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馋女生身子是馋哪里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

作者:男生馋女生身子是馋哪里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这位医生满脸黑线。 给母猪接生是什么鬼! 却又看到他一脸着急,想要进去,大声呵斥道:胡闹,这是人,不是牲口。 叶凡没再理会他,掀开挡布,迈进去,看到七八个医护人员围着

“……”这位医生满脸黑线。

给母猪接生是什么鬼!

却又看到他一脸着急,想要进去,大声呵斥道:“胡闹,这是人,不是牲口。”

叶凡没再理会他,掀开挡布,迈进去,看到七八个医护人员围着孕妇,一位老医生正在接生。

孕妇已经昏死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大量的血液流出。

所有人都很着急,却又没有办法的样子,其中一人正在想办法把孕妇弄醒,可未见成效。

“我来!”

叶凡上前,取出三枚银针,准备下针。

“你是谁?”

一位女孩子看到他的银针,警惕的看着他,充满不信任。

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叶凡扫视众人,说道:

“你们不是没辙了吗?我有办法保住两人。”

“胡闹!”老医生顿时怒斥,说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孕妇胎位不正,掰不过来,骨盆偏小,根本无法顺产,这里的条件不允许剖腹产,你是要害死两人吗?”

叶凡白了他一眼,说道:

“想必你就是董建国吧?你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勿以己之心度人,我们不是一个水平上的。”

“你……”董建国愤怒的瞪着他。

他在金陵可是被人敬重的大医生,名望更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在全国也是有一定威望的。

就算是市长见到自己都得给三分薄面,这年轻人却这般正面怼他。

旁边的医护人员都看不下去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董老的医术造诣不容置疑,董老说了,保不住就是保不住,你偏要装逼,小心搭上自己的性命。”

“没错,董老是我金陵西医圣手,他的话就是最精准的判书,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质疑董老。”

“滚出去,别在这碍手碍脚。”

一位男医生想要将他推出去,却发现他稳如泰山,丝毫未动,不由得皱眉,有些诧异。

叶凡马上给孕妇号脉,观看了一下孕妇的骨盆,看向孕妇的丈夫,说道:

“她是不是以前臀部受过伤,导致骨盆的骨骼稍微错位,而且她属于不易孕体,长期吃药,她的家族中女子都是个子娇小。”

这话说得其他医生一脸懵。

孕妇丈夫却惊愕的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道:

“你……你怎么知道?她摔过臀部,不过已经治好了,我妻子因为家族遗传原因,不容易怀孕,我们长期服药好不容易才有个孩子,不然也不会到这个年龄才要孩子。”

其他人震惊了。

包括董建国也难以置信,嘴巴微张。

仅仅号脉就能知道这么多?

莫非他真是高人?

叶凡并未理会其他人,说道:

“他们的医术水平救不了你的老婆和孩子,但我可以,你若是相信我,把人交给我。”

孕妇丈夫犹豫了一会儿,看着还在昏迷的妻子,说道:

“我信你!”

叶凡马上施针。

体内一股气流游走,整个人变得严肃起来,银针精准无误的扎进穴位中,手法玄妙。

“啊……”

孕妇苏醒了。

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医护人员一下子惊愕了。

刚刚他们可是很辛苦,都没能把孕妇弄醒,这人仅靠两个银针就能让孕妇醒来。

“我要剖腹产,来个人帮我。”

“我来,我是妇产科的。”一位中年妇女走过来。

以银针为刀,一层层的切开孕妇的小腹,每切开一层都要在孕妇的身体穴位上施针。

每一根银针之间都存在相互联系,气流护住孕妇的神经元,整个人的气质仿佛出现了质的变化。

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把银针当手术刀……闻所未闻!”

董建国诧异、疑惑,他虽是西医,但也经常和中医老前辈有交流,只是感觉到这套针法很玄妙,却看不出来。

若是资深中医在这儿,应该能看懂。

“哇……”

一声婴啼!

婴儿被取出来,浑身是血。

叶凡看向妇产科医生,说道:

“小的交给你,我护住大的,能不能做到?”

中年妇女点头,说道:“能!”

叶凡取出三根银针在手心,双手握住,无形中仿佛感觉到一股气压在周围泛起,十秒钟后。

嗖……

三枚银针快速下去。

“这……这难道是阴阳九针……”

董建国惊呼,难以置信。

旁边一位中年医生问道:“董老,你懂中医?”

