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调教(H) 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

作者:浴室调教(H) 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沈雨晴看了张凤霞一眼,只见她谈笑风生一点都不像胰腺炎患者。 这家伙真这么厉害吗? 自己虽然是中医世家,但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针灸能止痛..... 离开医院,汤颖心中一阵迷茫

沈雨晴看了张凤霞一眼,只见她谈笑风生一点都不像胰腺炎患者。

这家伙真这么厉害吗?

自己虽然是中医世家,但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针灸能止痛.....

离开医院,汤颖心中一阵迷茫,她问林阳:

“阳哥,要不我还是回市场吧?”

“回去干嘛?难道你想一辈子守着那个市场的小店?”林阳很认真的看着汤颖,说道:“我既然回来了,就不能让你过那样的生活!”

听到林阳这么说,汤颖怔怔的看着他,眼前的男人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自从父亲去世后,她好久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那阳哥你想让我做什么?”汤颖柔声问道。

“这就对了!”

林阳淡淡一笑,说完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韩天宇。

手机那头传来了韩天宇的笑声:

“哈哈,阳哥我的公司已经搬过来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我把老头剩下的那瓶茅台也偷了,咱们中午好好喝点!”

“卧槽!你小子悠着点,你爸要是发现了肯定得揍死你!”林阳笑骂道。

“不会,韩家就我一根独苗,他不会揍死我的!”

“......”

林阳闻言竟无言以对。

“阳哥你在哪,我马上过来找你!”韩天宇问道。

“不急!有件事要你帮忙,你们韩家也有食品公司吧?”

“是啊,阳哥你想进军食品业?”

“是我一个妹妹,她的家族就是做食品行业的,看看能不能和韩家合作一下!”林阳说道。

“嘿嘿,阳哥的妹妹当然没问题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既然这样你过来,中午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

“得嘞,你给我发个定位,马上到。”

林阳也没废话,挂断电话给韩天宇发了个定位过去。

“阳哥,你在跟谁打电话啊?”汤颖一脸疑惑。

“韩天宇,你认识吗?省城韩家的公子!”

“啊!你居然认识省城韩家的人?”汤颖惊呼。

“很奇怪吗?韩家是我的客户啊!”林阳耸了耸肩,一脸淡然道。

“......”

汤颖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她越发的觉得林阳神秘了,居然连省城首富也是他的客户。

与此同时,宁城富豪KTV大厅内灯光昏暗,刀疤等一众小弟战战兢兢跪在大理石地板上。

他们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形消瘦,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里散发出阴冷的寒光,让人不敢直视。

男人的身后站着两名彪形大汉,一看就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三爷,你一定要为兄弟们做主啊!”刀疤哭丧着脸说道:“那小子不止打了我们,还讹了我们十二万,他这是没把您放在眼里啊!”

“你们提我的名字了吗?”

沙发上的男人正是宁城大佬马三爷。

“提了!谁知那小子问我想死还是想活,根本不给您面子!”

“废物!”

马三爷听完怒不可遏,他站起身狠狠一脚踹在刀疤脸上!

“刀疤,我给你半天时间,马上把那小子找出来,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阿彪,你带人跟刀疤一起去,找到那小子可以直接弄死!”马三爷面目狰狞道。

在宁城,敢得罪他马三爷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是,三爷!”身后一名壮硕保镖应声道。

刀疤见状不禁偷笑,阿彪是三爷的头号保镖,有他出马就放心了!

......

林阳和汤颖在路边等了五分钟,然后听到一阵狂暴的汽车轰鸣声,寻声看去只见一辆黑色悍马车戛然而至!

“阳哥,上车!”

韩天宇从驾驶室探出头,笑嘻嘻的给林阳打了个招呼。

“小颖,上车吧。!”林阳很绅士的替汤颖拉开车门,悍马车巨大,力气小的女生开车门都够呛!

“嘿嘿,阳哥这就是你的妹妹吗?长得真漂亮!”

韩天宇看了汤颖一眼,脸上浮现出了只有男人才懂得的笑容。

“你丫别笑得这么猥琐,准备去哪儿吃饭?”

“去吃日料吧!昨天我花了两千万,连夜把市区最好的日料店收购了,以后那儿就是咱们的食堂了!”韩天宇咧嘴一笑。

“……”

林阳没什么,倒是把坐在后面的汤颖吓了一跳,这就是省城首富的办事效率吗?

