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罩伸进揉捏H 混乱的性课堂h

作者:奶罩伸进揉捏H 混乱的性课堂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看到这一幕,叶长青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脏乱的厕所内,一道道血痕从门口一直延伸到苏所伊脚下。 她的口罩被扯下,墨镜被打翻在地踩得粉碎,脸上除了自残时留下的伤痕外,好

看到这一幕,叶长青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脏乱的厕所内,一道道血痕从门口一直延伸到苏所伊脚下。

她的口罩被扯下,墨镜被打翻在地踩得粉碎,脸上除了自残时留下的伤痕外,好几个鲜红的手印都清晰可见。

还有散落的头发,破碎的沾满污物的衣服……

这一幕幕场景都深深地刺激着叶长青的神经,即使他在鬼门关上已经走了无数回,但还是无法控制住情绪。

那可是她的女人!

堂堂大夏军神。

为大夏国平东夷,拓北疆,威震西南,立下不世之功的护国神君的女人。

居然被两个混混折磨的不成人样。

这简直是无法饶恕的死罪!

叶长青瞬间震怒,双臂青筋暴起。

光头不知死活,一只手抓着苏所伊的头发,另一只手指着叶长青骂道:“你眼瞎了,没看见胖爷正在办事么?还不快滚。”

“让你滚没听见么?再不滚,老子把你那对狗眼珠子给挖了。”一旁的黄毛也亮了亮手里的匕首。

叶长青不为所动。

下一秒,他一步来到苏所伊身边,直接一拳轰在光头的头上,将他的头打的粉碎。

一瞬间,血沫顺着拳风的方向洒满墙面,满屋子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看到这一幕,尤其是随着光头那具无头的身体缓缓倒下,旁边的黄毛直接被吓地瘫倒在地上。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多年的战场厮杀让叶长青在这种场面下还能保持一丝冷静,他一把抓住黄毛的衣领,直接将他举起。

被叶长青那双犹如深渊般恐怖的眼神凝视,黄毛如遭雷击,意识也一下子清醒。

“是苏远桥,是他,是他让我们来杀苏小姐的,还说事成后给我们……”

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叶长青也失去耐心。

他的手稍一用力,黄毛的脖子便被扭断。

“所伊,快醒醒。”

随手将黄毛的尸体丢到一边,叶长青立刻查看起苏所伊的状况,但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摸了摸脉搏,发现还算平稳后,他赶紧将苏所伊带出会所,上了萧严的车。

……

半小时后,江北城郊。

一处僻静的别墅主卧内,叶长青将苏所伊缓缓放在一张大床上。

长期的饮养不良跟作息颠倒让苏所伊的身体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再加上今夜受了那么大的刺激,直到现在,她还没有清醒。

“会所那边你处理一下,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安顿好苏所伊,叶长青终于抽出心思,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

“神君放心,那两个人已经彻底消失了。”

叶长青刚一上车,萧严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知道里面肯定出了事,所以没等叶长青安排,他就派人将现场处理干净。

“嗯。”

叶长青点点头,很满意萧严的机敏,随后又问道:“苏家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苏家家主苏定远不久前病危,目前正在江北医院接受治疗。苏小姐的父亲苏远山因为悔婚的事,已经失势多年,苏家现在基本都控制在苏远桥的手里。”

“嗯,先这样吧。”叶长青点点头,随后又指向萧严身后的桌子,“桌上有张药方跟器材清单,你帮我配齐,我要尽快给所伊的脸做修复手术。”

“是。”

取走桌上的药方和清单,萧严悄悄退出房间。

叶长青简单收拾了一下,随后取出一根银针,缓缓从苏所伊的头顶插下。

没几秒,苏所伊便睁开眼。

只是,陌生的环境让她有些惊恐,她下意识地蜷缩起身体,躲到了床角。

“所伊别怕,是我。”

叶长青张开双臂,慢慢靠近。

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的苏所伊这才有机会好好看清那张脸。

“长青?你真的是长青?”