董建国说道:“贺老给我说过一些古针法,其中就有失传世间的阴阳九针,我看他这手法很像,不过贺老说过,这种古针法施针起来十分复杂,即使是针法摆在他的面前,他都做不到,这年轻人……”

旁边的人纷纷震惊。

不可思议的看着年轻人,不再有之前的鄙夷。

“小医生,没办法缝合,没条件。”妇科医生有些无奈。

叶凡问道:“乘务员,马上问一下车上谁有针线。”

妇科医生说道:“那种线达不到医学标准……”

叶凡说道:“我给二大爷家的母猪用的线更粗糙,听我的,赶紧。”

“……”

众人满脸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乘务员马上去办。

没一会儿,取来针线。

消毒,叶凡亲自缝合,手法娴熟,很快弄好。

“我要孩子……”产妇脸色苍白,眼角泪花慢慢流下。

叶凡示意把婴儿抱过去说道:

“留个联系方式,等会儿到了金陵,找个医院安顿下来,这些线,得我来拆。”

扑通!

产妇丈夫跪下了,充满感激,说道:

“医生,谢谢你,谢谢,要不是你,我老婆和孩子……,无以回报,这是一点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

叶凡看着他递过来的卡,问道:“多少钱?”

“这里有五十万,我知道我老婆孩子是无价的,但我身上只带这么多,您说个数,等会儿下车了,我给您补上。”

叶凡摆了摆手,很随意的说道:

“我给我二大爷的母猪接生就收两百块,你给我两百块就行。”

“两百……”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人,你不能按照母猪的价格来啊。

敢情你是把产妇当成母猪来接生了。

叶凡伸手,说道:“你给不给?没有我,你老婆孩子都活不了。”

“给,给,给……”产妇丈夫急忙掏出钱包,拿出两百块,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

“医生,您就要两百块,是不是少了……这是我的名片,咱们加个微信,日后在金陵市,医生有什么困难,找我,我竭尽全力帮您解决。”

叶凡接过钱和名片,很随意的问道:

“你很厉害?什么事都能解决?”

男子说道:“虽然不能保证解决所有事,但一般的事情是没问题的。”

“切!”叶凡翻了翻白眼,和他加了个微信,说道:

“她的线只能我拆,别忘了。”

说完,转身走出去了。

董建国这才惊醒过来,急忙追出去,道:

“小医生,等一等!”

叶凡回头看了一眼,一脸嫌弃,继续往前走,说道:

“我对老头没兴趣,对庸医更没兴趣,别跟着我。”

“小医生,我有孙女……”董建国脱口而出,赶紧舔着个脸跟上去。

叶凡径直走回自己的座位,董建国紧紧相随,弄得余嘉芸看得一脸懵,掀开挡布,看到母子平安。也转身跟向叶凡。

回到座位上,看到董建国陪着笑脸巴结叶凡。

“小医生,你刚才用的是古针法阴阳九针吗?我听金陵神医贺老说过,那可是失传已久的古针法,不知你师从何人!”

“小医生,我在金陵第一医院当副院长,不知你在哪里高就?我想去拜访拜访……”

叶凡有些不耐烦的对着他翻白眼,说道:

“老头,我说了,对你不感兴趣,你还是让你孙女来跟我沟通吧,等会儿,你孙女漂亮吗?”

指着旁边的余嘉芸,问道:“有她漂亮吗?要是没有就免谈了,她是我的最低标准,我可不想被二牛笑话。”

董建国这才注意到余嘉芸,有些诧异,说道:

“我孙女被称为金陵三朵金花之一,样貌绝对不差。余小姐,你们认识??”

余嘉芸说道:“刚认识,董老,你可是我们金陵市数一数二的西医,刚才的接生真是他完成的?”

董建国如同小鸡啄米般猛的点头,说道:

“那可不……没想到小医生竟拥有如此逆天医术,乃是我辈楷模啊。小医生,既然你什么都不愿意说,我有一事相求。”

叶凡懒洋洋的说道:“说完赶紧走,别打扰我跟余小姐培养感情。”

“……”

两人满脸黑线。

余嘉芸白了他一眼,什么叫跟我哦培养感情,我们就是刚认识的陌生人好吗?

不过她还是很诧异的,能让董建国这般低下头来巴结,这小子究竟有多么逆天的医术啊。

董建国有些憋屈,在医学界,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有一定名望的人,连市长都得礼让三分,这人却完全不在乎这种世俗威望。

但他有事相求,不得不低头,说道:

“我孙女有点毛病,不知道小医生能不能帮我看看。”

叶凡看着他,斜着眼,说道:

“你自己不是很厉害的医生吗?你来找我帮你孙女看病?你承认自己是庸医了?”

