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 浴室调教(H)

作者: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 浴室调教(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薛老,出什么事了? 一旁的苏远桥紧张询问。 薛景山不放心,再次按压承灵、天柱两处穴位,随后心中巨震,脸色惨白,按着穴位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薛景山语

“薛老,出什么事了?”

一旁的苏远桥紧张询问。

薛景山不放心,再次按压承灵、天柱两处穴位,随后心中巨震,脸色惨白,按着穴位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薛景山语无伦次。

按照之前诊断的结果看,苏定远应该是由于长期积劳成疾,体内湿热挤压脏腑,滋生湿邪,致使心神受损。

可经过叶长青刚刚的提醒,他发现苏定远的病症没错,但病因却跟之前的诊断大相径庭。

“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诊断错方向了?”

薛景山不禁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他一把抢过苏远桥手里的药丸,羞愧地将它收起。

“长青,你快救救爷爷吧。”

远处的苏所伊脸上也满是担忧的神情。

虽然苏家上下对她那么冷漠绝情,但她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自己爷爷快不行了,还是有些不忍。

叶长青叹了口气,随后向她点点头,安慰道:“放心,他已经答应让你回到苏家,所以我会遵守承诺,治好他的病。”

说完,叶长青便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孙军伸手拦下叶长青,随后又看向薛神医,激动道:“薛神医,您快出手把老爷子治好,诊金我会加倍给你。”

薛神医是他请来的,他自然不想让叶长青出手,抢了他的功劳。

“惭愧,真是惭愧,老朽行医数十年,想不到这次居然连病因都看不清,真是……”

薛神医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想再说下去。

叶长青漠然道:“不想他死的话,就给我让开。”

“你……”

孙军和苏远桥还想反击,但看到薛神医已经放弃,心里也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众人很快让开一条路,默默看着叶长青出手。

很快,叶长青手中便多出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这些银针通体泛着幽蓝的寒光,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神庭穴,百会穴,承灵穴,天柱穴……”

在叶长青指间,这些银针宛如于钢丝上起舞的舞者,每一次落针都不失优雅和精准。

没几秒,每一个穴位就像是被精确制导一样,落满了银针。

一旁的薛景山表情不断变幻,有错愕,有惊叹,有恍然,有懊悔。

直到叶长青指尖轻抵苏定远眉心,那十七根银针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时,他终于彻底失控,激动道“玄,玄冥神针,难道师傅说的都是真的……”

“薛神医,什么玄冥神针,很厉害吗?”

孙军一脸不解,他还是第一次见薛神医这么失态。

“你闭嘴……”

薛景山懒得跟他这个门外汉解释。

此时的他也顾不上年长几十岁的脸面,直接弯腰作揖,恭敬道:“是老朽眼拙,不知眼前高人师承何处。”

“你的眼光不错,不过这套针法是个要饭的传给我的,那人教了我没几招就死了,所以我也就学了个皮毛。”

叶长青不想暴露自己师傅的身份,随便编了个理由便搪塞了过去。

薛景山一脸懊悔,只恨自己没有这样的机缘。

咳~~~咳~~~

这时,吐血昏迷的苏定远慢慢睁开了眼,苏家众人松了口气,苏所伊也赶紧过来,央求道:“爷爷,您好点了吗?看在长青救了您的份上,可不可以让他也留在苏家。”

“不行,绝对不行。”

没等苏定远说话,苏远桥直接开口拒绝。

他义正言辞道:“姓叶的得罪了秦家,如果把他留下来,我们苏家就完了。”

苏远桥又把秦家搬了出来,苏家众人都被吓了一跳,包括苏所伊的父母也出声反对。

“所伊,你不能让他留下,他叶长青就是个祸害,还嫌害的我们苏家不够吗?”

“是啊,所伊。大不了我们多给他点钱,这样也不算对不起他。”

苏远山和李琳极力劝说着苏所伊。

但苏所伊心意已决,直接拒绝道:“不行,如果长青不留下,我也不会留在苏家。”

“长青,我们走。”

苏所伊转身,拉着叶长青便往外走。

苏定远又剧烈咳嗽了两声,缓缓开口道:“等一下。”

叶长青停下脚步,看向还有些虚弱的苏定远。

苏所伊开心道:“爷爷,您同意长青留下了?”

