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让我爽了一下午 抱着H不拔出来H

作者:快递员让我爽了一下午 抱着H不拔出来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老戴,这风衣不错啊,给谁做的? 当然是少爷您啊。这么拉风的风衣除了少爷谁还配穿?天蚕丝,纯手工,你瞧瞧这针线活做的,您再摸摸这手感,比丝袜还要顺滑百倍 老戴,你现在

老戴,这风衣不错啊,给谁做的?”

“当然是少爷您啊。这么拉风的风衣除了少爷谁还配穿?天蚕丝,纯手工,你瞧瞧这针线活做的,您再摸摸这手感,比丝袜还要顺滑百倍……”

“老戴,你现在越来越上道了。”林奕穿上风衣,发现桌子上还有一件红色短裤。

“套装?”

“必须套装,少爷,您穿上这件红裤衩能打二十个。”

“真的?”

“老奴骗谁也不敢骗少爷您啊,再说了,以老奴我这不到五十的智商也骗不了少爷啊。”

“听你这么说,这不是一般的裤衩啊,属于那种……内增高,穿上之后能增加武力值?”

“没错,少爷一举手,嗖的一声,直冲云霄!”

“听你说得这么邪乎,那我穿上试试。”

林奕说穿就穿,但效果嘛,那是相当震撼。

穿着一身超人装的林奕,在庄园里追打老戴。老戴惨绝人寰的叫声,足以令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大小姐,老奴错了,少爷不是超人。”

“下去吧。”

管家老戴全身上下缠满绷带,跟个木乃伊似的,被两名黑衣人的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

风和殿。

林奕正在享受贴身侍女大丽、二丽的崇拜,终于在找她们身上找到了当偶像明星的感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老戴呢,你去把老戴喊来,他现在的思想很危险,都敢以下犯上了,这还得了。”林奕气呼呼道。

“嗯。”

二丽乖巧可爱,一蹦一跳的去了。

大丽捧着下巴,眼含泪光,做仰视崇拜状。

当老戴一瘸一拐的走来,林奕白天被愚弄的火气便消了一大半。

“知道错了没?”

“知道。”

“说说吧,你白天干的事属于什么行为?”

“是老奴我异想天开……”

“错!是恶奴欺主。”林奕拿手点指管家的脑门,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道:“觉悟啊,知道什么是觉悟吗?要学习啊,不学习怎么进步?”

“是是是,少爷教训的是。”

“看在你这些年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苦劳的份上,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我喊你来还有另外一件事,那姓秦的走了没有?”

“没走,还在富豪大酒店。”

“盯紧点,别让这小子跑了。”

“放心吧少爷,他就是长了八条腿也跑不掉。老奴租了几架飞艇,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他只要走出酒店,飞艇全程跟踪,实时汇报。”

“干的不错。”林奕点点头,对老戴办事的能力还是信服的。

一句干的不错就把老戴打发走了,什么赏赐都没捞着,这让老戴愈发觉得少爷变了,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

不是超人,不是蜘蛛侠,也不是蝙蝠侠,更像是铁公鸡变的。

……

明城南环二路,何家。

“天天,明天一早我会去找林奕,我要让他跪在你面前认错。”

“哥哥最棒。”

“林奕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难缠的人是他的姐姐。不过,我听说九大士族之一的秦家,有联合明城四大家族对付林氏的意思。”

“哥哥不是收到请帖了吗?如果秦锋逼哥哥表态,敷衍过去即可。我们何家不是四大家族,哥哥去凑个热闹就好啦!多吃饭少说话,我们何家小门小户经不起风浪的,站在干岸上看戏才是长久之策。”

“我知道。时间不早了,你看完连续剧早点睡。”

“嗯嗯,哥哥拜拜!”

