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李丽和李梅,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

作者:征服李丽和李梅,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早,江宁市,月河村 吭,好吃,如玉姐你手艺真好,比外边那些大厨手艺高多了! 桌上就两个素菜,大瓷碗装着,风尘仆仆的方羽却吃得格外开心。 柳如玉娇嗔一笑,心里甜滋滋的,

早,江宁市,月河村……

“吭,好吃,如玉姐你手艺真好,比外边那些大厨手艺高多了!”

桌上就两个素菜,大瓷碗装着,风尘仆仆的方羽却吃得格外开心。

柳如玉娇嗔一笑,心里甜滋滋的,刚起身准备给他再添碗饭。 

外边却传来一道中性十足的声音。

“哎哟,这什么味道这么香呀!”

说话间,张媒婆已经走了进来,见到方羽在,楞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他们村唯一的大学生会回来,本来方羽回不回来和她没关系,但方羽和柳如玉是青梅竹马,俩人若是暗生情愫,不就断了她的财路嘛?

柳如玉见张媒婆那样,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道:“张姐你快坐,方羽早上才回来,他们家没人了,就上我这吃口热乎的!然后你之前说的那事,这两天我都想好了,我觉得马家条件挺好的,我打算嫁过去。”

话音落下,张媒婆一张老脸顿时笑开了花,拍着柳如玉手背道:“哎哟我的如玉妹子,你可算想明白了!好事好事!”

方羽听了全程,顿觉饭不香,菜也没味了,胸口还堵得慌。

他疑惑看看如玉姐,后者低着头不说话,又看向张媒婆,声音奇大的吼道,“张媒婆,你让我姐嫁给马光棍,安的什么心啊?我姐花容月貌,才25,那马光棍都40多了,孩子都好几个了!”

张媒婆似乎这才发现还有个人一样,瞥了一眼,胖手扇风白眼哼道:“哟,这不是咱们村的骄傲嘛?咋的,城里混不下去,跑回来蹭吃蹭喝啦?”

扭头又对柳如玉不满道:“如玉啊,不是当姐姐的说你,你这既然都想好了,就该早点跟这种穷光蛋划清界限。他哪点比得上老马?房子他有吗,车子他有吗,工作事业什么的,他有吗?跟着他,一辈子吃苦受累?如玉啊,听姐一句劝,早些断了,别脚踩两条船,不然到时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柳如玉赔笑道:“张姐说得是,其实我跟方羽啥事没有,真的。”说完面向方羽,寒着脸道:“方羽,你现在看见了,我要嫁人了,我马上就要嫁到镇上去,你也回城里去吧,别再回来找我了!”

方羽嘴角抽搐,但如玉姐的心思他明白,无非就是不想他呆在穷山沟里一事无成,所以故意说这些气话让他离开。

既如此,他也不能让人低看了如玉姐,这姓张的老娘们,今天就给她点颜色看看,想罢他一声不吭就往外走。

以为方羽真要走了,柳如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张媒婆见方羽溜了,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一张粉扑的老脸满是褶皱。

可不到两分钟,方羽从厨房提了把菜刀出来,张媒婆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你,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杀人犯法的。”

“小羽,你疯了?刀放下,你给我放下……”

眼前小伙眯着眼,笑得太迷人了,张媒婆花容失色,浑身寒气直冒。

柳如玉也急了,但是很奇怪,心里似乎不那么难受了,胸口也不堵得慌了。

方羽舔了舔刀口,笑眯眯说道:“我就是疯了,我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大不了我砍完再进去。”

说完冲张媒婆呲了呲牙:“老娘们,你不是要保媒么?说,接着说,看是你小爷我的刀锋利,还是你的脖子更硬。”

张媒婆瑟瑟发抖,唬得浑身发软,尿都顺着裤管下来了,一阵骚味。

见她目光惊惧不说话,方羽突然变了脸色,大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早尼玛干什么去了?

