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海棠

作者: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海棠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观众朋友们,大家早上好,欢迎收看明城卫视早间新闻。继昨日传单事件后。当事人林奕发表了一则声明,同意接受秦锋的比武要求,在这则声明的最后,写有不论生死四个字。我国严

“观众朋友们,大家早上好,欢迎收看明城卫视早间新闻。继昨日传单事件后。当事人林奕发表了一则声明,同意接受秦锋的比武要求,在这则声明的最后,写有不论生死四个字。我国严厉禁止生死决斗这一非法行为,请双方克制情绪,严格遵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比武精神。”

“擂台之上,虽然拳脚无眼,容易出现误伤,但请大家不要忘记我们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

正在吃早饭的林奕,看完早间新闻后对老戴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干的不错,屎盆子算是扣在秦锋头上了。接下来就得靠我自己了,有没有什么速成的功法啊。别动不动十年往上走,等我学会了,林家也亡了。”

“少爷,今儿早上来了三位武师,一会还会有人来。”

“人呢?”

“在演武堂候着呢。”

“走,去看看。”

林奕放下碗筷就走。

演武堂。

林奕一见三位武师长得五大三粗,魁梧雄壮,心中就有些满意。他们在体能方面应该很不错,但是技击搏杀之道并不是身高力大就一定是高手。

自从修炼祖传《太玄炼气决》以来,他现在的力气就不小,但苦于武技稀烂,只会以蛮力对敌,不是长久之计。

因此想让这三人露上一手,看看他们的功夫深浅。

三个武师见老板有考较之意,立刻有人站了出来,双手抱拳道:“公子,在下洪涛,人送绰号锤死牛,在下最拿手的功夫是罗汉拳,可当堂演练一番,请公子看个清楚。”

光头大汉说罢,脚步腾腾走到厅堂中一站,陡地一声大喝,左步跨出,双手握拳,呼啸一声身形跟进,一个起手式站定,接下来,他便一招一式地演练开来,弓步砸肘、转身掏拳、马步右劈、左劈挂、虎抱头……

每出一招,他必大喝一声,声如霹雳,拳似雷霆,满眼都是他的拳影,满耳都是他的暴喝,看得人心旌摇动,神眩目驰。

这一套拳打完,洪涛脸不红、气不喘,向林奕一抱拳,道:“献丑了。”

有人开了场就不会冷场,接着第二个武师登场。微笑抱拳道:“公子,在下最拿手的功夫是鸳鸯刀,请公子指教!”

他说罢,刀光闪现,在大厅中龙腾虎跃,有好几次,刀锋几乎朝着林劈正面劈下,距离脑袋不过一尺。

林奕坐在那儿,脸上却很平静,既看不出赞许,也看不出轻视。

待这位武师表演完毕,最后一位姓周的武师站了出来。这位周武师练的是硬气功,什么金枪刺喉、颈弯铁棍、排木击背、掌断青砖,一套硬气功施演练起来看得人惊心动魄。

林奕看到这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表情。

“少爷,你看这三位武师的功夫还行吧?”

“你说呢?”

“养着当陪练也不错,瞧那身板,扛揍。”

“那就养着吧。”

林奕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高人出手,但他能从姐姐林雪身上感受到‘势’的压迫,说明这个世界的武力值要比地球高很多。

不说高手各个都得达到欧阳锋的水准,但至少得有尹志平的实力吧。

请不来欧阳锋,请个“龙骑士”过来交流下心得也好啊!

老戴啊老戴,瞧你干的好事。

察言观色是管家必备技能,老戴从林奕一声叹息中品出了许多滋味。

“少爷,您别生气,老奴向您保证,后面几个绝对有真本事。”

林奕抿着嘴唇,还没想好怎么说话,演武堂外便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什么叫有本事,什么叫没本事?”

“嘿,来了个刺头。”林奕转身看去,面色一沉道:“装之前看下地方,来人啊,叉出去。”

“慢慢慢。”老戴见状,急忙打圆场,解释道:“这个……我认识。”

“你认识?”

