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晓静与翁公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三次

作者:新婚晓静与翁公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三次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陈凡赶紧解释:嫂子,你这说的都是啥话,我咋可能嘛? 真不可能吗? 红梅嫂子愤怒的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这么亲热地背她回家? 还有,你承包的山要除草,为什么只找她不找我

陈凡赶紧解释:“嫂子,你这说的都是啥话,我咋可能嘛?”

“真不可能吗?”

红梅嫂子愤怒的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这么亲热地背她回家?”

“还有,你承包的山要除草,为什么只找她不找我?你不知道我每天,也有大把的空闲时间?”

“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就一点也比不上张红婶子!”

红梅嫂子越说越委屈,她就是看上了陈凡的朴实,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对不起她。

这样两个人关系没啥进展,但红梅嫂子早就把陈凡看成了自己的爱人,看他跟别的女人亲密,不管是什么原因,心里都很受不了。

下意识的,就容易胡思乱想。

“嫂子,你实在想的太多了。”

陈凡笑着说道,“我背她回家,是因为她脚上长了血泡,自己走路不太方便。”

“至于让她上山帮忙除草,是因为小青在城里面,连生活费都快给不上了。她家生活太困难,我就是帮个忙而已。”

听到这个解释,红梅嫂子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她当然也知道,张红这些年拉扯一个女儿,过的非常辛苦。同样作为女人,红梅嫂子跟她可谓是同病相怜。

“要不这样吧。”

陈凡继续说道,“反正山上的杂草很多,张红一个人也干不完,以后嫂子你要有时间,就帮着她一起除草。”

“至于工钱,我也按照每天一百块给你,这样总不能生气了吧?”

“你说真的吗?”

听到陈凡让自己上山上帮忙,红梅嫂子心中的火气瞬间没了。

陈凡笑着说道:“嫂子,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红梅白了他一眼,嘴角带着笑意说道:“这还差不多。”

……

第二天一大早,陈凡发现山上的草药都已经成熟了,赶紧掏出了手机。

“你好!”

办公室中,柳如玉本来正在看资料,发现有电话打进来,看就没看就接了起来。

当她发现,这是陈凡打过来的电话,心里立刻有些羞涩。

她忍不住想到,之前在电梯里面,自己扑进他怀里的样子。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跟任何男人这么亲密过呢。

想到这,心里忍不住多了一些莫名的意味。

电话那头,陈凡笑着说道:“柳总,我这边的草药已经成熟了,你有时间的话,就赶紧派人过来收割吧。”

“你还叫我柳总吗?”

柳如玉撅起小嘴,心里有些介意,两个人已经打过好几回交道,结果陈凡的称呼还是这么见外。

陈凡倒是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也没说错话啊,他赶紧说道:“叫柳总又怎么了,你不就是姓柳吗?”

“你!”

柳如玉现在气呼呼的,这个不开窍的木头。

虽然不明白柳如玉为什么生气,但是陈凡还是赶紧说道:“那就先这样吧,咱们可说好了,你快点过来啊!”

柳如玉这边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陈凡已经把电话挂了,她只能气呼呼的捏着手中的水杯。

你个臭木头,敢挂本小姐的电话,等我去了,一定让你好看!

她赶紧收拾了一下情绪,拨通了下属的电话,把这个命令通知下去。

……

一个小时之后,柳如玉亲自跟车,来到了青山村。

陈凡站在荒山上,看到山底下多了一辆白色的货车,知道肯定是柳如玉过来了。

但这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杀意。

果不其然,柳如玉气呼呼的从驾驶座上下来,眼神有些杀气腾腾的。

“柳总,你这是怎么了?”

陈凡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还敢叫我柳总?!”

