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玉米地的大嫂

作者: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玉米地的大嫂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不过刘远军倒是有点惶恐不安,再看看一边的叶辰,心中有点嫉妒和羡慕,刚才陶彦军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之所以让自己留下来,完全是看在叶辰的面子上的。 叶辰的面子竟然这么大?

不过刘远军倒是有点惶恐不安,再看看一边的叶辰,心中有点嫉妒和羡慕,刚才陶彦军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之所以让自己留下来,完全是看在叶辰的面子上的。

叶辰的面子竟然这么大?

真值得让陶彦军一个堂堂正正的陶家家主这么重视?

同样,作为陶家的人,陶伯钧和陶月茹同样吃了一惊,刚才陶彦军发脾气时候明明针对的是所有医生,现在竟然直接把其他人都赶走,只留下了一个叶辰?

显然对叶辰十分看重。

“父亲,你身上是伤?”

细心的陶玉茹注意到,正是刚才叶辰的一句“你身上是伤,不是病”,让父亲如此重视。

“嗯。”

陶彦军犹豫了一下,知道自己身上的伤病从今天开始,只怕隐瞒不住了,索性点头说道:“是的,是战争年代的一颗子弹,当时没有取出来。”

“子弹?”

听到这话,顿时陶月茹的眼泪就下来了,陶彦军已经退役十几年了,子弹竟然在自己父亲脑袋里面呆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自己做女儿的竟然不知道!

“不哭不哭。”

看到女儿眼泪要掉下来了,素来刚毅的陶彦军也有点心酸,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不哭啊,不哭。这不是这位神医来了么?这位医生一定可以治好我的病,没关系的。”

“那父亲你会不会死啊?”

陶月茹美目含泪,抬起头看着父亲,楚楚可怜地问道。

“不会不会,放心吧,父亲这不是好好的么?你放心吧,这不是有叶辰医生在么?夫妻你的病没问题的。”

没想到,看到陶月茹伤心的样子后,陶彦军倒是有点慌乱,主动出声安慰道。

“这个……妹妹,你不要这个样子,你不是说这么小医生很厉害么?有他在,父亲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陶伯钧同样有点无奈,出声安慰道。

叶辰有点无语了,又不是陶月茹生病,她值得真么伤心?而且,如果自己没搞错的话,她自己身上的病也没好吧。

“叶辰医生,你不会骗我的,我父亲的病一定会好的,你说是吧?”

陶月茹听说父亲病情之后,乱了方寸,脸上带着浓重的希冀,回头看看叶辰,一把抓住叶辰手臂,连声说道。

“可能会吧……”

看到陶月茹肇启的样子,叶辰心中一喜,这时候不要好处什么时候要好处?

叶辰故意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么,皱着眉头说道:“你父亲的病我能治好是不错,但是……”

“但是什么?叶医生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我们陶家一定满足你。”

不等叶辰说完,陶月茹就接口,一脸郑重地看着叶辰,看那样子,就算叶辰要天上的信心,陶月茹都有办法找来一样。

陶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势力?竟然这么牛?

叶辰可是听的清清楚楚,陶月茹刚才说的可不是尽量满足,而是一定满足!

“这个么……你父亲的病也不是一两天了,我自然不可能一劳永逸的一下子治好,至于需要的东西么?自然也不一而足,所以暂时让我说,也说不出什么来。”

开玩笑,好不容易抱住大腿了,肇启怎么可能随便说个东西?自然要想好要个什么比较好。

“好。”

陶月茹不知是不是真的没看出叶辰的想法,还是真的家族势力到了可以满足叶辰所有要求的地步,眼睛也不眨地说道:“只要叶辰医生有任何要求,都可以但说无妨。”

“好说好说。”

叶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虽然化着淡妆,但依然不改眼里容貌的陶月茹,心中不免有点不好的念头。

如果说自己让她嫁给自己,她会不会答应?

毕竟,陶月茹的容貌、身材、气质、性格,不管从哪方面看,都算得上自己老婆的上佳人选!

