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人妻(高H)

作者: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人妻(高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另一边,任美妍也出院了,在任东海的陪同下,回到了她和宁阳住的出租屋内。 姐,我去做晚饭吧,一会等宁阳和萌萌回来,你就问他。若是态度好,我和我妈商量过,都同意你晚几天

另一边,任美妍也出院了,在任东海的陪同下,回到了她和宁阳住的出租屋内。

“姐,我去做晚饭吧,一会等宁阳和萌萌回来,你就问他。若是态度好,我和我妈商量过,都同意你晚几天在和他离婚,若是态度不好,他卖商铺赚的钱不肯给你保管,今晚你就带萌萌回我家,和宁阳离婚。”

任东海还记得临行前,老妈苏桂珍在电话里叮嘱他的话。

甚至可能的话,还希望宁阳,将卖商铺的三十万块钱,交给他们家保管。

毕竟这些年,任美妍为了这个家,也没少回自己娘家借钱,这三十万就当还他们了。

“等宁阳回来再说吧。”

任美妍不确定宁阳会不会把卖商铺的钱交给她。

毕竟这可是三十多万,宁阳突然有了这么多钱,会不会又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喝酒赌博?

而且现在天都快黑了,也没见他和女儿回来,任美妍决定再等等。

海鲜市场,宁阳采购完,见时间还早,决定带女儿去一趟游乐场。

上辈子,小丫头还没去过,宁阳想补偿女儿。

刚好他订购完四样海鲜,口袋里还剩下一两千块钱,足够女儿在里面玩了。

旋转木马,过山车,海盗船,小丫头都玩了一遍,直到游乐场快关门了,才恋恋不舍的被宁阳牵着回家了。

一进门,任美妍就阴沉着脸,然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宁阳,怒喝问道:

“这么晚了,你带儿女去哪了?是不是又拿着卖商铺挣来的钱,去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打牌去了?”

“妈妈,爸爸没有喝酒打牌,他带我去做生意了,还带萌萌去游乐场玩了......”小丫头再次替宁阳辩解。

“你在撒谎!”

任美妍冲她瞪眼,把小丫头吓的立刻捂住屁股,躲在宁阳身后。

“萌萌没有骗你,我今天的确带她去做生意了。”

宁阳也不废话,直接拿出订购合同给任美妍看。

“我不信,你一点成功的经商经验都没有,能做什么生意?”

任美妍没有去看宁阳手中那份合同,怒声质疑道。

她实在难以相信,宁阳从那晚做出承诺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先是用套圈圈的办法,一晚上挣了两万多块钱,然后又稀里糊涂去投资杭交大后门商铺,结果又赚了三十多万!

“不管你信不信,但事实如此。

另外,姚海龙给你交的十五万罚款,我也替你还给他了,再加上我欠他的商铺钱,还有他替女儿交的学费,以及给任东海的零花钱,我一共给了他二十万。

不过债务都还清了,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

这件事过后,我希望,无论以后你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在瞒着我了。”

宁阳无比认真的看着妻子。

提到罚款,任美妍心情又沉重起来,身心俱疲的捂住脸,没多大会,泪水就顺着她指缝流了下来。

宁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问道:“怎么了?罚款我都给你还完了,还哭什么?”

“还差一半!”任美妍哽咽道:

“公司罚我的是三十万,因为我又去找那个合作公司的老板了。但因为我的莽撞,那个老板言明和公司再也不会有任何合作了,最终导致公司损失了一笔三十万元的订单。”

“所以,这些钱,就由你来赔了?”宁阳扶住额头,然后看着妻子一脸颓废的模样,他又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道:

“别太难过,你忘了,我卖商铺挣了不少钱,即便还给姚海龙二十万,也还剩下十多万,足够你还公司的钱了。”

“你还?你剩下的钱呢?”

任美妍问。

“那些钱被我投资了,刚才不是给你看过合同了吗?!”

宁阳解释道。

“编,你继续编!你能不能不要在骗我了!”

