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

作者: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坐在车里,蒋晴晴还在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时不时发出一阵讥讽的笑声。 活该!叫他之前这么狂!这次非得让他长长记性! 回想起当初曾耀龙对自己百般逼迫时的气焰,再看看视频里

坐在车里,蒋晴晴还在看着手机里的视频,时不时发出一阵讥讽的笑声。

“活该!叫他之前这么狂!这次非得让他长长记性!”

回想起当初曾耀龙对自己百般逼迫时的气焰,再看看视频里他那狼狈不已的样子,蒋晴晴心里顿时感觉一阵畅快。

“怎么样蒋总,我都说了,只要有我在场,保证曾耀龙这小子使不出什么花样!”

“行行行!知道这次你有功劳,真是!这才过了多久就开始吹嘘了?”

蒋晴晴嘴上这么说着,可依旧掩盖不住心头的喜悦之情。

“要不这样,看在你这次替我教训了曾耀龙,还为公司争取到这么多股权的份上,我决定,好好奖励你一次!今天晚上咱们去豪庭酒店吧!”

此话一出,薛炎的心猛然咯噔一下,不禁咽了口唾沫。

“蒋总,你也太客气了,一来就送这么贵重的奖励,我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薛炎嘴上说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脸上露出一抹略显猥琐的笑容!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晚上请你吃饭!”

蒋晴晴脸色一沉,照着薛炎的耳朵狠狠揪了一下!

“哎哟!疼疼疼!快放手!”

“知道疼就对了!再敢胡思乱想,下次本姑娘可就没这么好说话!”

看着薛炎叫苦不迭的样子,蒋晴晴偷偷窃喜,这才把手收了回去。

“谁让你突然说什么去酒店?哪对小情侣去酒店是单纯为了吃饭的啊?”

“住嘴!谁跟你是情侣了!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本姑娘……啊!!”

蒋晴晴再次动手,谁知薛炎这次早有准备,一把将她的胳膊攥住,同时微微发力,直接把她整个人都给拽了过来!

蒋晴晴失去重心,一头躺在薛炎的怀里,抬眼看去,只见薛炎正一脸坏笑地注视着自己。

“还说不是情侣?这都已经扑我怀里了!蒋总,你们女人就爱口是心非!”

“你……你讨厌!”

蒋晴晴脸颊一阵泛红,攥紧粉拳狠狠锤了薛炎一下,赶紧坐了起来。

薛炎并未注意到,此时的蒋晴晴,脸上露出了一抹娇嗔的笑容。

到了晚上,两人一同来到豪庭酒店。

“蒋总,欢迎光临!请问有何吩咐?”

“准备一间最豪华的包厢,再把你们酒店的特色菜都上一份!”

“对!再在楼上开一间总统套房!床一定要宽!”

薛炎凑上去打趣似的说了这么一句,吓得蒋晴晴花容失色:

“别!别听他的!姓薛的,你要是再敢胡说,就给我滚回去!本姑娘不伺候了!”

看着两人这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就连前台的接待都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很快,两人来到包厢。

“怎么还有酒啊?蒋总,你忘记上次喝醉发生过什么了?”

“闭嘴!上次只是个意外!今天咱们点到为止!”

蒋晴晴转过身去,白了薛炎一眼:

“我这也是念在你为蒋氏集团立下大功一件,才愿意花时间请你吃饭的,如果是平时,想跟本姑娘一块儿吃饭?你还没这个资格呢!”

“好好好!那就多谢蒋总赏脸了!来,我敬您一杯!”

“这还差不多!”

蒋晴晴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和薛炎推杯换盏。

虽然嘴上说着点到为止,可谁知几杯酒下肚,蒋晴晴却是变得兴致高涨。

“还愣着干嘛?把这杯干了!一个大男人,喝酒怎么婆婆妈妈的?”

“蒋总,要不还是算了吧?”

“不行!本姑娘难得给你赏光,你敢不给我面子?”

在蒋晴晴的催促下,薛炎只好硬着头皮,陪她一杯接一杯地喝着。

等到饭局过半,蒋晴晴已然靠在椅子上睡得昏沉。

“蒋总?蒋总?你没事吧?”

薛炎伸手晃了晃蒋晴晴的身子,可她完全没有反应!

“这丫头,酒量这么差还逞什么强?”

薛炎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将服务生叫了进来。

“先生,有什么吩咐?”

“要不……还是给我们开一间房吧!”

薛炎说着,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抹笑容……

十分钟后,薛炎扶着醉醺醺的蒋晴晴,走出了包厢。

“蒋总,这可不是我占你便宜,你看你都醉成这样了!我总不能扔下你不管吧!”

纵使薛炎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可明面上还是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刚到走廊拐角,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撞上薛炎!

还好他反应迅速,及时扶住了蒋晴晴,才没让她摔倒。

可这壮汉就没那么幸运了,只听扑通一声,这人当即摔了个狗啃泥!

“混账东西!你他妈走路不长眼啊!”

壮汉踉踉跄跄爬起来,一把攥住薛炎的衣领。

说话间,薛炎感到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明明是你自己撞了我们,怎么还怪起别人来了?”

“还敢顶嘴?臭小子,知道老子是谁吗!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能让你活不到明天!”

只见眼前这名壮汉表情凶恶,手上还纹着花臂,典型的混混形象,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眼下薛炎急着把蒋晴晴送回房间,并不打算和一个醉鬼过多纠缠。

他伸手一推,壮汉猛然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在地!

“居然敢跟老子动手?来人!给我拦住他!”

