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上课自慰喷水颤抖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作者:小受上课自慰喷水颤抖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爸爸! 萌萌不上学了! 你不要在和妈妈吵架了好不好? 耳边传来一个糯糯的童音,宁阳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 映入眼帘的并非充满消毒水味的手术室,而是一间不到五十平米的房屋

“爸爸!”

“萌萌不上学了!”

“你不要在和妈妈吵架了好不好?”

耳边传来一个糯糯的童音,宁阳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

映入眼帘的并非充满消毒水味的手术室,而是一间不到五十平米的房屋。

厨房和卫生间连在一起,四方形的木桌上摆放着几个喝水用的白瓷杯。

以及墙壁上挂着的90年代才有的老式摆钟。

还有眼前这个叫他‘爸爸’的四岁大小的女孩......

“萌萌?!”

宁阳猛的坐起,眼中露出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明明记得自己出车祸被送到急救室抢救,怎么现在会好端端的坐在这里?

“爸爸,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见宁阳脸色不断变幻,女儿宁雨萌关心的问。

“没事!”

看着女儿,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后,宁阳眼里流下一大片泪水,旋即蹲了下来,把小丫头紧紧的抱在怀里。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再见到女儿。

几十年前那场大火,不仅烧死了女儿,就连他的妻子任美妍都未能幸免,成为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即便他日后身家千亿,依然无法抹平这痛楚。

宁雨萌身形有些消瘦,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色连衣裙,似乎有几天没洗了,手里还抱着一个破旧的洋娃娃。

她小脸涨红,轻声道:“爸爸,你抱的太紧了,我都呼吸不动了。”

“对不起,是爸爸不对,爸爸.....”

热泪流淌,宁阳掩面痛哭,口中一直呢喃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上辈子,他酗酒如命,常常夜不归宿,和狐朋狗友打牌,家里一贫如洗,全靠妻子任美妍苦苦支撑。

更混蛋的是,他每次赌博输钱,喝了酒回家,就和任美妍吵架,甚至大打出手。

连任美妍回娘家,也都被他那薄情的小舅子,以及岳父母,仇视,怒扇耳光,逼迫他们离婚。

就在昨天下午,他小舅子任东海又找来了,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说,还扬言三天后,要带任美妍离开,说是家里已经给他姐姐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

等小舅子一走,气急败坏的宁阳,又和任美妍大吵了一架。

这之后,思想陷入极端,对生活绝望的任美妍,一把火烧了这个家。

等宁阳打牌赶回来时,出租屋内,就只剩下两具烧焦相拥在一起的尸体。

没错,那场纵火行凶的人,正是他的妻子......任美妍!

但宁阳不恨她,只怪自己当初没有早点幡然醒悟。

他后半生时常在想,任美妍究竟有多恨自己,多么绝望,才会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来了结自己和女儿的一生。

用这种残忍至极的方法,来报复他。

让宁阳一辈子都活在愧疚当中。

上辈子,每每想到这一幕,他的心就如刀割般疼痛难忍。

“爸爸乖,不哭哦,萌萌爱你哟。”

女儿哪里知道宁阳的心路历程,以为是自己不让爸爸抱,才让爸爸这么伤心。

她放下手里的洋娃娃,将掩面痛哭的宁阳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

听着女儿稚嫩的童声,宁阳抹去脸上的泪水,一把将女儿抱起来,道:

“萌萌,爸爸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和妈妈吵架了。”

“爸爸还要奋发图强,努力让你和妈妈过上好日子,让你也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去上幼儿园!”

“嗯......那我就再相信爸爸一次!”

宁雨萌歪着小脑袋,沉吟片刻,笑嘻嘻的道。

听着女儿的话,宁阳心里更难受了。

前世他一次次答应女儿不和妈妈吵架。

答应女儿一个月去一次游乐场玩,但却一次次食言。

宁雨萌虽然才四岁,但却相当乖巧懂事。

她不想每次爸爸食言,惹得妈妈为自己吵架。

宁阳轻抚女儿的小脑袋,为她的懂事感到心疼。

他犹记得上辈子,因为女儿要不要上学的问题,还和妻子大吵了一架。

宁阳觉得,女孩上不上学都没关系,反正以后都要嫁人。

这种思想和观念,在90年代初,非常普遍。

女儿刚刚央求他,自己不上学了,目的也是为了让他们夫妻不要吵架。

“嘎吱!”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宁阳转过身,等看到来人后,身体不由一颤。

门外站着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女人,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显得很是干练和精神。

身材高挑有样,五官和容貌,也宛如精雕细琢的一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完美。

不夸张的说,即便是影视里的女明星,也不过如此。

这个女人,正是宁阳的结发之妻任美妍。

“美妍.....”