“你小子怎么不收购一个火锅店呢?!”林阳开玩笑道。

“阳哥想吃火锅太简单了,我一会就联系秘书,让她把宁城最好的火锅店也收购了!”

“……”

虽然韩天宇的行为很装逼,但他还真有这个实力。

很快,几人就到了火锅店,经理见到韩天宇急忙躬身迎了上来,赔笑道:

“韩总,至尊包间已经给您留好了,随时可以用餐!”

“嗯!”

韩天宇点点头。

经理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就将林阳等人带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雅致的包间。

林阳无意间发现,包间的木门是用黄花梨木包浆的,里面的餐具也是用汉白玉打造,低调中透着无尽的奢华!

不过这也符合韩天宇的个性,这小子用什么都喜欢用最好的。

三人在榻榻米上坐下,边吃边聊。

在林阳的介入下,汤颖和韩天宇有了初步合作意向,两人准备共同开发一款运动型饮料。

配方由汤颖出,而资金则由韩天宇负责。

至于饮料的配方,是汤颖的父亲去世前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汤小姐,你家以前也是大家族,怎么现在卖起烤鸭来了?”韩天宇百思不得其解。

林阳也没制止,都是自己人,多了解一下没什么不好。

“唉,因为四大家族发过话,谁跟我们汤家合作就灭了谁,现在就连亲戚都不敢接近我们了!”汤颖幽幽道。

“狗屁的四大家族,汤小姐你是阳哥的妹妹,怕那帮人干嘛?!”

韩天宇气不打一处来,林阳和天王殿的人到底有多恐怖,他早在三年前就见识过了。

毫不夸张的说,比电影里那些所谓的杀手牛逼多了!

“你不明白......”汤颖轻轻一叹。

“有啥不明白的,只要阳哥说句话,我马上带人去平了他们!”韩天宇拍着胸脯说道。

“你小子消停会吧,这些人我会收拾的!”

“阳哥,那我也要跟你并肩作战!”

“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林阳冷笑。

既然自己不方便动罗家的靠山,那就先从四大家族开始吧!

就在这时,日料店里传来一声男人的怒吼:“经理,我不管谁在包间里,你让他马上给我滚出来,老子要吃饭了!”

“陈总,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至尊包间不对外开放。”

“要不我给您换一个包间吧?”

经理知道对方身份不简单,所以耐着性子解释道。

‘你听不懂人话是吗。给你一分钟,马上让里面的人滚蛋,否则我砸了你这破店!’陈达大声叫嚣道。

其他吃饭的客人听到外面吵起来了,也纷纷跑出来想一探究竟。

结果看清楚是陈达,几乎所有人都默默地退了回去。

因为陈达是宁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仗着陈家是四大家族的身份,到处惹是生非,但敢管他的人却没几个。

“哪个混蛋活腻了,敢在小爷的店里闹事!”韩天宇听到外面的吵闹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阳哥,你们先吃,我去把外面那家伙收拾了再说!”

“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阳也很好奇,什么人敢在韩天宇这个‘混世魔王’的店里闹事。

两人走到大厅,发现与经理吵架的男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他戴着金丝边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一表人才,实际上却嚣张跋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杨经理,你要再敢叽叽歪歪,信不信老子揍你!”

陈达说完,他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往前一步,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我打你妹!”

韩天宇不等经理说话,冲过去就是一记飞脚踹在对方小腹上。

陈达猝不及防,被这一脚直接踹倒在地,不过这也成功的激怒了他!

“孙子,你特么敢踢我?知道老子是谁吗?”陈达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韩天宇。

“我知道你是个屁!”

“赶紧给我滚出去,敢在我店里闹事,你活腻了吧!”

如果这不是韩天宇自己的店,此刻他恨不得一刀劈了陈达才解恨。

“给我打死他!”

陈达身为宁城的资深纨绔,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手一挥他身后的两名保镖就朝韩天宇冲了过去。

店里的保安见老板要吃亏,纷纷挡在了韩天宇面前,瞬间就跟那两个保镖扭打在一起。

只可惜陈达的保镖身手矫捷,三两下就把几名保安放倒在地!

“敢跟我递爪子,找死!”

韩天宇撸起袖子,看样子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韩大少,这人是陈家人,不好惹啊!”经理好心提醒道。

“我管他什么家的,先废了这小子再说!”

韩天宇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把银色餐刀,直接朝陈达捅了过去。

谁知他刚要动手,却被林阳按住。

“阳哥,你干嘛拉着我!”韩天宇一回头,满脸怒气道。

“让我来!”

