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学长让我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作者: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学长让我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保镖点头答应一声,着手处理曾耀龙吩咐的事情。 保镖离开后,曾耀龙重新挤出一抹笑意,又开始和对方公司代表展开谈判。 与刚才不同是,现在的曾耀龙,眼中明显多出一阵肃杀之

保镖点头答应一声,着手处理曾耀龙吩咐的事情。

保镖离开后,曾耀龙重新挤出一抹笑意,又开始和对方公司代表展开谈判。

与刚才不同是,现在的曾耀龙,眼中明显多出一阵肃杀之意!

另一边,蒋晴晴平复心情过后,重新整理好衣着,前往公司。

平日里,蒋晴晴都会选择通知薛炎,叫她开车将自己送过去。

可这一次,薛炎一直开着车守在酒店楼下,蒋晴晴却仿佛没有看见,直接绕道而行。

“算了,还是让她先冷静冷静吧!”

薛炎本想追上前去,可转念一想,估计蒋晴晴这会儿还在气头上,过去找她无疑是自讨没趣。

“蒋总!您终于来了!之前供货商发来通知,我们已经拖欠了三个季度的货款,如果一周之内不把钱补齐,他们就会中断对咱们的货物供应!”

刚到办公室,秘书就给蒋晴晴带来一则坏消息。

“另外,公司的资金链已经出现短缺,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基本开支都负担不起了!”

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资料,蒋晴晴不禁皱起眉头,焦虑如同潮水般涌现。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待到秘书离开,蒋晴晴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拼命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一旦供应链断裂,对蒋氏集团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而眼下能够救他们于水火中的,恐怕只有曾耀龙一人!

“难道……真的要我嫁给他?”

蒋晴晴的目光逐渐黯然,为了公司大局,眼下她只能选择妥协。

“蒋总,曾先生到了,正在楼下等您,您看要不要请他上来?”

“知道了,让他上来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蒋晴晴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思绪。

不多时,便看到曾耀龙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往日曾耀龙到访,都会笑脸相迎,态度极其献媚。

然而这一次,曾耀龙的脸色却是十分冷戾,甚至刚见面就破口大骂:

“蒋晴晴!亏老子一直对你客客气气的,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妖艳贱货!”

“曾先生,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曾耀龙表情一沉,眼神中夹杂着些许不屑: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就凭我曾耀龙的条件,难道在你心目中还比不过一个司机?”

此话一出,蒋晴晴立马倒吸一口凉气。

“你派人跟踪我?”

“要是不跟踪你,我恐怕会一直被蒙在鼓里,都看不清你的真面目!”

曾耀龙指着蒋晴晴的鼻子,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终止我们之间的一切商务合作,从此你我二人老死不相往来!第二……”

曾耀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戏谑:

“今天晚上,你到我的私人会所找我,老老实实陪我睡一晚!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一听这句话,蒋晴晴的心头顿时升起一阵怒火。

“曾耀龙!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和你只不过是生意伙伴的关系,你可不要太过分!”

“生意伙伴?笑话!没了我的支持,你们公司还能继续生存下去吗?”

蒋晴晴不禁愣在原地,迟迟没有想到应该如何辩驳。

毕竟曾耀龙所言不假,蒋氏集团之所以还能一直坚持到现在,背后离不开他的支持。

一旦自己真的和曾耀龙终止合作关系,恐怕不出半个月,公司就将面临倒闭风险!

“先前你父母可是都已经同意你嫁给我了,若是叫他们知道,你背着我和一个不伦不类的司机睡,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你!”

蒋晴晴眉头紧锁,心知曾耀龙这分明是在威胁自己!

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即便她心头有万般不甘,也是敢怒不敢言。

“要是我答应你的条件,你能保证继续对蒋氏集团提供支持吗?”

“当然!我曾某人做生意,向来一言九鼎!你什么时候见我对别人食言过?”

思索片刻过后,蒋晴晴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强忍泪水低声说道:

“好!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要是早点开窍,咱们也不至于遇到这么多麻烦,对吧?”

曾耀龙伸出手,贪婪地在蒋晴晴身上抓了一把,随即便一脸得意地转身离开。

“小刘!今天晚上,给我把包厢好好布置一下!再给我叫来几个兄弟!让他们在包厢等我!”

挂断电话,曾耀龙的脸上便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不是喜欢装纯情吗?今天晚上,我要让你原形毕露!”

