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你能不能里面一点

作者: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你能不能里面一点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没有太多犹豫,宁阳喊住已经离开,一只脚踏进电梯的洪熙,道:洪总,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你身体可能有些毛病..... 你要是有空,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兴许还来得及! 洪熙闻言,

没有太多犹豫,宁阳喊住已经离开,一只脚踏进电梯的洪熙,道:“洪总,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你身体可能有些毛病.....

你要是有空,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兴许还来得及!”

洪熙闻言,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内心对宁阳产生的丝丝好感,瞬间消失。

他冷哼一声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谢谢提醒!”

言罢,转身走进电梯。

他不明白宁阳为什么这样说,但任谁突然听到这种突兀的话,心里都会有一些芥蒂。

连方天河也觉得宁阳这话着实有些突兀,皱眉道:

“宁先生,你这话是何意?你难道没看出我这老友洪四爷想提携你?”

他原本也以为宁阳之前说的那番圆滑事故的话是想攀交洪熙。

虽然有一定的目的性,但让人听着并不反感,相反还很舒服。

毕竟他这个兄弟在杭城身份背景极大,如果能拉一把,至少能让宁阳少奋斗十年。

结果宁阳最后这一番话,算是彻底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

不明白,宁阳前后话语,怎么反差会这么大!

宁阳苦笑一声道:“方老板,我这话可能有些突兀和冒失,也看得出洪四爷想要提携我。

但洪老板真的有病,你最好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方天河听的眉头皱起:“你确定?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确定!”宁阳一脸坚定道:“方老板,不知道你信不信邪?”

在他的记忆中,洪熙上一世的确得了一种病,但因为发现的比较晚,以那个时候的医疗水平,基本算是绝症。

但若是发现的早,兴许还能保住小命。

当年洪熙的死,在杭城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大概是两年后吧?

宁阳也记得不太清了。

方天河被问的一怔。

信不信邪?

“宁先生这话何意?”方天河满脸疑惑。

宁阳道:“我懂一点风水和相术,可能方老板你不信,但我这个人看人一向很准。

如果方老板信我,今晚最好带洪老板去医院检查一下。

当然了,没有检查出问题更好,万一检查出什么病,也能提早发现是不是?”

方天河听完,心中一惊,这个宁阳会风水相术?

难道他是‘入道者’?

但、这怎么可能!

这类人,个个高高在上,宛如神明,神秘莫测。

但凡出世者,几乎都被那些豪门世家,亦或是龙夏国那些达官显贵都奉为座上宾。

隐居者则在深山老林中避世潜修,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宁阳这么年轻,他能是这类入道者?

或者说,他只是那类高人收的弟子?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宁先生!”

方天河神色凝重,不管宁阳是不是那些高人弟子,人家也是出于好心才提醒洪熙。

否则说这些,岂不是自讨没趣?

和宁阳道完谢,留下名片和手机号,方天河这才转身离开。

洪熙在电梯里等了一会,见方天河和宁阳磨叽半天才迟迟走过来,皱眉道:

“我说兄弟,那小子的话,你也信?真以为自己是那些‘入道’高人了?”

方天河哈哈一笑道:“我也不信,但小心无大错,等宴会结束,我陪你去趟医院吧。我也好久没做检查了,你就当陪我去了!”

他虽然不信,但宁阳既然能说出会风水和看相的话,那肯定和‘术法界’那些入了道,修出法力的入道大师有一点关系。

勉强算是半个圈内人。

小心一些也无妨。

洪熙无奈摇头:“那行吧,不过检查完,你晚上得陪我好好喝一点。”

两人几十年的交情,虽然宁阳之前说的那些话有些冒失。

而洪熙也不相信自己有病,但方天河坚持要去医院检查,洪熙自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和老友较劲。

反正只是检查一下。

有病看病,没病更好!

宁阳见方天河离开,也不知他听进没有。

反正这种事,自己提醒一声,已经算尽力了。

总不能真拉着他去医院,强做检查吧?

那样的话,恐怕洪熙会当场翻脸!

“宁先生,以后我们酒店用的主要海鲜,都从你这订购了,真的非常感谢,要是没有你,今天我们酒店,还不知道要赔多少钱进去。”

徐海见洪熙和方天河离开,也亲自验收了宁阳送的这些海鲜,而且都非常满意,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徐经理,您客气了,我今天卖给你们酒店的海鲜也不便宜,赚了你们不少钱,也非常感谢您的信任。

这样吧,下回你来预定,九折起!

不管什么海鲜,我都给你打这个折扣!”

上辈子宁阳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见徐海说的诚恳,他自然也要显示出自己的诚意给人家看。

九折虽然不多,但天盛酒店生意极好,海鲜需求非常大。

之前他们都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但因为这件事,以后主要海鲜的供货商换成了自己,由他给天盛大酒店提供。

如果碰上洪熙这种大客户,一天就能让他赚几十万。

而长年累积下来,天盛酒店,也因为他的九折优惠,还能省下不少钱。

算是相互共赢了!

