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别吸了上课呢求你了,门卫老李干了校花琦琦

作者:嗯啊别吸了上课呢求你了,门卫老李干了校花琦琦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林晨脸上的坚定,让夏若冰感觉到了一阵心安,但是随即又是慌乱的抓紧了林晨的手,不敢置信的道,你把赵括杀了? 林晨淡淡的点点头,嗯了一声,这种人,死有余辜! 夏若冰见状

林晨脸上的坚定,让夏若冰感觉到了一阵心安,但是随即又是慌乱的抓紧了林晨的手,不敢置信的道,“你把赵括杀了?”

林晨淡淡的点点头,“嗯”了一声,“这种人,死有余辜!”

夏若冰见状面露惊恐之色。

眼前这个相识不过数日的男子,竟为了她去杀人!

尽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可夏若冰还是打心底有一丝感动的。

她忽然觉得,林晨就是她心里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他!

得知这一切后,夏若冰的手不由抓得更紧了些,同时担忧的道,“他虽然可恶,但也不该死……”

林晨知道夏若冰的担忧,忙轻声安抚,“我跟赵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赵家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小雪,你还记得当年的林家血案吗?”

林晨忽然迫切的询问,这小雪正是当年爸妈对妹妹林雪的称谓。

既然现在已经了解到了一点真相,林晨自然是希望能够跟妹妹相认的。

但是夏若冰一听到这个名字,忽然就满脸痛苦,头疼欲裂,双手抱着脑袋,陷入了十分难熬的状态。

十六年前的林家血案,对妹妹林雪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夏若冰从小到大每回听到爷爷提及这些零碎的记忆,她就是露出这副痛苦的表情。

也并非她不想去回忆,而是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

唯一画面清晰的,就是那团将她周身包围的熊熊大火,其它的事情她一概记不起来。

后来夏老爷子把她从火海中救回,取名夏如冰。

眼看妹妹面色煎熬,林晨的脸也跟着阴沉下来。

他明白了,妹妹这是头部遭受了重创,遗留下来的病根。

妹妹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的真实身份,自然没办法跟哥哥相认。

林晨也没再强迫,只让她冷静下来。眼下是要把妹妹的病根治好,他们兄妹俩才能团聚!

但是关于记忆这一块,林晨的中医根本没有法子,只能看造化了。

时隔十六年,也不知道这记忆能否恢复如初。

林晨无能为力,只让妹妹镇定下来后,便把人带回了夏府。

距离孙女夏若冰被绑架已经时隔两个小时,夏老爷子这边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他不由面容忧愁,急不可耐。

当看到孙女被林晨安然无恙的带了回来,夏老爷子的眼里这才大放异彩。

“若冰,我的乖孙女,你没事吧?”

“这个赵家竟敢对我夏家的孙女动手!”

得知夏若冰并无大碍,只是遭受了些惊吓,夏老爷子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了下来。

可是刚确认了这事的始作俑者是赵家的人之后,夏老爷子立马勃然大怒。

“爷爷,若冰这不是没事了吗,您别气坏了身子!”夏若冰一阵心急,忙开口劝慰。

然夏老爷子却是不管不顾,沉着声,“若冰,你刚刚受了惊吓,先回房休息吧,我跟林神医有话要谈。”

看到爷爷面容严肃,夏若冰迟疑着应了下来。

待夏若冰离开,林晨这才再次开口,“夏老爷子,你放心,那个赵家的畜生已经被我除掉了!”

“从他口中我还得知,这事是白家的人指使他们干的!”

夏老爷子闻言一愣,但对林晨的话也是丝毫不容置疑。

可心中还是相当疑惑,“这白家的人,我夏家跟他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们为什么要对若冰下手?”

林晨这才将昨天商场上的事情讲了一遍。

夏老爷子听完,脸色愈发难看。

“夏老爷子,我正好有事相求,希望你能动用财力让白家破产。”

林晨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白一龙,不单抢走了他的未婚妻,指使人绑架他的妹妹,还屡次出言对他百般侮辱!

他要亲眼看着,白一龙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只见夏老沉思了一阵后,十分真诚的道,“林神医,你不仅救了我的命,你还救了我的孙女,你是我夏家的大恩人,不管你有什么要求,老头子我都会无条件答应你的。”

“更何况,你还是林家的后人……”

说到这,夏老爷子停顿了片刻,接着道,“你放心吧,敢打我孙女的注意,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放过这个白家的!”

