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黑色巨蟒 东北真实仑乱

作者:军人的黑色巨蟒 东北真实仑乱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即便是平时嚣张跋扈惯的林川杰,也被韩萧峰的庞大气势所震慑。这让他感觉在他面前的韩萧峰并不是什么普通人,反而是一个骁勇善战的沙场枭雄。 十多个人从两部电梯里出来,直接

即便是平时嚣张跋扈惯的林川杰,也被韩萧峰的庞大气势所震慑。这让他感觉在他面前的韩萧峰并不是什么普通人,反而是一个骁勇善战的沙场枭雄。

十多个人从两部电梯里出来,直接将韩萧峰包围了。

见他们而来,韩萧峰傲然林立,等待着他们的群起而攻之。

林川杰可是相当不爽。

变态就是变态,还说是赵依云的什么弟弟?况且赵依云养母的家族里也没有这号人啊!

在他的命令之下,公司后勤部的那帮人就朝着韩萧峰扑了过去。

三楼,董事长办公室。

赵依云正伏案工作。她戴着一只黑框眼镜,三千发丝如同瀑布一般自由垂落在她的肩头。她身着白色衬衫,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小西装。即便她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但她身材的魅惑可是无法掩盖的。

也是因为她的身材实在太好,不管她穿什么样的衣服,那些男人都会盯着她的胸口看,这让她非常苦恼。

房门敲响,秘书焦急的冲了进来:

“董事长大事不好了,有人在公司闹事!他不光打伤了我们公司里的人,还把林少打了!他说是您的弟弟,所以我想请您下去看看。如果他真是纯粹来捣乱的,那您可以让您在刑部上班的五妹过来把他抓走。”

“是我养母家族那边的表弟吗?”

“不是的。”秘书摇了摇头。

赵依云走出办公室,行走之间浑身上下是一股北极寒意释放而出。

清楚的人都知道她是生气了!

要知道她除了养母家族的那些表弟之外,也就只有一个弟弟。但那个弟弟在十五年前就被人掳走了,至今都毫无音讯。用弟弟作为借口让她下去,还打伤了她公司里的人,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林川杰被韩萧峰踹了一脚,白色的西装上还有一个明显的脚印。

见赵依云下来,他急忙拦住了她:

“依云你别过去,这家伙有点本事,你公司人外加上我的保镖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已经叫了家里的保镖过来增援,他们现在就在赶来的路上。你要是贸然接近他的话,我就怕你会有危险。”

赵依云虽然嫌恶林川杰,但他说的也是不错,在没有搞清楚韩萧峰的来意之前,她是不会贸然接近的。

“大姐!”

韩萧峰见她出现,兴奋的叫了一声。

十五年不见,大姐已经如此亭亭玉立了,比照片里的她还要好看一万倍。

但就是他要扑来的时候,赵依云伸手阻拦了他:

“我不认识你,更不是你的大姐。我五妹是齐海刑部的捕头。你要是敢再接近我半步,后果自负!”

“我都说你他妈绝对不可能是依云的弟弟,我看你根本就是一个缠着她不放的变态!”

林川杰不爽骂道。

他堂堂二线林家的公子哥,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韩萧峰踹了一脚。等他家增援的保镖赶到之后,他要是不让人把韩萧峰的屎都打出来,那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死变态,我们董事长都说不认识你了,那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公司里的职员也纷纷骂道。

他们见过不少闯进公司要来追求董事长的变态,什么人都有,但变态到韩萧峰这种程度的还是头一个。

“姐,我是萧峰啊!”

韩萧峰赶紧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不认识什么萧峰!”

赵依云一声冰冷。

但她刚说出这句话,感受着韩萧峰眼眸里溢出的悲伤,脑内神经都阵阵刺痛了起来。

萧峰,萧峰!

她失踪十五年的弟弟,她心心念念的弟弟不就叫韩萧峰吗?