任美妍大声叫嚷着。

“你要是夜晚又拿出去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喝酒打牌了,你跟我直说。我说了,我不会在管你的,你为什么还要骗我?”

生活的压力,让她彻底崩溃了,将女儿一把拉到怀里,眼泪瞬间如断了线的风筝,啪嗒啪嗒往下流。

“萌萌,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和爸爸一起骗我......”

宁阳的安慰和许诺,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安全感。

只有无尽的失望,不信和怀疑,最终变成失望。

“妈妈,不哭哦,你这样萌萌也会伤心的。我答应妈妈,再......再也不撒谎了。”

宁雨萌见妈妈哭的撕心裂肺,也跟着哭了起来,被迫承认自己撒了谎。

见女儿委屈的都哭了,宁阳心里有些堵的慌。

他很想告诉妻子,你可以冤枉我,但不要一次次的冤枉女儿......

最终宁阳却忍住了,什么也没说。

他知道,只要妻子没有亲眼看到他的改变,说再多都是白费。

现在开口,惹来的只会是更多的争吵,和妻子对他的误会以及不信任。

这一晚,任美妍满心都是痛苦,她的哽咽声持续了很久。

宁阳很多次都想去安慰妻子,但又怕打扰到她,心也跟着妻子的哽咽声,一阵阵抽搐疼痛起来。

第二天,宁阳故意起了个大早,去了一趟菜市场,购买了一些鸡鸭鱼肉等食物,打算好好为妻子做一顿好吃的。

等回到家,就看到任美妍提着一个行李箱,拉着不断挣扎的女儿,往屋外走。

“呜呜,爸爸,萌萌不想离开你,我不要跟妈妈走!”

小丫头拼命挣扎,眼泪都流下来了。

“你这是做什么?”

宁阳把手里的菜扔到门口,走过去问道。

女儿跑过来,抱着宁阳的腿,抽泣道:“爸爸,妈妈说你骗人,舅舅给妈妈打电话,非要让妈妈和你离婚,还说我跟着爸爸,以后会变坏.....可是爸爸,我没有变坏,你也没有撒谎,萌萌不想离开爸爸,更不想妈妈离开我们!”

“老婆,你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呢?”宁阳无奈到了极点,内心也因为妻子的冤枉和不信任,开始抽搐着疼,他无比认真道:

“请你再给我半天时间,我一定能拿回来昨天卖商铺剩下的十多万块钱,我真的没有骗你.....”

还未等宁阳把话说完,任美妍一阵冷笑:“给你半天?是想拿着昨晚输剩下的钱,去找你那些狐朋狗友赢钱翻本?宁阳,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妈妈,你不要听舅舅骗你,爸爸不是那种人,他真的改变了......”

女儿大声为宁阳辩解。

“我.....”

宁阳看着女儿,又看了看妻子,张了张嘴,最终选择沉默。

“没话说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又骗我。宁阳,你就和谎言过一辈子吧,我受够了!”任美妍一手拉着行李,一手牵着还在挣扎的女儿,然后狠狠撞开宁阳:“最近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这次我是认真的!”

