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让穿乳罩随时揉:校草上课时狂揉我下面

作者:学长不让穿乳罩随时揉:校草上课时狂揉我下面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叶小花的一颗心,早就拴在了陈凡的身上,再加上现在年纪到了,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她忍不住想到,刚才陈凡在自己家里,把自己从马大海的手中救出来,像极了童话故事中英雄救

叶小花的一颗心,早就拴在了陈凡的身上,再加上现在年纪到了,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她忍不住想到,刚才陈凡在自己家里,把自己从马大海的手中救出来,像极了童话故事中英雄救美的桥段。

所以,两人独处一室的时候,叶小花忍住心中的羞涩,主动开口告白。

气氛有些暧昧,就在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

“小凡,小花,饭已经做好了!”

话音刚落,就把二人思绪拉回现实。

“咳咳!”

陈凡脸上有些臊的慌,自己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大白天都想那事,这也太不像话了。

“小花妹妹,我先出去了。”

陈凡尴尬的说道,“你换好衣服,也出来吃饭吧。”

叶小花羞得抬不起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声音比蚊子还小:“嗯嗯。”

……

一顿饭过后,本来是要午睡,但经过刚才的事情,陈凡是一点困意都没有。

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再加上小花的房间就在对面,陈凡心中总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很想趁趁母亲午睡,悄悄地溜到小花的房间……

啪!

陈凡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大腿:“陈凡啊陈凡,你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天天都想什么呢?”

没办法,为了转移注意力,陈凡只好从床上坐起来,开始练习拳法。

经过一下午的练习,陈凡对于拳法的控制变得越来越纯熟,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简直能够打死一头牛。

晚饭时分,三个人虽然坐在一张桌子上,但是除了赵芹之外,陈凡跟小花都不敢互相看对方。

“小花,多吃一点。”

赵芹很喜欢小花这个丫头,不停地给她碗里夹菜,“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千万不要客气。”

小花笑着说道:“谢谢婶子。”

“还叫婶子啊?”

赵芹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现在已经……”

“妈!”

陈凡赶紧说道,“小花还小呢,不叫婶子叫啥?你心眼可别往歪处想。”

赵芹拍了一下自己的儿子,笑骂了一句:“瞧你说的,你妈一辈子都没做过亏心事,咋会往歪处想?我只是觉得……”

说到这里,赵芹突然顿了一下,看着两个孩子说道:“还真别说,你俩还挺合适。”

听到这话,两个人都闹了一个大红脸。

尤其是小花,就算心里再喜欢陈凡,毕竟还是个黄花姑娘,简直快要羞死了!

一个没注意,凳子没有坐稳,因为重心后移,白嫩的小脚碰到了陈凡的大腿。

感受到冰凉的触感,陈凡直接一激灵,好家伙,看来今天晚上也睡不着了!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陈凡顶着一个黑眼圈,站在门口刷牙,正好碰到从厨房走出来的小花。

“凡哥,你黑眼圈咋这么重,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陈凡有些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忍不住吐槽,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我哪里会失眠?

农家的早餐都很简单,就是白粥小菜。

虽然国家经济飞速发展,但在青山村这么一个北方山沟,日子还是跟几十年前一样,都是围着庄稼打转。

饭桌上,赵芹一直在抱怨,老天爷好久不下雨,地的庄稼都快干死了。

陈凡突然眼前一亮,想到自己练出来的真气,好像有促进植物生长的作用,也不知道效果究竟如何?

而他们家在后山,正好有几株葡萄藤,可以过去尝试一下。

想到这里,陈凡跟母亲打了一声招呼,就朝着后山走去。

来到后山,因为这段时间的干旱,葡萄的长势也不好,叶子都在耷拉着。

陈凡蹲了下去,伸手握住了一株葡萄藤, 体内紫色的真气开始运转,缓缓注入了葡萄藤中。

有效果!

在真气转移到葡萄藤中之后,绿色的葡萄迅速开始膨胀。陈凡能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这些葡萄正在迅速的成熟。

“我的天啊!”

看到这种变化,把陈凡本人都给震惊到了。

他赶紧摘了一串葡萄下来,放进嘴里尝尝味道,结果刚刚咬破葡萄的果衣,一股沁人心脾的甘甜,就在他的舌尖流淌。

太好吃了!

陈凡从小到大,也吃过不少葡萄。但他可以确定,以前吃到过的任何葡萄,都无法跟眼前的这一串葡萄相比。

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看来这所谓的真气,果然可以促进植物生长,而且还可以改变原本的口味,这下真的发达了!