董建国无奈,苦笑,说道:

“我女儿的病……或者不能称之为病,西医治不了,我也请了很多中医,但依旧于事无补,我看你医术这般神奇,说不定有用。”

叶凡眉头一皱。

余嘉芸对这老头还挺恭敬的,说明在医学界的地位应该不低,今日在火车上医疗条件有限,不然他已经可以完成接生工作。

能干到一个医院的院长级别,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连他都束手无策,应该是很棘手。

若不棘手,他还没兴趣呢。

“这样啊,看你心诚,你孙女又是什么金花,我就勉为其难的去看看吧。”叶凡表现得很勉强,说道:

“不过我还有事情要办,等我忙完了再去,不急吧?”

“不急,不急!”董建国急忙拿出自己的名片,打开微信二维码,意示加个好友,说道:

“我在金陵还是有点能力的,若是小医生有需要,招呼一声,我能帮的一定帮,你别忘了我孙女的事。”

他的孙女情况很特殊,中西医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变本加厉,和其他权威医生、专家商谈过。

或许中医有用,只是目前没有遇到有用的中医。

眼前年轻人的中医之术如此了得,说不定有用。

叶凡接过名片,和他加了微信,把他打发走了。

余嘉芸有些怪异的看着他,有种不怀好意的眼神。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余嘉芸依旧怪异的盯着他,说道:

“你知道董老的孙女是什么病吗?就答应人家。”

叶凡大手一挥,自信的说道:

“在我鬼手天医面前,没有什么病是治不好的,药到病除,枯木蓬春、起死回生,枯骨更肉……”

“行了,行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余嘉芸受不了打断他了,连连翻白眼,一点都不靠谱的样子,真怀疑刚刚真的是他救了孕妇的吗?

叶凡嘿嘿笑了笑,说道:

“小芸……”

“停!”余嘉芸立刻打断他,瞪着他,说道:

“我们有那么熟吗?你就叫我小芸。”

“迟早的事。”叶凡嘿嘿直笑,看着她精致细嫩的脸颊,说道:

“你不是认识我未婚妻吗?你有她照片吗?有没有长残啊?给我看看呗。”

“没有。”余嘉芸一口回绝。

叶凡一直缠着她要照片,她就是不给,像是打情骂俏,惹得对面的胖子一顿羡慕。

这个世界痞坏痞坏的男人这么受美女喜爱吗?

老实好男人就该孤独终老吗?

终于到站,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冲进来,很快带着产妇离开。

叶凡和余嘉芸走出车站。

一辆红色奔驰边上站着一个短发美女,修长的大白腿,细腻光滑,和余嘉芸不相上下,朝着他们招手。

“走,人在那边!”

两人走过去。

“芸姐,这……不会是你男朋友吧?”美女上下打量叶凡,眼里毫不掩饰的嫌弃之意。

余嘉芸看了他一眼,也很嫌弃,整一个就是农民工进城打工的样子,和楚明心绝对是两个世界的人。

若不是早前听闻表姐有一桩婚姻在身,又看到他手里的婚姻契书,打死她都不愿意相信这人是表姐的未婚夫。

“别误会,我跟他刚认识而已。”

马上撇清关系。

打开车门,催促道:“赶紧进去。”

叶凡打算钻进去,砰,车门被旁边的美女关上,诧异的看着他,说道:

“芸姐,你什么意思?让他上我的车?一身脏兮兮的,会弄脏我的车,不过呢,要是你承认他是你男朋友,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他上,大不了我一会去洗车。”

余嘉芸拉着她,说道:“他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先把他带回你家,我给你出洗车钱,快点啦。”

美女上下打量叶凡,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说道:

“喂,你叫什么名字?”

叶凡挺直腰板,充满自信,说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鬼手天医叶凡是也。”

“啥?鬼手天医?这啥外号啊。”美女满脸不屑,说道:

“我看你嘛,叫二狗比较合适,农村不是流行贱名好养活吗?你就叫二狗吧。”

“噗……”余嘉芸忍不住笑了,心里想道:他可是你的未来姐夫,你居然喊他二狗。

叶凡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村已经有叫二狗的了,确实好养,人高马大的。我感觉鬼手天医比较适合我。美女,你叫什么名啊?”

美女拍拍胸脯,抬头,鼻孔朝天,大声说道:

“本大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人称超级无敌漂亮的楚明月是也”

分享给小伙伴们:
男生馋女生身子是馋哪里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男生馋女生身子是馋哪里 男人睡到半夜突然要女人抱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