“大姐对不起,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弟弟了,那我就走吧。谢谢你从小保护我,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韩萧峰的悲伤难以抑制,冲她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妈的,还想走?

林川杰哪能放他走?立刻就要追上去阻拦。

但有一个人冲得比他还快!

那便是赵依云!

赵依云的眼泪夺眶而出,冲上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韩萧峰。

一时间,林川杰怔住了。

大厅的公司职员们也全都愣住了。

他们全都齐刷刷看向两人方向,看着赵依云死死搂住了韩萧峰。

那亲密的样子,更让林川杰胸腔里的怒火都要爆发出来。

赵依云是他的未婚妻!

可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如此亲昵?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赵依云,你他妈发什么神经?”林川杰吼道。

“小峰,你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你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也不给我们报个平安?”赵依云失声痛哭。

“姐,你愿意认我了?”

韩萧峰的悲伤瞬间消散,再次激动问道。

“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不认你还能认谁?”赵依云哽咽道。

养母家族的表弟归表弟。

在她心中,她的弟弟永远都只有韩萧峰一个!

咕噜----

边上围观的公司职员们纷纷都是咽了口唾沫,不可置信的看着。

在他们眼中坚强、不苟言笑、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展露情感的冰山董事长,此时居然哭成了这样……

他们该不是做梦吧?

看着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样子,林川杰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呵呵一声冷笑:“好你个赵依云。我和你谈了这么久,不止一次拉下脸主动讨好你,你却连手都不让我碰一下!可现在呢?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和其他男人搂搂抱抱?是不是当我们之间的婚约不存在!”

“我本来就不承认这桩婚事。我早就和你坦白过,但是你自己死缠烂打。”赵依云回眸之间,一脸冷漠。

她对林川杰的态度,根本是和对待韩萧峰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一个温柔骄阳。

一个却是冷漠似水。

“好!好他妈一个死缠烂打!”

林川杰气极反笑。

恰时,他让家里增援的保镖抵达公司大厅。

他指着赵依云两人,怒吼道:“都他妈给我上!把这对狗男女给老子就地打死!”

“我看谁敢?”

赵依云拦在韩萧峰面前。

看着她的背影,韩萧峰回想起了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的那些画面。当时他被其他小朋友欺负的时候,她也是这么保护自己的。

保镖们不由分说,就朝赵依云冲了过来。

赵依云很是焦急。

眼下五妹还没抵达,而且林川杰的这些保镖一个个都是兵营的退伍战士,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一旦动起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赵依云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抱起,顿时惹得她是惊呼一声。

韩萧峰将她公主抱,抱在怀中。

温柔的看着她:

“姐,小时候是你保护我。但从今天开始,由我保护你!”

一句话,苍莽雄傲,英雄傲骨。

赵依云心中的担心完全消失,眼眸里再度涌现出了感动的泪水。

十五年不见,她可爱的弟弟终于长大了!

“那你可得保护好我,别让我被坏人抓走了。”

“问天下英雄谁与争锋,且看人间豪杰,我主沉浮!”

韩萧峰右脚一踏。

顿时震起一股庞大气场,席卷全场!恐怖气息袭来,带着十足危险的气息。

林家增援的十多个保镖各个身手不凡,他们错愕的看到韩萧峰脚下的瓷砖碎裂,更感受到了他的非比寻常。

韩萧峰怀抱美女,主动迎向前。

呯、咚、哐、当!

韩萧峰身形鬼魅,在保镖之中来去自如。伴随着一声声闷响,是一道道人影倒飞而出,重重落在地上。

见他们打起来,边上所有围观的众人都是避之不及。

虽然战斗恐怖,可在韩萧峰怀里的赵依云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还如同置身于摇篮之中,安宁平静。

韩萧峰本可以立刻就解决了这帮人,但他故意拉长了战斗时间,让这些保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

即便他们是退役战士,那又如何?

韩萧峰当年被师父丢上沙场的时候,他们恐怕连进入兵营都没有!

