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疯狂伦交 大狼拘与少妇牲交

作者:大山里疯狂伦交 大狼拘与少妇牲交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安绘芸知道,江柯行是自家大小姐、谛诣集团现任掌舵人最宠爱的师弟。 刚刚也接到自家大小姐电话,要她竭尽一切所能,让江柯行满意。 还行。江柯行点点头,扫了陈蓉霜和梅荷凤

安绘芸知道,江柯行是自家大小姐、谛诣集团现任掌舵人最宠爱的师弟。

刚刚也接到自家大小姐电话,要她竭尽一切所能,让江柯行满意。

“还行。”江柯行点点头,扫了陈蓉霜和梅荷凤一眼。

地上血淋淋的九个大字,是安执事吩咐一声,七个人就必须自觉割手用血写就!

这样的安执事竟然还害怕江柯行不满意,那么这江柯行,到底是多么残暴啊!

一想到这里,陈蓉霜和梅荷凤就惊恐万分,身体机能紊乱,以致本该几天十几天后才来的大姨妈,现在就来了,染红了裤裆。

江柯行嫌弃地挥挥手:“你们拖走她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谢谢谢谢!”陈、梅两人连连鞠躬,不敢打一点折扣,真的把昏迷的黄杉楹,屁股挨着地拖走了。

可见她们对江柯行的恐惧之深。

“你到底是什么人?”方妙看着江柯行,觉得这个男人远超她的想象。

“是希望你如这花园一般,常年笑靥盛开,四季绽放光彩的人。”江柯行真心的。

惟有方妙大半时间都待在这四季花园中,才没有时间,坐在他身边,静等求医问命的人上门。

“啊!”方妙的嘴张得大大的,心里泛起春潮,“这是在跟我告白吗?是吧是吧?起码也是在表达喜欢我的意思吧?那我可得立即应下!”

一脸羞红,方妙声若蚊呐:“我,我会成为你希望的人的。”

江柯行耳力远超常人,尽管方妙的声音还没有苍蝇翅膀掉在地上的声音大,他仍然听清了每一个字音。

“真的?”

“真的。”虽自觉羞耻,但是方妙坚定地点了点头,等待着下一句话。

无论接下来江柯行是要她当他的老婆、正式的女朋友还是随时扔掉的情人,她都会答应。

江柯行为她的家、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已经不奢求天长地久,只在乎朝夕拥有了。

然而。

“那好,安执事,你陪方妙继续熟悉六座花山吧,我去摆摊了。”

江柯行走向莱肯芬尼尔,上车启动,飞速离去。

等到看不见江柯行车的影子,方妙才猛然明白过来,敢情江柯行是为了把她支开。

“你混蛋!”

……

飞往入海市的航班上。

空姐高钰涵巡视在乘客舱内。

来回几次,都看到一位青年男子装睡,手却放在一位靓丽女士短裙下的大腿上不断游移。

便写了一张纸条,递给了这位靓丽女生。

纸条内容如下:

尊敬的女士:左侧男士是否对您造成了不便?是否需要换座位?

靓丽女士赶忙站起,点点头道:“嗯。”

高钰涵便引领靓丽女士换座位而去。

青年男子睁开了眼睛,看着高钰涵摇曳生姿的黑丝长腿,眼神炙热。

……

正在摆摊的江柯行,听到天上的轰鸣声,抬头一看,心生感应,便掐指一算。

“上面,有一位我的婚约者。”

时至今日,包括方近儒在内,江柯行一共治疗了三位有缘人。

“虽然数量少,但质量高。”

既然都已经算到了,江柯行决定现在就去见第二位婚约者。

入海市机场出口。

即便在向来以姿色见长的诸多空姐中,高钰涵也是鹤立鸡群,格外引人瞩目。

江柯行也一眼注意到了她。

天生丽质,高挑的S形身材凹凸有致。

一双眼睛只是看着你就好似在如泣如诉,闪动着玉一般的光芒。

明明是制式的空姐装,穿在她身上,有一种大师手工剪裁般的韵味。

一双丝袜长腿,薄靓顺滑,恨不得眼球都贴上去。

“就是她了。”

江柯行迈步走向高钰涵。

拖着行李箱,高钰涵就看到一个男人直直朝她走来,发自嘴角的轻松微笑,立刻就变成了职业笑容,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高钰涵,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空姐了,刚才不就是机智地给一位女士化解危机了吗?现在的你可以的!”