不过,为让陈凡感到遗憾的是,现在他体内的真气很少,没办法长时间的使用。

“不管了。”

陈凡又摘下两串葡萄,“给嫂子送一串,再给家里拿一串。”

把葡萄小心地装好,陈凡又回到了村子。他直接来到了红梅嫂子的家里,先把葡萄送给了她。

母亲一直教导陈凡,人一定要知恩图报,当初不是红梅嫂子的帮忙,陈凡根本就没有继续受教育的机会。

这个恩情,啥时候都偿还不了。

“小凡来了?”

红梅刚刚吃完早饭,看到陈凡进门,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陈凡笑着说道:“嫂子,我给你送了一些葡萄过来,你尝尝滋味?”

说着,他拿出一串葡萄,递给了红梅嫂子。

红梅嫂子把葡萄洗干净,跟陈凡一起坐下,两个人一起吃着葡萄。

“咦?”

红梅嫂子惊讶地说道,“小凡,这葡萄咋跟去年味道不一样了?咋变得这么好吃?”

每年葡萄成熟的时候,陈凡都会送一些到她家里。凭良心讲,以前葡萄的味道只能算一般。

但这次却不一样,味道简直比之前好了无数倍。

红梅有些惊喜的问道:“小凡,这是咋回事儿?”

陈凡只好含糊其辞:“今年换了新品种,味道还不错吧?”

“确实不错。”

红梅嫂子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眼珠子一转,把位置又朝着陈凡那边挪了挪。

“小凡,你的葡萄虽然味道不错,但嫂子的葡萄味道更好,你想不想尝尝?”

说着,红梅还握住了陈凡的手。

嫂子的葡萄?

陈凡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嫂子家啥时候种葡萄了?

这咋没听说过呢?

陈凡抓了抓头发,心里有些疑惑,忍不住看向嫂子。当他看到嫂子似笑非笑的嘴角,瞬间恍然大悟。

“嫂子,你……”

陈凡咽了口唾沫,赶紧把目光转到别处。

“哎呦,瞧你这个怂的样子。”

红梅嫂子笑骂了一句,“难道嫂子是母老虎吗?让你这么的害怕?”

她就稀罕陈凡这种朴实的样子,觉得心里踏实。

陈凡赶紧说道:“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在陈凡心中,对红梅嫂子何尝没好感?但他每次之所以能忍得住,就是考虑到嫂子的名声。

自从丈夫死去之后,嫂子就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俏寡妇,不知道被多少乡野汉子惦记着。

但嫂子行得端坐得正,哪怕是村里面嘴最毒的妇女,提到红梅嫂子,也要竖起大拇指。

这十几年的名声,不能因为自己给毁了。

“行了,怎么又脸红了,嫂子不逗你了。”

红梅嫂子把椅子挪了挪,二人之间留出距离,看到陈凡脸红的样子,她心里面是无比的喜欢。

但她也清楚,现在火候不到,不能太着急了。

“听村里人说,昨天你出二十万,把小花给买回家了?”

红梅笑着说道,“没看出来啊,这么大一笔钱,说拿就拿出来了,嫂子以前低估你了。”

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面是非常震惊的。毕竟陈凡家庭情况跟她也差不多,二十万对于他们这种家庭,已经是天文数字。

陈凡笑着说道:“我是卖药赚的钱,就是上次咱们一起在山上,发现的那株人参,整整卖了四十万呢!”

对于嫂子,陈凡没有任何隐瞒。

不过听到陈凡提起那天的事,红梅立刻警惕起来,上下打量了陈凡一眼,发现没有中邪的迹象,这才放下心来。

“行了,赶紧把葡萄拿回家里,给婶子也尝一尝。”

红梅转移话题说道,“下次再有好东西,先拿回去给婶子,等到婶子吃过之后,有多的再拿到我这里来。”

“你也老大不小了,一定要注意孝道。婶子一个人把你拉扯这么大,你要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陈凡点了点头:“我明白,这不是前后脚的事儿吗?”

“前后脚也不行。”

红梅嫂子突然严肃地说道,“小凡,你给我记清楚,以后得到好东西,都要先拿给婶子,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陈凡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回到自己家,陈凡发现小花都坐在院子里,正在用木盆洗着衣服。

陈凡赶紧走过去:“小花,你到旁边歇着吧,洗衣服我自己来。”

小花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着说道:“没事,凡哥,能帮你洗衣服,我可开心了。”

“就是以后你换下的内裤,别往房间里放,跟衣服一起拿出来,方便我一起洗完。”

内裤?

陈凡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小花手中正在洗的衣服,不就是自己昨天换下的内裤吗?

“这……”

陈凡有些尴尬的问道,“小花,这条内裤,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小花笑着说道:“就是在你房间里啊!”

糟糕!