“师叔,他就是你说的人?”说话之人二十出头,年纪与林奕不相上下。

此人身材颀长,一身裁剪合体的玄袍。一双浑圆修长的大腿,腿形笔直健美。

除此之外,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容貌,眉目如画,唇红齿白,一双眸子澄澈如水,当真是翩翩美少年,佳色世上稀。

这样的俊俏男子,属实生平罕见。林奕长相不赖,但与他一比,就有点儿自惭形秽了。

那美男子眸光流转,一扫而过,便静静地垂了下去,长长的眼帘遮住了他的眼神,看不出喜愠神色。

他又取下腰间的长剑,抱在怀中,黑剑朴实无华,却透着杀气。

林奕打量这俊俏男子之时,管家老戴已经走到师侄身边,与他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足足聊了一分钟才终止话题。

“我既然来了,就让他们都歇了吧。”

此话一出,之前三位武师忍无可忍,好不容易在大户人家里找份工作,结束了四处飘泊的苦逼生活,眼看着就要飞黄腾达了,你一来就要断我们的财路,岂有此理。

“我来领教你的功夫!”

光头大汉一声叱咤,一记“黑虎掏心”便直取他的中宫。

也未看见他怎样出手,就听光头大汉“哎呀”一声惨叫,一个壮硕的身子已倒摔出去。

“砰”地一声撞在厅柱上,再滑落于地,震得屋顶承尘簌簌落下许多尘埃。

噗!

一口老血喷出,洪涛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其余二人见状,已无退路,不敢再有所保留,把吃奶的劲都使上了。

二人联手之下,结果还是被秒,实力差距太大。

他怀中的黑剑尚未出鞘,就连续放倒了三个大汉。

“你的硬气功倒还像点样子,可惜没练到家。”

“还有你,功夫学不到家,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从哪儿来的,滚回那儿去!”

“啪啪啪!”林奕击节而赞。

他看之前那些翻转腾挪、飘逸华丽的武术表演,并不是真正的传统武术,更像是杂耍。

常言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美男的动作极其简单,跟华丽不沾边,举手抬足间便放倒一人,这才是真正的功夫,是万军之中取统领首级的杀人术。

“可还行?”

“高手,绝对是高手。我就喜欢你这六亲不认的傲娇神态。”

“傲娇?”他眉头一挑,明明是发怒,却反而给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美感,可要说美在哪儿?又让人说不出来。

“对呀,大侠不傲娇谁傲娇?赏,必须重赏。老戴,这事办得不错啊,本少爷记你一功。”

林奕终于看到了成为一代“巨侠”的希望,摩拳擦掌,兴奋莫名道:“你开个价,我绝不还价。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看看你的剑术,还有,是不是只有无情的人才有资格当剑客?”

“无情?”

“你不知道吗?这个嘛,该怎么向你解释无情呢?你等我想想。”林奕当即想到了很多名噪一时的剑客,如楚留香,剑神谢晓峰等人。

“论无情剑客是怎样炼成的,首先要学会提起裤子不认账,要被女人戳一辈子脊梁骨……”

“师叔,我要杀人。”拔剑、收剑只在刹那间,简直是快如闪电,妙到毫巅。

林奕被他这凌厉无匹、瞬息既至的一剑给吓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抱剑而立的无情剑客。

“萧剑,不要帅酷了,来来来,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家少爷,普天之下绝无仅有的大才子。时间久了,你会知道我家少爷身上的优点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的数不清。”

林奕面露惊容,脸上慢慢绽起了笑意:“萧兄弟,好快的剑!”

“嗯。”

萧剑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便不再搭理林奕。

“我懂我懂,剑客是古往今来逼格最高的职业。白衣胜雪,剑气如霜,走到哪儿都有人爱。一个回眸,便迷倒万千少女。”

“咳咳……”

管家老戴干咳一声,打断林奕的话,小声提醒道:“少爷,再说就成瓢客了。”

林奕瞪了老戴一眼,讪讪一笑道:“是我管教不严,让萧大侠见笑了。”

男人都有武侠情怀,对剑情有独钟。

“老戴,快去安排一下,叫厨子做几道拿手好菜。虽是初次相见,但我与萧兄却是一见如故,萧兄莫要推辞,容我稍尽地主之谊。”

“少爷,你可要稳住啊,我这师侄不太好说话。”

“没事,一回生二回熟,本少爷的人品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少爷的人品杠杠的。”老戴不好再劝。

但是,林奕自来熟的样子,差点儿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当他的手落在萧剑的肩上,试图与其称兄道弟之时。萧剑拔剑了,剑仅出鞘三寸,剑气外泄的一瞬间,林奕身体一僵,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脖子,有种濒临窒息的感觉。

直到萧剑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林奕的视野中,他才回过神来,大口喘着气,汗出如浆,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剑乃凶器,主杀伐。

萧剑怀里的那把剑不知道饮了多少人血,才会有此等威势。

“少爷,您没事吧。”

“你是他师叔?”

