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后续潘金莲 白洁小说

作者: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后续潘金莲 白洁小说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叶封流苦着脸,看了看田雅,希望她能够帮自己澄清一下,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这样的。 他做了好人好事,最后却落下一个骂名,谁也不乐意。 叶封流使了使眼色,但是田雅像没

叶封流苦着脸,看了看田雅,希望她能够帮自己澄清一下,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这样的。

他做了好人好事,最后却落下一个骂名,谁也不乐意。

叶封流使了使眼色,但是田雅像没有看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个人面面相觑,一双大眼睛瞪大十分无辜。

“你在干嘛?还不承认,当着我的面都在那里挤眉弄眼,暗送秋波,这么明目张胆,在私底下哪里还是什么正人君子,骗鬼。”

张碧瑶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冤枉了别人,但是现在看来,人证物证确凿。

这认证是眼前站着的极品美女,如此的尤物,怎能不让男人垂涎欲滴,而物证则是叶封流退下来的衣服,以及他那还看得过去的身材。

“我没有,你要相信我。”

叶封流情急之下很想叫老婆,但是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人,马上咬住舌头住嘴。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不过也没事,早点让我认清楚你这个渣男的真面目也好,让我爸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嘴脸的人,以后你也不用缠着我了。”

张碧瑶像是心愿得成的样子,她松了一口气,叉着腰说道。

她正愁着没有借口摆脱这个讨厌鬼,只要他人品不佳,自己的父亲想必也不会把她往火坑里面推。

靠!

这老婆还没追到手,钱也没要回来,就这样想摆脱他?叶封流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免得最后人财两空。

他着急的对着田雅干瞪眼。

“姑奶奶,你倒是说一句话,好好给她解释解释。”

叶封流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田雅身上,她是当时人,所以她说的话最有说服力。

“啊……我……好像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田雅只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不关她的事,她一样都不会干涉。看着叶封流那焦急的样子,田雅觉得很开心。

虽然说昨天晚上叶封流帮了她,但是她也十分不爽,竟然在那么破旧的旅馆里面呆了一夜。叶封流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难道连这点钱都舍不得吗?她又不是不还钱。

或者说……叶封流平常就喜欢带小姑娘去这种破旧的小旅店,花最少的钱干最欢快的事,正好,给他个教训。

田雅本身就有轻微的洁癖,一想到昨天晚上躺在那么破旧的床上,她便觉得身上一阵发痒,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心理阴影。

“你听到了?你就是个人渣,以后不要经常在我面前晃悠,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

张碧瑶实在是觉得叶封流这个人猥琐,嘴里面哭着喊着说喜欢自己,硬是要跟她住在一起,一扭头便勾搭其他美女去了。

张碧瑶嚣张的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地离开,直接去了林美的秘书办公室。

叶封流十分懊悔,一拳重重地踩在旁边的墙壁上。

“靠,怎么会弄成这样。”

“嘿嘿!不好意思,恶作剧一下,没有想到你被误会的这么深。”

田雅刚刚还在极力的忍耐着,终于压不住自己的心思,忽然之间笑了出来,忍俊不禁。

“你还好意思笑,昨个儿晚上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会弄成现在这样?现在我被人家当成了死变态,我不管,你要赔偿我的名誉损失费,对了,还有洗车的钱,昨天晚上你吐到车上弄得臭死了。”

叶封流看着张碧瑶现在对自己误会这么深,以后无论做什么也很难挽回自己的形象。现在这人没了,钱总得要挣一点吧!

田雅……我不会放过你的,不在你身上敲一笔钱,真是对不起自己。

“哦,原来昨天晚上我吐在了跑车上面?那是该赔钱的,毕竟那是老板的车,要是有什么损失到时候把我炒掉了可怎么办?”

该死的,这个女人,原来昨天晚上并没有完全醉过去,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跑车的事情。

“你……你昨天晚上到底醉了没有?”

叶封流忽然之间觉得女人真是恐怖。

“难不成昨天你是因为看到了我开那辆车,才主动上来的?要是别的男人靠近你,估计你就大声呼叫了吧!”

挖槽,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怎么着现在城里面的姑娘难不成都是看这些外在条件的吗?叶封流总觉得被套路了。

“七分醉,三分醒,你觉得像我这么精致漂亮的女人在外面能够没有警惕心吗?”