宁阳看着再次活着的妻子,冲动想让他抱住任美妍,告诉她自己后半生有多么想念她。

但任美妍眼里的厌恶和冷漠,让宁阳放弃了。

毕竟两人现在的关系并不好,宁阳若是直接冲上去抱住妻子,任美妍肯定会抗拒。

“妈妈,爸爸刚刚答应我了,以后不和你吵架了,还说要发奋图强,你能再原谅爸爸一次吗?”小丫头抓着任美妍的手满怀期待地问。

就连任美妍下班后手里提着的买给她的蛋糕都不闻不问。

可见她多么希望两人能和好!

“嗯,好!”

任美妍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这份笑容有些勉强。

“太好了,爸爸妈妈又和好了!”

“咦,妈妈,你怎么买蛋糕了?”

“今天不是萌萌生日啊?”

宁雨萌欢快的拍起了小手,等看到妈妈买给她的蛋糕后,小脸满是疑惑。

“妈妈今天发工资了,你不是一直想吃蛋糕吗?妈妈就给你买了,开不开心?”任美妍满脸宠溺的问。

她买的是一个九英寸大小的生日蛋糕。

这在91年的时候,也算是普通家庭小孩过生,父母才舍得买一回的甜点食品。

宁雨萌双眼放光,很是惊喜:“妈妈,谢谢你哟。”

女儿的可爱和懂事,让任美妍心里生出一丝暖意,同时想到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她就觉得内心无比悲伤。

要是宁阳真的能改过自新,哪怕还能让她在看到一点点希望,她都不会诞生出这种极端的想法。

宁雨萌拆开蛋糕外面的包装,切了三小块,很是懂事的分给宁阳和任美妍后,自己又拿了一小块,吃了一口道:“妈妈,爸爸说明天带萌萌上幼儿园,你晚上记得给我书包整理一下哦!”

任美妍没有去看女儿,只是冷漠的看了宁阳一眼,道:“骗女儿很好玩?”

结婚五年,宁阳每次骗自己也就算了,女儿也被他骗了好多次。

在任美妍心里,宁阳的话,没有半分可信度。

宁阳没有辩解,他知道这五年,任美妍是怎么过来的。

在没有让她看到自己真正改变,为这个家做出回报的时候,说什么都是苍白。

他换了个话题:“晚上我去做饭吧,我记得你爱吃西红柿炒蛋。等过了今晚,我会让你和女儿看到不一样的我!”

90年代,发财的路子有很多。

宁阳有自信,在未来极短的时间内,让她们母女过上好日子。

最终看到他的改变!

这话任美妍听了很多遍,她已经不相信宁阳了。

以为宁阳又变着法讨好她,问她要钱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喝酒打牌。

“我刚刚骗女儿的,工资还没发,这是最后一百块钱了,你想要都拿去吧.....”任美妍边说边从钱包里面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宁阳,眼眸已是泫然泪下。

还有一句话,她没有告诉宁阳,因为工资没发,这一百块钱是她厚着脸回娘家借的。

因为这一百块钱,一直劝她离婚的弟弟,还狠狠抽了她一巴掌。

宁阳没有接,他知道这钱是任美妍问小舅子任东海借的,为此还受了不少委屈。

因为他嗜酒赌博,经常被债主找上门,没钱还了,就让任美妍回娘家去借,没少挨他小舅子,以及岳父岳母的骂。

想到这,宁阳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

上辈子就因为他接了这一百块钱,压倒了妻子内心绷着的最后一根弦,最终才发生那种惨绝人寰的祸事。

想到那两具烧焦相拥在一起的尸体,宁阳的心又再次疼痛起来。

宁阳转过身,去了厨房,他现在只想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家里还有几个西红柿,鸡蛋也还剩下四五个。

宁阳先是熟练的洗好西红柿,将鸡蛋敲碎倒在碗里,搅拌均匀,起锅烧油。

紧接着将搅拌好的蛋液下锅,再放切成块的西红柿,半熟的时候撒一点葱花和盐,两三分钟就出锅了。

看着宁阳行云如流水般的炒菜动作,任美妍眼眸瞪大,一脸不敢置信。

丈夫会做饭?

