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美人与糙汉 棠酥

作者: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美人与糙汉 棠酥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爷爷看见爷爷真被这穷小子救醒,夏若冰感激涕零,猛地扑在爷爷的身上大哭。 夏老爷子缓过气来后,气色明显好转,原本苍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红润。 他一边安抚孙女,一边口探情

“爷爷……”看见爷爷真被这穷小子救醒,夏若冰感激涕零,猛地扑在爷爷的身上大哭。

夏老爷子缓过气来后,气色明显好转,原本苍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红润。

他一边安抚孙女,一边口探情况。

林晨起身,面带微笑,“我叫林晨……”

“小兄弟的医术,让我大开眼界,真是大隐隐于市啊!”九叔脸上震撼连连,停顿了片刻,他又道,“不知小兄弟能否收我为徒,让我把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医发扬光大,去救更多的人……”

听到九叔的话,旁边的几十个西装男子又是一阵唏嘘。

他们没有听错!

名流整个江城的九叔,要拜这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为师!

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代名医,威望尊贵,竟然自降身份甘愿屈身拜入一个不知出处的小子的门下。

这小子想来也是出门看过了黄历,真是捡了大漏了!

众人都有种对林晨血赚不赔的既视感。

收了这么一个名望雄厚的徒弟,那这籍籍无名的毛头小子往后岂不直登高楼?

九叔要称他为师傅,那这小子就是祖坟冒了青烟三生有幸!

然而,就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所有人都觉得林晨会毫不犹豫选择答应的时候。

林晨果断的拒绝了,“不好意思,没有师傅允许,我不能擅自收徒。”

话落,这又是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九叔拜你为师,那是抬举你,真当自己是根葱了?劝你别不识好歹!”领头男极其的看不惯这小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语气颇为恼怒。

林晨本想离开,结果却被团团围住。

“安彪!别为难这位小兄弟!”夏老爷子见状,忙开口支退领头西装男。

这个领头男就叫安彪,他是夏老爷子一手栽培的护卫,如今他竟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出言不逊,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夏老爷子何许人也,那可是德高望重,抬手就能让整个江城抖三抖的夏家家主!

夏家主向来有恩必报,他很看重眼前这个救了自己性命的小伙子,必然不可能让手下碰他一根汗毛!

听到命令,安彪是带人乖乖退到了一旁。

然而,这位急功近利的九叔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他走?他还觊觎着林晨的医术呢,刚才光是听到林晨的推辞,九叔心里就是怒火中烧。

他九叔在江城好歹算个人物,自己舔着脸拜师,这小子竟丝毫不给他面子!

可是碍于这么多人的面,九叔不好失了形象,只平淡的道,“林晨,今日目睹你的续命针法,真是让我钦佩,希望能够跟你交为朋友,有时间可以一起探讨中医方面的问题。”

九叔说着,就朝林晨递来了一张名片。

“这行。”林晨面带微笑,很识趣的收下了。

“只是……老头的病并没根治,我不过是施针把他强行唤醒了,七日之内如果不得到有效的治疗,恐怕随时可能……”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安彪又是横眉倒竖,口气不悦的道,“你不能走!只要把我们家老爷子治好,夏老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安彪话刚说完,就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抓住了林晨的肩膀。

林晨心里有些不爽了,自己还得去萧家抢亲呢,怎么可能答应他们的要求。

这个领头男子,自始至终就没给过林晨好脸色,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他这暴脾气是不是得改改了?

林晨斜视着他,眼神中充满了警告,低沉道,“放手!”

安彪心里莫名升起一丝忌惮,这眼神,足以杀人!

林晨手中的银针,不单能够治人,更能杀人于无形!

夏老见气氛又被这个毛毛躁躁的安彪给整沉重了,忙开口圆场,“林晨小兄弟既然有事,但走无妨,我回头一定在府上备足诊金,还望你能来给老头子看病。”

夏老说着,又使了一个眼神。

安彪违和的在林晨肩上拍了两下,当即老老实实的让开了道。

林晨轻笑一声,“来日一定登府拜访!”

丢下这句话,林晨潇洒的转身离去。

走了一阵,一栋镶着“萧氏药业”四个金字的大厦出现在面前。

林晨眼前一亮,他知道,这个萧氏药业正是他未婚妻萧清雅的企业。

今晚的吃住总算是有着落了。

他此次下山属于“净身出户”,师傅没给他一分钱,就连到江城的车费,也是林晨凭本事套来的。

师傅说的漂亮话,什么大城市里遍地是金,又充满诱惑,要他学会自力更生,抵制诱惑,自给自足……

念头还没转完,城里对林晨最大的诱惑就出现了。

萧氏药业的大厦门口,忽然停下一辆耀眼的豪华跑车。

里面走下一位风华绝代的靓丽女子,一袭柔美的瘦身短裙,乌黑的秀发自然垂肩,隐隐约约挡住了那一抹雪白,踩着足有七厘米高的水晶高跟,整体曲线分明,性感高挑。

再配上那张毫无瑕疵的绝美容颜,足以摄人心魄!