保镖们一个个汗水狂飙。

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但韩萧峰居然还有十足余力戏耍他们。

“谁还想再来?”

韩萧峰威严一喝,让这些保镖感觉如同千军万马大兵压境!

恐怖!

他们从未感受过如此恐怖气场。

噗通----

有一人抵抗不住威压,竟然跪倒在地。紧随其后是一人又一人。

这场面震撼所有人。

明明是林川杰请来的保镖们,竟然都给韩萧峰跪下了!而且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极其痛苦之神色!

可明明在如此威压之下,赵依云在韩萧峰的怀中却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这让她惊讶,也更让她好奇自己的这个弟弟,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既然爪牙都已经解决了,韩萧峰便抱着她朝林川杰走去。他每一步都让林川杰不寒而栗,拼命的想要逃。

但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林川杰,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回去之后立刻解除你和我大姐之间的婚约,并和她划清界限。只要我大姐不想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逼不了她!”

“好……好的。”

林川杰赶忙答应,然后丢下自己的那些保镖狼狈逃离。

他冲出公司开着保时捷跑车,能有多快就跑多快。真是生怕韩萧峰会追上来暴打他一顿。

“你们,也都给我滚!”

韩萧峰冷冷扫视保镖们。

“我们滚,我们这就滚……”保镖们相互搀扶站起身,火速离开。

见事情闹得这么大,公司保安和后勤部的那些人赶紧过来道歉。

鬼他妈能想到韩萧峰还真是董事长的弟弟?!

韩萧峰也没有和他们计较。

他们之前找韩萧峰的麻烦,也是因为他们把韩萧峰当成了坏人,韩萧峰能理解,也所以先前动手的时候就留了手。要如果韩萧峰像打这些保镖一样和他们动手,这帮人早就全部散架进医院了!

两辆刑部车辆停在了公司门口。

一个身着蓝色衬衫,肩披刑部大队长勋章的女人焦急而来。在她身后还跟着四五名刑部捕快。

她看到林川杰他们滚蛋,担心林川杰是不是找了大姐什么麻烦。

但她一来就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大姐。

“禽兽,放开我大姐!”

叶胜男一个飞踢,紧随其后是谭腿三连踢,下盘功夫扎实得很。

“胜男你快住手,他可是……”

赵依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胜男所打断:

“你这个混账变态,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吃我大姐的豆腐?我现在就把你摁下,送你去大牢吃牢饭!”

“五姐,你这谭腿还差点火候啊。”韩萧峰好笑的看着她。

“你还敢嘲讽我?”

叶胜男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她可是省内刑部体系的女子格斗冠军,整个齐海刑部都没有一个人打得过她。区区一个猥琐男,居然还敢在她面前嚣张?

“胜男!!!”

赵依云一声惊叫。

要是可以,她真想下来赶紧制止自己这个疯起来谁都不顾的妹妹。韩萧峰都叫‘五姐’了,怎么胜男还反应不过来?

“你这变态倒是有两把刷子。你把我姐放下来,我们好好过两手。”叶胜男主动后退两步,活动了一下身子。

“那我就陪你打。”

韩萧峰放下大姐赵依云,并给她递去了一个宽慰的眼神,让她放心。

他们之间的交手只能说是教学局,并不会伤害到叶胜男半分的。

“五姐,请多赐教。”

韩萧峰左腿一扫,是古派七十二路谭腿的起势。

琉国武术经过这几百年来的演化,很多招式都成倍的缩减了。现代谭腿的流派基本都是十二路,最多的也就三十六路。

像韩萧峰这种掌握了古派七十二路谭腿的人,放眼全世界都是少数中的少数。

两人交手,是个人都能看出高下。

这一战斗和先前单方面吊打林家保镖不同,反而是一个年长老师在引导自己的学生。踹、蹬、弹、踩、撩、拌,谭腿的精髓在韩萧峰身上是那么的融会贯通。

真正交手之后叶胜男才发现到了韩萧峰的恐怖。

这个男人,不是她所能应对的!

