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粗汉H玩松了 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歌曲

作者:被粗汉H玩松了 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歌曲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被子! 谢婷婷备萧张送到医院救醒后,就这么靠在病床的床头靠枕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她神色有些木然,不言不语。 婷婷,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婷婷,你说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被子!

谢婷婷备萧张送到医院救醒后,就这么靠在病床的床头靠枕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她神色有些木然,不言不语。

“婷婷,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婷婷,你说话啊?”

谢婷婷身边,母亲王芸揪心的呼喊着,可是谢婷婷却没有任何一丝的回应。

久久没有得到谢婷婷的回应后,王芸的怒火直接撒到了与他一起站在旁边的萧张身上:“废物,都是你这个废物,要不是你硬要婷婷和谢伟打赌,婷婷怎么会这样?”

“妈,对不起,这次确实是我错了!”萧张低声回答道。看着病床上神情淡漠到已然宛如木然的谢婷婷,他的心宛如被狠狠的撕裂一般。

他错了,他承认自己错了!但是不是错在和谢伟打赌,而是自己不该再隐忍,自己不该让谢伟这些人那么嚣张!自己早该打烂谢伟这些人的嘴巴!

看着低着头,窝囊承认自己错误的萧张,王芸抬起手,想给萧张一巴掌,可是最后却无力的放下,凄然的说道:“萧张,算我求你了,你不要祸害婷婷,祸害我们这一家了,行吗?”

萧张轻轻抬起头,看着王芸,忽然语气坚决的说道:“妈,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起,不会再让你们丢脸!”

“萧张!”忽然,病床上的谢婷婷开口说话了!

“啊,婷婷?你终于说话了,你快要吓死妈妈了!”听到谢婷婷的声音,王芸顾不得责骂萧张了,猛的扑到谢婷婷身边。

“婷婷,你...你没事吧?”萧张的声音也有些激动的颤抖。

谢婷婷的目光毫无波澜的看着萧张,足足看了数秒,忽然说道:“萧张,我们离婚吧!”

唰!

萧张浑身一颤,身体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

谢婷婷终于忍受不了他了,喊他离婚了么?

王芸也愕然的看着谢婷婷。以往无论谢婷婷受了多大的委屈,她从未提过要跟萧张离婚啊。没想到这一次,谢婷婷竟然主动提出来!

这让她着实意外!

这一刻,王芸既又惊喜又有些怅惘。

好半响,萧张才缓过来,声音无比的艰涩:“离...离婚?”

“对!我们离婚吧!”谢婷婷平静的说道。此时此刻,离婚二字从她口中说出来是如此的轻描淡写,仿佛没有一丝的情感!

“我们彼此放过对方,可以吗?”

萧张沉默了下来!此时此刻,他的心宛如刀绞一般,痛得无法呼吸!

与谢婷婷相处五年,终于还是分开了么?

空气在此刻变得无比的沉寂!

“好!”沉默了三分钟,萧张终于回答。

嘭!

没有谁明白,表情平静的谢婷婷心里仿佛受到重锤轰击,痛得仿佛要窒息一般,可是,她却故作坚强!

“很好!既然如此,你走吧!这里有我妈妈照顾我,你不用再担心什么了!等我身体稍微好点,我们就去把婚离了!”

萧张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好半响,他才吐出几个:“你...保重!”

说完,他缓缓的转身!

转身的那一瞬间,萧张的眼睛湿润了!

他慢慢的走出病房,每一步都仿佛耗尽他全身的力气一般,步子沉重如铁。

刚走出病房,他浑身仿佛失去了力气,直接蹲在们旁边的墙角!双手死死的拽着头发,表情痛苦得狰狞,任由眼泪狂流,割裂着他的脸庞。

五年!

五年了!

谢婷婷终于还是忍受不了他,跟他提出了离婚!而让谢婷婷受了这么多委屈的他,没有拒绝的勇气和理由。

......

病房之内,在萧张离开之后,再度陷入可怕的寂静。

终于,王芸忍不住问道:“婷婷,你...你怎么会忽然想跟萧张离婚?以前,不管我们怎么劝你,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跟他离婚啊!”