陈凡赶紧跑进屋,他记得清清楚楚,昨天他的内裤,就放在自己珍藏的小皇叔上面。

如果小花把内裤拿出来洗了,那自己珍藏的东西?

陈凡赶紧跑到屋里,到处都找了一圈,果不其然,珍藏的东西消失了。

“难道是被小花给没收了?”

陈凡想到这个可能,赶紧走出房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了小花身后。

“那个,小花啊……”

陈凡有些扭捏的说道,“我房间里放了一些医学资料,你瞅见了吗?”

小花低头洗着衣服,笑着说道:“那真的是医学资料吗?”

一句话,直接把陈凡给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花自顾自的说道:“凡哥,以后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心晚上睡不着觉。”

我去!

陈凡捂住自己的脸,真的好丢人啊!

感受到尴尬的氛围,小花主动说道:“凡哥,要是没有其他的脏衣服,我就去河边捶衣服了。”

说完之后,小花就抱着木盆,走出了家门。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凡把葡萄拿出来,小花和赵芹品尝完后,都对这个味道赞不绝口。

陈凡也用同样的说法,跟她们解释了一通,说是因为换了新品种,所以味道才变好。

“最近天气一直大旱,今年的收成肯定不好。”

赵芹叹了口气说道,“还好小凡卖了人参赚钱,要不然今天可就难过了。”

小花也附和说道:“对啊,也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回事,今年为啥就不下雨呢?”

干旱的问题,困扰的青山村的每一个村民。

而陈凡现在,思绪却飘到了其他地方。

人参?

自己体内神奇的真气,既然可以促进葡萄生长,那能不能促进像人参这样的珍贵中药材加速生长呢?

如果可以的话,这些东西的收益,可比种庄稼赚的多多了!

想到这里,陈凡就准备吃完饭后,到后山再找一株药材,实验一下效果。

午饭结束,小花跟母亲都在家里午睡,陈凡悄悄溜出门,来到了后山。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这座后山,对于青山村来说,那可是宝藏一般的存在。

不过,这后山路途也非常的复杂,甚至还传闻,这里面藏着很多野兽。

这么多年,虽然没有人亲眼见过,但是因为这个传闻,没有人敢往后山深处走。

进山之后,陈凡没走几步,就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药香。眼前一道金光闪过,落在了距离他不远的一处灌木丛里。

陈凡赶紧走了过去,扒开了灌木丛,果然在这里发现了一颗灵芝!

“试验一下。”

陈凡深吸一口气,“希望这个真的有用,那样就不用再为钱发愁了!”

说着,陈凡把手贴在灵芝上面,一股紫色的真气,顺着他的手掌传输到灵芝上。

“咦?”

眼看过了几分钟,灵芝还是一动不动,陈凡心中忍不住想到,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渐渐地,陈凡身体里将近一半的真气,全都被灵芝给吸收了,但还是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他有些失落地缩回了手,正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眼前的灵芝瞬间膨胀起来!

陈凡激动不已的喊道:“发财了,这下真的要发财了!”

激动过后,陈凡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身体有种透支的感觉。

看来这种能力,也不能够过分滥用。

眼前的灵芝,已经跟刚才发现的时候大不一样,体型明显增大了一圈。

判断灵芝的年份,要看上面的纹路,基本上多长出一道纹路,大概需要十年的时间。

陈凡数了数,上面一共有八道纹路,也就代表眼前这颗灵芝,已经有了八十年的药效。

“这聚宝盆果然名不虚传。”

想到之前消失在自己体内的金黄色小鼎,陈凡忍不住感慨道,“有了聚宝盆,我可是真要发财了!”

陈凡小心翼翼地挖出灵芝,用衣服小心地包好,然后赶紧下山返回家中。

回到自己的房间,陈凡把灵芝放好,刚刚那种透支的感觉再次上头,忍不住倒在床上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陈凡赶紧拨通柳如玉的电话号码,想要把灵芝卖给她。如果价钱合适的话,就证明自己真的掌握了一条发财之道。

“喂,请问是哪位?”

电话刚刚拨通,那边传来柳如玉清脆悦耳的声音。

陈凡赶紧说道:“柳总,你好,我是陈凡,就是之前卖给你人参的那位。”

“陈先生,你好!”

柳如玉笑着说道,“这次打电话找我,是不是又有药材要出手?”

“没错。”

陈凡点了点头,把灵芝的事情说了一遍,“这颗灵芝有八十年的药龄,你那边需要吗?”