她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再次后退数步,不由问道:“你这人……我都要抓你了,你居然还有心情给我来一场教学局?”

韩萧峰笑道:“因为你是我姐啊!五姐,我是小峰啊!你十五年前被掳走的弟弟。”

“卧槽!”

叶胜男吓得腿都软了,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是韩萧峰上前,一把抄住了她的腰肢。

跟随叶胜男而来的那些捕快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况且赵依云先前的态度,外加上韩萧峰‘五姐、五姐’的,他们早就有所察觉。只有叶胜男自己反应不过来而已。

叶胜男躺在韩萧峰的怀中,颤抖着手摸向他的脸蛋:

“小峰,真的是你吗?”

“是我。”

韩萧峰重重点头。

“十五年不见,你都这么厉害了,即便是姐姐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叶胜男既兴奋又激动。

叶胜男是现在齐海刑部的捕头,从小在福利院里的时候就生猛好斗,经常被大姐教训。而她之所以会来当捕快,就是想要查到韩萧峰的下落。现在韩萧峰回来了,还有这么厉害的本事。

以前是她教韩萧峰打架,现在反倒变成韩萧峰来教她了。

“对了小峰,你还记得这个东西吗?”

叶胜男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年代久远的字条。

这张婚约字迹稚嫩,要追溯到十五年前韩萧峰被掳走之前。那时候她们七姐妹和韩萧峰在福利院看红十字会巡展的电影《山楂树之恋》。那场电影打开了她们新世界的大门,当天晚上她们就偷摸摸的私定终身。

赵依云、姜思琪、叶胜男七姐妹都说在长大之后要和韩萧峰结婚。

“当然记得。”

韩萧峰肯定道。

那晚他们定下婚约虽然是天真懵懂,回想起来也有些好笑。但不得不说,那天晚上真是让韩萧峰终身难忘的回忆。

“那你什么时候娶我?”

叶胜男催促问道。

她的话,让众人大跌眼镜。

在场公司职员、还有她带来的那些捕快,原本以为她和韩萧峰见面只不过是姐弟相认而已。可结果她话锋一转,直接谈到了婚事上。

“五姐,小时候的约定难道还作数吗?”

韩萧峰不由噗嗤笑出声。

“当然作数了!能娶我的,只能是比我还厉害的人。要是连我都打不过,我还结个屁的婚?”叶胜男一把抓住韩萧峰的手,拽着他就要往外走:“小峰,我们现在就去领结婚证,别给她们抢了先。”

“胜男,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姐?”赵依云上前阻拦。

“姐,你不是有未婚夫了吗?你就别和我抢了!”叶胜男理直气壮道。

“这张婚约上也有我的名字!”赵依云抓住韩萧峰的左手,一本正经:“小峰,你刚才不是说要保护我吗?难道你想让胜男捷足先登?”

“我靠,大姐你这就过分了啊!”

“我本来就讨厌林川杰。要是和小峰结婚了,林川杰不光不敢来找我,我养母也不敢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

“……”

两女拽着韩萧峰,却因为这件事拌起了嘴。

看着两个绝色大美女因为一个男人而吃醋,众人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一个是冰山总裁。

一个是火爆捕快。

两人吵不出一个结果,干脆一致把目光放在了韩萧峰的身上。

两女异口同声:“小峰,你自己选一个!”

“我……我肚子饿了!”

韩萧峰机智的转移话题。

这可是修罗场啊!

他要是答应了任何一个,绝对都要出大事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当时婚约一共是她们七姐妹……

听韩萧峰这么说,两女立刻绑架他出门。

她们打算开赵依云的车回别墅,但就是要上车的时候,韩萧峰趁机开溜。

只丢下一句话:

“大姐、五姐,我和三姐有约就先闪了!晚点和三姐回家看你们!”

