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在办公室里玩班主任作文

作者: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在办公室里玩班主任作文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薛炎这一番话,无疑是抓到了店主的把柄。 店主的目光明显变得有些闪烁,说话也开始支支吾吾。 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还去做鉴定?这不是影响我做生意吗! 说完这句话,店主便找

薛炎这一番话,无疑是抓到了店主的把柄。

店主的目光明显变得有些闪烁,说话也开始支支吾吾。

“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还去做鉴定?这不是影响我做生意吗!”

说完这句话,店主便找了个理由,硬生生将客人都给撵了出去。

由于眼下急着要把父亲送去医院,年轻人也没有追究太多,先一步离开。

“念在老人家身体没有什么大碍,这次就姑且放你一马,要是再有下次,可就没这么轻巧了!”

薛炎撂下这样一句话,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店主连忙将一旁的服务员拽了过来。

“快去,把库房里那些勾兑酒全部扔掉!绝对不能让人找到证据!”

服务员点头答应,赶紧照做,而店主则是看着薛炎离去的方向,久久没能恢复平静。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第二天一早,蒋晴晴梳妆打扮一番,准备出门前往公司。

原本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她应该会烦闷上好几天。

不过好在有薛炎陪伴,蒋晴晴的心情已然变得愉悦很多。

刚到酒店大门,便看见薛炎已经坐在车里等候。

“薛炎,今天怎么这么早?你该不会昨天一晚都没有回去吧?”

不得不说蒋晴晴的直觉还真准,随便一猜就猜中了!

昨天晚上,薛炎担心曾耀龙会再次上门找麻烦,所以专程在酒店门口守了一整夜。

“怎么可能!我就是起得比较早,提前过来了而已!”

薛炎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拿出一个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

“给!还没吃早餐吧!我知道你平时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换换口味也行!”

听到这句话,蒋晴晴顿时觉得心头一暖。

然而她犹豫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

“还是你留着吃吧!我平时减肥,一般不吃早餐!”

话虽如此,但这样拙劣的谎言自然骗不过薛炎。

“怎么?这是在暗示要我喂你才吃?行吧!念在你昨晚带给我的美好回忆!勉为其难答应你!”

“你胡说八道……唔——”

不等蒋晴晴骂完,薛炎已然将煎饼递到她嘴边。

“怎么样?好吃吧?昨天晚上都没吃饭,肯定饿坏了!”

看到薛炎那满含宠溺的目光,蒋晴晴娇嗔地点了点头,这才接过煎饼吃了起来。

“看你态度这么好,本姑娘就不批评你了!”

说话间,蒋晴晴突然想到了什么:“可你昨天为我花了这么多钱,你自己还够正常生活吗?”

“放心吧!我平时都存着小金库呢!我说过,就算是当司机,我也有办法养活你!”

说完这句话,薛炎发动汽车前往公司。

可刚到门口,一名保安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干什么?你新来的啊?不认识我是谁吗?”

“蒋总,实在不好意思,蒋老先生有令,从现在开始,由他来代理董事长一职,没有他的批准,您不能进入公司大楼!”

“什么?!”

蒋晴晴脸色陡然一沉:

“当初公司危在旦夕,全靠我一个人盘活,他凭什么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职位给我撤了?”

“这……蒋总,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

看着保安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蒋晴晴也不好过分苛责。

毕竟他就只是个打工仔,跟他说得再多也只是白费口舌。

“昨天晚上不是挺有骨气的吗?有本事就自己在外面闯荡,别想着回来吃老本!”

耳边传来蒋阳原戏弄的声音,定睛看去,只见他面带轻蔑地缓缓走来。

当他看到薛炎也坐在车里时,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敢跟这个混蛋搅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曾公子已经下令追杀他了吗?跟他在一块,迟早会引火烧身!”

“我说过,薛炎之前救过我的命,我绝不会抛下他一个人!”

“你!”

