃亏。

这次栽在王浩手里,她担心林龟年会趁机报复。

“没事!带着小蕊一起去,就当出去玩了!”

“好哦!又可以出去玩喽!”

小林蕊亲昵搂住了王浩的脖子。

下了楼看到这电动车,王浩心里有些犯愁。

上次就是这破电动车太慢,要是早去个五分钟,张韵茹不会被打。

这次一家三口做一个小电驴子也的确挤了点。

王浩骑着车,身后坐着林蕊和林萱,本来他身板就大,在前面遮风挡雨也不会让母女两被冻着。

而且这是王浩第一次送林萱上班。

林萱心里泛起一股暖意,就算没有家财万贯,一个可爱的女儿,一个霸道的老公。

生活也是很美好的嘛!

林氏集团总部大门口。

此时,林氏上百名员工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

说是欢迎林萱回来,但是一个个脸上都是愁云密布,甚至还带着些许愤怒。

凌晨两点他们才接到通知要提前一小时来迎接林萱。

凭什么?

他们不服气!

但是,不知道哪里又传出消息,林萱和万都黄总有染,而且因为为了升职,林萱不惜牺牲林氏的利益,拖着林氏不跟万都签合同。

为了 求她回来,林龟年总经理三次登门,苦苦哀求,她才答应。

她林萱凭什么?

太过分了,这种靠出卖自己身体上位的女人,无耻下流!

现在所有的人都怨气冲天,站在最前面的林龟年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员工们的阵阵怒火。

任你王浩拳头硬,会发疯又怎么样。

现在社会靠的是脑子。

“黄总那边怎么说的!”林龟年问道。

“黄总说,林萱回到公司之后,他会亲自带人过来签!”

林凡说完满脸嫉妒,要知道前不久他直接被黄国强扇了一巴掌然后扔了出去。

这个贱人的手段可是真高明啊!

到时候黄国强来了,就让林氏的员工好好看看你背地里恶心的嘴脸。

看你还有没有脸在林氏待下去。

五分钟后,王浩的小电驴子停在了林氏集团的大门外。

“没想到啊!”

王浩远远看着公司门前,一个个怒不可遏的员工,嘴角露出一丝玩味。

看来这林龟年不服啊!林萱看到这场面,心中好一阵惊讶。

本以为林龟年就是嘴上说说,没想到真的带着全体员工过来迎接她。

但是这些员工一个个看起来怨气冲天,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让她着实奇怪。

“欢迎林萱小姐回归林氏集团!”林龟年带头说道。

旋即,后面的员工都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声。

小蕊骑在王浩脖子上跟着林萱慢慢走了上去。

林龟年上前一步,卑躬屈膝说道:“还满意吧?”

“凑合吧!”王浩幽幽开口。

那语气仿佛像在夸一条狗。

林龟年强颜欢笑,脸上的肥肉微微颤抖。

我忍!等签了合同,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待王浩一行走了进去,后面的员工顿时议论纷纷。

“一个靠脸上位的牛逼个什么劲?”

“真是瞎了我眼,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居然让林总亲自迎接。”

“你看那个王浩,一个倒插门的都那么神气。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诶诶!你没发现没有,都说女儿随爸爸,我看那小姑娘跟黄国强还真有几分相像!”

这句一出来,顿时像一个重磅炸弹。

林氏的员工对林萱靠出卖色相换万都集团合同的事情,更加深信不疑。

甚至不少人已经满心期待,等黄国强来林氏上演一出认亲大戏。

林龟年虽然走在前面,但是他故意走得很慢。

“咳咳!”他干咳两声:“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议论林萱。”

“林总,我们是为你打抱不平!”

“是啊!林总,我们真是瞎了眼,居然没看出来林萱是这种人!”

“好啦!别说了,一切以公司利益为主,不要计较个人得失!”

林龟年说的理直气壮,大义凌然。

他相信经过这次自己在公司的声望又会更上一层楼。

而林萱即便签了合同,也恐怕在林氏待不下去。

林萱走进公司里面,身后的议论声也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眼眶慢慢有些红了。

现在心里除了委屈还是委屈。

王浩腾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小手:“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只有够不着你的人,才会拼命诋毁你!”

林萱看着王浩有些发愣,但是手掌中传来的触感,让她感觉无比温暖。

这一瞬间仿佛觉得只要王浩和小蕊在,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

林龟年为了讨好林萱,还专门为林萱安排了一间超大的办公室。

甚至比他这个总经理的办公室还要大。

林萱开口拒绝,但是王浩直接带着小蕊走了进去。

在他眼里这办公室也太小了,太委屈林萱了。

“爸,现在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黄国强和林萱的那点破事了!”

林凡幸灾乐祸的说道:“还有那个小野种,我很期待看到王浩知道自己被绿了是什么表情。”

林龟年冷笑,商场如战场,对付一个人武力是最直接的办法,而最高的境界便是不动声色,不漏痕迹置对手于死地。

这些小伎俩对他而言轻轻松松。

“黄总到了么?”

“应该是快了。”

林龟年点点头:“你说要是王浩知道自己白给黄国强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会不会发疯直接打死黄国强?”

说到这,两父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满是玩味。

十分钟后,黄国强到了!