“区区一个白家,他们的存亡,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夏老爷子声音沉冷,其心中的愤怒,似乎丝毫不亚于一旁的林晨。

解决完这事,林晨又提及了这个江城赵家。

这个江城第二大家族,势力庞大,也是坐拥近千亿资产。

夏老爷子看出了林晨脸上毫无掩饰的仇恨,忽然变得愁眉蹙额,“这个赵家根基深厚,对付起来是有一定的难度的,林晨,你切不可心急。”

“下周就将举行江城的名流盛典了,到时各大家族都会参加,赵洪天自然也会露面的……”

听夏老爷子说完,林晨仔细思索了一阵,也同意了这个想法。

名流盛典,是夏家老爷子一手创办的,能够参加盛典的,可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只要获得盛典的名额,自然也象征着自身高贵的身份地位。

所以不少家族挤破头也想着参加这个名流盛典。

一来可以增长见识,二来还能在盛典上广结人脉。不管是对个人,还是某个家族来说,都是对其有着深远的影响。

这个名流盛典,最让人羡慕的,还是台上那三把椅的位置。这第一把龙头老大的位置,自然是夏家老爷子专属,其二就是赵家的赵洪天了,只是这第三把椅子,一直都是空缺着的。

不少人传言,这第三把椅子的位置,一定是非江城第三大家族的张家莫属。

殊不知,这个空缺的位置,是夏老爷子给老林家留的。

如今得知林晨是林家的后人,夏老爷子自然是要腾出这第三把椅子。

“林晨,等盛典举行,我会向众人宣布,你就是名流盛典第三把椅子的真正主人!”夏老爷子突然情绪激昂的说道。

林晨有些不解,这第三把椅是何物?他对这玩意可提不起丝毫兴趣!

他现在要做的,只有复仇,其次就是成为萧家的女婿!

他要让全江城的人知道,林家没有绝后!

他要参加盛典,然后手刃仇人,他要向世人宣布,林家人已经回归,早晚要东山再起!在夏府吃了晚饭,林晨回到别墅时已经到了半夜。

明天就是未婚妻跟白一龙大婚的日子了,林晨必须到场,阻止他们!

简单的洗漱完,林晨便躺在了舒适的大床上面。

另一边白家大院。

白天赵家小公子命丧皇城酒吧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江城。

这个结果多少跟白一龙有关,这事万一泄露,赵家得知是他害死了赵家公子,肯定会迁怒白家,一想到这, 白一龙就没法淡定了。

而杀害赵家小公子赵括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那林晨,他竟然杀人了!

“爹,要不我们报警吧!”白一龙哆哆嗦嗦的跪在父亲白云堂的面前。

白云堂听到这事,眉头紧锁,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平时劣性子也就罢了,如今大婚在即,他竟然害死了江城赵家的小公子。

白云堂突然横眉怒目,阴沉的问道,“你说这个杀害赵括的凶手是那个跟萧清雅有过婚约的林晨,这事有证据吗?”

“没有……”

白一龙捏了把冷汗,连连摇头,得亏他不在场参与,要不然此刻怕是也没命在这跟自家老爹汇报情况了。

以这个林晨的手段,想要杀他那也只是抬抬手的事情。

白一龙现在最怕的就是明天的婚宴不能如常进行。

今天的事情如果泄露的话,那他们白家得罪的可不仅仅是一个林晨。

白云堂这白家家主,一世英名,眼看就要毁在自己的儿子手上!

白云堂怎能不气,“没有证据,这事就不要声张了。记住,这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赵家忽然死了一个小少爷,这个后果,可不是小小白家能够承担的起的。

白一龙听后,连连点头,“爸,你放心吧,这次我一定听您的。”

“我记得多次让你不要这么往萧家砸钱,现在突然冒出个林晨,我看你怎么收场!”

一提到自己儿子跟萧家千金的婚约,白云堂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白一龙为了讨好萧家夫妇,两年时间,可往萧家产业砸了一二十亿!

“爸,这你放心,明天婚约只要如常进行,等我跟萧清雅完婚,那她的萧氏药业还不迟早都是我们白家的!”

白云堂听后冷哼一声,但愿这门婚事不会搞砸!

“别忘了,那林晨可就是奔着你们的婚约来的!”