林阳心中冷笑,四大家族的人主动送上门来了,那就别客气了!

韩天宇自然不明白林阳想什么,不过他对林阳的话向来服从,当即就消停了。

“你是陈家的人?”林阳看着陈达淡淡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小子,劝你别多管闲事,免得崩一身血!”陈达咬牙道。

“既然这样就好办了!”

说完,林阳身形一闪如同鬼魅般消失,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大厅里传来两声惨叫!

再一看陈达的两名保镖已经倒在了地上,他们的双腿不知道何时被林阳踢断,爬都爬不起来了!

“......”

看到这一幕,陈达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恐之色,这两名保镖可都是兵王级人物啊,居然瞬间被击倒?

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狠狠瞪了林阳一眼:

“我的保镖是你打伤的?”

“没错!接下来就是你了!”林阳眼神阴冷,一步步朝陈达走了过去。

“你,你别过来!我爸是陈彦君,你要是敢打我小心全家都得死!”陈达色厉内苒的吼道。

“找死!”

林阳闪电般出手,掐住陈达的脖子直接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该死的!快放开陈少!”保镖在地上眼看着陈达被欺负,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怒吼。

“你们这帮狗腿子,还敢吼阳哥!”韩天宇对保安喊道:“你们给我往死里收拾,出了事我负责!”

几个保安之前就被保镖打了,没想到这么快复仇的机会就到了,几人二话不说冲过去对着两个保镖就是一顿胖揍......

而此时的陈达被林阳一只手提在半空中,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不少胆子大的客人也出来看好戏,当他们看到陈达快死了,有人终于忍不住劝林阳:

“哥们,差不多就算了吧,陈家在宁城可不是好惹的!”

“对啊,你杀了他,自己要偿命不说,还会连累其他人的!”

客人们纷纷劝道,但林阳不为所动,刚才陈达的一句全家都得死,彻底激怒了他!

“你们都给老子闭嘴!”韩天宇狠狠瞪了这些人一眼,“再敢废话,连你们一起收拾!”

“你......”

“哼!好心被当作驴肝肺!”

众人气得不轻,但看到韩天宇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也没人敢说出来。

眼看陈达就要窒息而亡,林阳却松开了手。

陈达噗通一声掉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张帅脸早已涨得如同猪肝色。

“回去告诉你爸,我林阳回来了,你们陈家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林阳冷声道。

“没错!告诉你爸,今天是我韩天宇打了你,看他敢放屁吗?”韩天宇十分嚣张的说道。

“......”

陈达心里憋屈死了,但他却不敢跟林阳顶嘴,不然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他发誓等自己离开这里,一定要杀了这两人!

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早看傻眼了,居然敢跟陈家叫板,这两人嫌命长吧?

就在这时汤颖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等了好久都没见林阳回去,担心出事所以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陈达。

“阳哥,你们没事吧?”

“没事。”

林阳摇摇头,随即屈指一弹,一道真气飞速射入陈达体内......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达惊恐万分,他感觉腰部突然一凉,好像被掏空了什么似的。

“晚点你就知道了!”林阳嘴角上扬,回头对韩天宇说道:“我要吃饭了,让他们滚吧!”

“好嘞!”

韩天宇二话不说,直接让保安将三人扔出了日料店。

“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杀了你们!”陈达坐在街道上歇斯底里的咆哮。

被人从饭店丢出来,长这么大陈达从没被人这么欺负过!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与此同时林阳等人重新回到包间,汤颖得知林阳差点把陈达杀了,吓得俏脸惨白!

“阳哥,陈达在宁城恶名昭著,你惹了他可得小心了!”

“美女你太小看阳哥了,就陈达那样的蝼蚁,根本不值一提!”韩天宇咧嘴笑道。

“......”

汤颖杏目圆睁,要说韩少不怕陈达她相信,但林阳身在异乡多年,就算他有所依仗也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吧!

林阳笑而不语,陈达带话回去肯定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这个游戏才算刚刚开始,自己也该准备一下了!

吃完饭,汤颖回医院照料老妈,而林阳则准备去百草堂买些药材,他的修为卡在玄级中阶好久了,必须借助丹药的帮助才能突破!

人皇经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段,而每个阶段又分为初期、中期、巅峰期。

“阳哥,你不会是肾亏吧,要不我给你从国外买点特效药?”韩天宇一脸奸笑。

“滚犊子!老子的肾好得很,用不着!”

林阳白了韩天宇一眼,没好气道:“我先走了,你答应小颖的投资和技术,记得尽快到位!”