“爸爸,我不要离开你,爸爸......”宁雨萌苦苦央求。

看着女儿被妻子带走,央求声在耳边渐渐消失,宁阳心里无比难受。

他呆坐在屋檐门口,看着地上满满当当为妻子和女儿准备的食材。

这一刻,却没有任何做菜的兴致了。

任美妍没有错,错的是他自己。

以妻子对他这五年来的印象,任何反应和行为都实属正常。

低头看着散落在地的食材,宁阳深吸一口气,弯腰收拾起来,将食材送进厨房后,便去拿昨天签下的收购合同了。

宁阳现在要做的,就是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要被影响了心态。

想要夫妻的感情复原,自己还需要做更多的努力才行。

另一边,任美妍带着女儿,已经来到弟弟任东海家里。

任东海还没结婚,新房子刚装修不到半年。

是苏桂珍和任广汕给他买的婚房,尽管只是两室一厅的小户型。

但也花了老两口,六万多块钱,还是全款。

“我住在这里,爸妈知道了,不会生气吧?这是他们给你准备的婚房啊。”任美妍担忧道。

父母一直都有点重男轻女,尤其她嫁给宁阳后,更是如此。

任东海到结婚年龄了,老两口直接把家里所有存款拿出来买房。

而任美妍,却连被公司罚款的一万块钱,都交不出来。

“肯定会生气的,但是姐,只要你肯和宁阳离婚,在我这住多久,爸妈都不会怪你的。你先考虑几天吧,我觉得姚总人还不错,你跟着宁阳,不会幸福的。”任东海苦苦劝道。

这几天,他没少给姐姐任美妍做思想工作。

任美妍能下定决心搬出来,也是他昨晚劝说的功劳。

“这是我的卡,里面有姚总给我转的十五万块钱,他让我带你把剩下的罚款最近两天给公司交一下。”任东海递给任美妍一张银行卡道:“所以,你赶紧和宁阳那混蛋离婚吧,姚总对你这么好,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啊。”

小丫头在一旁很不高兴,她听了半天,舅舅任东海一直劝妈妈离婚,让妈妈不要爸爸了,舅舅才是坏人。

“舅舅,我讨厌你,我才不要妈妈和爸爸离婚。爸爸也不是骗子,更没有出去喝酒打牌,他正在努力赚钱呢,我不理你了!”

看着女儿红着眼睛跑到一边生闷气的样子。

任美妍叹了口气,道:“你别怪她,萌萌还小,不懂事。还有......宁阳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坏,之前姚总替我还的十五万块钱,还有女儿的学费,他都帮我还给姚总了。.”

“姐,那是姚总看他卖商铺挣钱了,开口问他要的,如果不要,说不定这三十万块钱,又被宁阳拿出去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喝酒打牌给输了呢?”任东海猜测道。

“总之,你尽快想好,如果再不离婚,爸妈知道了,我也护不住你!”

任美妍没有吭声,她确实有离婚的想法。

但真要拿离婚证,心理又总觉得难以接受。

她总是告诉自己,如果还能继续维持这个家,不至于过不下去,就尽量不要离婚。

毕竟离婚简单,可孩子呢?

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未来必定有诸多烦恼。

任东海没有在劝了,这种事还得任美妍自己想通。

他逼迫的太狠,反而会弄巧成拙。

宁阳带着收购合同,正准备出门,突然七八个满身酒气,纹龙画虎,一看就是混混的人,推门闯了进来。

“你就是宁阳?”

他们中,一个叼着烟,看似领头的人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宁阳丝毫不显慌乱,这种事他上辈子见的多了。

“我们是来要债的,你老婆欠振宇酒业公司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领头青年朝宁阳问道。

“我老婆欠振宇酒业公司的钱,轮得着你们来要?

还有,我老婆不是已经还了一部分了吗?”宁阳有些奇怪。

“还是还了,但三天时间已经到了,振宇酒业公司的法务部已经将这件事交给我们处理了,我们找不到你老婆,就只能找你了。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威!

道上朋友给我面子的都叫我一声威哥!”

张威自我介绍了一番。

“我现在没钱,等过了今天,我老婆欠振宇酒业公司的钱,用不着你们来催收,我会替她还的!”宁阳道。

没钱?

张威顿时火冒三丈,怒喝道:“草,你跟我说没钱?今天你要是不还一部分,我弄死你!”

“你弄死我,就更没人还这笔钱了。”宁阳丝毫不惧:

“我说了,明天我会替我老婆还振宇酒业公司的钱,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你要弄死我,这笔钱,你们不仅拿不到,还会承担法律责任。”

“你拿什么担保?”

张威见宁阳软硬不吃,也不好真的动手。

毕竟前不久,杭城严打,抓的那帮人,有几个都判了死刑,他还认识呢。

如今顶风作案,替振宇酒业公司收债。

能吓唬则吓唬,能不动手则不动手!