“罢了,明天记得多安排一些人手……”

白云堂表情凝重,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白一龙跟萧清雅的婚礼在江城的帝豪大酒店照常举行。

迎亲队伍整整排成一条长龙,场面浩大。

来喝喜酒的也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是跟白家有商业来往的老板,无一缺席。

白家包下了整个酒店,客人落座将近一千。

这排面,这逼格,无不让人惊羡。

尤其是路过的小情侣,面对如此盛大的婚礼,都不免要停滞拍照留个纪念。

“今天的新娘未免也太幸福了吧!”

“这就是豪门的婚礼么?”

“萧家跟白家结亲,这可真是攀上高枝了!”

酒店门口,新娘新郎同时入场。

今天萧清雅的美貌,堪比仙女下凡,惹得不少客人凝神观望。

婚纱落地,倾国容颜。

……

萧家萧正国和兰桂英夫妇跟随在新人身后,面对旁人的夸赞和议论,两位脸上纷纷露出了别样的光彩。

只要跟白家结了亲,往后他萧家也要成为真正的豪门了!

如今他们萧家,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

以后得势白家,萧家在江城的地位必定水涨船高!

为此二老都是满面红光!

兰桂英对着底下亲戚炫耀个没完没了,那些前来巴结萧家的人的表现,让兰桂英十分受用。

然而此刻没有人能发现,当真正要嫁给白家公子白一龙的时候,萧清雅脸上有如乌云密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就连脸上的笑容,也装的十分牵强。

“清雅,快跟我来跟各位叔叔伯伯认识认识,给各位叔伯敬酒!”

白一龙今天得偿拉上萧清雅纤细的小手,他显得格外振奋。

萧清雅也不推辞,跟在新郎身后服从命令式的端起了酒杯。

……

另一边,林晨穿上了新买的西服,从别墅出来后,直奔帝豪酒店。

今天就是未婚妻大喜的日子,可惜新郎竟不是他。

林晨心里有点酸涩。

不过还好吧,他已经跟夏老爷子商议过了,他一定会帮自己成功抢下这门婚约的。

有了夏老爷子的保证,林晨也安心了许多。

待会自己直接入场,抱起新娘就往外跑。

不对,还是见机行事吧。

帝豪大酒店。

双方的亲戚已经全部落座,婚宴上热闹非凡。

可就在主持人发布致辞的时候,林晨准时赶到了会场。

刚开始出现的时候,由于人多,他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毕竟他今日的穿着装束与在场各位显得相当的融洽。

林晨这张面孔,整个江城也没有几人能够认出。

可就在他打算深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萧家夫妇。

“我女儿结婚喜庆的日子,你来做什么?”

兰桂英眼尖,一下就瞅出了这个鬼鬼祟祟之人。

林晨的到来,让她感到颇多不适,甚至还有些厌烦!

本来十分喜庆,就因林晨的出现,让这位兰桂英女士变得万分震怒。

“伯母,我来找我未婚妻啊。”林晨面露微笑,一本正经的回道。

兰桂英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未婚妻?谁啊?”

“伯母,您可别拿我寻开心了,我未婚妻不就您闺女萧清雅吗?”

林晨直接点明了来意,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新娘萧清雅!他要抢婚!

不料兰桂英闻言,怒拍桌子站起了身来。

“今天是我女儿跟白家公子大婚的日子,我劝你识相点,赶紧滚出去!”

林晨呵呵一笑,不以为意,“伯母,这白家就要完了,清雅绝不可以嫁入白家!”

夏老爷子已经向他保证,今日必不惜一切代价要让白家财产清零!

可这话在兰桂英听来,无疑是满嘴狐言,她怎么能信一个刚下山的无权无势的穷小子的话?

“你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穿的人模狗样就觉得自己是个多大的人物了?”

“想要我女儿嫁给你?你做梦也不可能!”

“赶紧给我滚!”

兰桂英冲着林晨大吼,满眼都是对林晨的不屑。

今天女儿大喜的日子,居然碰上这么个倒霉玩意!

前几天晚上刚把他从家里轰出去,本以为他会就此作罢,然而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胆大包天闹到女儿的婚礼上来了!

萧家之主萧正国则还算违和,忙赶过来劝慰。

这边的动静,惹得全场起身观望。

这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位亲家母在婚礼上如此动怒?