柳如玉愤怒的说了一句,但是话刚说出口,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激,赶紧转移话题。

“你们这山路实在太颠簸了,平常开车还感受不到,坐在货车上面,简直快把我颠散架了。”

柳如玉很郁闷,觉得今天诸事不顺。

本来因为陈凡这个木头,她的心情已经不是很美妙了,结果跟车过来之后,经过那一段颠簸的山路,差点让她把早饭都吐出来了。

听到这话,陈凡也只能抱歉一下,那段路确实很烂,也是难为柳如玉这个美娇娘了。

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把这条路翻修一下,也算是造福了全体乡亲们。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陈凡手上还没有那么多的资本。

想要修路,那可是要用钱铺出来,陈凡现在根本没有这个财力。

“行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草药。”

看到陈凡朴实的样子,柳如玉也没法把心中的事情说出口,只能跟着他一起上山。

“哇塞!”

刚刚来到山上,柳如玉瞬间就惊呆了。

现在在满山的草药,长得实在是太喜人了,闻着鼻子里传来的阵阵药香,柳如玉不用检查就知道,这些草药绝对是极品。

用它们来做原料,自己公司的那款畅销产品,效果一定会更好。

反应过来之后,她转头看着陈凡说道:“陈凡,你还真是一个优秀人才,居然能把草药培植的这么好。”

“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陈凡笑了笑说道,“柳总,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到村里找乡亲们帮忙收割草药。”

“那好,你去吧。”

柳如玉点了点头。

陈凡转身跑下山,到村委会去找人帮忙。

看着他下山的背影,柳如意嘴角浮现出一个笑容:“看在这些草药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这个木头计较了。”

这些草药,真的解决了柳如玉的燃眉之急,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供应问题。

所以现在,她的心情真的非常兴奋。

与此同时,她也很感激陈凡,如果不是有他的帮忙,那么自己那款畅销产品,估计真的要停产了。

另一边,陈凡已经跑到了村委会,再次跟全体村民们招工。

“各位乡亲父老,陈凡现在招人收割草药,还是以前的价钱,有人愿意赚钱,就带着镰刀去后山!”

听到这个声音,乡亲们几乎毫不犹豫,赶紧回家拿起镰刀,朝着后山上跑去。

赚钱啊!

赚钱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只是收割草药而已,每天就能赚一百块,对于乡下人来说,简直就跟捡钱一样。

因为有很多乡亲帮忙,时间刚到中午,收割工作就已经快完成的差不多了。

看样子,再过两三个小时,这些草药就可以全部运走。

陈凡笑着说道:“柳总,中午先到我家吃顿饭吧,下午这些草药就可以装车了。”

柳如玉点了点头:“没问题。”

上一次在陈凡家里,吃到的那种惊艳感觉,现在她还铭记在心,当然不会拒绝。

之前虽然她带走了不少蔬菜,但早就已经吃光光了。这一次她准备花点钱,从菜园这里多带一些菜回去。

来到家后,赵芹对待柳如玉的态度非常热情,看样子是发自心眼的喜欢。

再加上小花,三个女人坐在一起,聊的非常开心。

陈凡低估了一句:“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他完全都插不上嘴,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二手电脑,准备玩会儿游戏。

“这就是你的房间,怎么这么乱啊?”

正在斗地主的陈凡,突然听见背后有人说话。

他转过头才发现,柳如玉手里拿着一个刚洗好的番茄,正靠在门框上惬意的吃着。

陈凡笑着说道:“柳总,我的房间收拾的不干净吗?”

柳如玉撇了撇嘴:“对于你们臭男人来说,可能算干净吧。”

陈凡摇了摇头,继续在斗地主。

而这一把牌,简直是运气爆棚,手里面有王炸和四个二,还有其他两个炸弹,想输都难。

看到这么好的牌,柳如玉赶紧说道:“快过来让我玩,我斗地主从来没拿过这么好的牌,输了好多欢乐豆啊。”

“那给你玩吧。”

陈凡笑了笑,就把位置让开了。

柳如玉赶紧坐上去,开始疯狂的抢地主,而陈凡就站在一旁,看着她怎么玩。

而这时,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因为家里没空调,柳如玉就照常把扣子解开了两颗,本来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也没人看得见。

但是,陈凡现在站在她旁边,由于高低差的原因,却能够看到一些……

这……

陈凡本来想转过视线,但也不知为何,整个人就像呆住了一样。

“哇塞!这么容易就赢了!”