“阳哥,你真不是肾亏啊?”

“草!”

如果说这话的是别人,林阳保证不一巴掌拍死他!

离开日料店,林阳很快到了百草堂。

昨天是他向沈雨晴提出的退婚,希望沈家人不会难为自己吧......

走进百草堂,林阳直接去了药柜找到配药的护士,递给她一张药方:

“美女,麻烦你把上面的药给我配齐!”

“我看看。”

护士没注意林阳,接过纸条一看,顿时惊呆了!

林阳的药方上写着灵芝、鹿茸、海马这些就算了,最后居然还有一味药是龙涎香!!!

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神奇药物!

其实所谓龙涎香,就是抹香鲸肠内分泌物的干燥品,有的抹香鲸会将其吐出来,有的则会从肠道排出体外。

国外许多公司都用龙涎香做香水,十分昂贵!

而《本草纲目》记载龙涎香可以活血止痛,通利血脉,是治病和补益强壮的名贵中药材。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龙涎香!”

护士抬起头,看清楚是林阳后眼睛瞪得比牛还大!退婚男居然还敢来百草堂,不怕挨揍吗?

“那你知道宁城哪里有龙涎香吗?”林阳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没有!龙涎香就跟爱情一样,没来的时候就没有!”

“......”

林阳闻言,瞬间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子跟你说药材,你丫却跟我谈爱情,脑子进水了吧!

“哟,小林来了!”

沈平从办公室走出来,看到林阳顿时面露喜色。

抓药的护士愣了愣,沈先生居然对这小子笑了?

跟着沈平出来的沈雨晴却俏脸一红,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见到林阳就会有种莫名的紧张感。

林阳回头一看,点点头:“沈先生,沈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小林,你来百草堂是......”沈平满怀希望。

“我是来买药的!”

沈平苦笑,他还以为林阳反悔了,要娶他女儿呢!

尤其是老苏家也看上了林阳,自己稍不留神,这小子就会被苏家抢走,看来得想想办法了!

“对了沈先生,百草堂没有龙涎香吗?”林阳问道。

“龙涎香?”

沈平皱了皱眉,随即眼珠一转说道:“晚上你来我家吃个饭,我认识一个药商朋友,如果你能帮他一个忙,或许他能给你龙涎香!”

“是吗,那就劳烦沈先生了!”

龙涎香是炼制‘化龙丹’的必备药物,因此林阳没多想就同意了。

虽然没有龙涎香,但林阳要的其他药材百草堂都有。

正当他要给钱时,沈平却摇了摇头,说道:

“小林咱们都是一家人客气啥,上次你不也帮百草堂治好了病人吗?这药你拿走便是!”

“不过,你要这么多珍贵药材给谁看病呢?”

“我炼丹用的。”林阳解释道。

“你还会炼丹?真是人才啊!”沈平由衷的赞叹道。

林阳微微一笑,既然沈平要免费送药,他也懒得客气了,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沈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转头对沈雨晴说:

“女儿,下了班早点回来,记得要穿漂亮点,知道吗?”

“爸,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沈雨晴俏脸一红,有些气恼道:“林阳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就死心吧!”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我在医院亲眼所见,那女孩的母亲就是我的病人!”

“不会吧?”

沈平眉头紧锁,居然有人截胡他女婿,太可耻了!

……

陈家别墅。

西欧古堡式建筑风格,几条威风凛凛的罗威纳犬,正被护卫牵着在别墅四周巡逻。

客厅里,陈家家主陈金城阴沉着脸坐在首位,旁边分别坐着他的儿子陈彦君和女儿陈芸!

还有两个年轻人则站在客厅中央,其中一个正是差点死在林阳手里的陈达!

“小达,中午究竟怎么回事,你详细说一遍!”陈芸对侄子说道。

陈达二话不说,添油加醋的将中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咬牙切齿道:

“爷爷,爸,姑姑,我一定要烧了那破日料店!还有姓林的那小子,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等等,你说他姓林?”陈金城皱眉问道。

“是啊,他还大放厥词说我们陈家的好日子到头了呢,简直不知所谓!!”

“嘶!”

陈金城倒吸了口凉气,他与儿子女儿对视了一眼,虽无言,但两人都知道老爷子什么意思。

“儿子,那人的全名叫什么?”陈彦君问道。

分享给小伙伴们:
浴室调教(H) 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民族文化浴室调教(H) 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转载请注明出处。
浴室调教(H) 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