前前后后五辆豪车,清一色不下百万级。

要知道在整个江城市,黄国强的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旗下产业众多,身价更是能拍到前三名。

而黄国强的发迹更是奇迹,短短五年,从街头小混混到现在江城市的商业大亨。

在江城市任何人知道,跟黄国强做生意稳赚不赔。

也正因为如此,林氏才敢如此大胆,在项目没有敲定之前,足足投资了四个亿。

期间林萱为了这个项目更是每天起早贪黑。

现在就差临门一脚。

可是今天,黄总的到来才是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本来见上黄国强一面就难如登天,没想到林氏的合同黄国强居然亲自到林氏来签。

“黄总!”林龟年在门口早就恭候多时了。

见到黄国强的车停下来,立马走上前,伸出手。

可是黄国强根本没有搭理他,环视一周,问道。

“林萱小姐呢?”

林龟年可没有傻到告诉林萱,黄国强会亲自过来签合同。

现在公司的高管几乎都在这,除了林萱。

“林萱刚刚回来,事务繁忙,没时间过来迎接您!”林龟年的语气有些无奈。

那口气仿佛再说,林萱认为和黄总的合作,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如此耻辱,即便林萱将黄国强伺候的再好恐怕黄国强也不会买账。

而听到这句,林龟年身边几个高管更是一脸阴郁。

为了万都的项目,他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这个林萱太过分了。

事务繁忙?

她忙个鬼。

现在带着那个倒插门和那个小野种在豪华办公室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呢!

一个情人而已,哪来的这么大架子?

本来以为听到这句黄国强会暴跳如雷,转身就走。

可是万万没想到,黄国强只是微微点头,便向公司里面走去。

“看来是真的了!林萱那个贱人,平时装清高”

“女人啊!就是比男人有优势,谈个项目差点喝死。人家呢!双上一躺,什么项目都谈下来了!”

“这个林萱太过分了,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平时还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像样!”

林龟年带着高管们在寒风中颤抖,满腹的牢骚,林萱倒好在豪华办公室带着老公孩子吹着空调。

这几个高管在心里,将林萱的祖宗十八代亲切的问候一遍。

可是黄国强现在却不这样想。

林萱是大哥大的女人,要是站在门口接自己那才是不正常。

“黄总,请!咱们上去说!”

不一会儿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万都集团黄国强亲自来林氏签合同,主要负责人林萱在办公室喝茶,总经理带着各位高管在寒风中等了足足一个小时。

林氏员工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都在不住的吐槽林萱是有多虚伪。

甚至部分员工路过林萱办公室的时候还吐了一口唾沫。

黄国强跟着林龟年走上了楼,一路上林龟年充分的表达了对黄国强的尊重和崇拜。

可是黄国强现在心思并不在这里,他在想传说中的大哥大到底是什么人?

“黄总,合同我已经叫人拟好了,您在会议室稍等,我马上叫林萱过来!”

黄国强立马摇头:“不不不!”

“林萱小姐,在哪里我直接去找她就好了,怎么能让她亲自过来!”

林龟年怔住了,林凡惊讶的张大了嘴。

这尼玛什么情况?

黄总疯了么?

还是,黄总生气了说的是反话?

反话!一定是反话!

从来都只有别人等黄总的份,哪听说过黄总如此主动。

更何况林萱在林氏只是个小角色。

众人想明白了,黄总这是生气了,即便是情人,这么大的架子,怕是黄国强脸上也挂不住。

“黄总,这件事林萱有错在先,您别生气!”

林龟年心底泛起一丝担忧。

黄国强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能跟林小姐扯上关系,搭上后面的大哥大,老子前途无量,生哪门子气。

“前面带路,我亲自去!”

“黄总这边请!”林龟年眉头皱起,心里担忧更甚。

林萱啊!林萱!叫你装吧!

黄总生气了,倒是搞砸了,老爷子一定剥了你的皮。

一行人快步向林萱的办公室走去。

这一下公司内部彻底热闹了,更多人借口送资料朝林萱办公室里面靠,都等着看一出好戏。

彼时,林萱在办公室坐立难安。

这么豪华的办公室,她从来都没想过。

更何况今天林龟年殷勤的有些过头了,她不傻,能够看得出以前的同事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王浩,林龟年到底要干什么?”

林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从进来开始,我就觉得事情怪怪的!”

王浩坐在沙发上陪着小蕊玩,淡淡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

“这办公室的装修也太low了,完全跟你的气质不搭啊!”

林萱彻底懵了,这办公室已经是算得上是奢华了,王浩居然还嫌弃。

要知道你之前就是个流浪汉好么?

“咚咚咚!”

“请进!”林萱说道。

外面的一位高管,脸色十分难看,一个小小的员工,居然不主动出来开门?

看你嚣张到几时!

“黄总,林小姐就在办公室里面,我这种小角色怕是没资格进去!”

他准备和黄国强同仇敌忾。

黄国强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嗯!的确,你不配!”

说完,黄国强不等众人反应直接推门进去。

“林小姐,小黄冒昧前来,多有打扰,还望见谅!”

那语气仿佛古时候太监见了主子一样。

众人傻眼了!

林龟年只觉得自己喉咙中仿佛卡了一个东西一般,想说话又说不出。

门外的员工一个个呆若木鸡。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分享给小伙伴们:
全黄H全肉细节文短篇 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全黄H全肉细节文短篇 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