“这样吧,我也不让你们白跑一趟,我身上还有一千块钱,都给你们,就当我请你和兄弟们喝茶。

至于我老婆公司那边,你们应付一下,如果明天我还还不上,你们再来。

到时我这胳膊和腿,你们卸一个走!”

言罢,宁阳将身上剩下的一千块钱,都给了张威。

张威见宁阳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还给了他一千块钱,并做了保证,便不好在为难人家了。

只是临走时,又威胁了宁阳几句,让他明天一定还钱之类的。

将张威摆平后,宁阳不由松了一口气。

还好妻子和女儿已经走了,要是再晚一步,一千块钱就很难打发张威等人离开了。

不过即便妻子和女儿晚走了,真到了那一步,宁阳也有把握摆平张威等人。

上辈子他跟那位武道高人‘叶苍山’修习的武道还没忘记。

以一敌十,飞花摘叶,不在话下!

只是重生回来,宁阳还没有时间修习。

否则张威今天愿意放过他,他还不打算放过张威呢。

“等忙完,我得抽时间重新修习武道了,否则处处受人挟持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宁阳心中暗道,随后带上合同,直奔杭城海鲜市场而去。

到了海鲜市场,摊主们都已经把宁阳订购的波龙,星斑等海鲜收拢好了。

宁阳清点了一遍,四样海鲜都非常鲜活,氧气也都打的很足。

紧接着,宁阳让水产老板,给他找来四辆运输车,送到天盛酒店的地下车库,在靠近后厨的地方停了下来。

“老板,您是天盛酒店的采购经理?”司机问。

“不是。”

宁阳随意敷衍了两句,然后下车去了后厨。

这四样海鲜,在杭城还算比较抢手。

如果不是他昨天就提前订购,今天现收的话,根本没有那么多。

下了车,宁阳进了后厨,找到后厨主管经理林峰,递上自己的手机号,道:

“你好,我叫宁阳,是做水产生意的,主营星斑,波龙等海鲜。

后面你们酒店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

随后不等后厨主管经理林峰说话,宁阳又转身离开了。

林峰一脸奇怪,但手上宁阳递给他的电话纸条却又被他鬼使神差般塞进了口袋里。

一个小时后,天盛酒店的后厨,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所有库存的波龙,星斑等海鲜,全死光了。

饲养海鲜的几个小工,人都吓傻了,到现在腿还软着呢。

后厨主管经理林峰,脸也都气青了。

因为事态严重,他又不能隐瞒,不得已又给酒店总经理,自己的顶头上司,徐海打电话。

徐海得知后,第一时间和正在宴会大厅,与贵客推杯换盏的洪氏集团董事长洪熙洪四爷协商。

但洪四爷根本不同意,要求必须在宴会开始后,统一换新鲜海鲜。

即便这次免单也不行!

不能换,天盛大酒店干脆关门歇业。

你自己选!

徐海毫不怀疑洪熙的话。

洪四爷的手段,在杭城人尽皆知,背景大的吓人。

甚至,他背后的老板,天盛集团董事长杨金虎得知这件事后,都亲自来了,一个劲给洪四爷赔不是。

“快,林峰,你马上去杭城海鲜市场,去找那边最大的档口老板,让他替我们统一收购一下这些波龙,星斑。

还有三个小时,时间还很充足,快去!”

徐海能做到天盛酒店总经理的位置,临危不乱是最基本的素养,立马安排后厨主管林峰出门到杭城海鲜市场采购。

其实在林峰心里,并不觉得这事有什么麻烦。

杭城海鲜市场的波龙,星斑等海鲜还是有不少的,勉勉强强应该足够今天用的。

然而,等他到了那,把整个海鲜市场转悠一圈,连一只波龙,一条星斑鱼都没发现,林峰的额头,冷汗立刻流了下来。

“喂,是姚氏海鲜档口的姚总吗?我这边是天盛酒店的,我们需要波龙300只

分享给小伙伴们: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人妻(高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人妻(高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