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胯下挺进岳——官路风流全文未删减

作者:厨房胯下挺进岳——官路风流全文未删减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你找其他女人去,我不是你碰得起的。 她穷,但她有尊严! 可偏偏,你是我唯一想碰的女人。霍寒萧意味深长道。 她这副宁死不屈的模样,真的叫他非常想驾驭。原本只是想吓吓她,

你找其他女人去,我不是你碰得起的。”

她穷,但她有尊严!

“可偏偏,你是我唯一想碰的女人。”霍寒萧意味深长道。

她这副宁死不屈的模样,真的叫他非常想驾驭。原本只是想吓吓她,现在却忍不住被她撩动了真心思。下腹冲动强烈。

“我宁愿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碰我!”叶悠悠少女的脸蛋上,一片贞烈。

“你不是自以为很厉害么?还需要对女人用强?真正厉害的男人,会让女人心甘情愿,而不是用这种逼迫的手段。”

霍寒萧扯唇,天生冷冰冰的眸子,因为几分绯色,而变得愈发迷人,“丫头,激将法这招对我没用。”

“不过,我可不舍得你血溅当场。”霍寒萧说着,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起身。

叶悠悠用力抹嘴,嫌弃的模样好像被一只虫子给亲了,“不许再偷袭我。”

“我这不是偷袭,而是正大光明地吻你。”霍寒萧霸气地说。

高大的身体伫立在那儿,阳光在他胸膛上镀了一层金,犹如古希腊雕塑,强壮而富有美感。

叶悠悠被那完美的身材震慑得哑了好几秒,心跳也随之加速。

这男人的气场太强了,不能和他多待。

叶悠悠一个打滚下床,跑到电脑前,文件已经保存在桌面。

昨晚她的眼皮一直在打架,敲完最后一个字就睡着了,是他帮她保存的?

算他有人性。

不过她不会因为这个,就原谅他刚才轻薄她的行为。

不敢看他一眼,也不敢说一句话,叶悠悠逃出房间,迎面撞上了李叔,“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昨晚……”

“叶小姐,早上好。”李叔一脸欣慰的笑容。

叶悠悠忽然就无语了。回房换了一套衣服下楼,去吃早餐。

她肚子很饿,不想因为某人饿坏自己的胃。

“今天的早餐没豆腐?”霍寒萧抬头问李叔,“某人昨晚说了,来敲我房间的门,就找块豆腐撞死。”

“噗。”叶悠悠差点喷出一口牛奶,小心眼,她都忘记了,他还记着。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霍寒萧继续懒声道:“有人昨晚不但来敲我的门,还在我床上睡了一晚,一直紧紧抱着我……”

“你能别胡说吗?我用你的笔记本写文件写到睡着,我们什么都没发生。”叶悠悠连忙澄清,可是李叔和佣人都是一脸不信的表情,她快尴尬死了。

尤其对面那人,看着报纸,嘴角还一直勾着某种奇怪的弧度,她实在坐不下去,只能尿遁。

快到洗手间,听见几个女佣在议论。

“那个叶小姐是少爷的女朋友么?”

“不是吧,她那气质,一点也不像千金小姐。她不是说是实习生吗?”

“霍氏的实习生?难怪能勾搭上少爷。可少爷怎么会看上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我看她长得也就一般般吧,顶多年轻一点。”

“可能少爷喜欢她婊吧。都在少爷房间睡了一晚,还在那拼命澄清,假不假啊。”

“可不?偏偏少爷这个年纪的男人,还就喜欢她那种装清纯的,以为她真的很单纯。实际上嘛,单纯的人会想到拿工作做借口,半夜去敲少爷的门?”

“不过少爷也只是玩玩罢了,不可能娶那种女人。”

叶悠悠不是玻璃心,她和季少阳交往的时候,也经常有女生在背后议论她配不上季少阳,说她有手段。

这种话她听得很多,也就麻木了,不会生气,但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去公司的路上,她黑着一张小脸。

“以后别再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了。”

霍寒萧正在看文件,没有抬头,随口接话,“什么话?”