目测二十五上下,林晨咽了咽口水,眼睛已经发直。

对林晨来说,城里最大的诱惑,莫过于此,这根本就是他没法抵制的东西。

从小就生长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里面,你要说他没见过女人,还真是一点没错。

“你,你,你!看什么呢?!”

一声怒吼,彻底将林晨从幻境当中拉回了现实。

回过神来,林晨这才发现,自己正用极不礼貌的方式剽窃着眼前这位女士的美貌,他这一行为,赫然引起了公愤。

就连看门的保安,也都看不下去了。

一脸警惕,朝林晨逼近。

林晨尴尬一笑,对着立在一旁面露愠色的女子问道,“请问,你认识萧清雅吗?”

殊不知,她就是萧清雅!萧氏药业的总裁!刚从家里开车赶来公司。

萧清雅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狐疑的看着林晨。

她之所以停住脚步,就是因为察觉到了林晨眼神里的那一缕肆无忌惮的贪婪,这令她感到浑身不适。

现在又听见对方口中打探的人竟是自己,这不免让萧清雅感到疑惑,眼前之人究竟是谁?

“我就是……”萧清雅红唇轻启,淡淡的道,“你有事?”

林晨闻言差点倒吸一口凉气,她就是萧清雅?跟自己有过一纸婚约的未婚妻?自己此次要抢上山的对象?

师傅未免也太体贴了吧,竟然给他物色了一个这么极品的老婆?

看到那小子跟他们公司美女总裁说上了话,看门的保安迟疑片刻,顿时打消了要把林晨丢出去的念头。

“你好,我是林晨。”林晨一时激动,口不择言,“想不到,你就是我未来老婆?”

想也没想,他再次坚定开口,“我们有婚约的!”

萧清雅当即沉下了脸,收回视线,迈着高傲的步伐朝大厅走去。

已经证实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甚至还想贪自己便宜,萧清雅直接就选择了无视,以免这个流氓影响到自己心情。噗……呵呵”

待萧清雅走远,门口的保安终是没忍住,发出了猪一般的嘲笑声。

林晨恼火的撇了他一眼,随即朝大厅喊道,“萧清雅!我们是有婚约的!你必须嫁给我!”

见那道倩影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林晨急了,欲要跟上。

“喂喂喂,兄弟,我说你这……”

“谁跟你是兄弟?我可是你们总裁的未来丈夫!以后就是你们老板!态度给我放尊重点听到没?”门口保安刚开口,结果就被林晨打断。

林晨说着,人已经走进了大厅。

“哟哟哟,你还来劲了是不?”看门保安原本打算好好跟这小伙子聊聊人生,谁知碰上个戏精!

很显然,林晨的话,彻底把门口小保安给激怒了,“你可真能装,穿这b样,还总裁丈夫呢?”

“就你这样的,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又穷又喜欢耍流氓,我单手就能把你提起来丢出去你信不信?”

萧氏药业好歹也是江城排的上名次的大企业,底下保安的级别自然也低不了。只见小保安一身横肉,几乎撑破单薄的保安制服,手持电棍,颇有几分震慑力。

“赶紧滚出去!”见这小子硬闯,小保安上前就要阻拦。

然而,林晨可没闲工夫搭理他,只一脚把他撂在了地上,径自向电梯口冲去。

后头摔了个狗啃泥的小保安只觉脑子一片空白,有点傻眼,同时又迅速从地上爬起。

一楼的工作人员见状,纷纷哄笑不绝,他们这小保安,当过两年兵,品行恶劣,仗着他舅给他撑腰,经常骚扰公司的女同事。

在私底下,小保安的气焰可谓是嚣张无比,然而普通工作人员硬是拿他没有办法。今天好不容易看见他栽一跟头,大伙的心当然是更偏向林晨一头。

为了缓解尴尬,小保安拍拍裤头自语道,“好家伙,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有种别走,麻痹出来单挑!”

林晨没甩他,直接走进了电梯。

电梯内,萧清雅一脸错愕,抬眸望着冒冒失失冲进来的林晨,她不由警惕起来,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小保安还没来得及跟上,萧清雅也没来得及反应,电梯已经缓缓上升。

林晨忙从包里掏出一份残破的婚约书,递给了近在咫尺的美女,“萧清雅,这是你爷爷跟我师傅替我们订下的婚约……”

萧清雅看着那一纸婚约,她猛然想起爷爷曾说过的话,她小时候确实跟一个男孩定下过婚约。莫非,那个男孩就是眼前这人?