蒋阳原气得面红耳赤,可紧接着,他又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把话说开了!如果你硬要护着这小子,从此以后,就别想踏进蒋家半步!蒋氏集团跟你也不再有任何关系!”

蒋阳原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还带着几分不屑。

在他看来,蒋晴晴无非是口号喊得好听,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还是只能靠家里接济。

我就不信,你还真觉得一个穷司机能够养活你!

可谁知蒋晴晴想也没想,直接对薛炎说道:

“我们走吧!”

薛炎刚想挂挡,蒋阳原就一把上前,狠狠锤了一下车窗。

“你个混蛋!到底给我女儿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什么她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叔叔,这个问题,难道你不应该先反省一下自己吗?”

薛炎一句话便把蒋阳原怼得哑口无言,而蒋晴晴也顺势说道:

“反正你都已经这么不讲情分了,我们也没必要再继续浪费时间!蒋氏集团,我不要也罢!”

“你……你……”

蒋阳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倒在地上!

“蒋先生!”

一旁的保安吓得脸色大变,连忙冲上前去查看情况。

蒋晴晴和薛炎也立马下车跟了上去。

“怎么了这是?刚才还好好的呢!”

“蒋先生!你怎么了?快醒醒啊!”

保安不断晃动蒋阳原的身体,在他耳边大声呼喊。

可眼下不管他如何呼喊,蒋阳原都没有丝毫反应!

“蒋总,蒋先生肯定是急火攻心了,您就听他一句劝吧,别老气他了!”

“我……难道非要让我去讨好曾耀龙,他才会满意吗?”

“不管怎么说,先救人要紧!快叫救护车吧!”

眼看情况紧急,蒋晴晴也无暇犹豫,赶忙拿出手机。

可就在她准备打电话的时候,薛炎却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

“别着急,咱们先等等!叔叔待会儿自己会醒的!”

听到这句话,蒋晴晴不禁一愣:“你怎么知道他自己会醒?”

“这个嘛……”

只见薛炎微微一笑:

“这么冷的天还躺在地上,估计他绷不了多久!”

虽然不知道薛炎的语气为何如此笃定,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蒋晴晴也只好在原地等候。

“蒋总!别再耽搁时间了!要是待会儿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保安看蒋晴晴真的没有行动的打算,开始在旁边连声催促。

“薛炎,我爸的脸色好像是不太好!应该是真的昏迷了,要不咱们还是叫个救护车吧!”

然而薛炎却是微微一笑,默不作声地伸出手去,照着蒋阳原的大腿狠命一掐!

“啊!!”

一阵凄厉的哀嚎传来,蒋阳原噌的一声从地上窜起!

“你他妈疯了啊!下手这么重!疼死我了!”

“叔叔,你不是昏迷了吗?怎么轻轻一掐就醒过来了?”

看到薛炎这戏谑的目光,蒋阳原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我这还不是被你们给气的!”

说话间,蒋阳原便将目光对准旁边的蒋晴晴: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就给我一个准信,到底是要公司,还是要这个穷光蛋!”

眼看蒋阳原为了威胁自己,都已经如此不择手段,蒋晴晴的脸色,立马变得无比阴沉。

“如果非要让我向曾耀龙屈服,那我宁愿从此离开公司!”

撂下这句话,还不等蒋阳原反应过来,蒋晴晴就已然转身上车。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在蒋晴晴的催促下,薛炎也只好上车离开。

“既然好言相劝你不听,那就放任曾少来处置你吧!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你自然会来求我!”

说完,蒋阳原拿出手机,拨通曾耀龙的电话……

“蒋总,咱们现在去哪儿?”

薛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了几圈,随即开口询问。

可蒋晴晴此刻却是低头不语,脸色显得有些忧愁。

毕竟当初在公司危难之际,是她临危受命,带领蒋氏集团走出困境。

可现如今,就因为自己不愿意屈从于曾耀龙,父亲竟然狠心将自己赶走!