台上这对新人也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边,当看清林晨的身影。

萧清雅略显惊愕,他怎么来了?他是为自己而来的吗?

让这位新娘想不通的是,她跟台下这个林晨只不过见了数面,至于让他这么大动干戈的前来闹婚吗?

可想到自己这公认的姣好容貌,萧清雅心中又生起一阵失落。

哼,又是一个见色起意无耻的好色之徒!

他也不是真心待她……

新娘陷入沉思的同时,一旁的新郎白一龙脸色也已经凝固,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一想到昨天赵家的事情,白一龙就心生忌惮。

他赶忙下台处理,生怕萧家惹急了这个杀人犯。

虽说白家早有防备,加派了人手,但白一龙还是不自信他们能够对付的了林晨。

这人只动动手指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恐怕再多的人也不能将其治服。

“岳父岳母,咱有话好好说。”白一龙低声下气的道,头也不敢抬起来,就怕对上林晨那双凄厉的眼睛。

“一龙,你来的正好,这人就是来闹事的,你赶紧叫人把他赶出去!”

兰桂英此时气势又更足了些,用手指着林晨愤愤的说道。

林晨这小子穷就算了,他还目中无人!

这给兰桂英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若不是她身上的顽疾被林晨治好了,恐现在又得当场昏厥过去。

然岳母的话,着实让白一龙为难,眼前身着黑色西装,面色平静的林晨,他还真是不敢轻易叫人把他轰走!

这万一要是惹急了林晨,今天这帝豪大酒店恐怕又将血流成河。

想到赵家皇城酒吧里的那股肃杀之气,白一龙心里就一阵忌惮,眼下是要尽快稳住林晨!

“林晨,之前的事是我不对,等我跟清雅完婚,我再补偿你,不管什么条件,我白一龙一定都满足你,你看行吗?”白一龙心有顾忌,忐忐的说道。

他以为自己低头,就能让林晨不跟他计较。

如今林晨这尊大神站在面前,压得他简直大气不敢喘。

赵家都敢得罪的人,区区白家在他眼里又能算得了什么?

看到白一龙的态度,旁人皆是一阵错愕,纷纷看向一旁的林晨,这人究竟什么来头,能让白家公子如此低声下气?

兰桂英此时也愣住了,不过数秒,她再次撕扯着嗓门,“一龙,这小子可是来抢你老婆的!”

兰桂英脸都绿了,大难临头,他就这态度么?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他白家公子的作风啊!

萧清雅也是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这林晨跟他可是素来水火不容,今天这态度怎么忽然转变的这么离奇?

这两人背后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萧清雅柳眉紧蹙,十分差异的站在一侧。

碍于面子,白一龙又忙将兰桂英拉到一旁,小心翼翼的道,“妈,你先别闹了行吗,今天是我跟清雅大婚的日子,我不想闹事,回头咱再好好收拾他!”

兰桂英听后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思,原来自己这个白家的女婿只是不想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与人闹僵,而并非忌惮林晨!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兰桂英冷哼一声,望着林晨的眼神里少了些许怨恨。

心道等女儿完婚,要你小子好看!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林晨一声冷笑,笑得白一龙不寒而栗,浑身都感到十分的不自然。

“白一龙,什么条件都可以是吗?”

白一龙闻言连连点头,以为林晨打算收手,心里不由暗嘲,山里来的终归是山里来的,没见过世面,这么轻易就给糊弄过去了!

然而让他没有料到的是,林晨面色突然一僵,十分坚决的道,“其他的我也看不上,你只需把清雅让给我就好了。”

白家财力现在只怕是已经成为一个空壳了吧,白一龙能给他兑换什么有价值的条件?

当下林晨的心里只有冷笑。

话聊到这就算是聊死了。

白一龙脸色一变,林晨还是冲着萧清雅来的,原本的那丁点算计忽然落了空。

他要的可是自己的未婚妻!

现在看来,只能是殊死一搏了。

白一龙突然朝门外的护卫挥了挥手,那身着保安制服的彪悍男子很快作出回应。

只眨眼的功夫,帝豪大酒店门外就停下数十辆黑色宾利,车上下来的打手瞬间把出口围得水泄不通。

分享给小伙伴们:
嗯啊别吸了上课呢求你了,门卫老李干了校花琦琦: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嗯啊别吸了上课呢求你了,门卫老李干了校花琦琦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