“徐经理,你别听他骗你,这小子根本没有自己的海鲜档口,也就这次走了狗屎运,收了一批海鲜,想要长期合作,恐怕你们愿意,他还办不到呢。”

姚海龙见宁阳大赚了天盛酒店一笔钱不说,徐海作为酒店的总负责人,居然还要和宁阳保持长期合作,心中极为不爽,站那嘲讽道。

“那是我和宁先生之间的事。”徐海冷哼一声道:“倒是你,我们酒店损失的一百多桌海鲜,按照成本价计算,共计六十万元,你打算什么时候赔偿?”

一听这话,姚海龙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般,拉拢着脑袋,道:

“徐总,能在少点吗?我这些海鲜,即便算上人工,成本价也才十几万元,到你那怎么就成六十万了?”

“你也知道那是你的成本价?卖给我们呢?我们再卖给客人呢?还有厨师,服务员等酒店一百多名员工的工资开销,我让你赔六十万都算少得了,要是照我们酒店今天损失的赔偿,最少得七十万!” 徐海冷冷笑道。

姚海龙一听这话,也不敢再找徐海讨价还价了,只是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即便算上林峰之前找他订购海鲜预付给他的十万元定金,也还差了五十万。

“徐总,我能先还给你十万元吗?剩余欠款我保证半年内给你还清......”

没等姚海龙把话说完,徐海挥手打断道:“不行,今天就要还,我夜晚还得给虎爷交账,你不还,我差了这么多账,到时虎爷问起来,你要我怎么说?

我先警告你啊,你要是还不起,我就把你绑了给虎爷送去交差。

虎爷什么脾气,你也知道,剁手剁脚都算轻的了.....”

杨金虎虽然是白手起家,但年轻时还混过社会。

尽管他现在也和洪熙一样金盆洗手了,不过凶名依旧在外。

尤其在90年代。

龙夏国境内,带点黑色性质的商人不在少数。

洪熙,方天河算是代表。

不过他们已经彻底脱离了地下世界那一套。

其次就是杨金虎这种出生在六零年代的人。

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还未彻底摆脱黑色身份。

必要时,他们也会动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姚海龙自然知道杨金虎什么底细,一颗心如坠深渊。

要是让他缓半年还这个钱,兴许还能还清。

但徐海一天时间都不给他,这五十万他拿什么去还?

林峰低着头,也不敢替姚海龙求情,生怕徐海再找他的麻烦。

徐海见姚海龙不说话,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喂,我说你到底有钱没钱啊?要是没钱,我可就把你绑了送给虎爷发落了啊。”

“海,海哥,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这笔钱我肯定还,你在给我点时间,不用半年,三个月,你给我三个月,我一定把钱给你还上!”

姚海龙脸色惨白到极点,一丝血色都没有。

“况且,你就算把我交给虎爷,我这么快也凑不到五十万啊。”

“那我不管,今天这件事,我们酒店损失的已经够多了,你不还钱,虎爷知道了,肯定先拿我出气,而我也没这个义务替你抗下这件事。快还钱,少啰嗦,今天你即便是借也要把这笔钱给我还上!”徐海逼迫道。

姚海龙一脸绝望。

早知如此,他今天就不接这单买卖了。

他环视一圈,林峰肯定是指望不上了,然后看着宁阳,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宁阳兄弟,你能借点钱给我吗?”

宁阳今天出售的这些海鲜,都超出市场价两倍多了,本来能赚三十万的,结果赚了六十多万!

“可以。”

没想到宁阳还真就答应了,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姚海龙道:“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姚海龙急忙问道,现在只要宁阳肯借钱给他,无论什么条件,他都答应。

“把你的姚氏档口卖给我,不是抵押,是卖,只要你点头,和我签了合同,我马上替你把这五十万还给徐总。”宁阳道。

“不可能!”

姚海龙没想到宁阳让他答应的会是这个条件。

虽然他爸传给他的姚氏档口生意最近有些萧条,但至少还是赚钱的。

一年也有个五六十万营收入,行情好的话,一百万都有可能。

这样的买卖,他怎么可能五十万卖给宁阳?

“那就没得谈了。徐总,你先忙,回头我们在联系!”宁阳挥了挥手,反正钱徐海已经让财务转给他了。

这些钱即便不做海鲜档口的买卖,宁阳也有办法投资别的生意。

只是近期,海鲜档口的买卖,能让他赚的更多。

“姚海龙,你跟我去见虎爷吧。”徐海见宁阳准备离开,继而看向姚海龙道:

“没钱,今晚你就等着被虎爷收拾吧!”

