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姨母的诱惑

作者: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姨母的诱惑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林辰的力气还是很大的,这一拳直接把牛大打趴在了地上。 谁?牛大火了,马上爬起来要反击,一看是林辰,秒怂了:原来是林医生啊,呵呵。 你是想我把你送进去是吗?林辰凶狠道

林辰的力气还是很大的,这一拳直接把牛大打趴在了地上。

“谁?”牛大火了,马上爬起来要反击,一看是林辰,秒怂了:“原来是林医生啊,呵呵。”

“你是想我把你送进去是吗?”林辰凶狠道。

“不不不,误会,误会,人家是寡妇,她自愿的。”牛大急忙解释道。

“我没有自愿。”柳寡妇马上跟上了一句。

“听见没?”林辰回敬道。

“行,行,我改天来。”牛大呵呵笑着,那样子就是个无赖。

被这种无赖老光棍缠着,还真是一件很烦人的事。

柳寡妇的女儿小美这个时候吓得窝到了妈妈地怀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没有下次了,你要死了。”

“啥?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小心叔叔打你。”牛大说着举起了手,要打小孩子的架势。

“我没胡说,你要死了。”女儿小美一直盯着牛大的位置看,但似乎她又不是在看牛大,那眼神似乎是穿过了牛大的身体看着他的身后。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牛大被诅咒死,真有点火了。

“宝宝,别乱说话。”柳寡妇也是马上跟上了一句。

小美这才不说话了。

牛大狠狠瞪了一眼,才走了。

林辰转过头来,看了柳寡妇一眼,发现她的衣服被撕开,那白白的,大大的,风景独好,靠,这村里的妇女身材真的各个都是极品啊。

柳寡妇见林辰看自己的身体,脸一下子红了,急忙把衣服拉了起来,遮掩住了,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宝宝,你干嘛说牛大叔叔快死了?”林辰只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无心随口问的。

可是孩子小美的话把林辰和柳寡妇的魂都吓没了。

“因为叔叔的背上趴着一个女人。”小美很严肃地回答。

听了这话,林辰和柳寡妇对视了一眼,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孩子乱开玩笑的,快进屋睡觉去。”柳寡妇急忙让女儿回房睡觉,以免被林辰误会成神经病。

等小美进屋了,柳寡妇才感谢道:“刚才谢谢你,不然的话,我只怕。。。”

柳寡妇不好意思说下去,只是偷看了林辰一眼,结果林辰也正好看过去,两个人四目对视了一眼,吓得柳寡妇急忙把眼神缩了回去。

“举手之劳,那牛大不是东西,我来还钱的,这是500元,还有这鸭,也是感谢你借杜阿姨钱的。”林辰把鸭放了下来,把钱递了过去。

“杜小颜姐姐挺有福气的。”柳寡妇嘀咕了一句。

“啥?”林辰也没听清楚。

“没,没。”柳寡妇急忙说道。

其实柳寡妇想表达的是,同样都是寡妇,为什么村委就安排林医生住杜姐姐家呢,也可以住她家啊,才说杜姐姐有福气。

两个人坐在那里,柳寡妇倒是给倒了杯水,气氛有点尴尬。

“柳嫂,你没来检查身体吗?免费的,可以来检查一下,李蓉琪安排的,她没跟你说吗?”林辰找了个话题问,脑子里还想着柳寡妇的两坨大白肉呢。

“说了,我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柳寡妇还挺害羞地。

“哦。这样啊,也没事,你要有什么不舒服再找我也行。”林辰回答,破天荒的,林辰竟然没有主动調戏这柳寡妇,两个人气氛很尴尬地呆了一会儿,林辰才找个理由回去。

“下次来我家吃饭吧?算谢你今晚帮我。”柳寡妇含情脉脉地看着林辰。

林辰虽然也有点痞子气,但比起村里的牛大牛二这种老光棍还是好太多了,而且林辰身高高大,五官立体,虽然城里人觉得少了点文气,但农村女人就喜欢这种有劲儿的接地气的男人。

“好啊,柳嫂也注意安全,最近村里不太平,有变態魔,把门关紧一点。”林辰关心道。

“说起这事,那晚我还真看见个人在那一带溜达。”柳寡妇想起来一个嫌疑人来。

林辰马上来了兴趣,说道:“谁?”

“陈信。”柳寡妇说道。

林辰皱了一下眉头,感觉陈信真不像啊,但那晚在案发现场出现过,他没说?

