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

作者: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林国华看了一眼报表,他本就是学会计出身,报表上的一分一毫都记录的十分清楚。 看到最末尾,林国华笑了,笑的很惨! 这报表哪里都没有问题。 但恰恰问题就在这。 不可能存在天

林国华看了一眼报表,他本就是学会计出身,报表上的一分一毫都记录的十分清楚。

看到最末尾,林国华笑了,笑的很惨!

这报表哪里都没有问题。

但恰恰问题就在这。

不可能存在天衣无缝的报表。

为了陷害这一家,林龟年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林萱倘若真的挪用了如此多的钱,他们家会十几年如一日的清贫?

他拍了拍林萱的手:“没事,爸相信你!”

“哼!相信她!”

林老爷子站起身对着林萱大喝:“你不要以为现在你负责这个项目,就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跟黄国强背地里面那些事情,见不见得了光还不一定!”

“要不是你大伯力荐,我会让你负责这个项目么?要不是你大伯叫我先把你挪用公款的事情压住,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我面前跟我说话!”

“即便如此,你们不但不感激,还诬陷他!”

林老爷子气得胡子都立起了,这林国华一家人没一个好东西。

生个女儿不光是个赔钱货,还是个浪荡货!

听到这些,林萱表情平静,居然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有种释然。

这么多年努力为了林氏的发展工作,自己的待遇和普通员工没有任何的区别。

现在看来仿佛是个天大的笑话。

自己还要感激林龟年,感激他千方百计的为难自己么?

“爷爷,你从小就不认我这个孙女,从小就偏向大伯一家!对此我不说什么!”

林萱深吸一口气:“但是,孰是孰非,希望你心里能有一杆称!”

“放肆!”

林老爷子直接指着林萱的鼻子:“没大没小,你就是这么跟你爷爷说话的么?”

“林国华,你要是管不好你的女儿,就不要生出来。现在翅膀硬了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林国华这次没有开口,脸上波澜不惊,内心起伏不定。

他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的。

林老爷子心里只有林龟年这一个儿子。

“林萱,咱们回家!”

来到大门口,他忍不住看了里面一样,一个风烛残年的固执老人,那是他的父亲,曾经他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睿智,但是,林国华的心里只有无比的失望。

林萱不再多言,只觉得胸口堵得慌,推着林国华走了出去。

走出别墅大门,两人心情十分复杂。

不甘、失望、痛苦、愤怒!

王浩早就猜到了,这次不会有什么结果。

但是他希望林国华能看清楚现实,能够知道林家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而之所以还能留在林家,是因为林萱,确切的说是因为林萱手上的项目。

这个项目一旦完成,林龟年毫不犹豫会把林萱踢开。

他没有多问,过去接过林国华的轮椅,打开了车门。

上车之后,气氛有些沉闷,仿佛一场雨将下未下。

林国华忍不住开口了。

“废物!林国华!你就是个废物!”

说着他不停的砸着自己的双腿,看得林萱不住的心疼。

借着后视镜,王浩看到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划了下来。

“爸,你别这样!真的,别这样!”

“林萱,爸没用啊!都是爸没用啊!”

林国华红着眼,嘴唇颤抖。

这么多年他对不起林萱母女,如果自己还是个健全的人,情况一定不会是这样。

“爸,我从没有怪过你!我们很好,一家都很好!”

林萱急忙说道,眼中满是关切。

今天的事情,她彻底看清了林家的真面目。

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只不过是个笑话。

终究抵不过,那对父子的巧舌如簧。

林国华揪着自己的头发,他只恨自己无能。

“爸,我觉得这些年林萱和妈承受的委屈,你有主要的责任!”

王浩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萱身体一怔,立马说道:“王浩,你说什么呢!”

你自己就没有责任么?

五年来无所事事!

“让他说下去!”林国华红着眼看着看着王浩的背影。

“因为你的软弱,所以我们家才会一直被欺负,明明该男人做的事情,林萱和妈居然承受了那么多!你有责任。”

王浩顿了顿:“当然,我也有责任!”

“王浩!”

林萱大声喊了起来:“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爸爸!”

她红着眼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谁也不能这样说她爸爸!