身为宠妹狂魔的何天乐对妹妹的话言听计从,说往东绝不往西,说打狗绝不偷鸡。

他妹妹何天天是何家年轻一辈中智商最高的,在商业领域有着极高的天赋。

何家的生意有一半归她管,何天天的话,莫说同辈族人不敢不听,便是何家的家主和长辈们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做侧耳聆听状。

这么一个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奇女子,却对林奕情有独钟。而被情伤过的聪明女人最可怕,因为她知道怎么报复渣男才会让渣男痛不欲生,悔不当初。

以前的林奕曾口出狂言,说何家若有人能登上败家风云榜大名单,就当众收回以前的话,并且向何天天道歉,承认自己才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林奕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经常招猫逗狗,败家培训班的讲师,吴老师就差点把他活活坑死。

他自以为是又死爱面子的德性,可谓全城皆知。毫不夸张的说,他宁死也不会向一个女人低头,况且那个女人还是他看不起的,那就更不可能了。

为了把林奕的骄傲踩在脚下碾碎,何家散了大半家财,才让何天乐进入败家风云榜百人大名单中。

何天天打开手机,林奕的照片跃然于屏幕之上。

奇女子爱渣男,还爱的这么深沉。真叫人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明知道是火坑也要跳,真是应了那句话。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

富豪大酒店,顶层套房。

“何公子来了,这可是我们明城大明星啊。有史以来,我明城第一位入败家风云榜一百名的天才。”

“大家别忘了,何公子今年才二十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五十岁之前有望冲入前五十,观看天道碑,感悟长生……”

“孙战,休要胡说!”

谢坤闻言一惊,他身为酒店的老板,满屋的客人又是他邀请来的,有关天道碑、长生的话属于禁忌,决不能在公开场合谈论。一旦有人泄露出去,有关部门就会登门造访。

“是我老孙喝多了,说的都是醉话。”孙战讪讪一笑,放下酒杯,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

“何公子不介意给我们签个名吧。”

“先拍照,拍了照再签名。”

“诸位太热情了,别着急,慢慢来。”

一群人把何天乐团团围住,恭维之声不绝于耳。

明城这种小地方竟然出了一位风云榜前百名的天才人物,秦锋颇感意外,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何天乐。

败家风云榜上的人物,即便是士族子弟也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出身越是不好越能证明此人不凡。

“查一查他是怎么进风云榜的?顺便给家里打个电话。”

“少爷要动用权限?”

“是,收集一切与他有关的资料,评估他的潜力。”

“明白。”

秦锋身边的保镖应声而去,他端着酒杯朝何天乐走去。

“何公子,在下秦锋。”

“原来是秦公子,久仰久仰……”

会上的气氛很好,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不只是何天乐一个人以混吃混喝的心态过来打酱油的,所有被邀请的人都是这种心思。

因为他们不想当秦家的刀,更不想成为秦、林两家开战的牺牲品。故而能混就混,不管秦锋如何逼迫,他们把心一横,咬紧牙关不表态,爱咋咋地。

能在商业上有所成就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些老江湖比秦锋看得明白。你秦家权势再大,那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明城还是明城,不可能成为你们秦家的封地。

秦锋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焉能不怒?

虽然很生气,但又不敢翻脸,他还得挤出笑脸与他们寒暄。

秦家要在明城对付林氏,那么就离不开他们的支持。

除非让他们看到林氏倒台的希望,落井下石他们比谁都积极,冲锋陷阵还是算了吧。

宴会散了之后,何天乐回到家里,坐在办公桌前,把宴会上所发生的事情付诸于笔端,待明天妹妹起床之后审阅。

……

林奕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听那话音有约架的意思。

“苍蝇采蜜,你给我装疯呢?”林奕暴脾气忍不了。

“林奕,中午十二点,明港码头,不见不散。”

“你要是不来,老子说你没用。”

林奕扔下电话,气得直挠头,骂骂咧咧道:“好好的一场美梦,让你给搅和了,还有没有公德心?老戴,你死哪儿去了,准备车!”

“少爷,老奴掐指一算……”

“滚一边去。”林奕起床气还没消呢,没心情跟管家逗闷子。

“先派人去明港码头踩点,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我林巨侠叫板。”

“少爷,不用那么麻烦,把电话号码给老奴就行了。”

“电话号码当然要查,明城码头也要派人去踩点。懂不懂什么是小心使得万年船?那些把自己玩死的大人物,说到底都是不够小心,这人呐,一旦有了权势,尾巴就翘起来了,会变得目中无人的。古人云;慎始善终,你的明白?”

