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你C够了吗

作者: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你C够了吗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医院门口。 苏晴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心情无比激动,迫不及待给陆哲洋打电话。 办公室里,陆哲洋正心里烦躁,接通电话冷冷问,什么事? 苏晴摸着小腹,尽量压抑着雀跃的心情,轻

医院门口。

苏晴看着手里的化验单,心情无比激动,迫不及待给陆哲洋打电话。

办公室里,陆哲洋正心里烦躁,接通电话冷冷问,“什么事?”

苏晴摸着小腹,尽量压抑着雀跃的心情,轻声细语道,“哲洋,我刚从医院出来,我……我怀孕了。”

“怀孕?”陆哲洋一愣,签字笔在文件上顿住,晕染出一个黑点,“你再说一遍!”

“哲洋,我怀孕了,真的!是你的孩子,你要做爸爸了!”

不同于苏晴表现出来的兴奋,陆哲洋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眼底有一丝丝怒火开始升腾。

“苏晴,我警告过你,不要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不给她反驳的机会,陆哲洋冷声道,“把孩子打掉!”

“哲洋,我……”

嘟嘟嘟——

手机挂断。

半个小时后,苏晴回到公司,就像没听见陆哲洋在电话里的话一样,小心翼翼拿着验孕单给他看。

“哲洋,你看,医生说我们的孩子很健康呢。”

陆哲洋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医院病房里,许遇儿哭求他放过她肚子里孩子的样子,心里一阵疼。

“我会派人去澳大利亚,调取那家宾馆当天晚上的所有监控。”

苏晴脸色一僵,委屈的感觉顿时涌上来,“哲洋,你不相信我?我唯一爱的人就是你,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

“孩子是不是我的,等调查的人回来就知道了。”

陆哲洋那天确实喝醉了,一点记忆都没有,但有一件事他很确定:他爱的人是许遇儿!

就算许遇儿背叛了他,他还是发疯一样的爱她。所以,他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做那种事情。

“哲洋,我知道许遇儿让你伤心了,但我不是她,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够了!”陆哲洋抽回自己的手,“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和许遇儿还没有离婚,她现在依然是我的妻子!”

苏晴咬着唇,“可她已经走了!”

“我会找到她!”陆哲洋坐回椅子上,看了一眼她的验孕单,“你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离开这个城市。”

“我不要钱!”苏晴哭着望着他,“我要你!哲洋,你忍心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出去!”陆哲洋砰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自从怀孕之后,苏晴就格外的小心,班也不上了,平常踩的恨天高也不穿了,化妆品也不用了,每天吃各种营养品保证营养。

还特意请了长假,开始在家养胎。

陆哲洋说要派人去澳洲查酒店监控,她虽然有把握,但还是给澳洲的一个亲戚打了电话,抢在陆哲洋前面拿到监控画面发给她。

手机上收到邮件,苏晴打开,刚看了一会儿忽然惊叫一声,“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半个小时后。

苏晴的小姨买菜回来,小姨是特意搬过来伺候她的,却一进门就看到她倒在楼梯口,身下一滩染红的血水。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苏晴抬起头,强忍着小腹一阵阵疼痛,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和头发黏在一起,狼狈不堪。

“这孩子不是哲洋的……不能留……”

小姨顿时明白了,看了一眼高高的楼梯,吓出一头冷汗,“你……你是故意摔下来的?”

苏晴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

小姨拿出手机,“你别怕,我这就叫救护车来。”

“不行,不能去医院!”苏晴一手捂着小腹,另一只手打掉她的手机,“不能让哲洋知道我流-产了……我努力了这么多年,谁都不能阻止我嫁给他!”

“这种事情怎么隐瞒?再说,你现在这样,不去医院怎么能行?”

“他出差了,十天内回不来。”苏晴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小姨,你找个私人医生,请到家里来。只是流-产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小姨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慌了神,半天才把她挪回卧室。

躺在床上,苏晴苍白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小姨,我流产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小姨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是孩子已经没了,等陆哲洋出差回来,你瞒不住的!”