或许是七年没见,眼前的叶长青比她印象中的更加高大魁武,俊朗的脸庞还多了一丝寻常人中少见的刚毅。

苏所伊看着那张脸,原本还有些激动的心却突然崩溃。

下一秒。

她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把推开叶长青,侧过身近乎哭泣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苏所伊。”

她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脸,还有伤痕累累的身体。

在她内心深处,她已经不是苏家大小姐了。

现在的她只是个打扫厕所的丑八怪,整个江北的笑柄。

她没有脸去面对现在的叶长青,更不想让叶长青看见现在的自己。

叶长青十分心疼,知道她这些年受了太多的委屈。

他一把拽过苏所伊,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道:“所伊别怕,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治好你的伤,带你回到苏家,让你重新成为那个有人疼爱的苏家大小姐。”

叶长青的声音很轻,却如一声声洪钟,撞击着苏所伊脆弱的心灵。

苏所伊再也忍不住了。

她死死地抱着叶长青,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失声痛哭了起来。

“快别哭了,你先好好睡一觉,把身体养好了才能疗伤。”

叶长青安慰着她,随后又用了两针,替她安神助眠。

等做完这一切,他便默默守在床边。

第二天一早。

趁着苏所伊还没醒,他又独自一人离开别墅,直奔苏老太爷住的医院。

江北医院。

顶楼豪华病房内。

“刘院长,老爷子的病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清醒的可能吗?”

苏远桥拉着主治医生,急切询问。

已经过去一天,派出去的杀手杳无音信,苏远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先生,实在抱歉,令尊的病情已经恶化,估计撑不了几天了。”

“有办法的,您一定有办法的。”

苏远桥嘴上哀求着医生,内心却不停窃喜。他巴不得老头子早点死,自己可以顺利继承苏家资产。

“刘院长,无论花多少钱,还请您一定要治好我父亲,我们苏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苏远桥打着如意算盘,但表面姿态还是做足。

刘院长无奈地摇摇头,盖棺定论道:“苏总,我们医院在这方面的经验和技术都是顶尖的,苏老太爷已经油尽灯枯,时间也就这三两天了。”

刘院长话一说完,苏远桥心情大好。

只是,他的好心情没持续几秒,病房外就传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那可未必吧,我看苏老太爷还有救。”

叶长青推开病房大门,大步走了进来。

苏远桥以为是医院里哪个不长眼的医生跳出来想逞能,但定睛一看,发现来人是叶长青后,整个人也是楞在了原地。

“叶长青?是你!”

苏远桥有些诧异,但随后便是讥笑。

“想不到你小子命这么硬,腿断了还能从山里爬出来。怎么,入赘豪门的梦碎了,现在又当起医生来了?”

“刘院长,这小子是你们医院的医生?”他又转身向刘院长问道。

刘院长脸色铁青。

一开始他也以为是院里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医生想借着这个机会出头,可仔细一看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于是直接怒道:“你小子是谁?哪个科室的?”

“我不是你们医院的人,但我知道,老爷子这会还有救。”

“你说什么!”

刘院长恶狠狠地盯着叶长青。

身居医院资历最老的医生,他听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一点都不能容忍有人质疑他的医术水平。

尤其对方还不是自己医院的人,这更让他难以接受。

叶长青懒得废话,他直接走到病床边,认真查看起苏老太爷的病情。

“你……”

刘院长刚准备去阻拦,却被一旁的苏远桥给拦下。

“刘院长,说不定他真的有办法呢,就让他试试吧。”

“可是……”

刘院长极不情愿。

这是在他的医院,让一个外人给自己的病人治病,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苏远桥却摆摆手,一副死马当活马医了的神情,内心却打起了另一通如意算盘。