不知不觉已是夜幕降临,蒋晴晴刚到公司楼下,便看到薛炎坐在车里,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她先是冷冷白了薛炎一眼,本想直接离开。

可一想到私人会所离公司有一段距离,无奈之下,她还是默默坐上了车。

“蒋总,是直接回小区吗?”

薛炎的语气很是平静,并没有受到之前那件事的影响。

“今天有点事,先去一趟皇后娱乐会所。”

听到这句话,薛炎的脸色顿时一凝。

他心里清楚,皇后娱乐会所,那可是曾耀龙的私人资产!

眼下公司正值危急时刻,蒋晴晴这个时候去拜访曾耀龙,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司机,薛炎一时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只能先老老实实开车。

“蒋总,要不我陪您一块儿进去吧,我担心曾耀龙会耍什么花样。”

“你?”蒋晴晴眼睛一斜,语气很是不屑:

“不用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根本就没资格进入这个场所,不用等我了,你自己下班吧!”

撂下这句话,蒋晴晴便头也不回走进了会所大门。

根据曾耀龙发送给自己的消息,蒋晴晴很快找到了他所在的豪华包厢。

可刚推开门,眼前的一幕却令她愣在原地。

房间里根本就不止曾耀龙一人,而是足有四五个光着膀子的大汉!

只见他们每一个人都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蒋晴晴曼妙的身姿。

为首的曾耀龙,更是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啊!”

曾耀龙,你什么意思?”

蒋晴晴眼神冷戾,怒视着曾耀龙。

可后者非但没有一丝羞愧,反倒是表情戏谑地走上前来。

“什么意思?我这是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既然你都愿意跟一个司机睡,那伺候伺候我这帮兄弟又有什么不妥呢?”

说话间,蒋晴晴看到旁边一个黄毛色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身子,还表情猥琐地咽了咽唾沫!

这一幕顿时令她心生厌恶,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曾耀龙!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好歹我也是董事长,容不得你们这样亵渎!”

“董事长?”听到这三个字,曾耀龙像听到了什么无稽之谈,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蒋氏集团成了什么样,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不好好伺候我,难道你还指望那个臭司机带着你脱离困境?”

此言一出,蒋晴晴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如何反驳。

眼下公司面临倒闭危机,除了曾耀龙,没人能帮到自己!

看到蒋晴晴迟迟没有做出回应,曾耀龙也心知她这是开始动摇了!

“放心吧!我这些兄弟都懂得怜香惜玉,肯定不会让你太难受!很快就好!”

曾耀龙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蒋晴晴的手腕,硬要将她往沙发上带。

来到沙发前,曾耀龙将另一只手,伸向蒋晴晴的衣扣。

可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突然扼住他的胳膊。

接踵而至的便是一阵钻心剧痛!

“啊!!疼疼疼!你干什么?赶快放手!放手啊!”

薛炎只是微微发力,曾耀龙就疼得龇牙咧嘴,哀嚎不断。

旁边的小弟看到这一幕,皆是连忙上前,顷刻间便将薛炎围住。

“你是谁!胆敢对我们曾少动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识相的话赶紧把手放开!不然一会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可不管这帮小弟如何叫嚣,薛炎都始终不为所动。

只见他眼神冰冷,手掌继续发力,曾耀龙的惨叫声更是一浪盖过一浪!

“薛炎?你怎么来了?”

蒋晴晴惊诧间,忽然听到空气中隐隐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快放手啊!会出人命的!”

见蒋晴晴开口,薛炎这才将手松开。

曾耀龙疼得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定睛看去,只见自己胳膊上赫然出现几道醒目的淤青!

“他妈的!你是什么人?敢对老子动手!”

曾耀龙瞪大双眼,骂得唾沫横飞。

“我不是叫你先下班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明知道你是来见这家伙,怎么可能抛下你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蒋晴晴不禁微微一怔,心头竟莫名升起一阵暖意。

曾耀龙在两名小弟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站起身来。

“闹了半天,你就是那个穷司机?好啊!我正找你呢,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薛炎,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插手,赶紧回去吧!”

虽然薛炎的出现让蒋晴晴倍感欣慰,但她清楚曾耀龙的势力,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薛炎陷入水火。

“回去?笑话!招惹了我曾耀龙,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你们几个,给我活剐了这小子!”

曾耀龙一声令下,两名身强力壮的小弟攥紧拳头,径直朝着薛炎扑杀过去!