谢婷婷那放在被子里的手已然握成拳头,骨节发白,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但是她的语气却很平静的问道:“妈,你是不是舍不得萧张这个废物女婿?”

“唉!”王芸深深叹了口气:“婷婷,纵使是养一条狗,都会有感情啊。更别说萧张跟我们生活了五年!这五年里,他虽然废物了一点,可是他没有什么坏心思,甚至家里的脏活重活都是他干!虽然我经常骂他,我只是恨铁不成钢,不能为你遮风挡雨罢了!”

这一句话,让得原本平静和故作坚强的谢婷婷彻底崩溃,失声痛哭:“妈!婷婷何尝不是呢...”

“我和他生活五年了啊!我已经习惯了他身上的臭烘烘的酒味,我已经习惯身边有个人挨我的骂,我已经习惯晚上

有人给我洗脸洗脚盖被子......”

“可是,婷婷的名声已经毁了!被谢伟给毁了!以后,会有很多人说我谢婷婷是一个不守妇道,淫贱的女人,说我这个有夫之妇和林邪乱搞!”

“我怕别人说我给萧张带绿帽!“

“一个男人什么屈辱都可以承受,但是不应该承受这种屈辱!”

病房门外的墙角,心痛得狰狞的萧张如遭雷击,他轻轻抬起头...那一刻,那那布满眼泪的脸庞忽然露出一抹笑容:“婷婷,这辈子,我萧张认定你了!”

随即,他快速的离去!

不多时,他买来了两份盒饭,两杯牛奶,再度推开病房的门!

看到萧张,谢婷婷赶紧擦掉眼泪:“萧张,你又回来干什么?”

“婷婷、妈,我给你们买了饭和牛奶!”萧张微笑着说道。

“萧张,我们离婚了,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了!你没明白吗?”谢婷婷看着萧张,看着他手里的盒饭,她的心不禁有有些回暖,可是,语气依旧冰冷!

“离婚?不,我反悔了!我不同意了!”萧张忽然有些强势的说道。

“为什么?你还有祸害我到什么时候?”谢婷婷宛如愤怒的瞪着萧张。

“一辈子!”萧张沉声说道,脸色前所未有的坚决!

“不!我不想和一个废物生活一辈子!”谢婷婷摇头。

萧张深吸一口气,看着谢婷婷的眼睛,真挚的说道:“婷婷,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你会看到我的改变!好吗?”

“妈,也请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你们会看到我的改变的!”萧张转向了王芸。

“这...”王芸没想到萧张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她一时间也愕然了,不知怎么回答。

见王芸有些不知所措,谢婷婷依旧不说话,萧张再度说道:“婷婷,要不,以一个月为期,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还没有看到我的改变,你再让我滚,怎么样?”

谢婷婷没有说话,她目光凝视着萧张。不知为何,她感觉萧张似乎变了,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看了萧张数秒,忽然接过了萧张手中的盒饭!

这一个动作,让萧张笑了起来。

“婷婷,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今天谢伟等人给你的屈辱,我一定让他们加倍奉还的!”

“加倍奉还?”谢婷婷淡漠的摇摇头:“我现在只希望奶奶能恢复我们这个小家的正常月奉。让我们能正常生活就行了,别无他求!”

闻言,萧张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凌厉:“婷婷,你放心!奶奶会恢复我们家的月奉的,另外,和恒风集团的项目也终归会回到你手上!”

“呵呵!”谢婷婷轻轻摇头,只当这是萧张对她的安慰而已!

一个月!

她可以给萧张一个月时间,只是当污言秽语袭来之时,萧张恐怕连一天都坚持不了吧?

见谢婷婷不信,萧张也没有解释什么,随即他赶紧把手里的另外一个盒饭递到了丈母娘王芸面前,轻声道:“妈,你也吃吧!”

刚才,他在门口真真切切的听到了王芸的话,王芸虽然是骂他,可是,他在这个丈母娘的心里还是有一定位置的。

王芸看了萧张一眼,默默的接过盒饭!

