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乖乖无删减 给侍女们破了身H

作者:小兔子乖乖无删减 给侍女们破了身H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嫂子,到底是啥惊喜? 来到红梅嫂子的家,陈凡笑着问道。 红梅嫂子刚好从厨房出来,围裙上面还带着一些面粉,嫣然一笑说道:你想要啥惊喜,嫂子都满足你。 陈凡老脸一红,忍不

嫂子,到底是啥惊喜?”

来到红梅嫂子的家,陈凡笑着问道。

红梅嫂子刚好从厨房出来,围裙上面还带着一些面粉,嫣然一笑说道:“你想要啥惊喜,嫂子都满足你。”

陈凡老脸一红,忍不住想歪了:“嫂子,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红梅嫂子娇媚一笑:“我说的也是正经的啊。”

紧接着,她直接抓着陈凡的手,两个人走向了堂屋。

陈凡心脏怦怦跳,虽然跟嫂子已经很熟悉了,但只要有什么肢体接触,他还是会忍不住紧张。

这嫂子……究竟要干什么啊?

该不会是要……

“小凡,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红梅嫂子促狭一笑,指着桌子说道,“今天我说的惊喜,就是要请你吃饺子!”

看到桌子上的两碟水饺,陈凡眼神忍不住有些失落,苦笑说道:“原来是请我吃饺子啊。”

红梅嫂子笑着问道:“不然呢,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没没。”

陈凡赶紧摇头,“吃饺子挺好,吃饺子也挺好的……”

气氛也是变得有些尴尬。

红梅嫂子噗嗤一笑:“傻样,赶紧吃吧,饺子都是刚煮出来的。”

说着,红梅嫂子拿过一份蘸碟,然后又在一旁给陈凡剥蒜。

虽然陈凡已经在家吃过了晚饭,但闻到这猪肉馅饺子的芳香,还是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他赶紧夹起一个,放进了嘴里慢慢品尝。

看到陈凡在灯下吃饺子的样子,红梅嫂子眼神不由得痴了。

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就想要相夫教子过一辈子,可惜命运太过残酷,让她当了十几年的寡妇。

不过现在有陈凡在身边,她心里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没过多久,陈凡赶紧说道:“嫂子,我真不能再吃了,我都已经吃满满一盘了,再吃肚子都要撑炸了。”

陈凡摸着自己的肚子,实在是吃不下了。

“呸呸呸!”

红梅嫂子白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陈凡尴尬的笑了笑,知道嫂子对这种事比较忌讳。

“饺子也吃完了,不想来一些其他的活动吗?”

红梅嫂子突然凑过去,媚眼如丝的问道,“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

唰的一声,陈凡赶紧站了起来。

“嫂子,这……”

如果是在刚才,陈凡意乱情迷的时候,或许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但现在,陈凡一想到如果跟嫂子发生什么,嫂子在村里的形象,恐怕就会……

“行了!”

红梅嫂子端着一碗饺子汤,喝了一口说道,“看把你给吓的,逗你玩而已。你要不愿意的话,我还能强迫你啊?”

虽然红梅嫂子作罢,但气氛还是有些尴尬。

红梅嫂子转移话题说道:“小凡,我刚才听见村里的喇叭喊,马大海也学你承包荒山了,是吧?”

陈凡点了点头:“没错,他也签了承包合同,以同样的价钱承包了五年。”

红梅嫂子皱着眉头:“真是便宜这个流氓了!”

对于马大海这个混子,红梅嫂子心里没有一点好感,甚至每次看到他,都觉得有些恶心。

可是这样一个流氓,偏偏马上就要发财了,真是老天爷不公!

想到这里,红梅嫂子气的喝了好几口饺子汤。

看到嫂子的表情,陈凡笑着说道:“嫂子,那个马大海想学我,但他有那个本事吗?”

“别着急,要不了多久,我让他哭都哭不出来。”

红梅嫂子白了他一眼说道:“马大海有啥好哭的,觉得赚钱多伤心啊?哎呦……”

正在这时,嫂子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陈凡赶紧问道:“嫂子,你肚子不舒服吗?”

“好疼!”

红梅嫂子额头都出汗了,“这咋回事儿,怎么肚子突然这么疼?”

现在嫂子的脸都变得惨白,一双手使劲的捂着肚子,疼的她花容失色。

看到这个症状,应该是肠胃出了问题,陈凡赶紧问道:“嫂子,下午给你送的杏子,你是不是都吃完了?”

