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堂上却玩公主,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

作者:在朝堂上却玩公主,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你又怎么了?情绪变得这么低落!萧若璃放下茶杯,笑道:是不是怕侯府的人追过来打你?哈哈,谁让你不懂礼数,在别人家大门上乱写乱画。如果是原创,想必以侯府的心胸不至于跟

“你又怎么了?情绪变得这么低落!”萧若璃放下茶杯,笑道:“是不是怕侯府的人追过来打你?哈哈,谁让你不懂礼数,在别人家大门上乱写乱画。如果是原创,想必以侯府的心胸不至于跟你一般见识,就怕你抄袭古人诗词,还厚颜无耻的跑到人家门前炫耀卖弄。”

“萧大侠,你好歹出身绿林。这样毫无下限的舔权贵,真乃江湖之耻。”

“姓林的,你以为我不敢废了你?”

“如果我用手机把你刚才的嘴脸拍下来,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不堪。你追星,我可以理解,但盲目崇拜某个人,会让你失去对一件事最起码的判断能力。顾倾城不值得萧大侠如此维护!”

“她不值得,难道你值得?”

“如果你非要找个人来崇拜,那我只好勉为其难了,正所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牙尖嘴利,等回到酒店,我给你拔拔牙!”萧若璃越想越气,茶也不喝,拽起林奕就走。

她在胡同口拦下一辆计程车,在返回酒店的途中,她不断放狠话,吓得林奕都想跳车了。

……

顾府大门前。

几个穿长衫的老头子围在自家的朱漆大门看了又看,还不允许别人靠近。

“怎么办?总不能摆在这里任由风吹日晒吧。”

“字我已经拓下来了,这首词只有半阙,可惜了。”

“问题是现在拆不了,要做一扇一模一样的门,最快也得半个月。”

“先用东西罩上,等门做好了再换。”

“唉,只能如此了。”

当这一群老头子走后,从府里又走出一位绝色佳丽。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冷艳的表情遮不住她倾国的容颜,她径直走到门前,目光被门上的字迹所深深吸引。

“林奕,年龄二十二,学历……自入学以来,成绩从未及格。曾附庸风雅,又被人多次冷嘲热讽后自暴自弃,痛恨所有与文学有关之事。这首词……匪夷所思!”

如果非说林奕抄袭,不是不可以,只是难度太高。首先这首词写得实在太惊艳,足以震惊世人,毫不夸张的说,当今的诗词宗师也未必能作的出来。

而且顾家上下这么多人,对这首惊世之作却闻所未闻。由此可见,这首词很有可能出自林奕之手。

他们不愿承认,包括顾倾城也是如此,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未婚夫有惊世之才。

承认林奕,就等于承认他们这么多年读的书都特么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连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都不如。

这叫清高自矜的他们如何接受的了,遮羞布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废物大少给扯了下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顾家还是小看了这首词的威力。为了打消自己的疑虑,他们把这首“木兰花令”上半阙传了出去,试图找到真正的作者,揭穿林奕不是为了羞辱他,而是为了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用来退婚。

至于那从未出现过的瘦金体,被临摹之后,理所当然的成了他们顾家的独创字体。

国际大酒店。

林奕又过上了猪一样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自从写下那半阙《木兰花令》,再也不见顾家有什么动作了。

技师也不来敲门了,顾倾城的“脑残粉”也搭理他了,一天到晚无所事事。

“要到签名没有啊?”

“要没要到跟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

“我看你天天早出晚归不务正业,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的管家兼保镖。把老板扔在酒店里,自己跑出去快活。有你这样的员工吗?你不觉得羞愧吗?”

“吃你的饭,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二人谈话又一次不欢而散。

顾倾城的“脑残粉”最近很反常,林奕怀疑她“大姨妈”来了,所以不敢把话说的太重。

吃着吃着,萧若璃放下碗筷,直勾勾的盯着林奕,上下打量起来。

“你干嘛?”林奕心慌的一批,屁股都不敢坐在椅子上了,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

“古诗三百首,你记得几首?”

