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戏时在被子下进了小说,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作者:拍戏时在被子下进了小说,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虽然秦妍书识相阻拦了陆老爷子宣布婚事,可陆子谦心里清楚,只要她还在陆宅一日,老爷子都会再动心思去成全她。 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和老爷子起无谓的争执,可也不想再给秦妍书接

虽然秦妍书识相阻拦了陆老爷子宣布婚事,可陆子谦心里清楚,只要她还在陆宅一日,老爷子都会再动心思去‘成全’她。

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和老爷子起无谓的争执,可也不想再给秦妍书接近他的机会,所以寿诞宴后一门心思扎在了公司。

他刚开完一场冗长又重要的会,紧绷的神经缓缓松弛开,走回办公室。

“谁让你进来的?”

陆子谦没想到一进门就撞见了秦妍书那张脸,眉头皱起满是不悦。

“老爷子说你这些日子都在应酬喝酒,根本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所以我……”

秦妍书没敢直视陆子谦小声说着,她不想又惹他不痛快。

“所以?”

话刚脱口陆子谦就看到了办公桌上的餐盒,嘴角嗤笑,他再度抬眼去看垂着头的秦妍书,

“老爷子为了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怪不得秘书刚刚对他眼神闪躲,原来是早就出卖了他的情况。

“带着你所谓的‘好意’,给我滚!”

陆子谦从心里厌恶着与秦妍书独处,哪怕一秒。

因为只要看到她这张故作可怜的脸,就会让他回想起病房的那一刻,他不会再被她这维诺模样所欺骗,再也不会。

“陆子谦,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好意,我也可以如你所愿离开,可是这样的戏码你觉得能持续多久?”

“你知道,怎么做才会让老爷子满意,也知道,怎么样才会让老爷子放心将陆氏彻底交到你手上。”

秦妍书知道陆子谦恨她,可是他这样拼命去证明自己妄想跟老爷子作对并不是好的决定。

尤其是,他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秦妍书,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还是你觉得,我一定会屈服老爷子的命令跟你结婚?”陆子谦大步走到秦妍书面前怒吼出口。

他讨厌她这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更讨厌,她一句话就戳中他的心思。

他不想去承认,这个女人在很多的时候都懂他,即使是沈芷筠,都没能让他敞开心房,可她早医院照顾他的那段时光,却可耻的做到了,还让他在最为脆弱的时候迷乱其中。

“那就证明给老爷子看,让他知道你陆子谦的公司就算没了陆氏的支撑,也一样可以。”

“这次上市,的确是你最好的机会。可如果你在结果没出来前就倒下,你绝对不会再有机会。”秦妍书控制着颤抖的身体直视陆子谦说道。

她早就知道过来会是场羞辱,可如果陆子谦再这么不爱惜身体拼命下去,她担心他会吃不消出事。

她不忍心看着他失败,所以即使被他再度打击误会也在所不惜。

毕竟除了爱,恨也会让人强大。

而陆子谦之于她,正是如此。

“你放心,不仅是老爷子,我也会让你看到。”

陆子谦怒火中烧,他逼近秦妍书,直到她无路可退撞到办公桌前伸手将她困在怀里。

他看着她那双被泪水蒙住的眼,俯身到她耳畔,“我还会让你知道,不自量力的想要攀上我们陆家,绝对是你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秦妍书不敢在陆子谦面前哭,她闭上眼掩饰泪水,故意昂起头再度违心回应,“好啊,我拭目以待
秦妍书的激将法起了作用,她离开办公室后陆子谦就重新找来秘书规划了这段期间的安排。

老爷子看着计划表,严肃的脸上浮起笑容。

可除过对陆子谦的满意之外,他又涌起担忧,“妍书,我都知道了,其实,你可以换种方式的。”

陆老爷子本意是想借机撮合的,却不想,又让她们加深了误会。

不过对付他那顽固不化的孙子,这的确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老爷子,我没事的。”

秦妍书宽慰说着,虽然她给自己无形中埋下了祸端,可陆子谦还愿意对付她,而不是就此无视躲避,也足以让她满足。

此后的半个多月里,秦妍书依着陆子谦的喜好精心准备营养餐,然后每天都按时出现在他办公室。

陆子谦讨厌她,总会在口舌之上叫她不痛快,她也不反驳,就那么随着他。

公司上市那天,秦妍书故意延迟了半个小时才过去。

她想见到意气风发的陆子谦,也想在这重要的时刻能够陪在他身边,哪怕是以他讨厌的方式。

秘书对她的出现已经见怪不怪,甚至好意提醒因为她的迟到陆子谦发了脾气。

她笑着道谢,然后深吸一口气推门进了他办公室。

“陆子谦,恭喜你。”

这句话,秦妍书独自练习了不下百次,终于有机会说出口。

陆子谦怔住,这一刻的秦妍书,没了那往日里让他心烦的命令模样,倒无端生出一丝可爱。

察觉到失态,陆子谦恢复清冷模样,他怎么能忘了这女人最会做戏了。他不该因为他这故技重施的手段而动摇对她的恨意,现在公司成功上市,他已经有了最有摆脱她的筹码。这个女人,他会亲眼见着她狼狈的滚出陆宅,滚出自己的视线。

此刻的沉默像根刺扎向秦妍书柔软的心,是她又差点生出错觉了,妄想这段时间两人的“和平相处”带来了改变。

为掩饰失落,秦妍书垂下眼,“我有给你煲汤,记得你住院的时候最爱喝它了。”

说话间她去端汤盅,结果因为太心急不小心烫了手指。

陆子谦将一切看在眼里,青筋暴起。

记忆里他住院的时候,是沈芷筠一直为他煲汤,秦妍书真是不知好歹,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他走过去直接拽起她的手,厌恶地看向那冒着扑鼻香气的排骨汤又转向秦妍书,“一切都结束了,给我收起你这些贤良的戏码。”

“很快了,秦妍书,你的痴心妄想,到头了。”

秦妍书瞬间红了眼,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争气的落下来。

陆子谦再度判了他死刑,告诉她这些自以为是的所作所为多么愚蠢、可笑!

“是我错了,不该害的沈小姐误会,害的你们分开,可是陆子谦,你能不能相信我,哪怕只有一刻也认真的从头至尾想想我。”

“我对你,每一分钟都是真心的,也没有奢望过要从沈小姐身边抢走你。”

“我只是不想你出事,不想三年前那个意气风发在会议室高谈阔论的陆子谦瘫在病床上一辈子,我只是,想要有机会能够照顾你。”

秦妍书泣不成声,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有了释放。

滚烫的泪珠滴在陆子谦的手臂,他看着眼前泪水涟涟的秦妍书,没来由的烦躁。

松开拽过她的手,他烦闷的扯开领带,拂手扫落了汤盅旁的餐盒。

一地狼狈像极了秦妍书此刻破碎的心,她再也伪装不得坚强,逃一般的跑出了办公室
分享给小伙伴们:
拍戏时在被子下进了小说,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拍戏时在被子下进了小说,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