嫂子忍痛点了点头:“没错,包饺子的时候觉得无聊,就都给吃完了。”

陈凡叹了口气,找到病因了。

杏子这种东西,对于肠胃不好的人来说,不能一次性吃太多。

嫂子刚才又喝了好几口热气腾腾的饺子汤,这一来一去,肠胃肯定受不了啊!

陈凡有些埋怨说道:“嫂子,你咋那么馋嘴呢?干嘛一次性吃那么多杏子啊?”

红梅嫂子疑惑的问道:“是因为杏子吗?”

她突然有些心虚,确实吃的太多了。

她赶紧问道:“小凡,你不是医生吗?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疼痛,嫂子实在是受不了了。

陈凡扶着她的手说道:“嫂子,我可以解决,通过按摩穴位,可以让你身体缓解疼痛,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红梅嫂子赶紧问道,“小冤家,你别吞吞吐吐的了,想把嫂子给疼死啊?”

她现在实在是太难受了,只要能够缓解疼痛,什么都愿意做。

陈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按摩的几个穴位,都在你的肚子上,而且……”

开口解释的时候,陈凡忍不住有些羞涩。

虽然说医者父母心,对待病患没什么不好意思,但红梅嫂子在陈凡心中的地位不一样,他还是有些放不开。

“我以为是什么呢?”

红梅嫂子白了他一眼,“就这点事啊,你是为了我治病,这也没什么啊?”

“医者父母心,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啊?”

陈凡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嫂子,其实你这个症状。多喝一点热水的话,也能够缓解的。”

陈凡不是不想给嫂子治病,主要是一想到要有肌肤之亲,他害怕自己忍不住,到时候害了嫂子。

嫂子白了他一眼,忍痛站了起来:“有你这个大活人,我干嘛还要喝热水啊?”

红梅嫂子抓着陈凡的手:“快点扶嫂子进去,嫂子心里愿意的。”

来到卧室,嫂子直接躺上了床,拍了拍旁边的空位,对着陈凡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开始吧!”

陈凡咽了一口唾沫,这……

他慢慢地走过去,红着脸说道:“那我……那我真开始了啊……”

当红梅嫂子平躺的时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就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陈凡现在没心情欣赏这些,他很担心嫂子承受痛苦,所以赶紧小心的掀开嫂子的上衣,露出了她柔软的肚子。

陈凡伸手点在一个穴道上,轻轻的按压着,而这时,红梅嫂子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小凡,有点疼。”

在刚才陈凡按压的时候,红梅嫂子感到了针扎般的疼痛,忍不住惊呼一声。

“嫂子,你忍着点。”

陈凡温柔的说道,“以后要记住,杏子这种东西属寒,不能一次性吃太多。”

红梅嫂子点了点头,不用陈凡提醒,她以后也会长记性的。

这时,陈凡开始按压第二个穴位。

“好暖和!”

刚开始,嫂子感觉到小腹有些暖流,之后逐渐蔓延全身。就好像是泡热水澡一样,让她舒服的快要哼了出来。

陈凡开口说道:“还好这次治疗的及时,要不然估计要疼一晚上。”

看着陈凡在灯下给自己按摩穴位,红梅嫂子忍不住看得痴了。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陈凡现在简直就是红梅嫂子眼中的白马王子。

……

第二天一大早,陈凡刚刚洗漱完,就看见村里有许多人,都朝着后山方向走去。

陈凡知道,他们是想去马大海承包的荒山看看,是不是也发芽了?

“怎么可能发芽?”

陈凡早就知道结果,悄悄地在后面跟着。

马大海作为村里的混混,基本上人人都讨厌他。陈凡很想亲眼看看,马大海接下来的表情。

“哎呦,小凡也来了?”

马大海在路上碰到陈凡,笑着说道,“是不是过来查探敌情了?你放心,我种的种子,绝对比你山上的长势还要好!”

听到马大海的话,陈凡差点没憋住笑。

为了期待他接下来的精彩表现,陈凡特意往前多跑了几步,省的提前笑出了声。

看到这一幕,马大海冷哼一声,也赶紧追了上去。

来到山脚,马大海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惊呼,还以为自己的种子发芽了,急忙跑了过去。

他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挤过人群之后,看清楚了荒山上的样子,整个人立刻傻眼了。

这荒山咋还跟昨天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他赶紧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不应该啊,为啥我这一夜过去,种子啥动静都没有?”

他不甘心地跑到荒山前,蹲下去仔细检查,挖起了一锹土,才发现种子没有任何变化,跟昨天买回来时一模一样。

“他的为什么没有发芽啊?”