姚海龙见宁阳说走就走,而徐海又逼迫的太紧,他心中不断挣扎姚氏档口究竟要不要卖给宁阳。

卖,他亏到姥姥家去了。

不卖,一想到虎爷的手段,他就不寒而栗。

而姚海龙又很怕死,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哪能经得起杨金虎那种非人手段的折磨?

眼看宁阳就要关上电梯从酒店离开,他急忙喊道:

“喂,宁阳兄弟,你先别走,我卖,我卖就是了!”姚海龙有些欲哭无泪,心里也对宁阳憎恨到了极点。

宁阳慢悠悠走过来,笑问道:“你确定?想清楚了,我就把合同给你,签完按上手印,你欠的钱就不用管了,我替你还给徐总!”

姚海龙无奈点头,然后和宁阳去酒店找徐海打印了一份合同,条条框框宁阳事前都想好了,根本不给姚海龙钻空子。

签完合同按了手印,姚海龙满脸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今天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姚氏海鲜档口也卖了,自己赔的倾家荡产不说,还欠了杭城海鲜市场那十几个小档口老板五万块钱没还。

外加在姚氏海鲜档口打工的那几个工人的工资,他最少得十五万,才能还清这些外债。

可他现在身无分文,拿什么去还这笔钱?

宁阳看着手里的合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重生回来一个星期,宁阳在新人生踏出的几步,很是稳当,这让他心情无比的好。

每一件事的结果都和宁阳预想的一样,这让他信心大增的同时,对未来越发期待起来。

在那个未来,他已经创造了近千亿的身家,还是从无到有得来的。

现在有了整整领先世界五十多年的经验和眼界,如果还不能超越巅峰,那真是白活这么长时间了。

更神奇的是,在那个未来,很多记不清,甚至已经忘记的事情,随着宁重生回来,都深深刻印在他的脑海里。

就像脑子里多了一部留影机,甚至明天是什么天气,宁阳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宁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也开了电视电影里那些所谓的‘金手指’。

但宁阳也只是想想,重生本来就匪夷所思,既然老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宁阳定然要让这一世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徐海见宁阳如同智珠在握般,全程仿佛算计好的一样,将姚海龙拿捏的死死的。

不管是不是碰巧遇上这次海鲜死亡事件,亦或是替姚海龙还钱以此拿下姚氏海鲜档口。

这一环环扣下来,远非一般小档口老板能有的智慧和手段。

徐海见过不少大人物,但宁阳给他的感觉,就和那些人一样。

不,应该说,比那些大人物,更高一个层次。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但不可否认的是,宁阳还是很有能力的,这种人也值得他交好。

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徐海递给宁阳一张至今为止天盛酒店送出去不超过二十张的铂金会员卡,道:

“宁先生这张卡你拿着,持着这张卡来我们酒店消费,可以签单最少十万元,算是我恭贺宁先生拿下姚氏海鲜档口的贺礼。

不过这个礼你可不能白收啊,等回头姚氏档口重新开业的时候,你记得给我说一声,兄弟我去讨杯酒喝!”

宁阳知道徐海是在交好他,也不矫情,收下贵宾卡,道:“徐总,那我就收下了,开业那天,我一定请你来喝酒,到时不醉不归。”

徐海有意结交宁阳,宁阳这个面子还是会给的。

而徐海在杭城也算是颇有手段和身家的人。

地位谈不上多高,但绝对不低,能主管天盛酒店,成为杨金虎的左膀右臂。

甚至连洪熙那样的人物,都多少给三分薄面的徐海,和他做朋友,对目前的宁阳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见宁阳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徐海高兴道:“好,我一定来,到时不醉不归!”

宁阳哈哈一笑,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天。

徐海问了他一些实时新闻,等各方面问题,也算是考验宁阳。

但让他惊讶的是,无论聊到什么,宁阳都能接上话。

而且分析问题的角度,还有见解,都远超自己的想象。

和宁阳短短交流的这数十分钟,他的每一句话,都为徐海自己,打开了对世界认知的另一扇大门。

就好像他们会的东西,在宁阳眼里,犹如幼稚园的小朋友在炫耀自己这次考试考了一百分一样。

是的,宁阳无论财经、投资,亦或是徐海最擅长的管理领域,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见解。

毕竟在未来宁阳已经站在了一个极高的高度,涉猎领域范围极广,带着未来的见解,和过去的人交流,自然没有任何难度。

聊的多了,徐海甚至发现,自己都有些快跟不上宁阳的思路了,由衷的佩服道:

“宁兄弟,我徐海这辈子服的人不多,你算一个。

尤其你的那个‘充值卡’方案,我觉得很有搞头。

这样,改天我单独请你,在向你请教这个方案,到时你可不要藏拙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你能不能里面一点: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你能不能里面一点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