结婚五年,她还是头一次见宁阳下厨。

看菜的卖相,明显不是很难吃,相反还很精美,香味扑鼻。

正吃着蛋糕的女儿都忍不住夸赞道:“爸爸,原来你会做菜啊,好香呢,我也要吃!”

宁阳微微一笑,道:“爸爸会做的菜多着呢,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

上一世他发奋图强,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早已身家千亿,随后利用空闲时间,也学会了不少技能,做菜只是其一。

而这份西红柿炒蛋,也是他后半生,做的最多的一道菜。

“老婆,来尝尝吧!”

宁阳心情激动,重生回来,他终于可以亲手做这道菜给妻子品尝了。

任美妍回过神,顾不得宁阳怎么会做菜之类的问题,讥讽道:“你放心,不管你想做什么,今晚我都不会拦着你,你不必如此!”

每每宁阳刻意讨好她,都代表着背后有所图谋。

要么想要钱,要么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卖了。

就连她和宁阳结婚时,家里的‘黑白电视,凤凰牌自行车’等值钱一类的家电都让宁阳抵债了。

家里唯一还剩点有价值的东西,也就剩下他们睡的那两张床,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生活用品。

可谓一贫如洗!

“先吃饭吧!”

宁阳知道任美妍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对他的看法,为了让妻子能安心吃饭,他又进了厨房。

旋即、

在任美妍疑惑,且慌乱的眼神下,将她藏在橱柜的酒精汽油等易燃物品搜了出来,倒在马桶里用水冲走。

任美妍不知道宁阳是怎么发现这些的,见宁阳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而是在打扫厨房,整理家务,心里才稍安一些。

吃完饭,任美妍便早早带女儿回房睡觉了。

宁阳不由苦笑,知道妻子一时半会还很难转变对他的印象和看法,转而去了另一个房间。

“明天该去赚钱了,1991年3月1号,这时候能做什么呢?”宁阳躺在床上,眉头紧皱,陷入沉思。

他现在很需要钱,因为钱能解决他们家目前一切困境。

妻子的死,也不单单是由他的嗜酒赌博造成的。

还有她前不久签错合同,被公司罚款的一万元债务。

这笔债务才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这一万块钱,在91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那时候,龙夏国很多家庭,手里还没有这么多钱。

即便宁阳有信心在未来三五年内重回巅峰。

甚至超越未来,但那是以后。

他想要改变目前的困境,在这个时代靠上班肯定是不行的,只能做生意了。

“但做生意得需要本钱.....”

宁阳苦笑,看来明天还得问任美妍借钱。

早早回房的任美妍躺在床上也是辗转难眠,心里五味陈杂,同时也有些庆幸。

若是宁阳今天没有改变,还问她要钱外出喝酒赌博。

那么她会不会实行那个计划?

看着怀里已经熟睡过去的女儿,任美妍觉得还是庆幸多一点。

如果不是对生活绝望到极点。

她又怎么舍得让女儿跟她一起自焚......

第二天醒来,任美妍惊讶的发现,母女两的早餐,都被宁阳做好了,是一碗紫菜鸡蛋汤面,上面还撒了些许葱花。

鼻子里窜入的香气,让任美妍感觉像做梦一样。

‘难道他真的决心改变了?’

任美妍心里想着。

正准备尝尝宁阳做给她和女儿的面。

就听到让她摔碗马上离开的话。

“老婆你能借我一百块钱吗?我保证,三天内就还你!我要用这一百块钱,在一百天内赚够三百万!”宁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宁阳,你混蛋!”任美妍浑身都感觉到无力了。

宁阳有些爪麻,但还是在妻子失望的眼神下,将她钱包里最后一百块钱拿了出来。

“老婆,不管你信或不信,我这次绝不是在喝酒赌博了。”

宁阳冲任美妍深深一鞠躬,道:“我知道你很难再相信我,也知道你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但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这五年你受苦了!

我无法形容我对你的愧疚,我只希望从今天开始,你能看到我的改变!”

“就这一次!三天后,如若我没能挣到钱,骗你的话.....我会答应你弟弟,同意和你离婚,让你改嫁!”

任美妍没有因为这番话欣喜,因为她已经被宁阳欺骗了太多,对他的话没有半分信任。

“妈妈,我想给爸爸一次机会,萌萌能感觉到爸爸和以前不一样了。”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一脸坚定的看着宁阳道:

“爸爸,萌萌相信你,你要加油哦!”