认定江柯行是来朝自己搭讪的人,高钰涵脸色淡然。

“请问你是高钰涵吗?”江柯行问道。

“我是高钰涵。”

高钰涵很是从容。

“很好,我叫江柯行,跟你有婚约的江柯行。”

江柯行把一张婚书递给了高钰涵。

愕然中,高钰涵看完了婚书,的确是她的生辰八字,也想起了自己的确有这么一门婚事。

现在被找上门来了,该不是要我跟他完婚吧?

“你的确跟我有婚约。”一时之间,高钰涵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柯行点点头:“我们解除婚约吧。”

瞬间,高钰涵像是石化了一般,手中的婚书也飘落。

手一动,江柯行抓住了掉落的婚书后,关心问道:“嗯,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高钰涵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你刚刚说,要跟我解除婚约?为什么?”

不是自吹,高钰涵公认在整个沿海省的空姐中,颜值身材都是一绝。

追求她的人,可以从一个省的机场,排到另一个省的机场。

当然都被她用自己已经有婚约给拒绝了。

因而早就想到过,她的婚约者迟早有一天会找上她来。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婚约者找到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解除婚约!

还不等江柯行回答,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要解除婚约,你自己没有逼数吗?”

高钰涵扭头一看,是刚刚在航班上猥亵靓丽女士的脸色虚浮年轻人。

脸色虚浮的莫盛守,直接就把手放在了高钰涵的腰上。

“钰涵,你刚刚在飞机上真棒,尤其是在卫生间里,真是让我感受到了极乐。”

好事被高钰涵打断后,莫盛守不恼反喜,其实早在看到高钰涵的第一眼,他就盯上了这个极品。

一下飞机,他便尾随跟踪,结果发现这个高钰涵竟然已经有婚约者了。

好在这个婚约者一见面就要解除婚约。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莫盛守决定添一把火,便非常刻意地暗示,高钰涵在飞机上跟他这个有钱的客人有特殊服务。

如此一来,更能增加解除婚约的成功率。

啪!

高钰涵一个耳光扇在了莫盛守脸上。

“你,你怎么诬陷我?”

高钰涵委屈地落泪。

莫盛守却一副欣喜样子:“我就喜欢你这种装作清高样子!放心,还是老样子,我打你一下可以给你一千,可以给你一万,我打你那里,任你选!”

“你,你无耻!”高钰涵眼泪都流出来了,被一个男人这么诬陷,她真是有口难辩。

“你哭什么?飞机上不是有监控吗?调出录像来,不就能证明你跟他压根连手都没碰过吗?”江柯行很纳闷,高钰涵堂堂一个空姐,怎么连这都想不到。

大概,是被屈辱的感情占据了大脑吧。

莫盛守则是一愣,我怎么忘了这茬。

然而。

高钰涵嗫喏道:“他碰过我的手,在我给他递酒杯的时候。”

当时她就觉得莫盛守毛手毛脚不规矩了。

江柯行真是服了,无奈说道:“高钰涵小姐,请你好好分清,我这句话的字面意思,跟现在情景中的实际意思,这个污你清白的人都比你更清楚!”

一脸愤怒,莫盛守怒道:“小子,你不是要跟她解除婚约吗?为什么这么替她说话?”

“婚约还没解除,她就还是我的未婚妻,我的未婚妻,容不得你污蔑。”

江柯行给了莫盛守一个选择:“你是想体面的走,还是想不体面的滚?”

嘿嘿一笑,莫盛守说道:“我当然选择——你跪下!”

话音未落,莫盛守一个高抬腿就踢向了江柯行。

他乃是跆拳道黑带,随便一个踢击,都可以轻易踢碎三块木板。

此刻高抬腿攻击,是打定了右脚按压江柯行肩膀,强迫他跪下之意。

然而莫盛守眼前一黑,霎时就飞速转圈,只觉得天昏地暗起来。

高钰涵只见到,莫盛守好像花样滑冰的运动员空中旋转了好几圈后,滚落在地,不断滚啊滚,直到下半身撞到一条椅子腿,才戛然而止。

“啊啊啊啊啊!”