“五年前,我可以强硬起来,但是我选择沉默!我知道林萱受了很多委屈,但是为了以后,我不得不这样做!”

王浩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只是一个倒插门!但是,爸你不一样,如果你能硬气一点,林萱和妈绝对不会过成现在这样子!”

“妈身上的衣服穿了好多年了吧!洗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要花钱买”

“林萱本可以继续深造,却要进林氏养家糊口!”

“她起早贪黑,为了这个家努力。即便这样,她的工资几年来就是那么多,一分没涨!”

王浩一字一句说着,把林国华的自尊一瞬间死了个粉碎。

一个男人照顾不好自己的妻子,照顾不好自己的女儿。

“王浩,我求你了!你不要说了!”

林萱拉扯着王浩的衣服,充满了哀求:“你不要再伤害我爸了!”

“你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每一天都在盼望你像个男人一样撑起这个家,可是你呢?你又做了什么?”

王浩将车停在路边。

“我没有伤害他,一直以来伤害他的只是他自己罢了。站不起来从来不是理由,没了斗志人才彻底废了!”

林国华苦笑:“你说的很对!”

“我是跪久了站不起来了!跟我的腿没有任何的关系!”

“爸,再过一周你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了,但是,你要是选择一直跪着,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我可以养你一辈子!可这样治好了你的腿毫无用处!”

王浩说的直白,直击人心。

“我妈选择了你,你要让她输一辈子么?她不是没有机会找更好的!”

林国华脑袋轰隆一声。

输一辈子么!

因为他是残疾,张韵茹在背后又默默承担了多少,遭受的多少白眼,忍受了多少异样的眼光。

嫁给了一个窝囊废,这么多年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

以前假装自己看不到,现在真的要继续瞎了心装作看不到么?

“不!”

林国华握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她是我林国华的女人,怎么能输一辈子!”

他面色红润身上颓废的气势瞬间一扫而空。

王浩走上车重新启动。

“看着吧,我们家要崛起了!”

林萱脑袋嗡嗡的,她只感觉王浩的话仿佛有种异样的魔力。

让林国华双眼中充满了狂热。

这样的父亲从他记事起就再也看没有看到过了。

回到家,林国华红着眼,一言不发回到屋子里面,随后倒头就睡。

张韵茹搂着小林蕊一脸担心。

“你爸怎么了?”

林萱摇了摇头,王浩说完之后林国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不想让张韵茹担心。

“爸,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下!”

说完便回到了屋子。

看着床上,王浩的脸。

林萱本想和王浩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忍住了。

五年来,她根本没有把王浩当成自己的老公,又怎么能要求他为这个家做事呢。

想必这些年,他过得也很痛苦吧!

巅峰温泉会所,林龟年泡在水池子里面,旁边躺着黑龙。

“林总,你说怎么办吧!我的人现在全部给黄国强给扣下了!”

黑龙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愤怒。

“你之前根本没告诉我,那个项目居然是黄国强的!现在让我自己去赎人,一个十万,一共四百万!”

他现在可真没有想着那些被绑的兄弟们,而是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在林龟年手中再捞一笔。

人他有的是,但是钱他缺,现在既然有人帮着他养小弟,何乐而不为呢?

到时候,等风头过了,他带人过去振臂一呼。

再随便给点好处,这些小弟还不乖乖的回来?

除了我黑龙这他们还能去哪?

如此,又轻轻松松挣了四百万。

何乐而不为!

“龙哥!”

林龟年皱起了眉头:“价格咱们之前说好的,你这什么事情都没办好!又要拿钱怕是不合适吧!”

这话已经算是客气了,林龟年心里把黑龙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一来一去花了五百万,就是扔在水里也能溅起点水花,可是这黑龙就跟个无底洞一样。

“哼!姓林的,现在我折了兄弟。而且黄国强还告诉我,说背后有我惹不起的人!”

黑龙站起身一脸阴郁的看着林龟年。

“你应该清楚我黑龙什么人?要是真踢到铁板,老子抱着你一起死!”

“哈哈哈哈!”