就是说我和你……”叶悠悠红着脸没说下去。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霍寒萧的语气淡淡的,丝毫没有觉得不妥。

视线,没有离开过文件。

“昨晚我明明没有和你……”

“昨晚没有,但是之前有。你是想让我说那晚你热情如火地扑倒我?男欢女爱,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是你自己心态有问题。”霍寒萧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

“你到处宣扬才有问题吧。”叶悠悠反驳道,没好气地哼声,“你过气了么?晚上不用‘上班’?”

霍寒萧抬头给了她一个戏谑的眼神,“怎么?想独占我?”

“我才不要。”叶悠悠嫌弃地说。

霍寒萧莞尔,“别忘了今晚的晚餐。”

叶悠悠本想回一句我才不要给你做饭,但为了能早点还清债务,她忍住了。没好气道:“知道了,我今天早点下班。”

难得这么乖。

霍寒萧合上文件,阳光里轮廓柔和了几分,“亲我一口,运气会好。”

“想得美。”

“我下午要出去,六点我让方助理在公司门口接你。”

“你让他把车停后门。”叶悠悠忙叮嘱。

“地下情么?我喜欢。”霍寒萧寻味地上扬嘴角。

“……”谁跟他有情?

叶悠悠来到公司,在开会之前做好了所有前期准备工作,可李莎一整天都不爽她的样子。从开会的时候,就一直用一种不爽的眼神打量她。

叶悠悠不断自我检讨,可是她似乎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

直到下午交报告,李莎忽然皱眉问道:“你身上这套是JR?”

“JR?”叶悠悠看了眼身上的工作装,摇摇头,“我不清楚。”

她好像听过这是一个很贵的牌子,但不了解,毕竟买不起。

“不清楚?那就是别人送你的?”李莎阴阳怪气地一笑,“我说你怎么进来的,原来也是个关系户。”

“我是自己应聘进来的。”

“得了吧,你一个A大的大四生,没有海外学历,也没有得过什么奖,凭什么被录用?”李莎看她身上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气质,心里认定她肯定是被公司某个管理层包了,鼻腔冷哼,“我最讨厌你这种女的。”

“你误会了,我……”

李莎不耐烦地摆手,“别解释了,是不是我心里有数。昨天技术员那么快赶来救场,我就觉得蹊跷。呵,原来如此。”

“我不管你是谁介绍进来的,总之不能让我满意,立刻滚蛋,明白没有?你可别想仗着有靠山就偷懒。”

叶悠悠沉默。她现在怎么解释,都会认为是在狡辩,只会更招讨厌。

只是说道:“我会做得更好,用实力证明自己。”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叶悠悠刚要打卡下班,李莎走过来,“这份文件你……”

没说完,手机响了,叶悠悠接起。

“是叶明宇的家属吗?这里是市第一医院,你弟弟受伤了,赶紧过来吧。”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叶悠悠丢下李莎冲入电梯,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医院。

急匆匆跑上五楼,走到门口先偷偷看了一眼。

只见叶明宇头上身上缠着纱布,一条打了石膏的腿被挂着,鼻青脸肿。

还好不是太严重……

叶悠悠放缓了脚步和呼吸,擦了擦额头的汗,冷着一张脸走进病房。

“你又和谁打架?抢别人的女朋友,还是又看不惯谁,主动挑事?”

叶明宇从小就是个小霸王,仗着会些功夫,经常惹是生非,被送进医院是家常便饭。距离她上一次来医院替他交费,才不过三个月。

“关你什么事?”叶明宇语气不善,“你赶紧去把医药费付了。”

这副理所应当的口吻,叫叶悠悠很不舒服,“我不是你的取款机,找你妈要去。”

“什么我妈我妈的,你不是我妈养大的?让你出点医药费怎么了?白眼狼!”