林辰走后,柳寡妇看了看漆黑的外面,急忙把门给关了锁了。

此时,在另一侧漆黑中,一双眼睛正盯着这边看着,有点让人不寒而粟。

次日。

林辰和若汐一起去找了陈信,不是冲案子去的,而是去借粮的。

“制酒需要大米,我听杜阿姨说信哥家里粮食很充足,想买一点。”林辰回答。

这个陈信父母都建在,特别的勤劳,人也是极好,是村里的楷模啊,勤劳致富,经常帮村里人。

“林医生,若汐姐,别说买,借都行。”陈信人很好,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这时,林辰多观察了一眼,发现陈信的身高170,体重倒是有140左右。

林辰低头看了一眼,陈信穿的是解放鞋,但是在家的角落里,林辰发现了一双布鞋。

这让林辰突然紧张了起来,陈信的一切行为特征都符合自己对凶手的侧面描写,加上柳寡妇的证词,林辰心里突然疙瘩了一下。

“不会不会。”林辰在心里又马上否定了,但破案显然不能感情用事。

“信哥,要不你带若汐去粮仓看看。”林辰故意说道。

“行,走,在楼上呢。”陈信说道。

等陈信一走,林辰马上过去拿起布鞋看了看,这是一双回力布鞋,纹路很像,但不肯定。

“不会这么巧吧?信哥可是出了名的好人。”林辰把鞋子放了回去,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借到了粮,其他原料和酒曲都一一采集好,就开始酿酒。

这次酿酒和上次一样,只是原料和酒曲在比例上做了调整,当然做调整的只是两个样品,量很少,同时这次加一个不同味道的样本,番薯作为酒曲的样本,这是甜酒的样本。

等酒做完,等着发酵的时间,林辰把大家召集了起来,说道:“阿姨,若汐,若男,开始杀鸭子吧,直接卖鸭子太便宜了,我从傻狗蛋那得的灵感,他们不是卖酱板鸭吗?我们何尝不试试酱酒鸭。”

“酱酒鸭?”三人异口同声道。

“对。”

“林辰,这是什么破玩意啊,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做法,能吃吗?别糟蹋了几十支只鸭子,到时候不伦不类的,没人要,可白白亏死了。”杨若男从来不喊哥,说话很直接。

“这是第一步,当然要保证好吃,凡事都要尝试,酱板鸭已经有市场了,任何东西都要有创新和噱头,这酒味道好,我觉得这酱酒鸭可以一试。关键是第二步,嘿嘿。”林辰卖了个关子。

第二步是什么?”杨若兮问。

“我们要把整个制作过程精美的录制下来,剪辑下来,我最近都在攻坚视频剪辑,我要把若汐姐培养成大网红,以后这带货就靠若汐姐了。”林辰为这事那是费了不少的口舌,这短视频是未来可见时间内的风口,必须抓住,以后的未来那是流量为王,而流量变现的核心就是内容。

在这种山区里,线下渠道那是变现最困难的渠道,网络的便利是必须利用的。

“我听林辰的,你说我做,毕竟他是高材生,全日制本科,如果我们不相信他的判断,那该相信谁呢?”杨若汐很支持林辰的计划。

其实杨若汐也想搞这些,但是没人带她入行啊。

饭后,林辰才想起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今晚有个约会。

即不是和大美人李蓉琪,也不是和花语歆那个美妮子,而是本村的第一美婦唐芳芳。

这个唐芳芳老公不行,找林辰帮忙生娃,这种事太狗血,但农村很常见。

杜阿姨还特别吩咐,说唐芳芳很温柔很传统,千万不要硬来,要先彼此了解了解。

林辰当时就尴尬了,这种事还要谈情说爱,还不搞出问题来啊?

但任务都接了,那必须上啊。

唐芳芳今晚穿了一身休闲装,一直低着头,都不敢看林辰。

“要不我们去芦苇地走走?”林辰想着,搞这种事,还得去芦苇地。

“啊?不行,我们就简单去河边走走吧,我。。。”唐芳芳很不好意思。

“那行吧。”林辰只能正经一点了。

沿着河边走,林辰打量这个唐芳芳,确实美到令人发指,是那种类似R本家庭主妇的那种温柔奴性的美,很内敛很温柔,说话都很细。

会约下来,林辰连个手都没碰到,更别说完成任务了。

“芳芳姐,你这样,我很难帮你啊。”林辰如实说道。

“对不起,是我不好,但是我真的一时接受不了这种事,给我点时间好吗?我是很传统的女人。”唐芳芳很温柔地说道。

这个唐芳芳给林辰的感觉就是水做的女人。

“那好吧。”林辰回答。

这一晚,啥事都没做,纯洁得要死。

把唐芳芳送回了家,出来时,遇到一个村妇。

“林医生,正找你呢,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看看?”那村妇回答。

这个村妇林辰认识,是上屋的陈玉明婶婶,年纪有五十了,她老公都要六十了,家里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可以说家庭人丁兴旺。

“明天吧,今天有点迟了。”林辰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

“明天我没时间。”陈婶婶回答。

林辰见自己的诊所就在右下方,就说道:“那去办公室吧。”