要在平时叶辰没见到,也就算了,但今天既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岂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当然叶辰也不是傻子,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说要陶月茹嫁给自己,这是脸上嗲着笑容地说道:“这其中需要的药材和外界帮助,倒是其次,只不过这其中的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倒是一大笔……”

叶辰皱了皱眉头,眼神丢溜溜一转,故意摆出一副为难地样子来,说道:“而且,你家老爷子的病已经真么长时间了,能不能彻底治愈,也是一个未知数。”

“哦,请叶医生放心,这次治病之后,不管效果如何,结果怎样,叶医生都是我们陶家的朋友,我们陶家一定会为叶医生备上一份厚礼。”

陶伯钧倒是跳出来,恭恭敬敬地说道:“而且,之后叶先生在海洲但凡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找陶家。”

“好吧好吧……”

叶辰看到陶月茹没有说话的意思,顿时有点尴尬随便敷衍地说道:“那好吧,我来给陶老爷子看看。”

不过刚才叶辰这一番姿态,倒是让陶彦军看出点什么来,脸上闪过一抹会意的笑容来。

陶彦军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年纪也不小了,陶家的势力虽然为女儿吸引过来不少青年才俊,但是其中也混着不少没什么本事,只看重陶家势力的纨绔子弟。

叶辰虽然可能医术不错,但这并不是自己选择他作为女婿的标准,要想成为自己的女婿,相貌才干、家族势力、门第官宦,这些东西缺一不可。

实际上,不单陶彦军看出来了,他儿子,陶伯镜同样也看出来了,只不过碍于情面没有直接说出来。

陶伯钧的真实身份是陶家长子,还是海州市市委领导班子的成员,海洲市副市长。

他对自己妹妹的婚事倒是没有父亲显得那么多,但是如果叶辰仅仅是一个医生的话,就算医术在出神入化,也没有资格迎娶自己妹妹。

所以刚才陶伯钧也是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希望岔开叶辰的话。

“那现在叶医生你就看看父亲的病吧。”

这三个人中,似乎只有陶月茹根本没看出叶辰的想法。

她皱着黛眉,面带祈求地看着叶辰。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陶彦军,叶辰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从身上摘下来一个布包。

这个布包是叶辰下山时候,师傅送给自己的一个礼物,里面有八只银针,分别对应着古代周易八卦中“乾、坤、巽、震、坎、离、艮、兑”。

这也是叶辰师傅宁神医一辈子研究出来的中医理论,他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相和的,中医上的内伤外感病因,实际上和中国古代易经八卦的一些理论不谋而合。

“你想做什么?”

看到八只银针,刘远军皱了眉头,莫非叶辰打算用中医针灸的办法治疗?

刘远军虽然是西医医生,但是作为海州市市医院院长,还是有几分本事的,知道中医生,针灸的确算得上一种医学上的奇迹。

针灸不但操作简单、有广泛的适用性,最关键的在于治疗效果迅速,见效快,对一些特定的病症,中医针灸的诊疗效果甚至还要比西医更快。

但是在刘远军知道,中医针灸虽然神奇,但如果没有名师指导,长年的实践练习,中医医师不但不能达到针灸的实际效果,而且还会弄巧成拙,加重病人的病情。

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医医师,单单掌握中医针灸这一项内容,就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但现在社会中太浮躁,能静下心来,安心学习中医针灸的人太少了,这也是现在社会中优秀中医医师这么少的重要原因。

“针灸。”

叶辰看了看刘远军,哪怕一个字都不愿多说。

“针灸针对的主要病症难道不是防治疾病吗?通经络、顺气血、调和五脏六腑,促进阴阳平衡么?”

刘远军有点吃惊,小心地问道:“现在陶老爷子已经是‘已病’,不是‘未病’,中医针灸还有效果么?”

刘远军小心翼翼地看着叶辰,生怕把叶辰惹生气。

从刚才叶辰准确地判断出陶彦军的病情之后,刘远军就再也不敢小看叶辰了。

“你是学西医的吧?你应该知道人身体中本身就有强大的免疫系统,甚至这些免疫系统强大到了不需要药物就可以治好需要药物都不能治好的疾病。”

“有些西医或者中医上的药物名义上说是治病,倒不如说是帮助人体恢复免疫系统,让疾病自愈。”

“陶老爷子身上的疾病算是外伤,诚然,西医手术的确是去除子弹的一种手段,但这种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很多不可预料的事情,甚至引发感染,危及生命。”

“但是如果可以激发陶老爷子身上的免疫系统的话,子弹就可以自己从身体中出来了。”

看到刘远军客气的样子,叶辰也就不在和他计较了,随便解释道。

“道理没有错,但陶老爷子一来年纪比较大了,二来子弹的位置在脑袋中,只是激发免疫系统就能治好陶老爷子的病?这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

刘远军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说道:“叶医生,可以解释一下么?”

