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相养妻日常圆房 《小蛮腰》作者:姜之鱼

作者:权相养妻日常圆房 《小蛮腰》作者:姜之鱼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苏家客厅。 经过一夜的修养,苏定远这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苏家上下都围着他,正在商议着叶长青的事。 爸,您昨天怎么能开出那种条件,他要谈成了那笔贷款,您还真准备让他留

苏家客厅。

经过一夜的修养,苏定远这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苏家上下都围着他,正在商议着叶长青的事。

“爸,您昨天怎么能开出那种条件,他要谈成了那笔贷款,您还真准备让他留下?”

苏所伊的母亲李琳越想越担心。

自己女儿好不容易恢复了容貌,有机会嫁入豪门,要是再甩不掉叶长青那个穷小子,他们两口子翻身的机会就彻底没了。

“你懂什么,爸这么做也是顾及了咱们苏家的脸面,那小子毕竟救了咱爸的命,如果就这么把他赶走,江北人会怎么看我们。”

“再说了,那可是十个亿的贷款,你以为凭他一个叶长青就能谈得下?我看他连门都不一定进的去。”

苏远山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

之前苏家几乎活动了所有关系,但刘行长那边丝毫不松口,硬是逼着他们月底还钱,所以叶长青就更没可能谈成那笔贷款了。

“不错。我们苏家在江北好歹也是个大家族,总不能让别人戳我们的脊梁骨,说我们忘恩负义吧。”

苏定远一脸的义正言辞。

一旁的苏远桥担心苏所伊回来后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立刻装作担忧道:“爸,大哥家的好闺女一大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定是去银行了,万一她要是帮叶长青谈成了贷款,这该怎么办。”

“胡闹!”

得知这个消息,苏定远气的直拍桌子。

边上的苏远山跟李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互相用眼神埋怨对方没看管好女儿。

“爸,您别生气,所伊她人生地不熟,不可能谈得成的。”苏远山小声道。

“谈不谈的成,她都不准去,我已经给她物色了几个家势不错的相亲对象,这要是传出去怎么办!”苏定远气道。

一听老爷子给自己女儿物色了相亲对象,苏远山跟李琳立刻两眼放光,打探起都有哪些人选。

这时,叶长青跟苏所伊也带着合同赶了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大家都在。

“爷爷,爸,你们都在啊。”苏所伊开心地打着招呼,“快看,我跟长青把合同谈下来了。”

“什么合同?”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苏所伊直接把那份合同放在了桌上。

苏定远拿起合同仔细看着,边上的苏远桥,还有苏远山两口子全都凑了上来。

一开始四人还有些震惊和意外,没想到他们两人真能把贷款给谈下来。

可当他们看到最后那二十个亿的金额以及苏所伊的签字时,四个人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所伊,你觉得爷爷七老八十,就这么好骗吗?”

苏定远直接把合同丢到地上。

“你们两真把我们当傻子了?造这么个假合同就想蒙混过关?”苏远桥指着地上的合同骂道。

苏远山跟李琳两口子也是气的不行,苏远山直接道:“十个亿我们苏家都谈不下,就凭你们两人就能谈下二十个亿?你还在上面签字,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子吗?”

“我们没有造假,那合同真的是刘行长给我们的,你看上面还有刘行长的签字和盖章。”苏所伊有些委屈。

“还签字盖章,你知道伪造银行的签字盖章是要坐牢的吗。”苏远山看向叶长青,“是不是你骗我女儿这么做的,想不到你小子为了进入我们苏家,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爸,长青没有,这真的是刘行长给我们的。”苏所伊急的快哭出来。

“合同是真是假,你们打个电话验证下不就行了。”

叶长青懒得跟这帮人解释。

苏远桥立刻讥讽道:“还打电话,你以为刘行长的电话是谁都能打的吗?你一打他就接?再说了,这可是二十个亿的贷款,你们要是真能谈下来,我跪着求你叶长青进我们苏家。”

“够了!”

苏定远一声怒喝,吓得苏家几人不敢再出声。

他看向叶长青和苏所伊,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所伊,最近你不要出去了,老实呆在家里。还有叶长青,你伪造银行公章和签字,就等着被抓吧。”

苏定远起身,一脚踩在那份合同上。

苏远山两口子得意地看着叶长青,心想等把叶长青抓起来后,一定要给自己女儿找个最有权势的人家。

这时。

公司财务部的负责人突然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他看到苏定远,离着老远就惊呼道:“苏总,我们公司有救了,城市银行刚刚给我们账上打了二十个亿。”

“二十个亿,你没看错?”