可就在他俩即将的手之际,薛炎却是身形一闪,躲过了二人的攻击!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薛炎便骤然出拳,直直击打在两人胸口!

这一拳的力道之大,直接将两个肌肉壮汉打得口吐鲜血!当即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曾耀龙看到这一幕,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往后面退了几步。

其他小弟更是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凭那两个小弟的身板,一拳都能给薛炎打散架!可薛炎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就放倒了他们?

“你们……你们给我上!”

曾耀龙暗知事情不妙,一个劲地发号施令。

可刚才那两个小弟正是队伍里体格最强的两人,连他们都败下阵来,谁还敢上前造次?

任凭曾耀龙怎样叫嚣,周围的小弟皆是胆战心惊站在原地,迟迟不敢上前。

“走吧!”

薛炎突然转过身去,将目光投向蒋晴晴。

看着对方伸出的手,蒋晴晴鬼使神差间,竟然真的将自己的手牵了上去!

这一幕被曾耀龙真真切切看在眼里,愣是感觉脸颊一阵生疼!

“慢着!蒋晴晴,你可得想好,这个穷司机保得了你一时,能保你一世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公司上下那些员工吧!”

听到这句话,蒋晴晴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挣脱了薛炎的手。

“干什么?”薛炎转过身去,朝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对不起,他说得对,我不能离开……”

蒋晴晴的声音微微颤抖,语气也满含不甘。

看到这一幕,曾耀龙脸上重新露出一抹笑容,似乎觉得自己已然获得胜利。

“看见了吧?别以为会两个拳脚功夫就能为所欲为,这个世道,有钱才是真理!”

“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就凭你这穷样,还妄图英雄救美?”

“今天我就要当着你的面,好好调教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贱货!”

曾耀龙说话间,一把拽住蒋晴晴的手,将她揽入怀中。

“曾少说话没听见吗?趁他老人家不跟你一般计较,赶紧滚!要是真的惹恼了他,保证你活不到明早!”

旁边的小弟对着薛炎一通叫嚣,然而薛炎的眼中却是略过一抹阴冷。

“如果我是你,就会趁这个机会,赶紧把人放了。”

“把人放了?凭什么?你觉得你有资本跟我斗吗?”

啪!啪!

话音刚落,两声炸响传入耳中。

等众人反应过来,曾耀龙的脸早已高高肿起,嘴角也渗出淋漓鲜血!

就连蒋晴晴都被薛炎的举动吓得愣在原地!

然而薛炎并不打算就此收手,只见他身体前倾,狠命一脚踹在曾耀龙身上,直接将他踹得人仰马翻,直挺挺倒在地上!

薛炎顺势将蒋晴晴护在身后,居高临下看着曾耀龙。

“给我记住,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女人!”

撂下这样一句话,薛炎便搂住蒋晴晴的细腰,带着她转身离开。

旁边一众小弟看到这一幕,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拦!

不知为何,他们总觉得薛炎身上,透露着一阵令人胆寒的煞气……

跟着薛炎一路逃回车里,蒋晴晴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不要命了?居然敢得罪曾耀龙?你知道他的实力有多雄厚吗!”

蒋晴晴厉声训斥着薛炎,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这原本是自己面临的危机,可现如今,连薛炎也被牵扯了进来!

“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逃得越远越好!否则曾耀龙不会这样放过你的!”

“坐稳了。”

面对蒋晴晴的劝说,薛炎只是微微一笑,驾驶着奔驰驶离会所。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坐在旁边的蒋晴晴,时不时偷瞄薛炎一眼。

按理说招惹了曾耀龙这般大人物,正常人都会感到恐惧。

然而薛炎脸上却是看不出丝毫的慌乱!

仿佛在他眼里,根本就没把曾耀龙当一回事!

“喂!你刚才当着曾耀龙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我不记得了。”

薛炎故意装出一副茫然的表情,蒋晴晴顿时柳眉一蹙。

“少跟我装糊涂!你干嘛要说我是你的女人?本姑娘好歹也是一介董事长,总不至于沦落到跟一个穷酸司机暧昧不清吧!”

“一介董事长,不还是被穷酸司机就地正法了?”

“你!”

蒋晴晴攥紧粉拳,娇嗔地锤了薛炎一下。

后者脸上则是露出一抹颇显玩味的笑容。

“蒋总,你脸红什么?该不会真的对我芳心暗许了吧?”