这种事情,放到谁的身上,都多少会觉得有些不好受。

然而眼下更紧迫的事情,是要帮蒋晴晴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既然公司暂时去不了,我看还是先送你回酒店休息吧!”

“回酒店?”

听到这句话,蒋晴晴显得有些犹豫:“可你还有钱吗?”

“放心吧!虽然我一个打工人比不上你们这些大老板,但去酒店开间房还是没问题的!”

薛炎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蒋晴晴心头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还是算了吧,实在不行……带我去你的住处也可以!”

薛炎眼前一亮:“你确定?之前不是还不情愿吗?”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你以为我想去啊!”

蒋晴晴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朝薛炎投去一个凶巴巴的目光。

“去我家可以,但是蒋总,我家的条件可就比不上你的大别墅了,到时候去了,千万别嫌弃!”

“放心!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

眼看薛炎同意,蒋晴晴脸上这才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这还差不多!”

不多时,薛炎便开车来到位于三环外的一栋老式小区。

看着眼前这一排排灰色筒子楼,蒋晴晴的表情,还是显得有些惊讶。

“你平时就住这里?”

“当然!我都说了,我住的地方,跟你家别墅可差得远!怎么?不愿意住啊?那要不你还是去住酒店也行!”

薛炎刚想调转方向,蒋晴晴就一把拦住他的去路。

“想甩掉我?想得美!如果不是因为你,本姑娘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可得对我负责!”

蒋晴晴扬起下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行!那我先带你上楼吧!”

好在虽然小区房子比较老旧,但薛炎的屋里还算干净整洁。

“看不出来,你平时糙里糙气的,房间却收拾得有模有样!”

“那当然!要是房子太乱,没准蒋总您就看不上了呢?”

薛炎嘿嘿一笑,逗趣似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哎?这怎么就一间卧室啊?”

“我一直都是常年独居,一间卧室就够了啊!不过你放心,这床还是挺宽敞的,完全够我们两个人……”

薛炎说到这里,眸中便闪过一阵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你想什么呢!”

“怎么了?咱都已经生米成熟饭了,难道你还觉得害羞啊?”

“哼!”

蒋晴晴娇嗔一声,伸出细手狠狠掐了薛炎一把。

“哎哟!你个小丫头!下手居然这么狠!”

“谁让你乱说话的?不狠点涨不了记性!”

看着蒋晴晴那气鼓鼓的小脸颊,薛炎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这才沉声回答:

“行了行了,逗你玩呢!今天晚上你睡床,我睡沙发,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蒋晴晴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就在两人坐在沙发上腻腻歪歪的时候,一阵猛烈的砸门声突然传入耳中。

“谁啊这是?有这么敲门的吗?”

薛炎低声抱怨一句,随即上前开门。

“薛炎!你小子怎么还没搬走?我都跟你打过多少次招呼了?”

一个体型圆润,身材肥硕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瞪着薛炎。

她便是薛炎的房东,徐莉。

“徐姐?我上个星期不是刚交完房租吗?你忘了?”

“交了房租又怎么样?你的钱,退给你!限你一天之内搬走!不然我可就找人请你走了!”

徐莉说着,便将一叠钞票硬塞进薛炎手里。

“徐姐,你这是干什么?我都已经如约交钱了,为什么还要轰人走呢?”

“为什么?这间房已经被我卖给一个大老板了!你要是不搬,我怎么跟人家交代?”

此话一出,薛炎立马皱起眉头,显得有些疑惑。

“什么?已经卖了?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咋了?我自己的房子想卖就卖!还需要跟你打招呼?少跟我废话!人家大老板已经过来收房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搬走!”

话音刚落,一阵阴冷的笑声传入耳中。

“臭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哟?这么巧,蒋小姐也在啊!”

循声望去,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上前来,正是曾耀龙!

分享给小伙伴们:
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在办公室里玩班主任作文: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在办公室里玩班主任作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