壮汉一声令下,身旁的包间立马窜出一群黄毛混混,堵住薛炎的去路。

“臭小子,活腻歪了是吧?连我们刀哥都敢得罪?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个说法,你就别想从这儿过去!”

“等会儿!刀哥,我看这小妞长得有几分姿色啊!要不叫她留下,陪咱们兄弟几个耍耍?”

一个小弟说出这样一番话,顿时让刀哥眼前一亮,来了兴致。

“小子,听到了吧?我这帮兄弟可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主!识相的话,就赶紧把人留下,否则,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说完这句话,刀哥一把伸出手,想要去抓蒋晴晴的衣服。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薛炎就猛然扼住他的手腕。

下一秒,一阵钻心剧痛传来,立马让刀哥放声哀嚎!

“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酒店走廊,愣是让刀哥疼得直跺脚!

不知过了多久,薛炎终于将手松开,低头看去,只见刀哥的手腕赫然多出一片乌青!

刚才这一来二去,刀哥酒都醒了一半!

“混蛋!敢跟我动手?我表哥可是这酒店的经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跪下道歉,我保证你没法活着离开!”

刀哥厉声威胁,意图以此来逼迫薛炎就范。

可谁知后者丝毫没有害怕,反倒是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人物给你撑腰,一个狗屁经理,也好意思挂在嘴边说?”

“刀哥!这小子好生狂妄!让兄弟们帮你教训教训他!”

“好!你们几个,先抽他两耳光再说!”

啪!啪!

两道炸响回荡在走廊。

然而薛炎却好端端站在原地,反倒是刀哥,两边脸都被打得红肿一片。

定睛望去,只见一名西装男站在刀哥身前,表情凶恶地看着他。

“表哥?你这是干什么?明明是这小子得罪人,你怎么打我啊?”

“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总经理怒斥一声,攥着拳头就往刀哥脸上砸去!

顷刻间,刀哥被打得鼻血横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一旁的小弟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得不敢说话,赶紧退到一边。

“所有人都给我跪下,向薛先生认错!”

眼看总经理发话,这群小弟哪敢怠慢?赶紧齐刷刷跪在了地上。

毕竟他们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总经理帮忙,他们连在这儿消费的资格都没有!

可刀哥却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表哥!你这是干嘛?凭什么要让我的兄弟给他们两个下跪啊!”

“凭什么?就凭这家酒店是蒋小姐名下的资产!你有多大的能耐?敢跟蒋氏集团叫嚣?”

一听这话,刀哥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

蒋氏集团的威名,可是如雷贯耳的存在!哪是一个街头混混可以叫板的?

得知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刀哥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果真老老实实跪了下去。

“两位!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喝多了!不小心冒犯了你们,这样,我给你们赔不是了!”

刀哥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往自己脸上狠狠甩了几巴掌!

眼看老大都动了手,小弟也纷纷照做,一时间,整个走廊都回荡着噼里啪啦的炸响。

没过一会儿,刚才还态度嚣张的一群混混,皆是将自己打得鼻青脸肿。

就连蒋晴晴听到这声音,都清醒了几分。

看着眼前这跪成一片的景象,蒋晴晴眉头一皱,满脸不解: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是谁啊?”

“实在对不起!蒋总,都怪我一时疏忽,才让他们冒犯了您,还请您别往心里去!”

总经理朝着薛炎二人深鞠一躬,态度可谓是无比谦卑。

“表哥,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那我们兄弟几个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先走一步!”

刀哥看准时机就想开溜,谁知薛炎却是早有准备,一把将他的衣领拽住。

“怎么?刚才不是很嚣张吗?随随便便就想走,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薛炎语气冰冷,眸中更是闪烁着几分杀光!

如果这帮人只是对自己不敬,兴许他还能不予计较。

可你这家伙竟敢对打我女人的注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薛炎这冷戾的表情,刀哥也意识到,恐怕自己今天是没法轻易脱身了!

“大哥……哦不!爷爷!您说吧,怎样才能放我一马?”

“薛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群人到底是谁啊?”

薛炎很快便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蒋晴晴,得知真相的她,同样表情阴冷。

“这种人居然能进我的酒店?你这个总经理是怎么当的!”

“对不起蒋总!是我一时疏忽,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

看着眼前唯唯诺诺,连头都不敢抬的刀哥,薛炎突然心生一计。

“你刚才不是说,你们都是一群刀尖上舔血的主吗?来吧!舔一个试试!”

说话间,薛炎掏出一把折叠刀,扔到几人面前。

一旁的小弟听到这句话,皆是吓得连连后退。

而刀哥更是浑身打怵,额头上爬满冷汗。

“爷爷,我就是随便说说,您这不是要人命吗?”

“住口!没听到薛先生的话吗?赶紧照做!”

总经理怒斥一声,恶狠狠地瞪着他。

眼看事已至此,刀哥心知自己没有了退路,只能颤颤巍巍把刀捡起来……

“啊!!”

伴随一阵凄厉叫喊,刀哥的嘴立马变得鲜血横流,愣是瘫在地上哭出了声!

“记住,以后别这么嚣张,要是真的碰到狠角色,可就没有这么轻巧了!”

面对薛炎的警告,刀哥强忍着疼痛,点头如捣蒜。

看着两人离开,众人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惹上了这样一个亲爹!

教训完这帮混混,蒋晴晴心情大好。

“想不到你还挺有男子气概的,危急时刻没有抛下我!”

“那当然!谁让你是我的女人呢?”

薛炎一边说着,一边按下电梯。

“等会儿!你想带我去哪儿?”

分享给小伙伴们:
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老师好紧张开一些 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