没过多久,柳如玉直接获胜,抬起头看着陈凡,突然跟他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柳如玉赶紧捂住胸口,啐了一句:“臭流氓!”

“啊?”

陈凡这才反应过来,“我在看你打牌呢,现在该出哪一张了?”

柳如玉撇着嘴说道:“出什么出啊,我早就已经赢了!”

尴尬!

陈凡都快尴尬死了。

还好,门口响起了小花的声音:“凡哥,玉姐,赶紧出来吃饭了。”

柳如玉白了陈凡一眼,也不太喜欢这种尴尬的氛围,赶紧跑了出去。

陈凡松了一口气,也紧跟着走了出去。

饭桌上,倒是一片祥和。

柳如玉吃完了米饭之后,不好意思的说道:“婶子,我再去盛一碗饭啊。”

作为一个女生,在别人家里饭量这么大,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实在又忍不住,毕竟菜肴的味道太可口了。

“好的。”

赵芹笑着说道,“只要你愿意,想吃几碗都行。”

“谢谢阿姨。”

柳如玉欢天喜地的去盛饭,“阿姨,你做饭太厉害了,这里每一道菜都好好吃。”

赵芹笑着说道:“既然你喜欢,那等一下你回去的时候,多去菜园子里拿一些。”

“反正小凡又在山上开了一大片荒地,全部都种上了蔬菜,咱们家有的是。”

柳如玉点了点头,看向陈凡问道:“陈凡,你真的很适合做种植,不知道你在养殖方面怎么样?”

“如果你养出来的家禽,也能有这么惊艳的味道的话,估计芙蓉姐肯定要跟你进行更大规模的合作!”

对啊!

听到柳如玉的话,陈凡立刻反应过来,眼前一亮。

这个提议真不错,蔬菜都能卖那么贵,如果能够养殖出品质好的家禽,那价格不是更贵吗?

陈凡赶紧在心中合计起来。

青山村有的是地方,完全可以搞养殖业,如果能够成功的话,自己不仅可以财源广进,还能够让乡亲们赚到钱。

先富带动后富。

当然,陈凡也没有着急,事情要一件一件去做。步子跨的太大,容易扯着蛋。

吃完饭后,陈凡跟柳如玉去到山上,没过多久,药材都已经收割完了。

柳如玉立刻让手下的人,对药材进行称重。

而那些忙活的村民们,现在也没有回家,纷纷都凑了过来,想知道这一次陈凡又赚了多少?

没过多久,重量已经测出来了。

柳如玉用手机计算了一下,笑着说道:“按照重量来说,级别在二十九万七千。我给你填个数,就算是三十万吧!”

三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所有村民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天啊,这赚钱未免也太容易了,就这几天的功夫,又到手三十万!

这些乡亲们,全部都羡慕死了。

“该死的混蛋!”

不远处,躲在人群后面的马大海,听到这句话之后,肺都快要气炸了。

本来他还盼望着,这一次的草药卖不到钱,到时候陈凡亏本,他心里也舒服一点。

可现在他才知道,这些草药这么值钱,一口气就卖了三十万。

那可是三十万啊!

想到陈凡赚钱,简直比他亏钱还要难受,再加上自己低价转给陈凡的那个座荒山,他气得简直要把牙齿给咬碎了。

在他看来,自己四舍五入,损失了一个亿!

陈凡,这件事情咱们走着瞧!

马大海心中恶毒的想着,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把所有药材都装车之后,陈凡亲自把柳如玉送到村口。

等到他们都离开,陈凡刚想回家,却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他转头看去,看清楚这个人的长相之后,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这个家伙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卖掉小花的叶老汉!

“小凡,听说你刚赚了三十万,真是太有出息了!”

叶老汉满脸的拍马屁,“我可是你的岳父,打心眼儿里替你高兴,咱们好好喝几杯,过个瘾怎么样?”

分享给小伙伴们:
新婚晓静与翁公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三次: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新婚晓静与翁公 老公上级去家里要了我三次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