叶悠悠回了一个冷笑。她妈离开不到一年,他爸就娶了李慧,生了叶明宇和叶晓晓这一对儿女。李慧就是电视剧里那种恶毒后母。她不欠他们的,完全可以不理。

护士拿着费用单走进来,“你是叶明宇的家人?赶紧交住院费!”

“我不是他的家人,你联系他妈吧。”

“你们把医院当什么地方了?我没那么多功夫,不交钱,那就只能强制出院。”

“随便。”叶悠悠环抱双臂,后退了一步。

叶明宇气急败坏,“叶悠悠你……”

护士看她打定主意不交,叫来了保安,把叶明宇从床上拖了起来。

“放开!”

“叶悠悠你特么还是人么?”叶明宇急得破口大骂,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放开我!你们!”

叶明宇气得和保安动起手来,却被保安推倒,一头栽倒在叶悠悠脚边,趴在地上动弹不。只能用那双猩红的眼睛,仰头狠狠瞪着她。

这是他咎由自取,她不能继续纵容他,一次次给他收拾烂摊子,叶悠悠对自己强调。

可当叶明宇狼狈地趴在她脚边,用那种仇恨的眼神瞪着她,她的心还是被扯痛了一下,无法眼睁睁看着他被赶出医院。

只要他们身上还流着同样的血,她就没办法不管他死活。她最多只能给他一个教训。

叶悠悠闭了闭眼,认命地说:“费用我交。”

叶明宇松了口气,但还是死死瞪着她。

“再有下次,我不会管你。”

叶明宇气呼呼地。他才不信!

叶悠悠跟着护士去交钱,“请问住院费多少?”

“五千。”

“五千?怎么这么多?”

“他说要用最好的药,住好的病房。”

“我身上没这么多钱。”

“保安。”护士喊道。

“我会想办法交上的。”叶悠悠想到自己还有五千块奖学金没有拿到,便和护士商量,“我先交一千块押金,剩下的我明天补上可以么?”

“明天下午5点之前补不齐,我就真把他赶出医院了。”

叶悠悠打了个电话给学校财务室,没想到8点还没关门,她又急匆匆赶到学校,表明自己急需用钱,希望明天能拿到这笔钱。

财务却回复她道:“你的奖学金已经转给林蜜了。”

“林蜜?”叶悠悠大惊,“可她学习那么差,而且四年来一直是我拿奖学金,今年的奖金也定了是我,怎么会……”

说到一半,她耳边突然响起季少阳放下的狠话,“叶悠悠,我会让你后悔!”

叶悠悠脸一白。难道是他?季家在A大占很多股份,扣她的奖学金,只是季少阳一句话的事。

没想到他这么卑鄙!

叶悠悠生气地走出教务室,季少阳正在走廊上等她。

她上前怒声质问:“奖学金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季少阳正在抽烟,充满报复性地冷冷一笑,往她脸上吐了个烟圈,“是又怎么样?”

“咳咳咳……”叶悠悠被烟味熏得咳嗽,他以前不抽烟的。

叶悠悠生气地用力推了季少阳一把,“你竟然做出这么卑鄙的事!”

“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有脸说我?”季少阳反唇相讥。

“季少阳你搞清楚,劈腿的人是你。”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拒绝我?要是你跟肯跟我睡,我绝对不会禁不住诱或。”季少阳振振有词,把责任全推到她身上,讥讽地笑起来,“我说呢,一直不肯让我睡,是怕我发现你不是处吧?”

“叶悠悠,你可真能演啊,亏我把你当清纯圣女捧着,死心塌地等了你四年,结果你早就劈腿了,现在还跟我舅舅搞上了,你不要脸!”

“你舅舅?”叶悠悠大吃了一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

怎么可能!

他不是头牌鸭鸭吗???

分享给小伙伴们:
厨房胯下挺进岳——官路风流全文未删减: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厨房胯下挺进岳——官路风流全文未删减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