“你干什么?严刑逼供?我警告你,我是你的老板,你若敢以下犯上,我姐饶不了你。”

萧若璃笑而不语,眼神里满是玩味戏谑之色,那意思好像在说,天高皇帝远,你落在我手上就由不得你了。

“萧大侠,有话好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林奕认怂,显得底气不足,不敢与萧若璃硬碰硬。

“知道怕还有救。从今天开始,我督促你练字。”

“练字?”林奕困惑不解,挠着头道:“你是武师,练哪门子的字啊?再说了,我干嘛要练字,不能吃也不能喝……”

“练不练,痛快点。”

“练练练。”

林奕一口气堵在胸口,恶狠狠道:“我真想练死你啊。”

“哼!”萧若璃见目的达到,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有问题,这里面有大问题,好端端的让我练什么字啊?再说了,我练不练字跟她有什么关系?萧大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她跟顾倾城联系上了?被人策反成了卧底?”林奕喃喃自语,越琢磨越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回到客房。

萧若璃正在玩手机,见林奕走了进来,便道:“现在就练。”

“切!”

林奕嗤笑道:“给你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我没招你惹你,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看。我姐非打断你的手不可!”

“你……”萧若璃见威胁不成,于是乎,为了完成偶像交给自己的任务,她只能改变策略。

“请说出你的条件,能答应的,我绝不含糊。”萧若璃不情不愿地说道。

“萧大侠,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现在吃喝拉撒都是我管着,你还有脸问我要什么条件?我有花不完的钱,我需要什么我直接拿钱买就是了。用得着你帮忙?”

林奕盛气凌人的说着,迈步走到床边,语气忽然一变,目光落在萧若璃的大长腿上,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林奕岂是那不懂风情的莽汉,萧大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推辞,那就真是不近人情了。”

萧若璃心头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全神戒备,盯着渐渐逼近的林奕,一旦发现他行为不轨,便拔剑斩之。

“长夜漫漫,萧大侠一人独饮,岂不寡淡,来来来,我陪你一起喝。”林奕冲着大长腿去了。

呛!

黑剑出鞘,剑光一闪。

林奕只感到脖颈处一凉,隐有鲜血溢出。如遭雷击一般愣在原地,只要再往前动一下,锋利的剑刃就会割断他的咽喉。

京都。

泰安林园。

一进园,庭院里栽满了鲜花,一股淡雅的清香扑面而来。

漫步长廊中,使人忘记一切烦恼。穿过一扇扇石拱门,一处一景,犹如一卷优美的古画。

八角亭中,俊男美女谈笑风生。

“顾仙子这幅《荷塘月色》怎一个好字了得。如行云流水绕素笺颜……”

“妙,几笔勾勒似云锦,点墨绘出心中情,妙到巅毫。”

“倾城姐,这幅《荷塘月色》可否……”

“周文长,你快闭嘴,只要你一开口便臭不可闻。”

“我特么刷牙了,要你多管闲事……”周文长不服气,欲与人争辩。

他的父亲是圈内鼎鼎有名的古董商,又涉猎极广,无论古画、书法、名人信札、古琴都有经营。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这幅画我要送人。”顾倾城收笔,丫鬟递来热毛巾,她擦了下手,一想起萧若璃正在赶来的路上,就忍不住掩嘴娇笑起来,好似奸计得逞一般,美眸中闪动着狡黠之色。

“倾城姐想到什么开心事啦,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快告诉我们。”

“快说快说,究竟因何发笑?”

“不会是想男人了吧?”

“哎呀,你们不要乱猜了。”

与她关系较好的女伴缠着她说出心事,不过她却卖了个关子,只道一句“过会儿你们就知道了”,便没了下文。

八角亭中,那些个自诩风流的才子们,只顾装逼,对她们谈论之事漠不关心。有捏着一根枯树枝,装模作样吟诗的。

“哎呀我的妈,好大一树枝。”一句诗吟了三年,至今还在为下半阙而发愁。

有仰着脸接鸟屎,装出一副孤傲冷高的哲人范儿,“我在哪儿,我是谁?我要干什么?”

还有盯着地上的蚂蚁呓语的,“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十分钟后,萧若璃终于来了。

月牙拱门前,萧若璃一袭白衣,手持长剑,容貌秀美绝俗,一头长发倾泻而下,她折纤腰以微步,眸含春水,清波流盼。恍若仙子下凡,有道不尽的风情。

“哇撒,这位仙子是谁?”