萧清雅突然放高了姿态,语气冰冷的道,“这都是我爷爷生前定下的,如今他已经去世,这门婚约,自然就不做数了。”

堂堂萧家千金,身价上亿,怎么可能嫁给这么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小子?

然而,她这句话,林晨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因为他突然发现,未婚妻萧清雅气色不佳,明显是阳气不足,身体伴有疼痛和眩晕感,严重随时可能晕倒。

医者仁心,林晨实在不忍继续看到未婚妻遭受这种折磨,连忙出手掐住了萧清雅的经络穴位,给她输送了一点阳气。

萧清雅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舒畅,但是由于受到惊吓,七公分的高跟落地没有踩稳,妖娆的娇躯失去平衡,不由往后倾斜……

林晨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扶住,然而他的用力却是稍微有些不当,直接把萧清雅轻盈的身子稳稳当当的搂入了自己怀中。

只觉眼前那两团格外刺眼的柔软狠狠在自己的胸膛上撞击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幽香扑鼻,这就是拥抱女人的滋味么,林晨浑然已经陶醉。

“啪!”一个耳光再次把林晨拉回了现实,萧清雅面色嗔怒,羞恼交加,“臭流氓!”

林晨登时傻眼,没想到自己这娇妻还是个辣妹,婚后是不是应该花些功夫好好调教调教?

说这个有点早了,当下是要尽快让她臣服才是!

林晨忽然一本正经的问道,“清雅,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已经有老公了!”萧清雅调整好情绪,冷眸里闪射出一丝厌恶,“说吧,要多少钱,解除婚约!”

萧清雅冷哼一声,这流氓竟要自己嫁给他,简直痴心妄想!

先不说家里不会同意,她嫁给这么个一穷二白的男人,将来肯定会沦为整个江城的笑柄!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答应了白家公子白一龙的求婚,两天后就是结婚庆典。

林晨心中泛苦,从小到大,他对钱就没什么概念,让他拿钱走人?

不干!

别忘了,他这次下山的目的就是将萧清雅抢回山上!

这时电梯传来一阵提示音,他们抵达了大厦的最高层。

足足三十一层的大厦,顶层就是集团总裁萧清雅办公的地方。

只是门刚打开,眼前就出现了十几个身着黑色保安制服的壮汉,人手一根电棍,虎视眈眈。

他们收到通知,说美女总裁被人绑架,这才匆匆召集人手,在此等候。

林晨察觉到危险的气息,一声轻笑,掏出了银针,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一一击中了这些保安的定穴。

这群保安还没来得及吱声,恐怖的一幕就发生了,他们全然像僵化了一样,一动不动定在了原地。

除了眼神里传出来的惶恐,活生生就是十几根穿着保安制服的木头架子!

萧清雅见状,也感到一丝不安,这时正好对上林晨成功施展技艺后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奸笑。

一向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竟一时乱了阵脚,“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

这根本就是只能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东西,萧清雅原本还觉得电视里面这些玩意十分厉害,但是在现实中看见,居然会是如此恐怖?

眼前的林晨,简直就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看出了萧清雅的那一丝畏惧,林晨收敛了些,“嘿嘿,老婆你放心,我不乱来……”

面对林晨的不怀好意,萧清雅顿时给自己壮了壮胆,狠狠白了他一眼,“我给你两百万,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萧清雅咬着兔牙,一副生怕对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一样。

她可是亲眼瞧见了林晨的能耐,而且这流氓还时不时对自己面露淫笑,万一他要对自己下手,那她岂不毫无反抗的能力?

到时悄无声息的也把她给定住,然后脱光她的衣服,扒掉她的内衣,毫无遮拦的对她上下其手……这肮脏不堪画面萧清雅真没敢继续往下想。

这可是她保存了整整二十五年的冰清玉洁的身体……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放心吧,在没得到你的认可之前,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看到萧清雅时刻保持警惕的样子,林晨心里有些酸涩。

发现自己这未婚妻是打心底的在抗拒他,现在看来,自己如果不做出一点改变,那他这门亲事只怕是抢不成了。

这可是师傅交代的任务,完不成的话,等待他的只有死路。

林晨脸上的坚定,不由让萧清雅微微怔了怔。

他真不会乱来?

他还要得到自己的认可?

白日做梦!

萧清雅淡漠的朝办公室走去,“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根本没可能!”

“瞧你这样,浑身上下不值一百块,你能拿出几个钱?”

“我想要的东西,你这辈子恐怕也买不起,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所以,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认可你?”

一席话,处处针对林晨要害。

林晨瞅了瞅身上的白色背心,又摸了摸自己一贫如洗的口袋,他现在好像确实没有能力满足未婚妻的要求。

“别急,只要你给我一些时间……”

“下辈子吧!”

“下辈子兴许我能成全你!”

