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乱误食春药 男生说捅爆你的甜甜圈是什么意

作者:我和公乱误食春药 男生说捅爆你的甜甜圈是什么意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霍寒萧的表情阴沉沉的,叶悠悠有些害怕。 但为了保住工作,留在霍氏,还不被他纠缠,叶悠悠大着胆子,继续说道:当然!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私底下去打听打听! 她也是在网

霍寒萧的表情阴沉沉的,叶悠悠有些害怕。

但为了保住工作,留在霍氏,还不被他纠缠,叶悠悠大着胆子,继续说道:“当然!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私底下去打听打听!”

她也是在网上查过霍氏集团的人,虽然那位霍氏总裁十分神秘,网上一张照片都没有,但关于他的传说还是有很多的。

什么杀兄夺位之类的八卦不要太多哦。

只不过叶悠悠不信这些。

又不是宫斗,还杀兄?还杀了一个又一个?

无聊至极的谣言。

叶悠悠瞧着霍寒萧沉沉的脸色,以为他是被吓到了,暗暗松了口气。

“怕了吧?”

怕?

他霍寒萧活了三十年,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不知天高地厚。

叶悠悠推开他,“哎,你离我远点。”

他的气场太强,完全压制住她,刚才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一个“少爷”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场,实在是不可思议,不知道的真以为他是霸道总裁。

叶悠悠蹲下,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设计图。

一张被男人踩在脚下。

“把脚拿开。”

那只看上去非常昂贵的鞋子,踩着不动。

“哎,拿开。”叶悠悠蹲在他脚边,仰望着男人犹如雕塑般的下巴。

360度无死角,英俊得摄人心魄。

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好遥远,他仿佛是遥不可及的神祇。

她蓦然心头一凛。

霍寒萧这才移开脚。

叶悠悠捡起图纸,拍了拍角落的灰。真讨厌,都被他踩脏了。

她吃力地抱起两大箱图纸,打了个趔趄,但下一秒就站稳了。

“叮——”电梯到了,叶悠悠吃力地抱着箱子,走出二十楼。

电梯门缓缓关上,她纤细却倔强的背影消失了。

霍寒萧摁下顶楼键,收敛起眼底的一丝玩味,变得冷漠而高傲。拿出手机,低沉的嗓音吩咐道:“十分钟后开会。”

……

办公室。

叶悠悠将抱来的资料放到了设计师李莎面前,她现在是李莎的助理。

叶悠悠微微喘着气:“李姐,近两年公司的精品项目设计图都在这了。”

李莎眯她一眼,随手把一份合同扔到她面前:“四点前送到L公司李总监手里。”

“好。”叶悠悠拿起文件,一边往外走一边看时间。

已经三点半了。

L公司离这十公里,打车太贵,坐公车又来不及,还好另一个组的助理陈安安把“小绵羊”借给她。

叶悠悠已经很久没骑过小电动车,骑着粉色小电动刚开出公司拐了个弯,就撞上了一辆豪车。

叶悠悠连人带车摔倒在地。腿被划破,好疼。

但她顾不上疼,脑子像被劈了一道,小脸惨白。

完了完了,她闯祸了。

她撞上了一辆劳斯莱斯!

劳斯莱斯房车内。

“Boss,那位叶悠悠小姐撞了我们的车。”

闻言,正专注看数据的霍寒萧从合同中抬头,深邃的黑瞳泛起一丝异色。

又是那只小兔子。

换做其他女人,一定是故意接近他。

至于她么……

缘分?

叶悠悠还傻眼地坐在马路上,脑子“嗡嗡”作响。

头顶的光忽然被一道高大的身影遮住,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轮廓很英俊。

“对,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撞你的……”

叶悠悠扶着车头着急地起身,下一秒,在看清男人的脸后,她惊得脸色大变:“怎么又是你!”

自从惹上这个男人,他就阴魂不散了。

“是你撞了我,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霍寒萧声线冷淡。心中的波动,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面容依旧是冷酷的。

“我……”叶悠悠快说不出话来了,伤害太大。

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多纠缠。

推起地上的小电动车。

“撞了想跑?”大手摁住了车头。

“谁跑了。我现在有急事,等修车单出来了,你再找我谈赔偿的事。反正你总能找到我的,对吧。”最后这句话,带着一丝讽刺。

“不用等,现在直接赔偿。”

叶悠悠只能自认倒霉,没好气地瞪着他:“多少?”

“五十万。”

“五十万?”叶悠悠惊叫:“我只是蹭掉了一小块漆而已,你怎么不去抢?”

“这辆车全球只有一台,价值五千万。返厂刷漆需要空运到德国,五十万赔偿,一点都不多。”

叶悠悠没开过这么贵的车,不知道他有没有故意吓唬她,但劳斯莱斯很贵,她是知道的,所以刚一撞上,她就慌了。

“你,你没事开这么贵的车在路上乱晃什么?”

“难道不是你横冲直撞,马路杀手?”霍寒萧反问,那张紧张的小脸,他越看越觉得有趣,总忍不住想吓吓她。

“我……”叶悠悠无奈咬唇,“我没那么多钱,分期付款行不行?”

“你觉得呢?”

“我觉得可以,反正、反正你那么有钱。”叶悠悠没底气地嘀咕。

“我很有钱,所以你是不是干脆不用赔?”

“……如果你觉得不需要的话那我也不会坚持。”叶悠悠的声音到后面比蚊子还小,她心里还是觉得站不住脚的。

霍寒萧冷笑一声,“你放心,我没有这么想。”

“……”

吸血鬼,资本家,叶悠悠忍不住在心里骂他。

她也真的笨,还能指望这种人有一点点善心吗?