“叮铃铃!”

就在谢婷婷吃着萧张买来的盒饭时,她的电话陡然响了起来!

当看到这个号码时,谢婷婷的脸色唰变!

“婷婷,怎么了?”王芸放下筷子,看着谢婷婷。

萧张的目光也落在谢婷婷的手中的手机上。

“是...是林邪!”谢婷婷看了萧张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昨天他帮我拿下了恒风集团的项目,他恐怕要我请他吃饭,感谢他!”

唰!

萧张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意。这个萧张骗了一次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还想对谢婷婷图谋不轨???他想找死?

王芸顿时有些恼火的说道:“可是,这个项目已经被谢伟夺走了啊!”

“虽然项目被谢伟夺走了,可是,林邪确实帮我拿下了那个项目...”谢婷婷低声道。

“萧张,你说我该怎么办?”忽然,谢婷婷看向了萧张。

“问他干吗?他要是知道怎么办?我们怎么会受这窝囊气!”王芸立刻埋怨的说道。

可是,这一刻,萧张的脸上却涌现出惊喜,因为她没有想到谢婷婷竟然问他的主意!

见萧张不知为何莫名的傻笑却不回答自己,谢婷婷苦涩的摇摇头,正如妈妈说的,自己干嘛问这个废物啊!

然而,就在这时,她却听到萧张说道:“如果他让你请他吃饭,你就答应他!”

“答应他?”谢婷婷直直的看着萧张,眼眸中尽是失望。这个废物难道不知道林邪是一匹狼吗?答应林邪的要求,不就是把她这只小绵羊送入狼口吗?

萧张看了谢婷婷一眼,轻声道:“婷婷,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从今往后,有什么困难,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面对了,我要和你一起面对。包括今晚去见林邪!”

谢婷婷凝视着萧张...足足看了数秒,随即轻声点头:“好!”

随后,她接听了林邪的电话。果然如她所料,林邪想让她请他吃饭,而且林邪已经在龙凤阁定好了包间!

听完电话后,萧张脸上没有任何异样,轻声道:“婷婷,你安心休息,今晚我陪去!只要有我在,没有谁能动你一根汗毛!”

“好!”谢婷婷回应了一句,便再度躺在病床上休息了起来!

不过,让谢婷婷等人愤怒和心凉的是,谢家人明明知道谢婷婷躺在医院,可是竟然没有人前来看望!血脉情分竟然淡漠到了这种地步!

直至到了谢婷婷准备离开病房前去龙凤阁见林邪的时候,才有两个谢家人姐弟偷偷摸摸的前来!

见到这两个人,谢婷婷才有了一丝安慰:“小磊,小兰,婷婷姐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来看我?”

这两个姐妹摇摇头:“婷婷姐,其实我们早就想来看你了!可是,谢伟不让,谢伟让人专门看着,如果发现谁来看你,就会记在他的小本子上!直到这个人去吃饭了,我们姐弟才跑出来!除了我们之外,其实还是有几个兄弟姐妹也想来,可是,他们担心比较小,不敢来!”

听到这姐弟的话,谢婷婷感觉五味杂陈!偌大的谢家,竟然怕一个谢伟怕到如此地步,这样的家族,怎么会有发展?

萧张默默无语,只是他心里已经默默的记住了这两姐弟,因为这姐弟是整个谢家之中,来看谢婷婷的两人!

谢磊和谢小兰也不敢在这里呆太久,她们跟谢婷婷说了几分钟的话后便匆忙离开!

到两人离开后,谢婷婷看向萧张,一脸惨然的说道:“萧张,看到这种情况,你感觉你还有必要再和我呆一个月吗?”

萧张轻声说道:“一个月,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了!你放心吧!要不了多久,谢伟等人会付出代价的!而你在不久的将来,比成为他们高不可攀的人上人!”

“人上人?呵呵!”谢婷婷自嘲一声,随即脸色忧愁的道:“别说这些了,我们准备去龙凤阁吧!我都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林邪呢!”