苏定远摆摆手,“想要留下,除非他先帮我们苏家做一件事。”

“什么事?”叶长青问道。

对叶长青来说,留不留在苏家其实一点都无所谓,如果不是想给苏所伊一个完整的家,他早就走了。

“爸,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旁的苏远桥忧心忡忡。

苏定远不去理会,继续跟叶长青说道:“如果你能去银行谈妥我们苏家那笔贷款,我就答应让你留下。

苏家在江北的产业单一,基本只经营地产一项业务,这些年因为行业不景气,资金周转遇到困难,整个公司已经陷入到暴雷的边缘,苏定远病重昏迷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目前苏家在银行有近十个亿的贷款要到期,如果不能谈妥续贷的事,他们只能变卖优质资产来缓解压力。

“银行贷款?”叶长青若有所思。

苏远桥这时也回过神,知道父亲的打算。

目前江北有能力给他们贷款的只有一家江北城市银行,苏远桥去接触了几次,但对方连面都不见,根本不给他商谈的机会。

所以,让叶长青去谈贷款,只是找一个借口打发走他,省的他到处说苏家的不是。

“姓叶的,我们苏家的门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迈进来的,既然老爷子发话了,只要你做成这件事,我们就同意你进入苏家。”

苏远桥心里拨弄着自己的小算盘。

苏远山这时也跟着道:“是啊,想要当我苏远山的女婿,没点真本事可不行,不然凭我女儿的相貌,到哪找不到身价几百上千亿的豪门公子。”

“爸!” 苏所伊知道这是个圈套,直接气道:“长青才回到江北几天,他怎么可能谈的下那笔贷款。”

“这我们就不管了,反正就这个条件,谈不谈的下来是他的事。”

苏远山摊摊手,不理会女儿得抗议。

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苏所伊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叶长青。

“没问题,银行的贷款合同这几天就会送过来,到时候也请你们履行好诺言。”叶长青随口应下。

区区一个江北银行,想让他们同意贷款,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叶长青根本没放在眼里。

而且,按照计划,自己还能在江北待上一年,所以他也想留在苏家好好照顾苏所伊。

不过,苏所伊却不这么想。

她以为叶长青只是一时脑热,受不了苏家人的刺激才这么说的,于是在他耳边小声说道:“长青你放心,不管谈不谈的下那笔贷款,我都会跟着你。”

叶长青笑着摇摇头,摸着她的脸颊,轻声道:“放心,没问题的,你等我的好消息。”

能够让苏所伊重新回到苏家,叶长青也算了了自己一桩心事。

但想让苏所伊过的幸福,他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事要做。

第二天一早,叶长青便来到银行门口。

昨晚,他已经连夜让萧严找人给总行那边打了电话,所以现在去就是签个合同,走个过场。

“嗯?那是……”

还没进门,叶长青就看到苏所伊快步走了过来。

她今天换了一身装扮,修身的小西装,再加上包臀短裙,标准的职场女性。

“你怎么来了?”

叶长青有些意外,同时也被苏所伊的装扮吸引。

苏所伊转了转身,笑着问道:“不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

驰骋沙场多年,见惯了生死的叶长青这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苏所伊挺了挺胸,不免得意道:“我来当然是帮你去谈那笔贷款的,昨晚我联系了一个发小,她说会帮我介绍银行的行长认识。”

“你这边有熟人?”叶长青故作惊讶。

苏所伊认真点了点头。

“那行吧,你有熟人的话就给你试试看,昨晚我为这事头疼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叶长青连打了几个哈欠,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

苏所伊连忙关心道:“长青,你还是先回去睡一会,等我的好消息吧。”

“行。”

叶长青顺水推舟,目送着苏所伊上楼。

随后他立刻掏出电话,向萧严吩咐道:“计划有变,你跟那边说一声,签合同的人换成苏所伊了,另外,让他们再加十个亿贷款给苏家。”

“好的。”

“军部那边有消息吗?”

“有。暗部那边传来消息,杀神殿会在国葬时派一位副殿主潜入帝都,查探您是否真的身亡,您看要不要取消吊唁环节。”

杀神殿是西南四国联合创立的一个组织,之前暗杀叶长青的正是杀神殿的殿主,九星战神实力的绝世强者。

“不用。”

叶长青直接拒绝。

对方这一手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早在重伤濒死时他就已经有了对策,所以直接命令道:“让暗部那边盯紧这位副殿主,但记住,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明白。”

挂掉电话,叶长青陷入沉思,脑海中开始布局国葬的事。

另一边,苏所伊进入银行内部后,很快就在发小的指引下,来到了行长办公室。

“秦少,合同没问题的话,在这签个字就行。”

行长办公室内,秦家二公子秦风正拿着一份贷款合同,仔细观看。

秦家最近刚拿了一块地,正好需要资金周转,所以就让秦风来银行贷了十个亿。

“行,贷款的事就麻烦刘行长了。”

秦风签完字,便将合同交给刘行长。

两人一番客套后,秦风便准备离开。

“刘行长,苏家人来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刘行长看这边事情办完,便回道:“进来吧。”

“怎么?苏家也来找刘行长办贷款了?”