滚,现在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别特么以为从前一个村的老子就不敢动你,惹毛了老子杀你全家。

顺便也回去告诉马光棍,谁爱嫁谁嫁,反正如玉姐不嫁,不服让他来找我。”

张媒婆到底还是被吓跑了,落荒而逃之际的骂声,全村都听得见。

院子里,柳如玉坐在门前石阶上,愁眉苦脸,方羽陪了一会,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她站起身来,决绝的把方羽往外拖,还把他的行李给扔了出来。

“走,你走,你现在就走。

我不要你管,我嫁鸡嫁狗,我哪怕下一顿没饭吃要出去讨米,也不用你管,你走,你走啊!”

方羽自然不会走。

拖不动,不多久柳如玉便怒了,泣不成声道:“方羽,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不小了,你能不能成熟点,呆在村里没出息,没出息的你知道吗?”

方羽不出声,只安静看着。

柳如玉真的生气了,气急败坏道:“那你说你怎么样才肯走,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安心走了?行,反正也没什么好活的,我……我死给你看!”

说着就要去拿刀。

方羽一把将她拉住,顺势搂住腰,目光铮铮道:“我怎么样才可以不走?”

柳如玉瞬时呆住。

眼前男人目光好迫人,尤其那股子浓郁的男子气,使得她意识到他已经不再是记忆中淘气的小孩子了。

好一阵过去,她才回过神来,目光清冷道:“你非要留下是吗?行,那我们打赌,你要是能证明自己,一个月能在村里赚到三千块钱,那你就留下,要是证明不了,你就给我乖乖回城里去,怎么样?”

一个月三千,在他们村,无异于痴人说梦!很多人一年的收入也才两三千呢!

但不赶他走,是留下真的没出路啊,难不成也让他将来跟父亲一样,娶媳妇儿都要靠买么?

可柳如玉不知道的是,一个月三千对方羽来说太没挑战性!

所以方羽嘿嘿笑,胸有成竹道:“一个月,三千块,如玉姐你自己说的,你可要说话算话,我要做到了,你不许再赶我走!”

方羽太镇定了,这让柳如玉心里有些不安,可想来想去也不觉得有问题,便道:“说话算话,你要能一个月赚三千块,姐就不赶你走,你乐意在村里呆多久呆多久。”

……

“一个月,才三千块,如玉姐还真是傻乎乎可爱,如今这世道,这么单纯的女孩子不多了呢!”

从如玉姐家出来,方羽边走边笑。

现在是六月底,虽然才刚过早上七点,但天色已经大亮,温度也慢慢上来了,夏蝉不厌其烦的叫着,路上他遇上一些去地里干活的乡亲们,一一打过招呼后,漫无目的的来到了河边。

沿着河堤慢慢走,方羽开始思考怎么赚钱,医术是不行了,不能行医谋利,那是祖训。

也不能用武力,一来他那一身功夫太过惊世骇俗,二来现在法治社会,真要出点什么事,估计只有赔钱的份。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过够了那种枪林弹雨的日子,现在,他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守着大山,守着如玉姐。

河堤河岸线颇长,一路往上漫步,大约半小时,视线中出现大片丰茂的水草。

许是弄出了动静,方羽这才刚站定,“嚯”的一声,一只野鸭子从旁边水草丛中飞起,眨眼远去。

“溜得倒是挺快,就是不知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水不深,在这个时节,哪怕是早上也不凉,嘴里嘀咕着,方羽很快下了水,紧跟着就在野鸭子飞起的水草丛中发现一个窝。

果不其然,有东西忘带走了,不过不是想象中的野鸭蛋,而是一窝已经成功孵化出来的小鸭子,毛茸茸十分可爱。

“运气不错,没捡到鸭蛋,倒是先捡了一窝小鸭子。”方羽很高兴,随手扯了一根水草逗小鸭子。

新生的小鸭子也不怕人,瘪着小嘴巴嘎嘎嘎嘎叫起来,声音格外清脆喜人。

逗弄了一会,他把小鸭子连窝一起端上岸,然后小心翼翼圈了个地方,防止小家伙们跑丢。

接下来就该做正事了,这窝小鸭子只是意外之喜,他可是过来发财的。

眼前水里生长的大片水草是一种篙草,这篙草会长出一种叫篙苞的东西。

篙苞,又叫茭白,生长在水里,可以吃,口味微甜,营养丰富且兼具药用价值,现在正是篙苞细嫩爽口的时候,是采摘食用的好时节。

对于不了解的人来讲,采摘篙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篙苞长在水下,且篙草边沿有齿,不好采摘不说,不小心还容易割到手,但对方羽来说没难度,重新下水,就随便在水里摸了两下,一根篙苞新鲜出炉了。