宁阳重重地点了点头,泪水在眼里打转:“我出门了,一会你去送萌萌上学,她学费的问题,我会想办法,你记得和她老师沟通一下!”

“毕竟我答应过你,要在一百天内赚到三百万!”

任美妍一声冷笑,这种玩笑和吹牛的话,她听的多了,讥讽道:“不吹牛你会死?女儿的学费我会想办法,不用你管,你只要同意女儿能上学就行!”

宁阳自嘲一笑,也不解释,扭头离开。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妻子都不会再相信了。

出了门,宁阳开始整理思路,为自己的这次重生定下了两个目标。

第一,挽回妻子任美妍的心,改变妻子对他的看法。

第二,重新规划未来,利用对未来的先知先觉,创造出龙夏国的财富神话。

虽然这是最终目标,但未必不能实现。

毕竟他上辈子已经身价千亿。

在龙夏国富豪榜上也算是能排得上号的富豪了!

“不过眼下,还得从小做起!否则,一百天内我拿什么去赚三百万?”宁阳摸着下巴道。

就在昨晚,他想到了一个可以赚钱的计划。

或者说,在未来几年,都可以持续盈利的生意。

那就是投资承包杭城的海鲜档口!

这个海鲜收购档口,在未来二十多年都一直是持续盈利状态,每年为那几位大收购档口的老板盈利数百上千万。

即便在91年,一年也有两三百万的收益。

而且,在未来几天内,就有一个机会让宁阳插手这档买卖。

但前提是,他得赚取几十万的投资资本,否则一切免谈!

“我得尽快积累了,否则机会转瞬即逝!”

宁阳心中暗道。

他已经度过了大半生,未来将近五十年的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

而且早在他出门前,问妻子借这一百块钱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赚第一桶金的思路。

如果他没有记错,今晚杭城银都广场会有一个全市范围的庙会。

宁阳要做的就是在这次为时两天的庙会中,大赚一笔。

记忆中,这次庙会,能做的小成本,且高利润的生意,就只有卖发光气球,卡通人物面具这些小玩具。

一个批发价,在这个时代才几毛钱的东西,却在这次庙会上能卖到十块,二十块钱,很多准备充足的小贩,一晚上就能赚好几千!

但这些生意,只是这个时代的赚钱方式,宁阳可以将后世庙会常出现的一些新玩意搬照过来。

例如套圈圈!

91年那会,这玩意,在杭城还没有出现过。

而且投资成本还低。

想到这,宁阳马上去了一趟批发市场,购买了二三十个发光气球和同样数目的卡通人物面具,以及一两个稍贵一点的四驱赛车和洋娃娃。

全部购买完,宁阳身上就剩下十块钱了。

然后拎着这些玩具,宁阳又去了一趟给死人扎花圈的店铺。

让老板给他扎一百个篮球大小圆周的竹圈,给了老板五块钱手工费,外加一个发光气球。

不然老板不干,毕竟扎一百个竹圈,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一切搞定后,宁阳便拎着这些东西回家了,然后找来纸和笔,在上面写下套圈圈的游戏规则和费用。

五毛钱一个圈,十个起卖,站在物品两米外的地方扔圈圈,不能两个圈叠加套。

无论套中什么,都可以拿走,但要完全套住,挂住角不算。

为了更吸引人,让大人也参与进来,宁阳甚至连家里他和任美妍结婚时岳父母送给他们的摆钟,还有他前两天购买的一条红塔山烟,都搭进去了。

忙完,宁阳便拎着这些东西,去了银都广场找了一个还算显眼的地段,用粉笔圈出一个三三十平方大小的位置。

将发光气球充了数十个,下面绳子系上石头,分别摆在各个方位。

中间穿插一些面具,将洋娃娃和四驱赛车,放在倒数第二排位置上。

至于那个巨大的摆钟则被宁阳放在了最后一排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上。

一条红塔山香烟,则被宁阳拆开,一盒盒香烟穿插在每一排里。

摆放完,前面便被宁阳用红绳拉出一条数十米长的投掷线。

他的这个做法,吸引了不少商贩的注意,不明白宁阳这样做的意图。

宁阳并没有将游戏规则拿出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否则,有投机取巧的商人,会搬照模仿他。

分享给小伙伴们:
小受上课自慰喷水颤抖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小受上课自慰喷水颤抖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