“早去早回。”

两女眼见着他的离去也没去追,只是在他离开后相视一笑。

她们这个弟弟可真是好可爱啊。

……

齐海第一医院。

韩萧峰打车来到这里,回想起刚才的修罗场还有些心有余悸。三姐姜思琪的性格从小就温柔知性,小时候在福利院里,他不管受了什么伤、受了什么委屈,姜思琪都会温柔的抚平他的一切创伤。

现在来找姜思琪,正好也可以避避风头!

“姜主任,院长让您去六楼一趟。”就是姜思琪焦急等待韩萧峰到来的时候,护士敲门进来。

“出什么事了?”

姜思琪起身走来。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很大的事。院长、副院长,还有各大科室主任全都过去了。”护士解释道。

韩萧峰在外头电梯间遇到了姜思琪:“姐,你是出来接我的吗?”

“韩先生您来了!”

姜思琪瞬间激动了起来。

她很想问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机。她一把抓住韩萧峰的手,拉着他就进入电梯上了六楼。

能让医院所有高层全都聚集在一起,肯定是有什么大人物来医院就诊了。

带上韩萧峰,指不定有奇效!

他们刚上楼,就有护士领着他们走向走廊尽头的VVIP病房。病房面积有七十多平米,有一张病床、一张家属休息床、一排高档沙发,还有各种昂贵的仪器。在病床上躺着一名身着病号服的白发老人。

见姜思琪身边还有一名布衣青年,病房里的医院高层们顿时都吓到了。

“思琪,他是什么人?赶紧让他出去!”

“刘院长,你不是给我保证没有闲杂人等出现吗?要是老爷子进医院的消息泄露出去,你们担得起这份责任吗?”一名戴着金丝眼镜框的条纹西装男怒道。他浑身充斥着一股精英气息,应该是海归人物。

“是是是……思琪,你还不抓紧赶人!!”刘院长催促道。

“你们把我姐叫过来,不就是想集思广益给这老爷子治病吗?我来就行!”韩萧峰直接打断。

他的话,外加上他在车站门口丢下的那张照片,让姜思琪的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

她更感觉事情就是她想的那样了!

“你算什么东西?你要是再敢在这里耽误时间,你是要上战区法庭的!”条纹西装男吼道。

“姜思琪,你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其他科室主任也都是一脸焦急。

“他医术在我之上,留他下来!要是有什么责任,由我一人承担。”姜思琪一脸严肃。

她当然明白此时情况焦急,但她更相信韩萧峰的医术。

“刘院长,既然你手下不听劝,那我命令你立刻将她开除,并且吩咐齐海所有医院永远不得录用她。”条纹西装男居高临下的喝令道。

“你真是好大的权威!”

韩萧峰一声冷笑。

“抱歉,我有这个资格!”

条纹西装男一脸不屑。

“既然如此,姐你先出去一下。”

韩萧峰推了推姜思琪。

接下来的一幕,她最好还是别看到的好。

“可是……”

姜思琪很担心他会被刁难。

“相信我!”

韩萧峰给她递去了一个坚定的眼神。

犹豫片刻,姜思琪还是决定按照韩萧峰说的做。临走前叮嘱他千万小心,那个条纹西装男、还有病床上的老人一定身份非凡。

等她出去后。

韩萧峰拿出胸口吊坠,展示在条纹西装男的面前。

这个人刚才提及了战区法庭,那么病床上这位老爷子的身份,绝对就是兵营高层。

对付这种人,这枚吊坠足以。

“龙……”

条纹西装男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差一点!

差一点他就要把这象征都市禁忌的两个字说出口了!

这可是兵营之中象征至高无上权利的龙符啊!

这种东西怎么会在这个人的手里?

分享给小伙伴们:
军人的黑色巨蟒 东北真实仑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民族文化军人的黑色巨蟒 东北真实仑乱转载请注明出处。
军人的黑色巨蟒 东北真实仑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