萧若璃一亮相就镇住了所有人,仅以容貌而论,她与顾倾城不相上下。就连气质也分不出高低,一个有书香卷墨的清气,另一个有英姿飒爽的侠气,难分伯仲。

“她就是我要等的人。”

顾倾城走下台阶,迎了上去。

二人一见面,就跟失散的姐妹重聚似的,挽着手,叽叽喳喳像有说不完的话。

“他有没有怀疑你?”

“应该怀疑了。不过……没关系啦,我有办法对付他。”

“真的?”顾倾城狐疑道:“如果事不可为,我再另想办法,千万不要委屈自己,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不会啦!”萧若璃说着,挥舞粉拳,傲娇道:“他敢对我不敬,我一拳捶死他。”

“嘻嘻,我忘了你天道门的少门主。”

二人手牵手来到八角亭,顾倾城隆重介绍了萧若璃后,又把自己所作的《荷塘月色》赠与她。

就在这时,只顾装逼的“风流才子们”醒了过来,争先恐后的冲向萧若璃。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五个大老爷们抢着念一首诗,盛况空前。

“让开,还嫌不够丢人现眼。”顾倾城眼睛一瞪,吓得“风流才子”作鸟兽散了。

“快把他的书法拿出来……”

“书法?”

萧若璃闻言,眉头微蹙,在她看来林奕写的字好看归好看,但与书法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现在忽闻偶像顾倾城称林奕的字为书法,不禁感到五味杂陈。

接下来,她拿出那副自己用剑架在林奕脖子上,才逼他写几句残诗。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设想英雄垂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

“苦情诗?这是他写给你的?”顾倾城扫了一眼,只觉得一股怨气扑面而来。

为谁风露立中宵?你一个喜新厌旧、朝三暮四的败家子,别把自己归入痴情人。你不配!

看到那句“温柔不住住何乡”的时候,顾倾城不免感到一丝欣慰。

这才是贪花好色的败家子该有的样子,卖苦卖惨真的不适合你,给别人留一点展现自我的空间好不好?

“好凄美的诗!”

顾倾城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挖苦林奕,但是她的好友闺蜜却被眼前的诗句迷住了。

那一句句凄美忧伤的情诗,宛如一道闪电劈入她们的心间,愣在当场,浑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刹那间,人就痴了。

只顾装逼的风流才子们也围了上来,细品之后,便忍不住点头赞道:“诗是好诗,如果他再写之前,与我切磋一番,一定会更好。”

“此言大善,他若来请假我们,一定会满载而归。”

“咿!”有才子轻咿了一声,搓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他不与我们切磋诗词是有原因,他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你认识他?求介绍!”

“诸位兄台,他并不认识他,你们请看……”此人指着其中一句诗,得意洋洋道:“看到憔悴二字没有?我想对他说一句话,减肥要讲科学,不能胡来。”

“你的意思是说衣带渐宽终不悔是为了减肥?”顾倾城的声音都变了,惊怒交加之下,顾不上所谓礼数,直接收起了林奕的墨宝,不敢再让这群不学无术的富家大少爷胡乱点评。

“倾城姐,不要生气嘛,他们……赶又赶不走,您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倾城姐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气坏了身子划不来。”

“就是就是,快把诗词拿出来,我要拍照留念。”

“改天吧,我今天累了。”

顾倾城犹豫半响,深吸一口气,说完就拉着萧若璃走出八角亭,一路不停,穿过回廊,直至林园外才停下脚步。

二人站在轿车前,顾倾城咬着嘴唇,恨恨不语,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脑中不断浮现出家族搜集来的有关林奕的资料。

“好好的败家子你不当,偏偏学人家附庸风雅,你……我恨你!”

顾倾城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无力又无助的滋味,她引以为傲的诗词文采在林奕面前显得微不足道。十岁作诗的她,已吟诗十余载,却没有一首诗能与这些残句相提并论的。

更不要提以前被人恭维吹捧的话语,现在想来,羞死个人啦!

她甚至动了一把火烧掉书房的念头,连个败家子都比不上,还学它作甚?

分享给小伙伴们:
在朝堂上却玩公主,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在朝堂上却玩公主,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