田雅凑到叶封流耳边轻轻吹气,一种十分暧昧的姿态说道。

轻微的暖风在耳边摩擦,很难不让人生起一种原始的冲动。

田雅笑语盈盈,但是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根针一样扎在叶封流心里。

“行了,你的衣服我会负责清洗的,其他事情不用担心,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估计还会天天见面。”

田雅快步走去茶水间,直接把那衣服扔在了属于自己的那个橱柜里面。

看着叶封流去别的地方转悠,得意的笑了一下,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田雅,你来了,感觉怎么样?”

童冰一看到来人便开心地站了起来,直接过去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

“表姐,你这公司虽然搞得有声有色,但是部分职员真的不咋地,实习阶段都没过,就学会在公司争风吃醋了,长期以往可怎么工作?”

田雅翘着二郎腿,十分随意,一点都不像老板召见员工的样子。

“我的好表妹,昨天晚上多亏你了,上班之前要你帮我这个小忙,实在不好意思,委屈你跟他待在一个晚上。”

童冰端来一杯咖啡,示意田雅尝一下。田雅抿了一口,挑了挑眉。

“帮你试探一下叶封流的虚实没问题,毕竟总是为了我表姐的安全嘛!要是那人不放心,还能放在你身边吗?”

田雅心领神会,昨天晚上在酒吧相遇,还有在街边碰巧见到,只不过是个幌子。其实是童冰和田雅早就安排好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测试一下叶封流的为人。

事实证明测试及格,所以第二天上班,童冰明明闻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却不动声色。

田雅实际上是童冰请回来的执行秘书,帮忙处理一些核心机密,林美负责公司各个部门的整体管理,实在是腾不开身。

童冰日后有收购其他公司的计划,现在及早做好准备,把左膀右臂都培养起来。

因为动了其他公司的利益,所以日后人身安全都不一定会有保障,才会着急的请保镖,免得有不必要的麻烦。

田雅和林美,其实就是童冰的左膀右臂,而叶封流则是童冰的御用保镖。童冰坐到现在这个位置,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如果不放心的人肯定不会随便用,叶封流被测试其实是在情理之内。

她们家族都盛产美人,特别是那种活泼风趣,性感魅惑的美艳女人,这是一个优点,也是一个弊端。

太过美艳的女人总会引起男人的注意,招蜂引蝶不见得是一种好事,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人长得好看,标志,做事情也会有事半功倍的结果。

当天下班之后,公司的实习部门便组织了一场迎新聚会,地点就定在旭日酒店。

由于田雅现在的身份暂时还是实习执行秘书,与实习部门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那些同事自然就把她当成是一个新人看待。

但是显而易见,这场聚会是实习部门的那些男同事搞出来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先前张碧瑶来到这个部门的时候,同样举行了一场聚会。

而一些其貌不扬的实习生,显然并没有这种待遇。

田雅本来不想去,但是为了以后自己工作方便,尽早熟悉各个人的性格,她还是打算赏个脸。

叶封流听说有这种聚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但是,童冰这种级别的大老板是不会参加他们这种聚会的。

所幸,童冰一下班就要回家,叶封流把她送回去,折返回去旭日酒店也没有多久,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菜陆陆续续的开始上了。

张碧瑶和田雅坐在隔壁,其他男同事围着他们俩不停的夹菜敬酒,实在是讨厌的很。

一个带实习部门的袁经理更加明目张胆地对她们两动手动脚地,肚满肠肥像猪一样,还敢对下属动手动脚,真是服了他了。

叶封流庆幸自己能够马上赶过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些男人存着什么坏心思。

“小张,你进我们这个部门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虽然你平常表现的并不是最好,但是只要你努力一把,还是有机会会转正的。”

袁经理毫不注意形象地用自己的西装袖子擦着嘴边的油,另一只手掐着一个酒杯便敬张碧瑶。张碧瑶半推半就的喝了半杯,白皙的脸上马上皱在一起,有一丝微红。

妈的,都说了有些公司存在潜规则,没想到当真被他碰见了,竟然是如此的明目张胆。叶封流感觉肥快要气炸了,特别是看到那只粗壮的起结节的短手在张碧瑶手上面乱摸的时候。

靠!老子的女人都敢碰,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吧?