“你什么都不用想!一切有我!”萧张沉声道。

“萧张,不要在我面前说大话了...那样真的...有些让人感觉厌恶!”谢婷婷看了萧张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再理会!

今天萧张能跟他去龙凤阁已经超乎了她的意料,她不奢望萧张能够再做出什么更让她惊讶的事!

萧张张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他默默的跟着谢婷婷身后。

而在萧张和谢婷婷前往龙凤阁的时候,希顿酒店的豪华包间,谢伟带着几个谢家兄弟早已经坐在了包间之内。自从下午奶奶把恒风集团的项目交到他手里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恒风集团负责这个项目的副总苏玮搞关系了。所以,他早早就打电话预约了苏玮,准备请苏玮吃饭,联络感情!

等了半个小时,苏玮带着两个公司的职员终于来到!

“苏总,你终于来了!”看到苏玮,谢伟宛如哈巴狗一般站了起来,赶紧走到苏玮身边打招呼。

“你就是下午给我打电话的谢伟?”苏玮上下打量着谢伟,他的表情有些冰冷。

不过,激动的谢伟似乎没有看出来,他赶紧点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谢伟!”

“听说,这个项目由你负责了?”苏玮淡漠的看着谢伟。

“是的是的,希望苏总以后多多关照啊!”谢伟点头哈腰。

“谢婷婷小姐呢?是他跟我签订的合同吧?怎么负责人忽然变成你了呢?”苏玮的语气更冷了。

谢伟叹息道:“唉,婷妹身体不适,已经晕倒住院了,她不适宜过度操劳!所以,就由我来负责这个项目了!”

苏玮的深吸一口气,忽然说道:“合同呢?”

“合同我带来了,合同上有些东西,我正想请教苏总,所以我今天就带来了!”谢伟赶紧掏出合同,递到苏玮面前。

然而,当合同放到苏玮手中的时候,苏玮猛的用力,那份被整个谢家给予希望的合同直接唰的一声被他撕成了粉碎

唰!

合同便成一堆废纸从空中飘落在了地上!

谢伟等人的神情在这一刹那定格住,脑子也在这一刻失去了思考能力!

怎么...怎么会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谢伟终于反应了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玮,艰涩的说道:“苏...苏总,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正想问问你们谢家是什么意思呢?”苏玮一脸冰冷,盯着谢伟:“为什么和我签合同的是 一人,而负责项目的另外一人?你们是在戏耍我们恒风集团吗?”

“苏...苏总,负责人是谁不是那么重要吧?反正我们都能代表谢家,不是吗?”谢伟的脸色有些难看。

“呵呵,代表谢家?”苏玮冷冷一笑:“一个小小的谢家算是什么东西?”

“你以为我们和你谢家签合同是看中你们谢家的能力?不,我们看中的是谢小姐的人品和能力!”

“没有谢小姐,你们谢家人连进我们集团的大门都没有资格,懂吗?”

唰!

谢伟等人脸色刷白,额头开始冒出了冷汗!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恒风集团竟然只认谢婷婷!

而就在这时,苏玮那冷漠的声音再度传来:“谢伟是吧!我现在代表恒风集团警告你们谢家,你们最好给我们一个满意解释,否则,我恒风集团必将不惜一切代价封杀你们谢氏集团!”

滴答滴答!

冷汗直接从谢伟等人的脑门流了下来,一个个脸上已然失去了血色。

如果恒风集团要封杀他们谢氏集团,他们谢氏集团就真的完了!只要恒风集团一句话,这阳市恐怕没有谁敢再和谢氏集团合作了!

这对谢氏集团绝对是灭顶之灾啊!到时候,他谢氏家长的上百人恐怕只有喝西北风了!

警告完之后,苏玮等人看都不看谢伟一眼,便冷漠的转身的离开,留下谢伟等人呆若木鸡的站在包间之内,久久无法反应不过来!

而走出希顿酒店后,苏玮便上了一辆劳斯莱斯。

刚上车,他便恭敬的对着车中的一个青年恭敬的点头:“李总,事情办好了!”

