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 校霸被学霸A咬哭了

作者: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 校霸被学霸A咬哭了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当年竟然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把整个海州的地下势力全部扫平。这其中,竟然都没有依靠我们白道上的力量。 陶月茹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说道:这样的人是在可怕,甚至在之后的和平

当年竟然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把整个海州的地下势力全部扫平。这其中,竟然都没有依靠我们白道上的力量。”

陶月茹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说道:“这样的人是在可怕,甚至在之后的和平演变之中,竟然都没有人对他多说什么,甚至那些曾经桀骜不驯的黑道大哥们,连一丝一毫的反抗都没有。”

“饭店老板竟然是海州的地下大佬?”

这个说法简直有点新奇,叶辰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说道:“那么刚才李飞,就是地下大佬的小弟了?”

“李飞还没这个资格,只不过他李飞的哥哥李龙在王鹏飞手下做事,所以倒是和地下大佬有一些关系,所以说李家也就和地下世家有一些关系。”

叶辰皱了皱眉头,还有一个问题,说道:“不过你的哥哥是副市长,你还是集团董事长,你父亲也不像黑道中的人,为什么你要来这种地方吃饭?这不会影响你们陶家的形象么?”

“当然不会。”

陶月茹摇了摇头,说道:“这其中的道理我自然明白,只不过,我今天来这里,除了吃饭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和王鹏飞商量一个事情。”

“你们玉兰集团和这些地下大佬还有商业上的合作么?”

叶辰皱了皱眉头,脑袋里面浮现一些不好的画面,什么官商勾结、蛇鼠一窝的情形。

“当然不是。”

陶月茹说道:“我们玉兰集团主要经营的业务是女性化妆品、时装、时尚用品等等一些物品的生产和销售,而且我们有着自己的生产工厂和设计基地。最近需要夸大生产,但是其中有一块地皮正好和王鹏飞有点冲突,所以想过来谈谈。”

“哦。”

叶辰听到这里,倒是有点不知所谓的摇了摇头,商业上的事情自己不管。

“那么你们要怎么商量就去吧,我在这里吃饭就好。”叶辰慢慢吧一个龙虾放在盘子里,看着沾满了红油的龙虾,脸上露出满足地笑容来。

“你!你跟我一起上去。”

陶月茹却是理直气壮地说道:“吃了我请你的饭,你就要帮助我干活,这次,你就要客串一下我的保镖。”

“保镖?”

叶辰上下打量了一下陶月茹,脸上天有点疑惑,陶月茹什么身份?堂堂海州副市长的妹妹,什么人敢打他的主义?

还是说海州的地下大佬一惊嚣张到这种地步,不管不顾的光天化日之下动手?

“你这样的女人还需要保镖么?”

叶辰有点无奈,陶月茹说的还真对,自己既然吃了她的饭,那么还是需要帮她忙的。

“当然需要了。”

陶月茹一脸郑重,说道:“你看看,我一个女孩子,如果一个人去这种龙潭虎穴的地方,万一遇到什么危险,那不是见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所以还是要你跟我一起去。”

“……”

叶辰有点无奈,说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你就算叫上我一起去也没有任何作用啊?”

“有。”

如果说之前叶辰治好自己父亲的病,那个时候,陶月茹可能会相信叶辰只是一个普通的一生,可能就是一是比别人好一些。

但是从刚才叶辰对李力那个样子的时候,陶月茹几乎可以断定,叶辰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一定有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过人之处。

“好吧,那我就客串一下吧。”

叶辰只好答应,说道:“但是,这件事情之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这怎么行,你还要给我还有我父亲治病。”

陶月茹却是一副赖上叶辰的样子,说道:“不管怎么样,你现在的第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跟着我去当我的保镖,然后帮助我把这件事情谈清楚。”

“好吧好吧。”

叶辰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看在陶月茹三番五次祈求自己的份上,只好点头答应。

“服务员,请你去找一下你们老板,就算一个叫陶月茹的人希望和他见一面,商谈一些事情。”

陶月茹莫名其妙的对着不远处一个空无一人的墙壁说道。

陶月茹知道,别看饭店三楼表面上没有什么人了,但是实际上,暗中还是有一些人的,这些人虽然表面上说是酒店的服务员,但是实际上也可以说是酒店的保安。

“好。请这位小姐稍等”

果然,陶月茹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回音。

没有三分钟,一个年轻的服务员句走上来,客客气气地看着陶月茹说道:“我们老板答应见您了,请您跟随我来一趟。”

陶月茹和叶辰跟着这个年轻的服务生穿过几道华丽的过廊,走到一个漆着黑色的木门面前。

“咚咚咚!”

“进来。”

服务生刚刚敲响门铃,里面就穿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跟着服务生走进房间,叶辰就看到一张硕大的真皮沙发上面坐着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房间里面装修的极尽奢华,到处都是金灿灿地,简直就像古代的皇宫一样。

“哈哈!陶小姐,今天什么风啊,竟然把你给吹来了!真是少见啊!请坐,快请坐!”

这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正是海州地下大佬王鹏飞,看到陶月茹之后,一双眼睛中顿时充满了精光,乐呵呵地说道:“请坐,快请坐。”

“请问,您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王鹏飞使了一个眼神,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人就走了过来,挥手赶走了服务生后,礼貌地对着陶月茹说道。

“王先生,我今天来的目的,想必您也明白,我们就不要绕弯子了,四道街这块地方,您打算出什么价位?”