“对啊,两座山头离得这么近,咋情况完全不一样?”

“这差别也太大了。”

村民们忍不住议论纷纷。

隔壁陈凡承包的那种荒山,现在郁郁葱葱,草药简直是一天一个模样,长势别提有多好了。

而反观马大海,尽管他发疯似的挖起种子,荒山上还是一片荒芜,没有一丝丝的改变。

众人都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咋回事?

这时,陈凡走上前说道:“看样子,你好像发不了财了?”

“别着急,种子生长的慢,或许你在这里守个十年八年,到时候就发芽了呢?”

听到陈凡的嘲讽,马大海恨得咬牙切齿,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而,他却没什么可说的,谁让自己嘲讽在先?

不过,因为这次的事情,他真的把老婆本给赔掉了!

全部积蓄用来承包山和买种子,现在他兜里一分钱都没有,接下来估计要喝西北风了。

欣赏到他精彩的表情,陈凡满意的离开了。

望着陈凡的背影,马大海简直快要气死过去。

在他心里,认为肯定是陈凡算计了他,要不然凭啥他能赚钱,而自己却赚不了钱?

“咱们真是幸运啊!”

“多亏这个流氓抢的快,要不然咱们可就遭殃了!”

看到马大海的遭遇,之前想要抢着承包荒山的那些人,现在全部都松了口气,多亏没有脑袋一热,否则还不得赔死?

陈凡爬上了自己承包的荒山,心里还是很爽,看到马大海那个流氓吃瘪的表情,简直太让人高兴了。

不过陈凡也不是没事可干,山上的杂草很旺盛,他必须要动手清除。

而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张红嫂子过来。

今天张红嫂子打扮的很漂亮,身上穿的是鲜艳的花布衣服,还戴着一个草帽,颇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这看上去,哪像是快要到四十的人?

看到陈凡的眼神被她吸引,张红心中非常满意。

刚才她来的时候,从箱子里找了好久,才选择穿这样一件衣服。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能够吸引到陈凡的目光,她心里就非常的满足。

“婶子,身体舒服点了吗?”

陈凡关切的问道,“除草这事不着急,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

张红摇了摇头:“小凡,我已经休息了一晚上,已经不难受了,现在就可以干活。”

说完,她还主动蹲下来除草。

只见她轻快地挥舞着镰刀,毕竟是种了一辈子庄稼的人,除草的速度可比陈凡要快多了。

两个人边干活边聊天,关系变得越来越熟络。

陈凡弯下腰,把割下来的草准备带回家,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惊呼。

他赶紧回过头,发现张红痛苦的捂着自己左手的食指。

“婶子,怎么了?”

陈凡赶紧跑了过去,除草的镰刀非常锋利,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事,就是不小心划了一下手。”

看到陈凡这么关心自己,张红感觉心里面暖暖的。

“婶子,你咋这么不小心呢?”

陈凡埋怨了一句,然后很自然地接过她的手,观察着伤口。

被陈凡握着手,张红脸立刻红了,心里面出现了许久未曾出现的羞涩。

然而下一秒,让她更羞涩的场景出现了。

只见陈凡抓着她的手,缓缓地放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小心的吸了一下。

小凡,你……”

张红害羞得满脸通红,赶紧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凡笑着说道:“婶子,你不要误会,口水可以消毒,不然大热天的容易感染。”

不过,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交代,就是刚才吮吸伤口的时候,陈凡特意使用了真气。

“婶子,接下来割草小心一点。”

陈凡笑着说道,“别再割到手了。”

张红这才把手缩回来,准备继续割草的时候才发现,刚才手上出现的伤口,居然已经完全消失了。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张红震惊的样子,陈凡微微一笑。

关于真气的事情,是陈凡最大的秘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所以张红的问题,只能当做没听到。

割了一上午的草,临近中午的时候,陈凡开口说道:“婶子,已经到中午了,先回去吃饭吧,睡完午觉再来割。”

张红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小凡,我下午有点事,想跟你请半天假行吗?”

陈凡笑着问道:“婶子,家里有啥事,我能不能帮上忙?”

张红看着陈凡,笑着说道:“我下午要去城里一趟,给小青送点生活费。”

陈凡点了点头:“那我送你去吧,要不然你还要先走到镇上,来来回回折腾太长时间。”

光是走到镇上,就有十几里的山路,来回一趟至少两个小时。

再加上到镇上坐车去城里,一个小时才一班,又要折腾好几个小时。

这样等到张红回来,估计都已经到深夜了。

张红赶紧说道:“不用了,这路我都熟,麻烦你干啥?”