从后院的小路下去就是老屋子的后面。

老屋子后面是没有院子的,和山墙一条两米宽的缝隙,完全背阳。

村委这个时候也没人,所以整个老屋子一片阴森森的,又静得可怕。

“陈婶,你怎么不走了,看什么呢?”林辰见跟在后面的陈婶婶突然不走了,一直拿手电筒照着上面黑漆漆的二楼。

“张村長也真是的,怎么把你安排在这里?”陈婶婶似乎知道些什么。

“安排这有什么问题吗?”林辰问。

陈婶婶欲言又止,但明显感觉得出来,她有些害怕这里,勉强说道:“没没。”

到了二楼,那条深邃的走廊,两边都是房间,构造就很特别。

陈玉明一直不敢看两边的房间,快步走,直到进了诊所办公室,开了灯,她才松了口气。

“这又不是阴曹地府,婶婶好像很荒啊?”林辰开玩笑道。

陈玉明尴尬一笑。

“婶婶哪里不舒服啊?”林辰倒了杯水给自己。

“我那血越流越少了,这次几乎快没了。”陈玉明回答。

我擦,林辰差点把水给喷出来。

怎么这村妇找自己都是看婦科呢?

“这很正常,婶婶这年纪快到绝经期了。”林辰回答。

“胡说八道。”陈婶婶却一口给否决了:“婶婶还女人得很呢?你看婶婶身上的皮肤,都很白很嫩呢。”

陈玉明说着就把裤子捞了上来,本来就是穿着那种宽松的夏天很薄很薄的大肥裤,这一捞啊,直接就捞到了大腿。

我去!

这婶婶大腿的皮肤还真白皙嫩滑的。

“是吧?要不要给看看身?”陈婶婶说着还准备捞衣服。

“那个不用不用。”林辰急忙制止道。

这看病林辰还是很有原则的。

“我身上也是这样?怎么可能是步入老年?再说那颗红杏王和我家最近,那气味我天天闻。林医生应该知道这事吧。”陈玉明解释着。

“那只有一种可能。”林辰分析了一下,说道。

“哪种?”陈婶婶问。

“长期缺乏那事导致内分泌紊乱或早衰。”林辰下了结论道。

“林医生还挺厉害,确实如此,但我也没有办法,我家那位都老头子了,早不行了。”陈玉明解释道。

“婶婶要是不想早衰的话,这事还得继续,频率还不能太低,同时我给婶婶开点调理身体的中药,现在治疗还来得及,能延缓好些年呢。”林辰是从专业角度分析的问题。

“可以,这药没问题,只是这运动我实在找不到人啊,而且我老公啊小雞肠子,看得我紧,都不许别的男人碰我,可是个醋坛子,把我看得紧紧的,林医生,你说我怎么办?”陈婶婶问。

“我也不知道啊。”林辰回答。

“那不行,你是医生,我到你这看病付钱的,你开了两个药方子,这第二个药方子,林医生也得负责治啊,可不能推给别人,反正婶婶不管,这方子开了,林医生得治,我啊,就找林医生治了。”陈婶婶这是认定林辰了。

“啊?婶婶,你的意思不会是?”林辰是听懂她的意思了。
 

“对啊,林医生得负责到底啊。”陈玉明婶婶说道。

“不是,我这不是外人吗,婶婶还是得找你老伴。”林辰解释道。

“他又不是医生,他又治不好我的病,您是医生,得包治啊,婶婶可不管啊。”陈玉明这是打定主意了。

林辰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林辰看了陈玉明一眼,这个婶婶虽然年纪五十,但真心这村里的女人身体真是很年轻,身体看着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哎呀,林医生你就帮帮忙吧。”陈玉明都求起来了。

“我怕叔叔他发现不好。”林辰说道。

“不会知道的,如果知道也是正常治病啊,治病还不给治啊?”陈玉明解释着。

林辰也是有些矛盾。

“你怎么还不好意思了?那就关灯治吧。”陈玉明站了起来去把门给锁了,把灯给关了,然后一起去了内屋。

当初张村長这个安排是真好,这内屋是大床,走廊侧还没有窗,唯一的门还是诊所办公室进来的,隐蔽。

这门再一关,就更隐蔽了,房中房。

“快给婶婶治病吧。”陈玉明有些着急:“林医生,这治一次得多久啊?”

“那要看婶婶的病情了,只怕一个小时下不来。”林辰说道。

没一会儿,两条泥鳅就在床上打滚儿了。

这顿治疗林辰可是以身作则,亲力亲为啊,没办法,这个特殊的村子,本村的男人都不行,只能林辰亲自上阵了。

半个小时后。

外面突然有人喊了起来:“老婆?老婆?在里面吗?”