“当然可以。”

叶辰慢慢把手中银针用酒精消毒,一边在陶彦军身上的行针,一边说道:“因为我的针灸技术和寻常人的不同,甚至和百分之九十的中医医师都不同。”

“我的针灸,可以激发病人百分之二百的免疫力。”

叶辰这么说还算是谦虚了,因为师傅宁神医曾经说过,如果真正学会古中医的行针技巧,激发病人身体中百分之三百,百分之五百的免疫力,都不是问题。

古代神医华佗、张仲景等人,可没有现代这样先进的治疗检测仪器,不是照样治好病?

“咝……”

伴随着叶辰银针慢慢进入脑袋上几处穴位,陶彦军感觉脑袋一阵刺痛,长期的病痛让他身体虚弱了不少,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过去。

“忍住,保持清醒,我在帮助你疏通脑袋中淤积的血液。”

叶辰皱了皱眉头,陶彦军身体里面的情况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不单单是脑袋里面的子弹碎片已经危及到了中枢神经,而且因为这东西常年呆在脑袋里,脑袋里竟然还有淤积的血痂。

要想取出子弹碎片,必须要首先清楚血痂。

“叶医生尽管动手,我忍受得住。”

陶彦军不愧是军人,虽然脑袋上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刺痛,但还是强行打着精神,瞪大眼睛,咬着牙说道。

“父亲。”

陶月茹看到陶彦军额头上出现的冷汗,心头一紧,心痛如绞,说道:“坚持住。”

“哈哈,这点痛苦算什么,当然我在战场上的时候……唔……”

陶彦军不想再女儿面前露出虚弱的样子,脸上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不算什么。”

饶是叶辰都对陶彦军这样铁血的样子佩服不已,心中暗自敬佩。

“这样的痛苦大概还需要十分钟左右,如果是实在撑不住了,就提前说,我可以提前结束治疗。”

叶辰犹豫了一下,考虑到陶彦军毕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平静地说道。

“哈哈!叶医生尽管行针就是,老头子我还挺得住。”

陶彦军倒是豪爽一笑,说道:“别看我年纪大了,但这点小痛还不算什么。”

不过叶辰注意到,陶彦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额头冒出来细密的汗水和已经掐的有点发白的指节说明,他也不是铁打的。

第一针、第二针、第三针……第七针……第八针……

看着最后一根银针轻轻刺入陶彦军的脑袋里面之后,叶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脸上依然凝重。

现在只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让陶彦军身体中免疫系统慢慢激活。

这要靠叶辰激活陶彦军身体中,一些已经常长年未曾使用过的身体器官了。

“接下来我要把这些针全部取出来。”

叶辰平静的说道:“陶老爷子吗,你脑袋里面的淤血已经清除了一半左右,还有一半,只能下次处理了。”

“哇……”

叶辰话音刚落,陶彦军就嘴巴一张吐出一口乌黑的鲜血。“这……”

陶月茹和陶伯钧到时候还好,可刘远军则是真的吃了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地上的淤血,这竟然就是陶彦军的脑袋中的淤血!

“这是怎么做到的?”

刘远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这漆黑如墨的血液,一看就知道是陶彦军头颅里面的淤血。

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叶辰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然在不开颅的情况之下,逼出陶彦军脑袋里面的淤血?

叶辰没工夫管身边刘远军,缓缓出了一口气之后,慢慢平复着自己因为运转体内功法而沸腾不止的血液。

实际上,叶辰之所以有着和寻常医生不同的治疗能力,根本原因在于叶辰身上有一种和寻常中医医师不同的功法加成。

这种功法配合上叶辰师傅宁神医教给叶辰的中医技巧,治疗病人身上病情的额时候,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然这个秘密只有叶辰和师傅知道,不过叶辰却听师傅说过,世界上并不只是叶辰有这种功法。

这些会功法的人被统称为“古物者”。

“父亲,您感觉怎么样了?”

见到陶彦军吐血,陶月茹和陶伯钧连忙凑过来,小心地问道。

“好多了。”

吐出一口鲜血之后,陶彦军就感觉到自己脑袋里面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好了不少,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说道:“叶医生果然是神医!”

