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陆嘉珩用手帮初栀

作者: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陆嘉珩用手帮初栀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百合,其实从你被救护车抬走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比懊悔,我不应该背叛你,咱俩结婚五年,五年是多么的幸福!尤其是你推我出火场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这辈子只爱你,只属于你。

“百合,其实从你被救护车抬走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比懊悔,我不应该背叛你,咱俩结婚五年,五年是多么的幸福!尤其是你推我出火场的那一刻,我知道,我这辈子只爱你,只属于你。出去我就和薇薇安分手,但是后来发现你危在旦夕,我就想着,刺激你一下,说不定你不会放弃希望!”

“子强……你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吗?”

“当然!当然都是为你了!”

“那你……现在和薇薇安离婚了吗?”

“很快就离婚了!你等着我,我这半年没见你,一是还没离婚完,没脸见你;二是我怕我自己耽误你!”

陈百合轻轻地从莫子强的怀中退出,抚摸着莫子强的脸,手指轻柔,力道摸索,每一下都带着无限的爱意和不舍。

而天知道,她有多么想把薛自强的脸给整张扣下来!

最好是撕烂,踩在脚底!

让他也嚎叫,也痛苦!

让他也尝尝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的滋味,让他也尝尝一遍一遍植皮疼痛难忍的滋味!

“子强,我等着你……”

莫子强点点头,握紧陈百合的手,狠狠地亲了一下,“这期间,你好好画图,我相信你,还能出更好的作品。”

“还有我微信吧?之前你把我加黑,现在是不是能加回来了?”

莫子强深情款款,又道:“百合,你知道吗?这半年,我每一天都睹物思人,想念你想念的不得了!”

陈百合也深情地看着莫子强,随后道:“我现在要去见客户了,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我等你。”

“你才是!照顾好自己,我会很快摆脱和薇薇安的关系。”

两人就此分开,陈百合背对着莫子强向另一处走去,她的手在发抖,却是高兴的发抖!本就是为了报复他,没想到自己刚一处来,他就上钩了!她当然知道,不是自己的魅力,是自己一下子拥有吸金百万的能力在吸引着莫子强。

而莫子强,转过身,走了十几步后,咧嘴坏笑,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女人蠢,还以为我说的话是真的,真是可笑!”

“薇薇安那边的钱也不好弄,虽有千万身家,却不会轻易给我,不如让我两头吃,左右都拿着!”

莫子强再回到车里,薇薇安立即不满,“你这个卫生间去的够长的!”

“宝贝儿,我这不是临时闹肚子嘛!好了,咱们回去吧。”

薇薇安凑过偷来,莫子强直接亲吻上去,动作流畅。

薇薇安这才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还哼着愉快的小曲道:“这还差不多。”

陈百合谈完事情后,出门就见一辆轿车,她看着有点眼熟,但没多想,只是走过去,那车主便按了喇叭,摇下车窗道:“百合,上来吧,是我。”

那是陆司川,下了车,给陈百合开车门,小心地护着她的头,让她进去。

“陆司川,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特意过来,庆祝你获奖的。”

他递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子,“送给你。”

那是一个很闪亮的水晶项链,纵使现在陈百合有钱了,她也依旧觉得这东西太过价值不菲,想要推拒。

陆司川道:“别推拒了,你现在是大设计师,赤手可热,我这东西都不算什么,只要你能好好的,从此越发自信,不再有不好的想法,就算这东西值了。”

陆司川一直在悄悄地关注着陈百合,每晚一个电话,两人视频,他总是夸陈百合的图纸设计的好,哪怕他一点都看不懂。

只要休息日,他就会过去看陈百合,两人五年没见,也一点点聊回过去,聊回学生时代,变得熟络起来。

每一次聊过去,陆司川的眼睛,温柔如水。

他希望把陈百合好好地保护起来,永远让她别受到伤害。

“我不会再看轻自己的生命了。陆司川,真的谢谢你。老同学,这世界,怕是只有你,这么照顾我关心我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只不过这几年,我以为你成家了,都没有找你。”

陈百合发自内心而说。

而陆司川,微愣片刻,嘴角轻勾,“对,好朋友,我们是好朋友。”

但,不止是朋友,陆司川想,现在陈百合离婚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追求她了!不会让她再落入别的男人手中!

陆司川连开车的速度都略微快了,隐忍着兴奋与期待。

“今天我白班,晚上有时间,你要吃什么,一起吃个饭?”