苏定远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确认。

财务部负责人不停喘着粗气,稍微平复后,立刻激动道:“没,没错,真的是二十个亿。我还跟银行那边确认了,说是苏小姐刚刚签了合同。”

“这不可能!”

苏家人全都傻眼了。

苏小姐签的合同。

难道真的是苏所伊?

这怎么可能!

她一个扫了七年厕所,刚回来没两天的人,就能将二十个亿的贷款谈成?

苏家众人表情不一。

苏远山两口子又惊又喜,连忙跑到苏定远身边将地上那份合同捡起。

他们仔细看了看苏所伊的签字,还有银行的公章,直接就抱着合同兴奋地跳了起来。

苏定远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

有了这二十个亿,他们苏家不仅能度过眼前的难关,还能拓展业务,更上一层楼。

至于苏远桥。

他的表情更是复杂。

明明从一开始,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中,可自打叶长青出现,他的计划一步步受阻,现在更是让苏所伊签下了那份巨额的贷款合同,这就直接导致他在苏家的地位急速下降,很有可能丢掉所有资产的继承权。

“叶长青!”

苏远桥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杀了叶长青。

叶长青一脸无辜的表情,反问道:“刚刚不知道是谁说要跪着求我进苏家的,我记性不好,有人能提醒一下吗?”

“你……”

苏远桥被气的满脸通红,憋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苏所伊好心提醒道:“长青,是二叔说的,我们都听见了。”

“真的吗?就不知道你二叔说话算不算数了。”

两人一唱一和,气的苏远桥直接拂袖而去。

随后。

趁着苏定远心情大好,苏所伊立刻挽着叶长青上前问道:“爷爷,您看合同我跟长青也签下来了,那之前答应的事……”

苏定远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想起昨晚答应了叶长青,签完合同就同意他进入苏家。

苏定远左右为难。

叶长青得罪了秦家,如果让他进入苏家,肯定会被秦家记恨。

但如果赶他走,苏定远不能保证那二十个亿还能不能留在苏氏集团的账上。

思前想后,苏定远决定先暂时糊弄过去。

“你们两都是单身,住在一起肯定不行。这样吧,我可以同意叶长青随意进出苏家,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可是……”

苏所伊还想让苏定远同意他俩的婚事,但被叶长青拦下。

“所伊,有你爷爷这句话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不着急。”

叶长青也知道苏家人现在肯定不会同意他们两人的婚事,与其闹僵,逼得苏所伊再次离家出走,还不如自己先退一步,等处理完边疆战事,功成身退后,他再跟苏家人表明身份,迎娶苏所伊。

“好,我听你的。”

叶长青的话也解开了苏所伊的心结。

两人简单道别。

之后,叶长青便独自离开了苏家。

江北市区,一处富丽堂皇的豪宅内。

秦家家主秦战神情暴怒。

秦风回去后立刻将银行的事告诉了秦战,秦家在江北称霸多年,从没受过这样的羞辱,气的秦战暴跳如雷。 

“爸,这件事让我来,我让苏家怎么把贷款抢去的,再怎么吐出来。”

听说苏所伊又恢复容貌,秦战身旁的秦寿立刻来了兴致。

秦风这时又提醒道:“爸,我听刘行长那口气,苏家好像跟城市银行的总部那边有点关系,您看?”

“总部那边?”

“没错,刘行长还说苏所伊是他们周总的贵宾,那二十个亿贷款就是特意为她准备的。”

“还有这事?”

秦战有些意外。

江北城市银行总行在帝都权势滔天,相传其背后有军部那位叶军神的影子,大夏各方势力都对其敬畏三分,

但秦战也得到消息。

大夏国那位无敌军神已经身亡,遗体不久后就会运回帝都举行国葬,而接任其位置的很有可能就是帝都四大古武家族之首,与帝都秦氏关系紧密的林家长子,林沐风。

秦战思虑一番,随即冷笑道:“帝都总行又如何,我秦家拿捏他一个小小苏家还需要看他们的脸色?”