“这……我们还要不要再做一下进一步的检查。”

虽然心里面已经百分之八十断定叶辰成功逼出了陶彦军脑袋里面的淤血,但常年的医疗生涯却让刘远军更加相信医疗器械的数据。

“也好。”

叶辰倒是没有反对,对西医一些东西,叶辰实际上不是不反对的。

“我们家里面就有相关的治疗仪器,那就劳烦刘院长了。”

来者是客,既然刘远军远远的从市医院来一趟,陶月茹也不好太不给他面子,微微笑了笑之后,就带着刘远近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

“那就请叶医生稍等片刻。”

陶彦军虽然要被推进诊疗室里面,但还是客客气气地对叶辰嘱咐道。

“好。”

叶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他也想看看自己到底把师傅的鬼门八珍针学到了几成。

按照师傅当年传授给自己的说法,这鬼门八针如果学到极致,只需要行针一次,就可以让病人身体中如何部位的淤血全部清除干净。

叶辰坐在陶家真皮沙发上闭目养神,慢慢恢复着自己身体中的功法能量,陶月茹和陶伯钧兄妹二人虽然有心问问父亲的病情,但看到叶辰的样子,也不好出声打扰,只好尴尬的陪在一边,倒像是两个小跟班一样。

如果有海州市中的高官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怕倒要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一个海州市副市长,一个玉兰集团董事长,竟然对一个年轻人这么恭敬?

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要知道,这两个人一个人是海州市的高级领导,在海洲算得上一言九鼎的政界大佬,另一个则是海洲商界的女传奇,掌握着海洲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商业资源。

这两人,随便一个人在海洲跺跺脚,都会让海洲地震!

“当当当。”

正当二人紧张地看着叶辰的时候,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

不管是陶月茹还是陶伯钧,此刻都在紧张的等着父亲病情的检查结果,这时候被人打扰,脸上顿时有点不太好看。

“陶市长,是我。”

门外走进来一个西服革履,满脸陪笑的中年男人,看到陶伯钧之后,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哦?原来是郝局长啊,怎么?有什么事情么?”

看清楚来人的脸之后,在看到后者手里面拿着的各种大包小包后,陶伯钧还是回答道:“怎么到我家里面了?”

“是这样的,我听说市长您的父亲生病了,所以就找几个朋友嗲来一些营养品,您看,这是十年的燕窝、这是深海鱼翅,这是我从一个深山道馆里面找来的一个道符。有了这些东西,您父亲的病一定会好的。”

郝林脸上满是谄媚,陪笑着说道:“陶市长,您看,我们是不是先用一下这些东西?看看效果如何?”

听到这话,陶伯钧明显有点不高兴,但当着叶辰的面,也不好发作,只是淡淡的说道:“郝局长有心了,我父亲的病倒是还没有这么严重,而且也找到了医生,郝局长还是把自己的份内事情做好吧。”

“以后,有什么公事再来找我吧,像这种无关紧要的私事,就不要没事麻烦我了。”

“这……”

郝林本想着自己知道陶伯钧父亲的病情后,特地来探望,陶市长怎么也应该表示一下感谢,没想到碰了一个软钉子,脸上顿时有点发白。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情……”

“这位想必就是医生吧?”

郝林看到陶伯钧要下逐客令,连忙把手中东西放到桌子上,小跑到叶辰面前,严肃地说道:“你就是医生?现在我以卫生局局长的名义宣布,接下来你这阶段的任务就是治好陶副市长父亲的病,其他事情你什么都不要管,知道么?”

“卫生局局长?”

叶辰有点不满被人打断冥想状态,脸上有点不悦,看着眼前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郝林,随口说道。

“没错,我就是海州市卫生局局长郝林,刚才的话,你听清楚没有?”

郝林听到叶辰的话之后,以为叶辰被自己的名头吓到了,笑着说道:“只要你治好的陶市长父亲的病,那么就算是为我们海洲做了巨大贡献了,到时候我们嘉奖你。”

“什么莫名其妙的?”

叶辰治疗陶彦军的病,仅仅是为了报答陶月茹把自己从监狱里面捞出来的那份恩情,虽然不需要陶月茹,自己也有办法从里面出来。

只不过人家帮助了自己,自己或多或少还是要表示一下感谢的,如果说还有原因的话

分享给小伙伴们:
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玉米地的大嫂: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玉米地的大嫂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