陶月茹却是根本没有搭理身边的年轻人,面容严肃地看着王鹏飞。

“陶小姐,我们虽然之前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也早就听说过你玉兰集团董事长的芳名了,我们可以先喝一杯,生意上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慢慢聊嘛。”

王鹏飞却是不正面回答,打着哈哈说道:“你说是吧?”“我看不是这样的。”

陶月茹却丝毫不给王鹏飞面子,说道:“我们玉兰集团之前已经喝当地的居民商量好了,这其中一惊达成了协议,现在你还带着手下的一下朋友,阻扰我们的拆迁,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之后的生产秩序了。”

“哎哟,这件事情啊。”

王鹏飞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要我说啊,这件事情还真的有点不太好办,你想想,我手下的弟兄们,都是靠着我吃饭的,如果我随便让别人把手下的产业拆了,他们不是没饭吃了吗?”

“你手底下的人有没有饭吃我不管,但是既然合同在这里,我们就要执行,如果你们一定要阻拦的话,我们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陶月茹看到王鹏飞一句实话都没有,只是在这里胡搅蛮缠,俏丽的小脸上顿时闪过意思愠怒,说道:“你们这样背信弃义,不讲道德的人,如果真的到了法庭上,是没有半点胜算的。”

“陶小姐,你真的要把事情做绝了么?你要知道,如果这件事情闹到法庭上的话,就算我们官司打输了,你依然不会得到这块地皮。”

王鹏飞脸上却依然一副得意的样子,说道:“现在我手下的小弟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如果把它们逼急了,到时候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只怕,你也有点不好受吧?”

“你!你们这群流氓!”

陶月茹脸上满满地全是恼怒,她知道,虽然自己手上掌握着绝对的证据,就算到了法庭之上,也算是稳操胜券。

但是和寻常的官司不同,这是地皮上面的官司,就算打赢了,到时候拆迁队来了还会要从这些人的身上拆迁。

王鹏飞手下的那些地痞流氓要说让他们办什么好事,可是比登天还要难,但是要让他们干一些坏事,只怕也是翻翻手掌的事情,一个个肚子里面全是坏水,阻挠拆迁的办法多的很。

这些没什么事情的地痞流氓可以不在乎时间,就算在这地方耽误上一年半载也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就是浪费效益。

如果真的在这地方因为地皮的问题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只怕到时候引起的问题就更多了。

一边一直没说话的叶辰倒是听懂了大半,似乎是王鹏飞不合理的占了陶月茹一块地,占着不给,陶月茹这是要来了。

不过让叶辰想不明白的事情,陶月茹的哥哥就是陶伯钧,堂堂海州副市长,难道这点权利都没?

陶伯钧随随便便一句话,这个王鹏飞难道还真的敢跟警察、跟政府对着干?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吧?

“不过,陶小姐,我王鹏飞稍稍比你大几岁,也就叫你一声妹妹吧。”

王鹏飞看到生气的陶月茹,倒是微微笑了笑,脸上带着一些得意,说道:“这件事情说简单,也见简单,说难也难,只要你能答应我们几个条件,我们绝对离开这里,绝对不给你门找麻烦。”

“是啊,这种社会上的时候处理起来自然有社会的规矩,就像你们生意场上,不是也有什么生意场上的规矩么?到了什么地方,就要遵守什么规矩不是?”身边穿着黑西服的年轻人脸上同样一脸认同。

“什么条件?”

陶月茹皱了皱眉头,她这次来,实际上也就是威胁一下这些人,如果他们愿意离开,自然是还说好散,但是如果真的硬撑着不走,她属实没什么好办法。

“我们弟兄们在这片地方也这么多年了,对这片地方也算有了感情了,你给的那么一点带你赔偿只是给当地居民的,我们可是一毛钱都没有,这要让我们兄弟们心甘情愿的离开,他们一定不愿意啊。”

王鹏飞故意为难的说道:“就算我愿意帮你这个人忙,但是也不能让手下的弟兄们饿肚子啊?”

“那些地皮又不是你们的,本来就不应该给你们赔钱,至于你手下弟兄们饿不饿肚子,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他门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难道还非要做这些作奸犯科的事情才能活着么?”

陶月茹的家庭情况是根正苗红的白道世家,从小接触的观念就是勤劳致富、多劳多得,历来都看不起王鹏飞这种经营地下灰色项目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地皮的事情,陶月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这些人打交道。

“你们到底要什么?”

想了想,陶月茹知道,这些人从来都是只讲自己的道理,所以现在要面对的问题还是要自己解决的,满足他们的意愿,事情才有转机。

“五千万,只要给我们兄弟五千万,我们就带着人离开这里。”

王鹏飞舔了舔自己有点干裂的嘴唇,脸上满满地全是贪婪,说道:“到时候我们绝对不会和你在有什么纠缠。”

“什么!”

陶月茹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变了变颜色,说道:“你们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五千万,五千万我们都可以在别的地方买下三块同样面积的地方了!”

“当然,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如果陶小觉绝对不划算的话,当时也可以拒绝,我们绝不勉强。”

王鹏飞脸上露出笑容来,有点惋惜地说道:“如果不同意的话,这块地方只怕不能很快拆掉了。”

“你们这就是耍无赖。”

陶月茹现在已经有点后悔来这个地方了,本来以为稍稍赔偿他们一点钱就可以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这么贪婪。

“无赖?这话怎么说的?”

王鹏飞倒是一脸无辜,哈哈一笑,说道:“怎么?我们这又不是强行买卖,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当然可以退出,或者,你还有一个办法,一分钱都不用花,就可以得到这块地方。”

“没错。只不过可能需要陶小姐做一点牺牲而已。”

一边王鹏飞的狗腿子连声附和。

“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情吧?”

陶月茹冷冰冰地看着众人,对这些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分享给小伙伴们:
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 校霸被学霸A咬哭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 校霸被学霸A咬哭了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