“老奴明白,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是也不是。”林奕舔了下嘴唇,倒不是故意卖弄自己的学问,而是有感而发。

“古人说慎始善终,意思是慎始,慎独,慎终。准备做一件事的时候要慎重考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要保持谨慎,事情快成功的时候,更要一慎再慎,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少爷大才,老奴听少爷一席话,胜读百年书。”

“唉!”林奕话未出口,先是一声长叹,负手而立,嘴角微微上扬,矜持一笑道:“人生寂寞如雪啊。”

“老奴懂了。”老奴颔首,郑重其事地说道:“明城今年的选美大赛必须提前,我家少爷空虚寂寞冷了。”

“老戴。”

“老奴在。”

林奕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哟”的表情。

“老奴明白,老奴能体会少爷的不容易。请少爷放心,老奴愿立下军令状,今年的选美赛一定超过前几届。”

林奕含笑不语,虽然没有明言表态,但从他的举止神态上不难看出,选美大赛很对他的胃口。

他是要脸的,越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就越得注意吃相,不能太难看,否则会被人笑话的。

这是一种境界,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你是当禽兽?还是当禽兽不如?

林奕的境界属于后者。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演武堂里度过,随着林奕刻苦修炼太玄炼气决,丹田之气有所变化,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气越聚越多。

“少爷内力深厚,一力降十会自不在话下。但如果遇见同样内力深厚的敌人,少爷不会武技,恐怕要吃亏的。”

正在洗脸的林奕,闻听此言,不禁一怔,心道:王八拳虽然简单实用,但如果遇上狠角色,就有点不够看了。太极拳我会一点儿,可与人搏杀的拳法我不会,看来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老戴,我要学搏杀术,不要花架子。”

“明白。”

“还有刀剑,我也要学。”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难找,倘若老奴一口气请来十八个武师,每人只需精通一样即可,如此一来就简单多了,少爷自己挑。”

“如此最好,快去办。”

管家老戴领命而去,林奕扔下毛巾,前往餐厅吃饭。

因为中午与人约架,所以今天的午饭提前了。

酒足饭饱后,林奕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

就在他要坐车离开庄园之时,管家老戴匆匆跑来。

“少爷,老奴联系好武师了,最快的后天到。”

“别废话,快上车。”

车队驶出庄园,向着目的地明港码头开去。

而此时此刻,何家兄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吃零食,把约架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天天,我们真的不去赴约吗?我很想看林奕抓狂的样子,一定非常有趣。”

“纠正一下,他没有哥哥想的那么肤浅,他是个聪明人。第一次他会很生气,但不会抓狂,第二次才会。所以,明天一早继续打电话约架。”何天天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说道。

“好的。”何天乐咧嘴一笑。

何天天为了报复林奕,欲先将他激怒,然后再慢慢的把他引入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里。

她要把林奕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下,碾碎之后,再一片片给他拼凑起来。

不是无聊,而是为了掌控。

明港码头。

“卧槽,十二点半了,狗日的,怎么还不来?”林奕坐不住了,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清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他面朝大海,诗兴大发,于是吟了一首诗。

《大海啊全是水》。

又过了半个小时。

“狗日的,敢放我鸽子,你怕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点半之前你若不来,我就不陪你玩了。”

林奕朝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液,眉宇间隐现烦躁之色。

直到现在,他还能克制情绪,但一个小时后,他爆发了。

“走!”

他铁青的脸色和沉重的喘气声,无一不是证明他已怒火冲天。

他冷冽的目光令人不敢直视,更让人有种身陷冰窟遍体生寒的感觉。

此时此刻,坐在车里的管家老戴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惊扰了少爷,遭受无妄之灾。

他能体会少爷的心情,不但丢了面子,还被人当猴一样耍了。

以林奕死要面子的德性,又怎会咽下这口气,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出了这口恶气。

“就这么点本事?激怒我?也罢,如你所愿。”林奕说着,打开车窗把手机扔了出去。

“少爷,您这是……”

“看不懂?他可以耍我一次,但我绝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现在着急不是我,而是他。耍我玩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怕到时候你特么玩不起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快递员让我爽了一下午 抱着H不拔出来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快递员让我爽了一下午 抱着H不拔出来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