“哎呦,这不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吗?怎么你们部门聚会竟然不叫上我,那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来来来,我们来喝几杯。”

叶封流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直接给自己倒了满大杯白酒,然后率先拉着那胖子袁经理敬了一杯。

“袁经理,我先喝为敬。”

“额……好。”

袁保上本来是想来占女下属的便宜了,第一个是张碧瑶,后面就该是田雅了,居然被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破坏了自己的计划,真是该死。

无奈之下,做做样子也得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不过,袁保上心里面在暗自窃喜,自己的酒杯里面的是啤酒,张碧瑶已经喝了一小半,剩下的大半杯自己喝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事。而叶封流这小子杯里面可全都是高浓度白酒,喝下去谁难受不言而喻。

嘿!既然你小子想跟我喝,那就喝吧!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怪不得他。袁保上在心里面美滋滋的想着,刚喝完半杯啤酒,用筷子粗鲁的夹了一口菜,一口塞进嘴里。

有酒有肉有美女,才是快意人生。

“哎!我迟到了,自罚三杯,袁经理,你和我一起吧!也好给下属做个表率。”

叶封流岂会看不出他那点心思,直接拎起旁边一瓶白酒,往他杯子里面猛灌,然后又给自己的倒满了。

“这……你喝,我不行了。”

袁保上看着自己酒杯里面的白酒,马上便想退缩,这啤酒可以随便喝,白酒可不是开玩笑的,随随便便一杯就可以把人放倒。

再说了,他今天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喝酒,而在于那些美女,一个张碧瑶就已经够他愁的,进来这么久,他一直旁敲侧击,她好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从来不接受自己的示好。

“呦,我们整个部门都以经理你为榜样,怎么可以不喝呢?今天您要是不喝的话,那其他下属也放不开了,哪有下属跑在经理前头的道理。再说了,男人不能说不行,就算喝倒了,也算是一条汉子。”

叶封流把酒杯高高的举起,轻轻与他碰了一下,随即自己仰头一饮而尽。

张碧瑶本来并不太喜欢叶封流,但是看在他为自己解围的份上,还是悄悄在桌子底下拽了一下他的衣服,让他悠着点。

叶封流一只手自然垂下,顺势的把她的小手抓住。

强而有力的大手包住一只小手,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让张碧瑶不禁愣了一下,她……竟然没有那种厌恶的感觉,被他这样子握住手,仿佛心里猛地跳动了一下。

“袁经理,这样吧,我是新来的,我也敬你一杯,这杯酒你怎么样也要喝下去吧!”

田雅适时开口,也搭了一把腔。

那个死肥猪不就是贪图美色吗?这美女开口不喝,是不是便违反了他的原则?

果然,田雅只需要轻轻站起来,往他身边一靠,袁保上便像是中了邪一样麻溜的把一杯白酒一饮而尽,来体现一下自己的气魄。

“小田,你是新来的员工,总不能让别的同事觉得我亏待你,这一杯酒我喝定了。”

“那就谢谢经理对我的看重,也谢谢经理给我这个面子。”

田雅微微笑了一笑,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对叶封流使了个眼色。

叶封流马上心邻神会,今天晚上这个酒局这冤大头想要走,那可没有这么容易。

袁经理,我昨天刚入职的时候,你也没有给我庆祝,今天就当做是一起补上了行不行?既然你跟田雅喝了,也不差我这一杯。”

叶封流刚刚到的那一杯酒还没有喝下去,怎么能够错过这个机会。

在场的其他实习生无论男女,看到那经理喝得有点恍惚的样子,眼神里都流露出一丝嘲笑的意味。

看来这家伙平时人缘也不好,只不过大家敢怒不敢言而已,今天有人带头恰好整了他,所以大家高兴。

田雅是个人精,纵横在这种酒场饭局多年,怎么看不懂这酒桌上面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思,所以干脆起了个头,自动站出来。

“不如这样吧,我们实习部门的每个同事都敬经理一杯,这样才够意思是不是,不要寒了大家的心,以为经理只顾着帮我们这些新人,忘了早些进来的员工,如此厚此薄彼,传到了老板的耳朵里也不好听,是不是。”

田雅特别会说话,正中要害,她这样一说,袁保上只得硬着头皮顶着上。

“没错,袁经理带着我们熟悉业务,辛苦了,我敬你一杯。”

“还有我,刚进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现在刚刚步入正轨,少不了经理提点。”

“我也来一杯,干了。”

……

实习生部门人员众多,一人一杯,一轮都还没有下来,那头大肥猪便已经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服务员,给这位先生准备一个最好的房间,房费明天醒过来之后找他结算就可以了。”

大家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张碧瑶,叶封流,田雅三个人,田雅叫来服务生,直接自作主张给那头死肥猪开了个房。

叶封流虽然跟田雅接触不久,但是他仿佛与她有一种无形的默契,知道她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不把袁经理送回去?”