柳如玉想了想,开口说道:“如果真有八十年的药龄,我这边当然需要。”

“陈先生,你现在有时间吗?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带着灵芝来城里,我们当面详谈。”

陈凡赶紧答应,两个人约好了时间地点,这才挂断电话。

他起床收拾了一下,推出家里唯一的一辆电动三轮车,就朝着城里赶去。

在村口,陈凡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红梅嫂子正提着一筐豆腐,看样子也是要去城里售卖。

陈凡赶紧把车停在她身边,笑着说道:“嫂子,你今天去卖豆腐啊?咋不通知我一声?”

以前红梅去城里卖豆腐,都是陈凡开着三轮车带她。毕竟去城里有十几里路,走过去太辛苦了。

红梅嫂子撩了一下头发,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谁说没通知你,昨天去找你的时候,婶子说你身体好像不舒服,所以也就没麻烦你。”

陈凡赶紧下车,提过嫂子手中的竹筐,放在了三轮车后面:“我身体没事,昨天只是有点困。嫂子,你就坐后面吧。”

说完之后,陈凡又重新上车。

嫂子白了他一眼:“你这小子,也不睁开眼睛看看,后面哪还有地方坐?”

陈凡回头一看,脸上忍不住露出尴尬之色。

原本电动三轮车载货能力就低,现在又放上了一颗灵芝,再加上一筐豆腐,确实没有供人坐的位置了。

红梅嫂子笑着说道:“你屁股往旁边挪挪,我跟你挤一挤吧。”

陈凡有些犹豫:“这个……”

驾驶座的位置也没有多大,如果两个人挤在一起,那么被别人看到了,难免会说闲话。

“什么这个那个?”

红梅嫂子直接坐了上来,拍了一下陈凡的大腿,“后面又坐不下,你让我咋弄?”

两个人挤在一起,嫂子笑着说道:“赶紧看路,开车吧!”

陈凡咽了一口唾沫,只好松开脚刹,开着三轮车继续往前走。

然而,走出村口一段距离,就来到了泥泞破烂的山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

三轮车行驶在上面,颠簸得非常厉害。

后面的豆腐还好说,毕竟嫂子在里面垫了一层干净的棉布,不会出什么事。

但前面挤着的两个人,情况就有些难为情了。

本来位置就拥挤,这下就更挤了。

闻着嫂子头发上传来的洗发水香味,陈凡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他赶紧找个话题说道:“嫂子,怎么最近你进城卖豆腐的频率越来越高了,难道你缺钱吗?”

红梅嫂子叹了口气:“我家的情况你还不知道,都怪我那个不争气的小叔子,又在外面耍钱输了。”

“都怪那个死鬼,当初在医院拜托我照顾他弟弟,我一心软答应了下来,谁知道惹上了个祸害。”

红梅嫂子口中的小叔子,是一个名叫二狗的家伙,从小就是个混子,小学没毕业就不念了。

长大之后,更是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如果没有他的拖累,红梅嫂子根本就不用这么辛苦。

“嫂子,我有句话必须要说。”

陈凡开口说道,“二狗是你的小叔子没错,但你又不是他监护人,没有照顾他的义务。”

“他是烂泥扶不上墙,再这样下去,就算你把身子累垮,还是填不满他那个无底洞。”

红梅嫂子叹了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我答应过那个死鬼……”

说到这里,嫂子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陈凡说道:“小凡,你要真心疼嫂子,那就满足嫂子的心愿。只要你答应,我也就知足了。”

听到这句话,陈凡只能装聋作哑。不是他不想答应,要考虑到嫂子的名声啊!

山路越来越颠簸,嫂子索性抱住了陈凡的胳膊,两个人这才坐稳了。

闻着嫂子头上的洗发水香味,陈凡心有些乱了。

过了十几分钟,陈凡咽了一口唾沫,开口说道:“那个,嫂子……”

红梅嫂子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小凡,咋了?”

“山路已经过了……”

陈凡赶紧说道,“你别抱得这么紧,我都有些喘不上气了。”

已经开到了柏油路,旁边的人也多了起来,红梅嫂子这才松开手,白了他一眼说道:“臭小子,给你便宜都不占,真是个傻瓜!”

来到城里,陈凡把嫂子送到菜市场,然后才开车来到了跟柳如玉约定的路口。

紧赶慢赶,总算是没有迟到。

他刚刚停好三轮车,就看到柳如玉从宝马车中走了下来。

今天她的打扮很养眼,上身穿的是灰色的办公西装,更加衬托出她雄厚的本钱。

下身穿的是制服短裙,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包裹上薄薄的黑色丝袜,别提有多性感了。

看到陈凡之后,柳如玉笑着走过来:“陈先生,我能先看看货吗?”

分享给小伙伴们:
学长不让穿乳罩随时揉:校草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学长不让穿乳罩随时揉:校草上课时狂揉我下面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