“名义上的师叔,少爷,您别瞎想,我要是有他那本事,我就亲自教少爷了。”

以萧剑所表现出的强势,可以想象得出他们宗门有多么牛逼,而老戴除了溜须拍马啥都不会,这就好比入宝山而空手回,林奕越想越气,朝着老戴怒喷:“宗门之耻,江湖败类!”

“少爷……”

老戴愁眉苦脸,不知道该如何向少爷解释,搞不好饭碗得丢啊。

“萧兄弟,随意随意,到这就跟到了家一样。”林奕如此示好,必然有所求。

笼络萧剑,将其留在身边,好处大大的。

林奕又不傻,身边有这么一位剑客跟着,生命安全便有了保证,最重要的是,还能向他请教武道修行。

“别人有随身老爷爷,我有随身美男子。穿越福利嘛,就是来得太迟了。”

林奕想的很美,但萧剑根本不领情,来这里是为了完成宗门任务,除此之外,不想跟林奕有任何交际。

“来尝尝这道菜,味道很不错的。”

林奕不会轻易放弃,打定主意要把他留在身边。甚至动了把他灌醉,然后带他去嗨皮嗨皮。但一想到他醒来后拔剑的样子,便只好熄了此念。

吃过中午饭。

萧剑端坐在椅子上,腰杆儿挺得笔直,当林奕是空气一般,仍然一言不发。

“少爷少爷,萧大侠的腰好细呀。”二丽非常羡慕萧剑的细腰。

林奕闻言一怔,谁会没事去看大老爷们的腰,即便他是个美男子,那也不能盯着人家的腰看啊?

又不拼刺刀?看了也是白看。

“你们女人的视角真的好奇怪,那么漂亮的脸蛋不去欣赏,偏偏看人家的腰……”林奕本来并不在意,随口唠叨几句而已。但话一出口,忽然感到有些许不对。揉了下眼睛,盯着萧剑的脸使劲的看。

一开始,萧剑尚未忍受,但随着林奕的目光移到脖颈之下后,萧剑的手落在了剑柄上。

“嘿嘿!”

林奕嘿嘿傻笑,笑得萧剑玉面飞红。

忍无可忍之下,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杀气腾腾的看向林奕。

而林奕傻呵呵的样子就跟中了彩票似的,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无法自拔。

萧剑迈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径自走到一边,避开林奕不怀好意的眼神。他把下巴一扬,斜视着大厅中并不存在的天空,淡淡地说道:“我只负责三个月内不让你被人宰掉,时间一到,各奔东西,我萧剑和你林奕不会有什么瓜葛,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所以你不用和我套近乎!”

林奕看着他那高高扬起的头,目光又滑到那天鹅般颀长优雅的颈项上,他的脖子纤细白皙、喉头平滑毫无突起。

见此一幕,林奕的目光微微一凛,随即笑得更开心了。

“萧兄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似乎是对我有什么成见?说起来,我也不是外人,你师叔跟我关系别提多好了,一个壶里撒尿……按规矩,你得喊我一声叔。”

“一丘之貉。”他毫不掩饰的厌恶口吻,让老戴无地自容。

“软硬不吃真的好吗?”林奕扶额而叹,一时间,想不出好办法。

“哼!”萧剑仍然很傲骄地仰视45度角,看着那并不存在的天空,冷哼一声,不屑回答。

“老戴,送萧大侠回房休息。”

“是,少爷。”

老戴带着萧师侄去客房休息。林奕却把大丽、二丽拖进卧室。

“少爷,大白天的不好吧。”

“小脑瓜里想什么东西呢?少爷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林奕说着,又把她们拉到怀里,趴在她们耳边嘀嘀咕咕。

“呀,这样真的好吗?”

“少爷,我害怕,他有剑。”

“有我给你们撑腰,有什么好害怕的。记住,所有东西都要拍照,不能放过任何一样东西。”

“嗯嗯,保证完成任务。”

“好,完成任务后,本少爷有赏。”

接下来,林奕又叮嘱她们一些细节,最好不要留下证据。

折腾了一上午,林奕有些累了。睡了一会儿午觉,醒来后就拉着萧大侠去演武堂请教剑法。

就在萧剑教他练剑时,大丽和二丽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客房的门。

“呀,你快看那是什么,好恶心呀。”

“是内衣。天呐!我要提醒少爷小心点,他不是好人。”

“嗯嗯,我们现在就去告诉少爷,把他赶走,太恶心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海棠: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他把手指伸进了下面揉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海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