这时,门外下人来报。

“老爷,苏家二爷苏远桥来了,说是有要事求见。”

“他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来求饶的吧,不见。”

秦风脸色一冷,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秦战抬手,制止道,“不,让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苏远桥进屋后,秦风立刻阴阳怪气道:“苏总真是好胆色,刚抢了我们秦家十个亿的贷款,现在就敢跑来耀武扬威。看来傍上了城市银行这颗大树,苏家要不了多久就会取代我们秦家,成为江北第一家族了。”

“秦少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来秦家前,苏远桥还不知道苏所伊签的那二十个亿的贷款中有十个亿是秦家的,他只是想来秦家告诉他们叶长青和苏所伊的事,好让秦寿对他们两人出手。

“您是说苏所伊签的那个贷款?”苏远桥小心试探道。

“明知故问。”

秦风懒得理他。

秦战看他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知道他也是才了解这事,于是道:“说吧,你来有什么事。”

苏远桥混迹商场多年,最善察言观色。

他打量了秦家父子一圈,知道因为贷款的事,苏所伊已经惹怒了秦家,立刻计上心头。

“秦总,不瞒您说,苏家现在已经不是我能掌控的了。”

“自从叶长青那小子回来后,他先是逼老爷子把苏所伊接回苏家,然后又跟苏所伊联手,抢了你们十个亿的贷款。”

“我看要不了多久,苏家就没有我苏远桥的立足之地了。到那时,就怕不只是我,就连秦总您,还有整个秦家都将沦为江北的笑柄。”

秦氏父子三人中,秦寿最是骄横跋扈,最受不了别人的言语刺激。

尤其是他听说叶长青又回到江北后,更是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情绪。

“那小子还敢回来?”秦寿咬牙切齿道,“爸,我这就带人把那小子找出来,让他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秦少别急,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

苏远桥老奸巨猾,为了达成自己继承家产的目的,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借刀杀人的恶毒计划。

“什么办法?”秦寿问道。

“叶长青那小子最在意的就是苏所伊,只要秦少把苏所伊抓起来,再打电话告诉他,他必然前来送死。”

“还有,那小子身手不错,秦少一定要多找点人,千万别让他跑了。”

之前派人暗杀苏所伊的事,苏远桥调查了好久都没有头绪,甚至那两个杀手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信。

苏远桥怀疑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折在了叶长青的手里,所以提醒秦寿多安排点人手,这次绝对不能再让叶长青活着离开江北。

“呵,一个福利院出来的穷小子,跟狗一样的东西,能有多大的本事。”

“我秦家养了这么多打手,其中还有一位准战神境的强者坐镇,还能让他给跑了?”

秦寿冷笑着。

苏远桥听说秦家有一位准战神境的强者坐镇,内心也是震惊无比。

这种级别的强者,他只在新闻中听说过,万万没想到秦家居然就有一位。

准战神境,那可是在大夏军部都是中层将领以上的存在。

别说江北这样的小城,即便是在隔壁副省级的江南市,那也算得上一方豪强。

有此人坐镇,叶长青必死无疑。

苏远桥吃下了定心丸,开始幻想起继承苏家资产后的风光。

深夜,苏家别墅。

苏远桥带着秦寿,还有一帮人将苏家上下全都围了起来。

苏家众人还在睡梦中,被惊醒后,他们全都被赶到了客厅。

“爸,他们这是要干嘛?”

苏所伊躲在苏远山身后,她认出了坐在沙发上的秦寿,尤其是对方投来的眼神,更是让她不寒而栗。

苏定远坐在秦寿对面,紧张道:“秦少,这大晚上的,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是啊,秦少,您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们也好做点准备。”

苏远山跟李琳也陪着笑脸,他们坐都不敢坐,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

秦寿翘着二郎腿,仰着头,一言不发。

苏定远有些举棋不定,他又看向坐在秦寿身旁的苏远桥,问道:“远桥,秦少这是?”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苏远桥随口道:“就是大哥的好女儿今天抢了秦家十个亿的贷款,还让银行的刘行长撕毁了已经跟秦家签好的合同,当众羞辱秦家。”

“你说什么?”

苏定远还有苏远山两口子一愣。

他们全都看向苏所伊,后者默默地点了点头。

啪!