“婶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陈凡笑着说道,“我去城里也有点事,想买一个自动喷雾器,这样以后灌溉的时候,效率就会高很多。”

“现在都讲究机械化生产,我准备在这荒山上,就先来一个实验。”

现在荒山上只是药苗,所以还能够人工灌溉,但等到慢慢成熟,用水量就会增加,而且灌溉的范围也会更大。

自动喷雾器这种必要的设施,钱还是省不了的。

听到这话,张红才点了点头:“那行吧,婶子要麻烦你了。”

……

“咱这山路,真要好好的修修了。”

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张红一起,经过颠簸的山路,陈凡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山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光是颠簸还不说,一旦遇到下雨下雪,那根本就无法通行。

陈凡心里还想到,等到以后中草药的生意稳定下来,光靠三轮车送货效率太慢。

赚到钱之后,首先要置办一个小货车。

因为张红身体不太好,陈凡为了照顾她,一路上把电动车的速度放慢。

开了一个小时之后,陈凡先把张红送到了高中附近,然后掉头赶往了农具市场。

“这城里人也太多了!”

来到农具市场,现在虽然已经是下午,但是里面还是人来人往,走路都要靠挤的。

还好陈凡这次不用买太多东西,挑选了几个款式的自动喷雾器之后,陈凡就把它装上车,再次返回学校。

帮人帮到底,陈凡准备带着张红一起回去。

刚刚来到学校门口,陈凡还没有停车,就看见张红和她的女儿刘小青,正站在门口说话。

刘小青本来就是青春洋溢,再加上继承了张红的优秀基因,哪怕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的校服,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陈凡停好了车,朝她们走近了一些,听到母女俩的聊天内容,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对母女说话的氛围,好像有些低沉,而且刘小青现在还低着头,似乎承受了委屈。

“这是咋回事?”

陈凡心中有些不解,“难道是小青在学校里面,被坏孩子欺负了?”

陈凡也读过高中,知道学校里面肯定有混子学生,他们崇尚暴力,很喜欢欺负乡下来的同学。

想到这里,陈凡赶紧跑了过去,开口问道:“婶子,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小青妹妹在学校里让人给欺负了吗?”

陈凡小时候跟小青关系也很好,毕竟他们年纪相仿,经常在一块玩耍。

对于这个妹妹,陈凡心里也非常的爱惜,看到她现在委屈的样子,语气忍不住有些着急。

张红叹了口气,赶紧解释道:“小凡,不是你想的这样。”

“他们学校最近要举办一个节目,本来小青已经被评选上了主持人,但是参加节目要穿新衣服,我拿不出这笔钱。”

“都怪我没用,人家孩子都有新衣服穿,我这个当妈的挣不到钱,让孩子在学校受委屈了。”

说到这里,张红眼眶忍不住有些湿润。

谁不想孩子在学校里面舒舒服服的,不被别人看不起?但有时候经济所限,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光是这次的生活费,但是张红想尽办法才省下来的,现在说实话,别说是给小青买新衣服,下半个月的生活费还没着落呢。

“妈,你别这样说。”

小青抱着妈妈的胳膊,“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其实参不参加都无所谓,反正考试又不加分。”

小青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看到母亲心里自责,赶紧宽慰了一句。

她已经长大了,当然也知道家里的情况,母亲辛苦把自己的拉扯大,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哪还能提什么要求?

“吓死我了,原来就这点小事。”

陈凡松了口气说道,“小青,我对城里不太熟,这附近有啥综合性的商场吗?”

小青虽然不知道陈凡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指了指街对面:“凡哥,那边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商场,听人说里面啥都有。”

陈凡转头看了一眼,确实有一个商场,他直接说道:“那你们陪我一起去吧。”

听到这话,母女俩都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我们去商场干啥?”

陈凡笑着说道:“还能干啥,当然是给你们买衣服!”

说完之后,陈凡直接抓起她们两个人的胳膊,趁她们没反应过来,就跑到了商场门口。

张红赶紧说道:“小凡,我们咋能……”

“不要拒绝。”

陈凡直接打断,“婶子,别忘了我现在是你老板,不听话可是要打屁股的!”

听到这话,张红忍不住羞红了脸。

分享给小伙伴们:
小兔子乖乖无删减 给侍女们破了身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小兔子乖乖无删减 给侍女们破了身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