听到黑龙的话,林龟年瞬间了然随即哈哈大笑。

“你被骗了,能有什么人?这项目就是我和黄国强合作的,林萱负责而她除了那个废物老爹,就是那个没用的倒插门!”

“龙哥,你是怕那个瘸子呢?还是怕那个瘫了十几年的废物呢?”

黑龙听完顿时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草泥马的黄国强居然敢阴老子!”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龙哥,搞清楚了,那些兄弟们都被放了!”

一个小弟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黑龙怒喝道。

“可是他们现在都在林氏的工地上板砖呢?丝毫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而且......而且......”

那小弟颤颤巍巍道。

“而且什么!”

黑龙两眼瞪的老大,眼中的怒火仿佛在爆发的瞬间。

“而且还是免费的。”

说完那小弟头都不敢抬。

“砰!”

黑龙一脚直接将前面的桌子踹飞。

“这群吃里扒外的狗日的!还有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

他的眼睛里面喷出了熊熊烈火。

自己的小弟居然在别人的工地上板砖,而且还是无偿的。

就这么能作践自己么?

怒了!

他彻底怒了!

这局面已经不死不休了,之前居然还傻傻的被黄国强那混蛋摆了一道。

“叮叮叮!”

林龟年的手机响了。

“喂!爸!”

“你给我回来一趟”电话那头林老爷子的声音有些愤怒。

“好!”

林龟年挂了电话,便准备出去,刚刚走到门口,背后传来了黑龙的声音。

“林总,这件事情,你脱不了干系!”

“哼!黑龙,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你办事,我付钱。钱我都到位了,现在事情你都没办好!”

“现在你想对我不利!也不怕传了出去,再也没人找你办事?”

林龟年对人心吃的很准,尤其是黑龙这种亡命徒。

没有了声誉,就等于死路一条。

半晌没有回应,林龟年直接走了出去。

驾车来到林家别墅,林龟年首先看到的就是林老爷子一张怒气冲冲的脸。

“是你叫人砸工地的?”

“是我!”

林龟年回答的毫不避讳。

“为什么?”林老爷子不解。

“林家迟早是你的,那项目是林家的产业,也是你的产业,你疯了要去砸自己的饭碗?”

“爸,我没办法!”

林龟年眼中没有一丝慌乱:“林萱现在在公司风头正劲,加上万都的项目,现在高层对她的呼声越来越高!如果真的项目完成,那么到时候,我林氏恐怕就要落在外人手里了!”

“你的意思是林萱想掌权?”

林老爷子的声音平静了些许。

“对!”

林龟年说道:“爸,您想想,黄国强为什么之前一直不愿意合作,直到林萱接手才愿意?同样的条件,同样的方式,我们甚至给黄国强开出了更加好的条件,但是黄国强都不为所动!”

“而且,林萱上任之后黄国强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项目开始的时候,我叫了几个人过去试探,猜猜看谁帮林萱解围的?”

林老爷子眯起了眼:“难道是黄国强?”

“对,就是他!否则,凭借林萱哪有办法处理那些小混混!”

林龟年继续说道:“这丫头和黄国强恐怕早就勾结在一起了,他们想合谋来侵吞我林家的产业!”

“狼子野心!”林老爷子在心里将这对父女一通大骂。

“爸,您是听到了什么?”

林龟年狐疑道:“是不是老三......”

“别这样叫他,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伙同黄国强侵占我林氏家产,一家子都是白眼狼!”

林老爷子胸口起伏不定,捂着额头坐了下来。

林龟年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旋即坐到了老爷子的身边。

“爸,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一直盯着的,我林家几代人的努力怎么会落到外姓人的手里!”

“好好好!”林老爷子叹了口气,握着林龟年的手。

“好在有你啊!你二弟早早就离开了家,孤身一人去省城闯荡,每天殚精竭虑,想要将我林家发扬光大!”

“这林国华根本就是个废物,不,是蛀虫,每天白吃白喝不算,居然还做出这等丢人的下作的事情!”

“龟年,林家就靠你了!”

“爸,你放心,有我在,谁人都不能染指林家!”

林龟年说完,眼神冷冽了起来。

老三啊!你真是本事了,居然敢到老爷子面前告我的状?

既然你先不义,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分享给小伙伴们:
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