品相很不错,这根篙苞有筷子来长,色泽洁白,粗壮如婴儿手臂,就这一根少说也有一斤多,抵得上市场上两三根。

再洗洗张嘴咬上一口,细嫩多汁,清甜爽口,那感觉,就一个字,爽。

一根吃完,方羽很满意。

篙苞作为一种季节性食物,可生吃,可烹食,已经有很长的食用历史了,但实际上,真正食用的人群一直比较少,很多人可能根本都没听过。

村里就是这样,不是没人知道这里有篙苞,也不是没人知道篙苞能吃,可就是没人当回事。

只是放到外面,随着现在大家的眼界越来越开阔,对于饮食健康也越来越讲究,这玩意现在很有市场。

方羽大致估算了一下,就眼前这一大片,别说七八百根,就是七八千根也打不住!

当然,有归有,还要先找好销路才行,毕竟篙苞这种东西不耐放,放久了水分流失,口感会大打折扣。

……

剁剁剁剁剁!

家中院子里,柳如玉正在剁刚刚摘回来的红薯藤,准备喂猪。

天有点热,她的额头、鼻翼,早已密密麻麻都是细汗。

当这些细汗聚集成流,顺着脸颊滑下,于下巴尖上悬挂那么一阵,再坠落下去,那一片幽深而高耸的雪山,当真是世间最美好的归宿,令无数男人向往。

柳如玉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现在心有点乱,方羽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她有点担心。

“我之前是不是太过分了些,万一那傻小子想不开怎么办?”

“不行,出去这么久,那边又都是水,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就糟了,我得去看看。”

到底还是担心占了上风,某一刻,柳如玉放下来菜刀站起身来。

也就这个时候,嘎嘎嘎嘎,方羽背着篙苞端着一窝小鸭子进来了,看到柳如玉似乎要出去,略有些惊讶:“如玉姐,你要出去啊?”

说完又笑着招呼道:“先别忙,如玉姐你快过来,我刚发现的一窝小野鸭,有八只呢,毛茸茸的,可招人喜欢了。”

事实证明女人大多对这种毛茸茸的可爱小生物免疫力为零,不多久柳如玉的注意力就全都放在小鸭子身上了,方羽被晾在一边。

看她高兴,方羽也高兴,背上扎口装满篙苞的短袖往地上一放,主动接管了剁红薯藤的工作,边剁边笑道:“如玉姐,养起来吧,反正家里也养了鸡,一群是养,两群也是养,等养肥了,过年我给你做啤酒鸭,好吃。”

柳如玉白了一眼,笑骂道:“你这人,就知道吃,跟你说,养我同意,但吃你就别想了。

别欺负姐没见过世面,虽然现在野鸭子不能吃不能卖,但是可以下蛋啊,下蛋了还能孵小鸭,然后小鸭长大了继续生蛋,生的蛋又能孵好多小鸭……”

很多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并不需要太多。

看柳如玉笑得开心,方羽也没打扰,只是微笑着默默把红薯藤剁好。

之后趁柳如玉安置好小鸭子就着剁好的红薯藤喂猪的时候,他回到自家已经塌陷的老房子前,从废墟之中抢救出一把鱼叉,不多久就提着鱼叉来到村子后面荷塘边。

荷塘很大,占地十多亩,因为废弃多年,塘中荷叶生长过于繁茂,已经不具备生长莲藕的条件,里面的鱼也没法子大量捕捞了。

不过叉鱼还是没问题的,这么些年没捕捞,这里面大鱼不少,过来溜达了没几分钟,他就发现荷叶下水中一片大大的幽影。

有目标就简单了,一叉子下去,跟着人也跳下水,不多久一条冒二十斤重的大黑鱼抱上岸来。

好生猛的大家伙,没点子力气估计还真抱不住,这下今天的中午饭有着落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征服李丽和李梅,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征服李丽和李梅,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相关文章
  • 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老师的丰满大乳奶水小说章节

    隔着内裤滑进去了H-老师的丰满大乳奶水小说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