对于刘院长下的结论,他是深信不疑的,但就这三两天时间他也不想等。

现在突然冒出个不知死活的叶长青要给老爷子治病,这正好可以一箭双雕。

只要老爷子在治病的过程中间出现什么意外,或者即便就是正常死亡,他都可以给叶长青安个谋杀的罪名,光明正大除掉他。

这样既能保证自己安稳的接手苏家全部财产,又能让叶长青在江北消失,免得惹恼秦家。

毕竟。

对于七年前的事,秦家大少还一直耿耿于怀,要是让他知道叶长青还活着,保不准就会牵连到苏家。

叶长青懒得理会这些伎俩。

他取出银针,简单观察后,直接朝着苏定远的百会穴插下。

百会穴位居颠顶部,深处即为脑之所在,其归属督脉,别名“三阳五会”,意为百脉于此交会。

百脉之会,百病所主。

百会通,则全身通。

一针插入,叶长青紧接着又连出十七针,眨眼间就将苏老太爷全身经络节点打通。

“这!”

不远处的刘院长微微邹眉。

刚刚那十八针在外行看来平平无奇,但在他这个专家看来,叶长青的手法极为熟练,穴位也找的十分精准,可以说是丝毫不差,即便是他认识的一些老中医也不一定有这种手法。

不过。

就这种程度想救病入膏肓的苏老太爷还是太过天真。

他的病,绝不是几根银针能解决的。

“徒劳。”

刘院长冷笑了一声。

听到他的话,苏远桥也是吃了个定心丸。

叶长青瞥了他们一眼,没去理会。

他让护士将苏定远扶起,自己来到身后,暗暗运气,随后缓缓一掌拍在苏定远的背上。

“咳……噗……”

突然,苏定远剧烈地咳嗽了一声,直接吐出一大口黑血。

苏远桥吓了一跳,刘院长也是瞪大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刘院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着苏定远黑血咳尽,慢慢恢复意识,他更是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爸……”苏远桥的语气颤抖,表情说不出的难看。

叶长青示意护士将苏定远放下,随后走到身前,一边取下银针,一边说道:“血脉淤积,心神俱损,这十八针只是让你暂时恢复神智。”

“你,你是叶长青?是你救的我?”

恢复意识的苏定远难以置信看着他。

当年的事,他们苏家跟叶长青可以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天。

叶长青冷冷回道:“我救你,只是想让所伊光明正大地回到苏家,我要你七日后在苏家大院设席摆宴,恭迎所伊回府,那时候,我再帮你彻底解除病根。”

丢下这几句话,叶长青头也不回,直接离开病房。

苏定远怅然若失。

一旁的苏远桥如热锅上的蚂蚁,心里急的团团转。

离开医院,叶长青立刻赶回城郊别墅。

此时,萧严已经将他昨晚安排的药材跟器材配齐。

“岑云参,洛忘草,归云七香……”

书桌前,叶长青仔细检查着各种珍贵药材。

苏所伊还在沉睡。

经过一天的休息,她的气色已经恢复了不少。

“脉象沉稳,气息匀和,看来可以准备治疗了。”

仔细检查完苏所伊的身体,叶长青确定她已经能够承受住治疗时产生的副作用,于是便开始准备工作。

挑选药材,切碎打磨,熬制药液。

叶长青亲力亲为,生怕出一点状况。

等到太阳落山,一切准备工作快要结束时,苏所伊也终于醒了过来。

“长青,长青?”

刚一睁开眼,苏所伊便大声呼唤起叶长青的名字。

叶长青连忙赶了过来,安慰道:“所伊别怕,我在这。”

苏所伊一把将他抱住。

七年如末日般黑暗的生活让她太害怕失去,尤其是叶长青身体给她的那种温暖的厚实感,让她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

“你在熬药吗?”

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

叶长青宠溺地摸着她的头,又看向苏所伊脸上那道伤疤,心疼道:“你忘了吗,我答应过你,要治好你脸上的伤,还要带你回到苏家。”

苏所伊摸了摸自己脸上如沟壑般丑陋的伤疤,自卑地背过脸。

“你真的能治好它?”