苏晴死死地拽住床单,眼神从未有过的坚定。

“小姨,你一定要帮我!”

“怎么帮你?”

苏晴眼神里的阴森令人害怕,“我知道许遇儿在哪里,你去找她,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许遇儿离开别墅之后,没有回孤儿院。

她不想让陆哲洋找到她。

无处可去的时候,上了一辆离开市区的班车,来到郊区一个偏僻小镇上。

位置很偏僻,交通也不方便,但是山清水秀。许遇儿很喜欢,租了一户人家的旧房子,收拾了一下就在这里住下了。

陆哲洋在金钱上从来不会苛待她,这几年她也攒了一些钱,至少够她在小镇生活几年。

她准备等孩子生下来,就在镇上开一个辅导班,她以前学美术的,可以教小孩子画画来维持生计。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许遇儿开始行动不便,准备聘请一个保姆来照顾自己,以后也可以帮着带孩子。

“你好,有人吗?”

许遇儿正在叠衣服,听到门外的声音,起身去开门。

“您是?”

“听说您家聘请保姆?”门外的女人向屋子里扫了一眼,看到屋里没有其他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是苏晴的小姨,按照苏晴给的地址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得知许遇儿要招聘保姆,立刻赶过来。

“姑娘,我是来做保姆的,我以前伺候过孕妇,也带过孩子。”

张姨打量了一番,确认许遇儿就是苏晴给她看的那张照片上的人,而且肚子微凸,大约三四个月的样子,完全符合。

许遇儿没有留意她的举动,点了点头,把人让进屋里,“你先进来坐吧。”

“姑娘,你一个人住?”张姨眼疾手快,看到床单上散落的衣服,赶忙上前帮着收拾。

“嗯。”许遇儿应了一声,“你先坐吧,这些我来收拾就好。”

张姨眼睛闪了闪,“你男人呢?”

“离婚了,感情不和。”许遇儿随口回答,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

“哎哟,那你一个女人怀着身子,日子过得可不容易。”张姨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又叹了口气,“说起来,有时候感情不和硬要凑在一起,还不如分开。张姨我也是过来人。”

许遇儿简单了解了一下,张姨之前也在一户人家当保姆,那家的孩子被父母送出国了,她这才重新出来找工作。

有经验就好,许遇儿见她手脚勤快,说话热情,人看起来也很朴实,就放下了戒心。

“张姨,我身子越来越重,你如果方便就在这里住下来,我每月给你3000快钱,你看可以吗?”

“可以可以!”张姨愉快的答应,“反正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咱俩凑个伴,相互也有个照应。”

这么快就找到了保姆,许遇儿也松了一口气,“张姨,你什么时候能搬过来?”

张姨摸了摸她的肚子,“有仨月了吧?”

许遇儿点头。

“仨月以后就必须有人照顾了,可不能马虎,我回家收拾一下,明天就搬过来。”

另一头。

陆哲洋出差回来,发现苏晴已经搬进了自己的别墅。他虽然恼火,但最后还是默认了。

派去澳大利亚的人已经回来报告,那家酒店走廊里的监控故障,当天晚上什么都没拍到,但电梯里的监控可以证明那天晚上苏晴确实去了他所在的楼层。

陆哲洋脸色不太好,最近家里给他的压力很大,老两口身体不好,一心盼着抱孙子。不然,他绝对不会允许苏晴生下孩子。

“哲洋,一路上很辛苦吧?”苏晴知道他今天回来特地打扮了一番。

陆哲洋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皱起眉头,“孕妇不能用香水,你不知道吗?”

苏晴心里一紧,“我平时在家都不用香水,今天你回来才……哲洋,我以为你会喜欢。”

“洗掉!闻着心烦!”这是以前他买给许遇儿的香水牌子。
陆哲洋抬脚准备出门,被苏晴从身后搂住,红着脸道,“哲洋,你累了,今晚就留在家里睡吧。”

陆哲洋皱了皱眉,推开她,“你怀孕了,基本常识不懂吗?”