下一秒。

苏远山直接一巴掌甩在了苏所伊的脸上,怒骂道:“你眼瞎了,居然敢抢秦家的合同。”

“秦少,您别生气,这件事我们也是才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苏远山脸上堆着笑,内心十分害怕。

李琳也在一旁埋怨道:“所伊,你怎么能做这种事,肯定是叶长青那小子教你的对不对?我看他就没按什么好心,处处想害我们苏家。”

“妈,不是的,是刘行长自己愿意的,跟我和长青没有关系。”

苏所伊捂着脸,努力解释着。

“你胡扯。”苏远山直接训斥道,“人家刘行长什么身份,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给我们苏家那么大一笔贷款,我看肯定是叶长青靠着他那套歪门邪道的医术坑骗了刘行长,他才答应这么做的。”

“对,一定是叶长青,一定是他。”李琳恍然大悟,“这么一来就全解释的通了,不然刘行长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给我们苏家二十个亿。”

“秦少,求你放过我们苏家吧,这一切都怪叶长青那个臭小子,跟我们家所伊没有一点关系。”

苏远山跟李琳两口子已经顾不上什么脸面,他们直接弯下腰,央求着秦寿。

苏定远听了一会,也了解了来龙去脉,立刻道:“秦少,这件事一定是误会,等明天我把叶长青叫来,让他当面对质。”

“不用了。”

秦寿终于开口。

他直勾勾地盯着已经恢复容貌的苏所伊,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心领神会的苏远桥立刻在一旁附和道:“来之前秦少就说了,既然大哥家的闺女已经恢复容貌,那七年前的婚约依旧算数,这样咱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分你的钱我的钱了。”

“对对对,是一家人,是一家人。”

听到这话,苏远山如释重负。

一旁的李琳也拉着苏所伊的手,得意道:“还是秦少有眼光,我们家所伊能嫁入秦家,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

“爸,妈,我不嫁。”

苏所伊一脸厌恶的看着秦寿。

她挣开李琳的手,就想往外走。

苏定远直接呵斥道:“给我站住,这是在苏家,还轮不到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苏定远朝苏远山两口子使了个眼色。

两人心领神会,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直接离开了客厅。

苏所伊也被秦家的人给拦了下来。

“秦少,人我就交给你了,今后苏家在江北还得多仰望秦总关照。”

苏定远朝着秦寿拱手作揖,随后也迅速退出客厅。

秦寿看着还在拼命挣扎的苏所伊,内心虽然已迫不及待,但他更想先要叶长青的命。

“把她手机拿过来,给叶长青发个视频。”秦寿吩咐道。

苏所伊身边的打手立刻从她身上搜出手机,递了过去。

“秦少,我来。”

苏远桥接过手机,一脸谄媚。

随即,他就给叶长青发去了视频。

“神君,是苏小姐发来的视频。”

电话那边,叶长青跟萧严还在商议事情。

突然接到苏所伊发来的视频,他也有些意外。

但他也没多想,从萧严那接过手机,直接点开。

“姓叶的,好久不见啊!”

视频刚一接通,画面里就出现了秦寿的脸。

苏所伊被人抓着胳膊,强行按着,跪在了秦寿的脚边。

“看见没,这就是你那初恋,苏家大小姐苏所伊,现在就跟条狗一样,跪在我脚边呢。”

秦寿一边说着,一边抓着苏所伊的头发,肆意羞辱。

苏所伊也看到了视频里的叶长青。

她立刻大声喊道:“长青,你快走,不要管我。”

苏所伊知道秦寿这么做就是为了利用自己,引叶长青上钩,而叶长青一旦为了救她落入秦寿的圈套,结果绝对是必死无疑。

但她也知道叶长青为了救她,肯定会以身犯险,所以她必须想办法让叶长青离开。

“长青,答应我,不要为我报仇,离开江北,离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苏所伊眼角含着泪水。

下一秒,她趁身边人不注意,一头撞向了桌角,直接昏死了过去。

“艹,这贱女人”

秦寿被吓了一跳。

看着额头不停流着血的苏所伊,他一把抢过手机,对叶长青道:“姓叶的,好好看看你女人,你要还算个男人,现在就到城西陵园来,要是晚了,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秦寿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着已经变黑的画面,叶长青本就冷漠的脸色更是愈发的阴冷。

“萧严,告诉军部,让他们封闭江北一切交通和信号。”

“再通知战部、暗部和影部,让他们立刻赶到江北。”

“我要江北秦家所有人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权相养妻日常圆房 《小蛮腰》作者:姜之鱼: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权相养妻日常圆房 《小蛮腰》作者:姜之鱼相关文章
  • 周府乳妇np文 权相养妻日常圆房

    周府乳妇np文 权相养妻日常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