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当年刚毁容时,苏家便联系了大夏最好的整形医院,十多位专家联合会诊,断定她这张脸已经无力回天。

如今七年的时间过去了,那道疤痕已经跟她的血肉长在了一起,再想去掉更是难如登天。

“当然可以。”

叶长青的语气不容置疑。

“只是,治疗结束后会有剧烈的副作用,你要做好准备。”

他的神情变得十分严肃。

对于苏所伊脸上这种已经在骨肉中生根的疤痕,唯一的医治方法就是用手术刀将其完整剔除,再让其创伤处长出新生血肉。

叶长青先是简单将医治过程告诉苏所伊,让她有心里准备,随后又道:“手术前我会调制一杯安神汤,作用跟麻药类似,但不会损伤你的神经。而副作用会出现在手术结束,安神汤失效的那段时间,因为你的脸上敷上了特制的药液,你会感觉到奇痒无比,随后又是钻心的疼痛,只要能熬过那段时间,你就会很快恢复。”

叶长青耐心解释了一遍。

苏所伊基本了解治疗过程,也知道副作用可能会很危险,但她的眼神异常坚定。

“我做好准备了,快开始吧。”她决然道。

叶长青欣慰地点了点头,立刻将刚熬好的安神汤端给了她。

很快,喝下安神汤的苏所伊再次睡了过去。

等药效开始发作时,叶长青缓缓将她抱起,带到了已经准备好的无菌手术室。

手术台上。

已经昏睡的苏所伊安静地躺着,叶长青拿起一把消过毒的手术刀,沿着她脸上那道疤痕周围缓缓划过一圈。

泚~~~

随着血液喷出,叶长青小心控制着下刀的角度,确保能精准地避开神经。

终于,半个小时后,那道生根的疤痕开始与肌肤慢慢分离。

在将它们整个剔除后,叶长青长出一口气,立刻将调制好的药液端来,慢慢地敷在苏所伊脸上,再替她裹上纱布。

等做完这一切,安神汤的药效也开始消失。

苏所伊开始恢复意识,随之而来的便是如千万只蚂蚁爬过的奇痒,以及刺骨钻心的巨痛。

叶长青紧张地守在一边。

这是最危险的一段时间。

这一个小时,苏所伊必须依靠自己,强行适应新生血肉生长的感觉,这样才能帮助她快速完美的恢复,

而只要熬过这一个小时,叶长青便可以利用针灸的方式减缓副作用的程度。

“所伊,你一定要撑住,等你的伤好了,我就带你回苏家,那时候,就没人再敢瞧不起你了。”

叶长青紧紧抓着苏所伊的手,安慰着她,同时也防止苏所伊去抓挠脸上的纱布。

苏所伊强忍着这种钻心刺骨的痛苦。

她知道,这是她想要恢复容貌必须承受的代价,只有熬过这段时间,她才有信心跟叶长青在一起。

就这样,苏所伊靠着自己的意志硬生生地熬过了一个小时。

叶长青见她终于度过危险期,于是立刻取出银针,减缓她的痛苦。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叶长青关切地问道。

苏所伊脸上还裹着厚厚的纱布,说话还不太方便。

但她能感觉到那种如蚂蚁爬过的奇痒,以及刺骨钻心的巨痛正在减缓。

她开心地点了点头,像是在向叶长青炫耀自己的坚强。

叶长青松了口气。

又从袖中取出一枚早已准备好的安神养颜丹,让她运水服下,叮嘱她好好休息。

分享给小伙伴们:
奶罩伸进揉捏H 混乱的性课堂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民族文化奶罩伸进揉捏H 混乱的性课堂h转载请注明出处。
奶罩伸进揉捏H 混乱的性课堂h相关文章
  • 用棉签玩弄她的尿孔h-混乱的性课堂h

    用棉签玩弄她的尿孔h-混乱的性课堂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