苏晴努力的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哲洋,我……我就是太想你了。”

陆哲洋放开她,冷冷道,“好好养胎!”

苏晴死死的抓着楼梯扶手,指尖用力到泛白,看着陆哲洋冷硬的背影,委屈都化作了两行眼泪。

为什么就算没了许遇儿,陆哲洋还是不肯碰她?

凭什么她要承受这些!

今天是许遇儿去医院产检的日子,苏晴得到消息,也借着产检的名义来到医院。

张姨把许遇儿前几次产检报告拿给她,“放心,我跟她说已经扔了,她不知道。”

苏晴接过看了一下,胎儿一切正常,心里踏实了一些,“小姨,她现在身体怎么样?”

“吐得厉害,人瘦了许多,又吃不下东西。”

苏晴皱了皱眉,又释然了,反正只要保住孩子,别的她不在乎。

“她有没有怀疑你?”

“没有!”张姨信心满满,“她现在把我当半个妈,有什么事都会和我说,你安心等着,有什么情况我第一个通知你。”

“那就好。”苏晴放心了,拿出一张卡给她,“这是给你的报酬,记住,一定要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知道。”

苏晴又压低了帽檐,小声道,“她生产的那天,你想办法说服她去私家医院,我已经买通了医生,到时候咱们……”

“你放心,交给我。”张姨手机震了震,是许遇儿。

苏晴示意她接电话。

“张姨,你在哪儿啊?”

“我给你买些点心,你现在不吃光吐哪行啊,你在门诊大厅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张姨挂了电话,准备走,被苏晴叫住。

“小姨,这个方子你拿着,一定让她喝下去。”苏晴拿出药方迅速塞到她手上,“我一个中医朋友给的,这药对孩子没毒,但是保小不保大!”

苏晴眼里闪过一抹阴毒。

许遇儿,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在哲洋心里的分量太重了!

--

许遇儿隔壁的一户人家有兄妹俩,哥哥在市中心医院当医生,妹妹刚留学回来,是一家杂志社的外景拍摄记者。

原本房子也没人住了,但是妹妹说要采风,留学回来非要回到这个小镇上住。

许遇儿在这里住了半年,没有见过哥哥长什么样子,但是妹妹古灵精怪,带人又热情,成了她在镇子上唯一的新朋友。

“许遇儿!”

饭后散步的许遇儿听见声音顿住脚步,就见安心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跑过来,张牙舞爪偷袭她的肚子。

“你别闹,我现在身子重,可不敢乱动。”许遇儿提醒她。

安心撇了撇嘴,“开个玩笑嘛!对了,你什么时候生宝宝呀?要不要去我哥的医院,他虽然不是妇产科,但是和医院的医生都很熟的。”

“好啊。”许遇儿满口答应。

离生孩子还有几个月时间,不急着找医院,但如果有熟人那是最好,心里也能踏实一些。

回到家里,张姨刚好熬了中药,准备出门找她。看见她回来就皱着眉头,“你现在可不能再乱跑出去,来,趁热把药喝了吧。”

这是苏晴给她的药方,开始她还提心吊胆的,生怕许遇儿喝出什么意外,几次之后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许遇儿只当是安胎药,没有怀疑就喝了下去。

“遇儿,虽说月份还早,生孩子的医院得提前预约啊,万一到时候突然要生,怕会措手不及。”

见她把药喝了,张姨不动声色接过碗,看似随口闲聊一样。

许遇儿笑了笑,“不用选了,安心今天来找我,让我去他哥哥的医院呢。”

“你答应了?”张姨心里一紧,赶紧追问。
分享给小伙伴们:
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你C够了吗: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贺词致辞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你C够了吗转载请注明出处。
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你C够了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