车中的青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苏玮看了青年一眼,忽然鼓起勇气的问道:“李总,我有一个疑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说!”青年淡漠的吐出一个字。

“李总,谢家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而那个谢小姐虽然誉为阳市第一美女,可也就是这么一个小家族的小姐而已,为何我们要这么帮她?”苏玮小心翼翼的说道。

“小家族的小姐?呵呵,她的身份...整个阳市没有谁能媲美!”青年淡淡一笑,便不再说话。

闻言,苏玮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酒店之内,谢伟在苏玮等人离开数分钟后,终于彻底反应了过来。

一个个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惊慌失措:“老大,怎么会这样?”

“这恒风集团太欺负人了!不仅仅撕毁合同,而且竟然威胁我们,他们是无法无天了吗?”

“伟哥,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要是我们谢家真被恒风集团要封杀,我们就真的完了!”

一群和谢伟要好的青年彻底慌了神。

“走,我们回去禀...禀报奶奶!”谢伟也彻底慌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原本以为接手到这个项目之后,他可以大展拳脚,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突然一个晴天霹雳,让他差点丢魂!

“唰!”

几个谢家青年慌乱的冲出包间,连饭都不吃,直接赶回谢家祖宅。

谢家祖宅,谢家老太太看到漫天大汗神色慌张的谢伟等人,不仅眉头微皱,不悦的道:“小伟,你们不是宴请恒风集团的苏总,和他联络感情吗?怎么就回来了?”

“奶奶,出...出大事了!”谢伟扯着嗓子,艰难的说道。

“出大事?什么大事?”老太太疑惑的问道。

“恒风集团的苏总当着我们的面把合同撕了,而且扬言要封杀我们谢家!”谢伟脸色愤怒而难看。

“你说什么?”老太太直接站了起来,那双略显浑浊的眸子涌现出震惊和 难以置信之色。

半响,老太太才缓和过来,冷冷的盯着谢伟:“说,这是怎么回事?”

谢伟脸上闪过一抹屈辱的神色,却还是如实说道:“苏总说我们谢家戏耍他们恒风集团,说签合同是一人,负责项目却是另外一人,他很生气。还有,他说,他之所以和我们谢家签合同,主要是看在谢婷婷...其他人,都不行!如果我们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们就会封杀我们谢氏集团!”

老太太身躯微微一颤,随后厉声喝道:“那还不快去找婷婷去和恒风集团交涉?”

“奶奶,真要去找谢婷婷??”谢伟有些不甘心。

“现在恒风集团只认婷婷,她不去,你去?你行吗?”老太太恨恨的瞪着谢伟。都到了这个时候,谢伟怎么那么蠢?

谢伟脸色一白,无话可说。

“婷婷呢?婷婷怎么不在?”忽然,一个青年疑惑的说道。

刚刚看望谢婷婷回来的谢磊和谢小兰弱弱的说道:“婷婷姐应该在医院吧?”

“唰!”所有谢家人脸色瞬间有些难看。他们才终于想起谢婷婷被他们气晕的事。他们没有想到,事情翻转的那么快,他们竟然要去求谢婷婷!

见状,老太太顿时怒吼:“你们这群混账东西,还不赶紧去医院看望婷婷?特别是你谢伟和谢光,无论如何,都要给把婷婷请回来,否则,你们两给我滚出谢家!”

“是是是!”

众多谢家人慌忙走出谢家祖宅,前往医院。

“伟哥,谢婷婷是被我们气晕的,我们想要请她去跟恒风集团交涉,恐怕有些困难啊!”前往医院的路上,谢光脸上带着忧虑。

谢伟冷声道:“哼,你放心,她会乖乖的去的!”

“怎么可能?她可是被我们气晕的,而且他那废物老公还被我们踩在地上...是人都不会轻易答应吧?”谢光疑惑道。

“哼,人也要分有骨气和没骨气!”谢伟冷冷一笑:“那谢婷婷我早就吃死她了,她就是后者!待会到医院,只要说奶奶同意恢复他们一小家的月奉了,我保证她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被粗汉H玩松了 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歌曲: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被粗汉H玩松了 真的受不了真的好想要歌曲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