张碧瑶看了看叶封流,有点不理解,而且,田雅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他们两个在互相使眼色。

不是才见了一两次面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默契了,而且这两个人打的暗号,她根本就看不懂。

一股一样的感觉在她心里面升腾起来,总觉得这个死男人会把这美女给带歪。也不明白为什么新来的同事这么喜欢跟这个臭男人说话,有很多时候他们的想法竟然会不谋而合。

“老婆,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死肥猪平常对你们也不太好吧,那么嚣张,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骚扰你们这些女同事,今天晚上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教训,以后如果他再不老实的话,你们就全体这样整他。”

叶封流有点洋洋得意,急着邀功,竟然不留意说漏了嘴。

“你……”

张碧瑶气得说不出话,这男人到底有没有脑子?还有同事在这里,就敢直接叫老婆,是不是今天晚上喝酒把脑子喝坏了。

“你们两个是那种关系?”

田雅有点考究,摸着下巴一直在打量着他们两个。

“是。”

“不是。”

两个人几乎同步,都是脱口而出的,只不过得出的答案不一样。

田雅没有继续询问,也没有着急表态,因为张碧瑶已经率先澄清了。

“田雅,你不要相信这个臭男人说的话,你今天也看到了我们俩的关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平常都有争执,所以我们俩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关系呢?而且以我的条件也可以选择更好的对象,不是吗?怎么会瞎了狗眼看上他。”

张碧瑶害怕新来的同事会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率先解释。

“嘿嘿,我和碧瑶开玩笑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天晚上酒喝多了,一时间说错话,你不要在意。”

叶封流本来还想说几句玩笑话,顺便把这个关系承认了算了。但是一看到那姑奶奶黑成锅盖一样的脸,他马上变怂了,不敢说话。

田雅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任何态度,但是他在心里面已经决定了,要多加留意他们两个的动态。

如果叶封流真的和这个张碧瑶是情侣关系,那么,她就不必担心表姐会有什么威胁。

毕竟人家心里面有了别的女人,也好过那种单身男人,对自己表姐虎视眈眈。

张碧瑶长得实在是一张美人的模样,虽然童冰娇艳的美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她那种美却是一种由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气质,特别是眉眼之中的那股子英气,是很多人所没有的。

田雅离开之后张碧瑶打算走人,不再理叶封流,但是那家伙却死缠烂打跟着她。

“这里离你家有一段距离,上车吧!天这么黑了,你一个人回去,可能连公交车都没有了。”

叶封流把车子慢慢开,跟着张碧瑶后面,虽然她没喝多少酒,但是一个单身女子,黑漆漆的在街上走确实会有些危险,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需要你送,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你12点之前不能回家。”

张碧瑶虽然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是自己立的规矩不能率先打破,不然的话,那签的协议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没事,看在张叔的面子上,我也要把你平安送回家,要是你真的这么在意的话,那我把你送回去之后在车里面坐着,待到12点再上去。”

张碧瑶有点迟疑,叶封流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简直令她刮目相看。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体贴人了?

“来吧!我保证说到做到。”

叶封流直接下了车,拉着她的手腕便把她塞进了副驾驶。

“哎,你认识我算是有这个好福气,一般人还坐不上这车,也只有童总坐过,连林美都没坐过呢!你这个刚进公司不久的实习生,能有这样的机会也算是一种福气。”

叶封流轻轻把窗户降低了一点,让两边的空气得以对流,散一下车里面的酒气。

今天晚上他们俩都喝了点酒,谈吐之间总会有一些令人眩晕的气息,吹吹自然风也能够让他们清醒点。

“你这车子是人家的,那当然是人家坐,你放心,等会我会给你车费的,不会让你白拉我一趟。”

张碧瑶翻了一个白眼,刚刚燃起来的一点好感消失的荡然无存。

“我又不是计程车师傅,干嘛要收车费?”

“在我眼里你跟那些跑黑车的没什么区别。”

“喂,我好歹也是有工作的,什么叫做跑黑车,我这是免费那里好不好,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未来老婆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

叶封流大大声说道,丝毫不服输。

分享给小伙伴们: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后续潘金莲 白洁小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后续潘金莲 白洁小说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