林晨话没说完,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极具讽刺的话语。

语气傲慢无比,声声刺耳。

林晨一阵恼怒,回头冷冷的盯视着这位不速来客。

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穿纯白色西服,脚下是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

“白一龙,你怎么来了?”

对此人的到来,萧清雅好像十分惊讶。

这正是她两天后的结婚对象,白家少爷白一龙!

萧氏药业之所以能做这么大,这背后可少不了白家的功劳。与此同时,这栋大厦各个阶层都被白一龙安插了眼线。

得知自己的未婚妻竟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白一龙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

看到萧清雅质疑的表情,白一龙心里一阵窝火,暗骂她臭不要脸!

自打他第一眼看到萧清雅的美貌,白一龙就发过誓,一定要得到她的身子。

可这位白家大少使尽浑身解数,追了萧清雅整整两年,愣是没碰到她一个指头!

如今,他们眼看就要结婚了,心里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就要实现,白一龙当然不能容忍一丁点的差错。

林晨的出现,让他才意识到,这个在自己面前自视清高的女人,原来还有别的男人!

只是,这男人,未免也太掉价了吧?

分明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萧清雅怎会跟他有染?

“老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怎么还来公司?”白一龙脸上挤出一抹虚伪的笑容,直接上前在两人面前横插一脚,把林晨挡在了门外。

他若无旁人,一心想跟萧清雅暧昧。

只觉萧清雅神情开始紧张,身子不由向后倾斜。

“谁是你老婆?”林晨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只手握住了白一龙的肩膀,淡淡的道。

随着林晨手上力度的加大,白一龙感觉到一股难以承受的疼痛正在袭来。

他咬紧牙关,愤愤的转过身去,眼里充满了怒火,这个土鳖,竟敢对自己动手?

“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白一龙啊?我要想弄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劝你识相点赶紧滚蛋!”白一龙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然而,面对他的威胁,林晨根本没放在眼里。

只见林晨冷笑一声,指了指电梯口的方向,“你是想跟着他们一块罚站么?”

白一龙诧异的望了过去,不由一惊,这几个臭保安怎么还站在那?

刚才来的匆忙,他压根就没注意到这异常的景象。

细思极恐,这些人一动不能动,难不成都是这个土鳖干的?

“呵,你当本少爷是吓大的吗?”

“就你这穷货,也敢威胁我?”

白一龙突然暴怒,恶狠狠的盯着林晨。

萧清雅这时站了出来,一脸担忧,“林晨,你别乱来!”

这位可是白家的大少爷,别说是她,就连整个萧家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

林晨现在招惹他,无疑就是在自寻死路。

他们之前好歹也是订过婚约的,虽然未曾谋面,但萧清雅还是不希望看到他因为自己而节外生枝。

林晨却是丝毫不惧,淡然道,“白一龙是吧,我现在警告你,这个女人,你不能碰!”

“哈哈哈哈……”白一龙狂笑不已。

“你算个什么东西?”

“整个江城,就没我白一龙不能碰的女人……”

白一龙自得的说着,表情也变得愈发猖獗和欠揍。

林晨手中的银针突然飞了出去,利落的刺穿了白一龙的舌头。

舌尖这股撕裂的痛,让他顿时闭上了嘴。

不多时,殷红的血从白一龙的嘴角疯狂涌出,他连忙双手颤抖的捂住嘴巴,两颗眼球突瞪着林晨,“你、们都、给我等着……”

白一龙每说一个字,就伴随着一股剧烈的痛,话语也变得含糊不清。

这阵仗,已经把这位白家公子哥吓得腿脚瘫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林晨的视线。

此时萧清雅只觉得惊心动魄,正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

这下完了,林晨竟当着自己的面,在自己公司把白一龙给打伤了。

这事跟她脱不了关系,现在不仅是林晨,恐怕连同整个萧家都要跟着一起完蛋!

表面上她是白一龙的未婚妻,但是萧清雅心里非常清楚,白一龙之所以费尽心思的要娶她,无非就是想得到她的身子,两人之间根本没有感情。

冷静片刻,萧清雅面色惨白的哀求道,“林晨,你马上去给我道歉……”

“他们白家,你惹不起的!”

林晨一听,有些错愕。

要他道歉?绝无可能!

区区一个白家,又何足挂齿?

林晨并没把白一龙当回事,刚才他出言侮辱自己,他只是简单的教训了一下他罢了。

“清雅,你真要嫁给这样的人吗?”林晨皱着眉头,认真的问道。

“你根本不爱他!”

从刚才萧清雅的一举一动当中,林晨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现在看来,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一定是被迫才答应的白家的婚事。

只要替她解决了这个担忧,那还用愁自己拿不下这门亲事?

林晨心里盘算着,要尽快铲除掉这个白家才行……

分享给小伙伴们:
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美人与糙汉 棠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美人与糙汉 棠酥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