“胡说!本姑娘才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心动的人!”

蒋晴晴故意挺直腰板,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殊不知自己的脸颊早已染上一抹红晕。

“总之以后你说话注意点!我可不想咱俩的关系被别人误会!”

“好!下次就说你是我老婆行了吧!”

“你……你讨厌!”

蒋晴晴羞得脸颊发烫,攥紧拳头又准备捶上去。

可是这一次薛炎眼疾手快,抓住方向盘猛然一个拐弯。

巨大的惯性让蒋晴晴失去平衡,身子险些倒在薛炎怀里!

“你干什么?好好开车行不行!”

蒋晴晴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小声训斥薛炎一句。

可后者却是不以为然,反倒露出一抹玩味般的笑容。

“那你说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看你在曾耀龙面前没有反驳我,应该就表示默认了吧?”

此话一出,蒋晴晴不禁轻咬嘴唇,显得格外娇羞。

“就……就算默认了又怎么样?总之在外人面前,我照样是你的老板!”

“要是敢跟别人乱说话,小心我跟你没完……啊!!”

不等蒋晴晴把话说完,薛炎又是一个急转弯,这一次,蒋晴晴反应不及,直接一头扑进了薛炎的怀里!

“你个混蛋!你就是故意的!”

蒋晴晴照着薛炎的大腿狠狠掐了一把,疼得薛炎龇牙咧嘴!

这女人,下手真够狠的!

“这次先放你一马!好好开你的车!要是再敢胡来,本姑娘明天就开除你!”

蒋晴晴重新坐直了身子,对着后视镜整理头发。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当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姓名,蒋晴晴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了?谁打来的?”

蒋晴晴摇了摇头,朝薛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按下接听键。

“爸,有什么事吗?”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干了什么事还不清楚?我问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电话那头传来蒋阳原的厉声呵斥。

“我……我在路上呢,马上就到家了。”

“限你五分钟之内给我滚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蒋阳原撂下这句话,耳边就只剩下一阵忙音。

虽然没有开免提,但蒋阳原叫骂的声音还是被薛炎听得一清二楚。

看到蒋晴晴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薛炎随即开口说道:

“没关系,待会儿我陪你一起回家,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好!”

“不行!曾耀龙肯定是到我父母那边告状了!我爸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你现在去找他,不等于往枪口上撞吗?”

“可总不能叫你一个人去应付他们吧?”

尽管薛炎有些担忧,可蒋晴晴却是摇了摇头,态度坚决。

“这本来就是我自家的事情,和你一个司机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别给我添乱了!”

见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薛炎也只好答应一声。

不多时,车子稳稳停在了蒋家别墅外面。

“你先进去吧,我会在车里等你,要是需要帮忙,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薛炎说着,顺势伸出手,摸了摸蒋晴晴的小脑袋。

“把手拿开!谁允许你碰本姑娘的?你走吧!我才不需要你帮忙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当她看到薛炎那满含宠溺的目光,脸颊还是控制不住地微微泛红。

情急之下,蒋晴晴一把将车门打开,快步逃离。

走进屋内,只见蒋阳原和徐丽娟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皆是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爸,妈,这么急着找我回来,出什么事了?”

“我们蒋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忤逆不孝的东西!”

蒋阳原气得咬牙切齿,旁边的徐丽娟也两眼含泪地说道:

“女儿,你说你招惹谁不好,干嘛偏要去惹曾大公子啊!”

“妈!你们误会了,我没有招惹他,是他自己欺人太甚!今天若不是有人相救,我差点就被他给……”

“被他怎么样?你本来就是曾公子的未婚妻!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父亲的这一番话,让蒋晴晴愣了一下。

“爸,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曾耀龙可从来没把我当未婚妻看待啊!”

虽然曾耀龙表面上对蒋晴晴一家客客气气的,但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蒋晴晴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介玩物罢了!

“那也比一个废物司机强!亏你还是蒋氏集团董事长,居然跟一个穷光蛋厮混!我们蒋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现在曾大公子亲自发难,要我给他一个交代!你这不是要把整个蒋家都给害死吗!”

蒋阳原捶胸顿足,说得唾沫星子乱飞。

过了许久,他才稍微冷静下来。

“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你到曾公子面前跪下认错,并且任由他处置,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咱们蒋家的生

分享给小伙伴们: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学长让我坐着震动器写作业: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又黄又肉的叫床文 学长让我坐着震动器写作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