一听是老公的声音,林辰和陈玉明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紧紧抱在一起,一动不敢动。

“灯也关的,好像也没人,不是说来看病吗?不是偷汉子去了吧?”外面的叔叔嘀咕着,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老伴现在在里面正在被林医生治疗呢。

“老婆?”叔叔又喊了一声。

林辰都紧张死了,这个叔叔不好惹,有点一根筋的。

叔叔见没人回应,这才离开了。

林辰看了看下面的婶婶,这才松了口气。

结果两个人继续又治疗了半个小时。

“改天再帮我婶婶治病,我家里那个老头子不找到我是不罢休的了。”陈婶婶穿了衣服也回去了,走时还不忘夸奖了一句:“年轻就是好棒。”

林辰一脸黑线。

林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大汗淋漓,休息着,这村医当得很过瘾。

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辰睡梦中听到有什么抽泣的声音,抽泣的声音很细。

林辰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片黑,看了看手机,发现手机莫名其妙没电了。

林辰没有在意,困得要死,刚躺下,他耳边又听见抽泣的声音,仿佛就是从隔壁的房间传过来的。

林辰疑惑不解,别说隔壁了,这整撞老屋都只有他一个人住啊,怎么半夜了还有女人哭?

林辰于是将耳朵木板墙壁上,想听一下。

结果哭声没了。

林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隔壁传来了一个悠悠的女人的声音:“你在听我哭吗?”

“啊!”林辰吓得一下子从床上掉了下来,脸色一下子苍白了,刚才那话分明就是对他讲的,隔壁房间有人?她怎么知道自己在听她?

林辰脑子一片空白,心跳加速。

“自己吓自己,不就是个女人吗。”林辰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带着隔壁怎么会有人的疑惑林辰起了身,准备去隔壁房间看看,不可能有人的。

林辰去找手电筒,发现手电筒也没电了。

林辰就摸黑出去,打开诊所的门,一片漆黑,一道阴风袭来,让人不寒而粟。

林辰看着这条深邃的木走廊,似乎看不到尽头。他走过去,脚踩在木板上,发出了咚咚的声音。

到了隔壁的房间,林辰尝试着推了一下门,发现门锁着。

这时,林辰发现木门上有一个洞。

林辰就想看看房间里有什么人,于是林辰将眼睛一点点的往门上的洞看过去。

这是林辰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个决定。

林辰的眼睛一点点凑过去,完全凑过去,眼睛完全贴在了门洞上,往里面看进去。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只看见了一片红色。

林辰愣了一下,把身子拉了回来,心里疑惑:红色的?是什么?

林辰又尝试着把眼睛贴过去看,这次看见的还是一片红色。

林辰又仔细看了看这片红色到底是什么,突然,那片红色眨了一下。

“啊!”林辰吓得连连后退,刚才那一眨,他突然明白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只流血的眼睛!!

你在看她,她也在门后面看你!!

林辰顿感毛骨悚然,想起自己刚才看见的东西,后知后觉的恐惧,席卷了林辰全身。

林辰吓坏了,急忙往回跑。

可是无论他怎么跑,走廊还是一片无尽的走廊。林辰明明记得自己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

林辰跑了好久,转头一看,还在这个房间的门口。

“我遇到鬼打墙了?”林辰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林辰有些荒了。

“别吓我!这怎么可能。”林辰虽然无神论者,但这个时候,也已经吓得要死了。

林辰在原地走廊跑了好久,还是没找到自己的房间,连下去的楼梯也没有找到。

“改天我得去拜拜了。”林辰现在是浑身冒冷汗。

就在停下来的这一刻,他感觉背后有人,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直袭而来。

林辰整个人都僵硬着。

林辰不敢回头看,他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

林辰低头看了一眼,血。

血从他的身后慢慢的渗透过来,朝他这边流过来,染红了他的白色鞋子。

林辰腿都发抖了,瞳孔急剧収缩,四肢冰冷,他不敢回头看,但他又必须回头看。

林辰一点点,一点点的扭过头来。

他都感觉自己这颗头不是自己的头,而是别人的头,像机械一样180度转了过去。

顺着血林辰抬头看过去。

看到背后的这一幕,林辰整个人都吓疯掉了,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

背后站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衣服和裤子都被撕开了,她的身躯被开膛了,从胸腔到小蝮,一个巨大的被切开的伤口,里面的内脏挂了下来,尤其是大肠完全塌在外面,鲜血正滴答滴答的滴在地板上。

这个女人的样子就像dota里的屠夫,血腥至极,残忍至极。

林辰吓得整个人都没了魂,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真实的恐惧。

“你不是喜欢看我吗?”女人突然抬起了头,裂开的嘴巴朝林辰说道。

分享给小伙伴们: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姨母的诱惑: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贺词致辞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姨母的诱惑转载请注明出处。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姨母的诱惑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