陈百合抿着嘴,笑着点头,“那我请你,作为你送我礼物的回礼。
百合的灵感就像闸门一样,突然开了。

她作图的时候,有一点卡壳,脑子里想的就是莫子强这个渣男,尤其是当她晚上要入睡,不得不卸妆,撕下化妆贴,露出那狰狞的黑紫的烧伤时,外露的组织一颤一颤,更是让她握紧了拳头。

莫子强开始与她来往亲密。

有的时候,莫子强找她要钱,她虽然不给多,但是一万两万还是会给的,放长线钓大鱼,她现在思路通透,心思缜密,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

莫子强可谓是毫无防备。

一日,陈百合画完图,给莫子强倒了杯红酒,道:“子强,你和薇薇安离婚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哦,已经在办理了,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到你的身边,百合,你只要知道,最爱你的是我,就够了。”

“我当然知道,就像你这些日子,白天都陪伴我,不去管她,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这次的图纸画完,我就可以买大房子了,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去住那里。”

莫子强一听,更是开心的不得了,把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莫子强看陈百合,觉得越发美丽了。

以前长发的时候,只觉得她像个家庭主妇,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动不动为几块钱的菜而与商家讨价还价,哪怕用节省下的钱给他买领带,他都没有任何兴趣,觉得俗不可耐;但是现在,陈百合短发利落,穿着靓丽,化妆、戴首饰、偶尔对他笑笑的表情,他觉得美极了。

再看薇薇安,仗着自己有钱,对他指手画脚,让他非常不满,就越发不想回去。

“百合……我今晚可以留在你这里过夜吗?”

陈百合笑笑,“当然可以,但我会制图到很晚,恐怕得你自己睡。”

“没事、没关系!我就这么陪着你,看着你也是好的!”

“光看着我,多无聊,我给你再开一瓶红酒吧。”

“好、好!”

莫子强给薇薇安打电弧,道:“我今晚不回去了。”

就听里面的女人叫嚣,“你死哪去了,还不回来?”

“哎呀,你不是给我找了几个活儿,让我去谈嘛,我这一直在应酬,喝了很多酒,没法开车回去了,只能住酒店。”

“你身边有没有女人?!”

莫子强看了陈百合,示意有事,出去说。

陈百合点头,但却没有放过他,一直尾随着,门开了一个条缝,莫子强在外面说话,她听的清清楚楚。

“宝贝儿,我身边怎么可能有女人?我一会儿给你发酒店截图,让你放宽心!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别人,除你之外的其她女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哼,酒店截图,陈百合曾经不止一次地收到他在外回不来,一个人住酒店的截图。

是两年前开始的,还是三年前?莫子强原来在那么久之前,就和薇薇安搞上了,那还回来让她伺候吃喝干什么?

她设计图纸赚的钱,全供了莫子强吃喝,而莫子强自己的钱,则给自己买东西。现在想想,过去的自己,真的是蠢的无可救药。

等莫子强对着手机亲了好一会儿挂断之后,陈百合才将门关紧了,坐回到屋里的位子上,让莫子强以为她还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如既往的傻呢。

“百合,这是我的上司,我现在已经不和薇薇安住一起了,我们已经分居了。”

“哦,没关系。”

上司?这话说的好像也没错,薇薇安不仅是莫子强外面的女人,也是他的上司!

一个晚上,莫子强喝了很多酒,他向来一开心,就会喝的烂醉,也向来在喝醉之后就会说胡话,陈百合故意给他开酒,就为了让他晚上别想别的事,安心睡觉。

果然,莫子强开始说胡话了。

“百合,你真的好美,你说你以前怎么没有那么美……”

“现在的你,又洒脱,又懂事,说话还好听,不急不躁,不吵不闹,现在的你,真是我理想中的妻子呀!”

陈百合听着,冷笑一声,“莫子强,你是不是想要一个,又能干,又能赚钱,还伺候你,还允许你到外面找第三者的女人?”

已经歪倒在床边的男人傻兮兮的哼笑一声。

“是……对!你说的太对了!太对了……”

他吧唧嘴巴两声,翻了个身,彻底躺到床上去。

陈百合便站到他旁边,手里拿着雕刻的笔。

好想……好想现在把他的脸刮花!

她猛地握紧雕刻笔,往下一插,却也只是插在莫子强的脸侧枕头上,而没有扎到他的脸上。

因为陈百合知道,只是划花他的脸,并不能让他获得比自己更多的痛苦。

他不是爱钱吗?那就让他一无所有。
分享给小伙伴们:
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陆嘉珩用手帮初栀: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陆嘉珩用手帮初栀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