秦风随口问了一句。

刘行长压低声音道:“秦少没听说吗?苏家那位大小姐好像恢复容貌了,昨晚秘书跟我说了这事,所以我就想见识见识。”

“苏家大小姐?跟我哥之前有过婚约的那个?”

“就是她。”

“哦!”

秦风语调升高,突然来了兴致。

刘行长玩味道:“听说她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秦少要是有兴趣的话……”

“呵呵呵……”

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苏所伊也推门走了进来。

一瞬间,秦风跟刘行长就看傻眼了。

苏所伊还未毁容的时候他们就见过,那时刚大学毕业的苏所伊还有些稚气未脱,但容貌在江北已经是出类拔萃。

如今七年的时间过去,苏所伊绝美的容颜中又多了几丝成熟气息,这让见惯了各色美女的秦风也不免有些惊叹。

“刘行长,我是苏家的苏所伊。”

苏所伊还有些紧张。

刘行长回过神,连忙客气道:“苏小姐坐,快坐。”

“谢谢。”

苏所伊点头致谢,随后开门见山道:“我来是想跟您谈谈我们苏家那笔贷款的事。”

“这个嘛……”刘行长面露难色。

他们银行的贷款额度原本还有二十个亿,可昨晚总行那边来了电话,给一位贵宾定了十亿,再加上秦家这边的十亿,正好用光。

刘行长看了眼秦风,故意道:“苏小姐,我们银行现在已经没有贷款额度了,如果你们苏家真的急需这笔钱,可以跟这位秦先生商量商量,他们正好有十个亿的贷款刚签完合同,还没盖章正式办理。”

“秦先生?”

苏所伊看了眼秦风,立刻就认出他是秦寿的弟弟。

“苏小姐,我们两家还真是有缘,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好好谈谈贷款的事?”

秦风两眼放光,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拿下苏所伊。

苏所伊小心问道:“秦先生愿意将这十个亿的额度转给我们苏家?”

“那就要看苏小姐你的诚意了。”

“秦先生,您要是真的能将这十个亿的额度转给我们苏家,我们苏家肯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报答?”秦风上下打量着苏所伊,毫不掩饰道:“说到报答,我看不需要你们苏家,有你苏小姐一个人就够了。”

秦风一脸得意,像是吃定了苏所伊一样。毕竟那可是十个亿的额度,能救苏氏集团的命,苏所伊没理由拒绝。

“你什么意思?”

看着秦飞色眯眯的眼神,苏所伊立刻警惕了起来。

“我的意思还不够直接吗?”秦风耸了耸肩。

一旁的刘行长也跟着道:“苏小姐,咱么都是成年人,秦少的话你还不懂什么意思吗?十个亿啊,那可是能救你们苏氏集团命的钱,你就牺牲一下又能怎么样。”

“况且,咱们秦风秦少在江北可是出了名的重情重义,你跟着他,绝对不会吃亏。”

“不可能。”

苏所伊直接拒绝。

她的心只属于叶长青一个人,其他男人她连碰都不会让对方碰。

“苏小姐,你不要不识抬举,这可是你们苏家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这个月底拿不到贷款还上之前欠的钱,我们银行就要冻结你们苏家所有的资金。

刘行长直接开始威胁苏所伊。

秦风也冷着脸,说道:“姓苏的,别怪我没提醒你,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信不信出了这个门,你们苏家别说在江北,哪怕是整个中州,都没有一家银行会给你们贷款。”

秦家的势力苏所伊是知道的,但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拒绝。

“对不起,我要走了。”

苏所伊头也不回,准备离开行长办公室。

秦风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看上的女人这么拒绝,立刻怒道:“臭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扫了那么多年厕所,老子还嫌你脏呢。”

秦风的话直接戳中了苏所伊的痛处。

“在那种地方工作,也不知道还有哪个男人敢要你,你以为换了身皮,就真成苏家大小姐了?”

秦风还不甘心,继续揭苏所伊的伤疤。

一旁的刘行长也讥讽道:“就是,秦少睡你,那是看得起你,给你机会。不然真以为凭你自己就能拿到那么多贷款?”

两人的话就像刀子般狠狠扎在苏所伊的心上。

她背对着两人,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这时,刘行长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那是总部的专线,一般有非常重要的任务时才会启用。

刘行长知道应该是那位贵宾的事,立刻跑去接听。

分享给小伙伴们: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 浴室调教(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全文免费阅读 浴室调教(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