恐怕他都巴不得抓住她的小辫子往死里压榨。

霍寒萧看着那张小脸从最初的惊讶,愤怒,到现在的无奈和沮丧,真是丰富多彩。

那稚嫩的五官,格外惹人怜爱。

扁着的小嘴,明明是沮丧的,却像婴桃一般诱人。

视线下移到她腿上,眉心微沉。她匀称白皙的小腿划伤了,在流血。

“上车。”

叶悠悠害怕地想往后退,“就算我现在没钱赔,也不用抓我去警局吧?”

“去医院。”

“医院?”叶悠悠一下子脑子转不过来。

“你腿受伤了,自己不知道?”

叶悠悠这才发现,但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她不太在意地摇摇头,“一点小伤,不用去医院。我现在真的有急事,能让我先走吗?我不会赖账的。喂,你干嘛……”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强行抱进车里。

“电动车不是我的,我还得去送资料呢。”

“去医院。”霍寒萧不由分说。

“不行,我不能把电动车丢在这。四点前我得把资料送到L公司李总监那,时间来不及了。”叶悠悠着急下车。

“工作重要还是去医院重要?”

“当然是工作重要!”叶悠悠毫不犹豫地回答。

有些激动地说:“你知道想进霍氏有多难吗?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许我这辈子所有的好运都用在这一次机会上,如果我不牢牢抓住,我怕我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相比去医院,我更想完成我的工作。”叶悠悠认真而坚定。

霍寒萧的心被震撼了一下,被一个才二十一岁,刚出社会的小女生如此拼命的模样。

她就像一颗倔强的小草,努力地破土而出。

同时,对于未来和人生也有一丝恐惧。

她是坚强的,也是稚嫩的。

霍寒萧很少有妥协的时候,但这一刻例外。

“就是这份资料?”他递给驾驶座的助理,“L公司李总监,四点前送到。还有那辆车,也处理好。”

“是,boss。”助理下车。

叶悠悠来不及叫住他,霍寒萧就坐上了驾驶座。

“你……你要送我去?”

“不然你开车?”霍寒萧淡漠地反问。

“……只是一点小伤,真不用去医院的,我没那么金贵。”

她家是开武馆的,她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偶尔也会跟着学个一招半式防身,从小到大受伤那是家常便饭。

一道口子而已,真的不算什么。他这么看重,她反而不习惯,觉得有点受不起。

“我没说你金贵才送你去医院。”

“那是……”

“因为我想。”

明明是毫无逻辑的四个字,却仿佛圣旨,有一种叫叶悠悠无法拒绝的力量,只能偷偷嘀咕,“这么喜欢当司机,怎么不兼职跑滴滴呢?反正能者多劳。”

她的声音很小,但霍寒萧耳尖,还是听了去,低低一笑。终究被她给逗乐了。

他开车,谁有胆子坐?

霍寒萧发动车子,很快就到了一间私立医院。

这间医院的名气和收费一样出名,只服务政商名流和富豪。

更夸张的是,几名医生护士已经在门口等候。

叶悠悠抓着副驾座椅不肯下车,“这间医院很贵的,我只是一点皮外伤,去普通医院就好。”

“自己下车,还是我抱你下车?”霍寒萧睨她,脸色霸道。

“……我没钱。”叶悠悠尽显穷人的窘迫。

“谁说让你付钱?”

“我跟你又没关系,让你掏钱也不合适。”

“你撞了我的车,你赔修理费,我赔医药费,合情合理。”

可叶悠悠怎么觉得他在一本正经地乱扯?

“别让我重复第三次,下车。”

“好吧。”叶悠悠别无选择。自己下车,好过被他抱下车那么丢脸。

“霍少,下午好!”医生护士整齐划一地鞠躬,非常的恭敬。

叶悠悠就更疑惑了。现在的“少爷”都这么有钱又有身份?

上药的是一位中年主任医生,慈眉善目,声音格外温柔,“痛的话就说哦。”

“一点都不痛。”

“小姑娘挺坚强的。”主任医生夸赞道。

“是真的不痛,我从小学武,这种伤小意思。小时候我伤得更重,连鼻子都没哭。”叶悠悠有点神气地昂了昂下巴。

一旁的霍寒萧,禁不住莞尔。

醉酒那晚,她是个热情的小疯子。

第二天醒来,是明明很怂却非要虚张声势的小猫。

在酒吧当服务员的她,是只性感的小兔子。

而现在,她是勇敢单纯的小丫头。

她究竟有多少面?

平生第一次,他对一个女人越来越好奇。

主任医生上完药,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资料送到了吗?你快问问。”叶悠悠催促道。

“方特助办事,一向妥当。”

霍寒萧说话很有分量,叶悠悠莫名的安心了。

“特助?高层才有特助吧,你职位很高?”叶悠悠一愣,心底疑窦重生。

霍氏集团招聘要求那么严格,他却能进去?

他一个少爷,开千万豪车,住千万豪宅,连那些女客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甚至客气的不像是在对一个卖身的少爷……

霍氏总裁姓霍,他也姓霍。

他还能带自己来这种高级私人医院,医生还对他那么恭敬。

难道……

叶悠悠瞪大了眼睛,说话也结巴了起来,“你你你不会是……”

分享给小伙伴们:
我和公乱误食春药 男生说捅爆你的甜甜圈是什么意: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我和公乱误食春药 男生说捅爆你的甜甜圈是什么意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