莫盛守捂着裤裆,发出了蛋碎了一般的杀猪叫。

江柯行笑道:“不会。我们的婚约当初是商量好的,解除当然也要商量好。”

李晴雪那种,一见面话都懒得说一句,直接安排女员工诬告自己强奸的是例外。

“你刚下飞机吧?本着我们未来会解除婚约的关系,我就不送你回家了。”

本来吧,面对莫盛守的污蔑,江柯行都坚定的相信自己清白,还反揍了莫盛守一顿,这让高钰涵对江柯行的好感提升不少。

可是现在他这么明说不送自己,顿时好感就刷刷下降。

“谁稀罕你送!”

气鼓鼓,高钰涵拉着行李箱走了十步,接着又返回来,气呼呼道:“联系方式,方便我们日后谈。”

“好。”

江柯行跟高钰涵互留了电话号码,互加了微信好友。

回到家,高钰涵越想越气愤,决定逛商场去换换心情,便来到了泰达商场。

刷!江柯行一下子就入眼了。

“这家伙在摆摊?”高钰涵看了下江柯行摊子的对联——

上联;小病药不过百元者,求医包治。

下联:小命价不过百万者,问命包知

横批:不是忽悠。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摆明了忽悠吗!”

“这家伙,到底是聪明还是笨啊!”

饶是高钰涵自问见识过不少人,也搞不明白江柯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

点了一杯咖啡,高钰涵坐在店里,看着路边摆摊的婚约者。

陆陆续续,前后有十几位男士来跟她搭讪,要联系方式,甚至自作主张给她点了饮品。

四个小时后,高钰涵走出了咖啡店,来到了江柯行的摊前。

“你到底是在做什么?”高钰涵按捺不住。

“给有缘人算命治病。”江柯行说道,“看了我的对联还敢来找我算命治病的,就是有缘人。”

“那我呢?算不算你的有缘人?”

“单指纸面上的姻缘的话,还算!”江柯行的说辞很明晰。

“你……”

从来没有一个异性,敢这么清楚地跟她高钰涵划清界限。

深呼吸,既是平复自己情绪,也是让身体的起伏勾动对面男人的心思。

高钰涵回忆起,之所以跟江柯行有这么一门婚约,是因为他妈妈得了绝症,幸得江柯行的师父医治好。

当时便约定,男女双方见面之后,任意一方当事人都可以提出解除婚约。

因而这个婚约,实质相当于一张不得不见面的约定,她的父母便答应了。

今天初见江柯行,高钰涵完全搞不懂他。

现在,她想更了解江柯行。

“你现在住哪里?”

“我住我师姐家。”

“你师姐漂亮吗?”高钰涵随口一问。

“比你漂亮多了!”江柯行实话实说。

就冲这句话,也不能让你继续再住你师姐家里!

赌上漂亮女人的自尊!

“你跟你师姐终究男女有别,既然你我有婚约,那你住我家吧。”高钰涵语气有一点强。

“这样太打扰你父母了吧?”江柯行委婉拒绝。

“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

“那这样更不好了吧。”江柯行明示拒绝。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扭扭捏捏,我说让你住就让你住!”

冲动地咆哮出来后,高钰涵都纳闷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大胆了。

他江柯行,不就是自己的未婚夫,住在她师姐的家里吗!

自己为什么上赶着让他住在自己家里啊。

对江柯行的人品,高钰涵还是有一点信心的。

她可不是白白观察了江柯行四个小时的。

整整四个小时,江柯行始终坐得笔直,一动不动,跟个雕塑似的。

进行过仪态训练的高钰涵知道,几个小时维持一个姿势,很需要正经的毅力。

有正经毅力的男人,一般都很守礼,除非忍不住!

如果他忍不住……

分享给小伙伴们:
大山里疯狂伦交 大狼拘与少妇牲交: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贺词致辞大山里疯狂伦交 大狼拘与少妇牲交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山里疯狂伦交 大狼拘与少妇牲交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