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戏时滑进去了H 游泳池里被强H文

作者:拍戏时滑进去了H 游泳池里被强H文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韩萧峰按照林广建提供的信息,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他的那辆奥迪S8。这车拥有V8引擎,4.0的排量,百公里加速四秒出头,是个不容小视的性能机器。 一脚油门,引擎轰鸣咆哮! 韩萧峰把

韩萧峰按照林广建提供的信息,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他的那辆奥迪S8。这车拥有V8引擎,4.0的排量,百公里加速四秒出头,是个不容小视的性能机器。

一脚油门,引擎轰鸣咆哮!

韩萧峰把车开到公路上,油门踩到底。巨大的排气声浪炸响整条街道。

加速、加速、再加速!

韩萧峰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就冲到赵依云的身边。

明明约定的两个小时时间还没到,可她的养母直接毁约,提前给她下了药,这让韩萧峰非常愤怒。

“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奥迪在车流之中极速穿行,分秒必争。

赵家别墅。

赵老太被林广建挂断电话,还以为他是因为赵依云必须得下药才能服软而生气。一想到这里,赵老太心中的怒火就更是无法遏制了。如果赵依云听话一些,按照家族的要求行事,至于闹成这样?

赵老太招了招手,让赵依云的养父过来:“建业,你去把赵依云包起来,我亲自给林少送过去。”

“妈,林少还生气吗?”赵建业小心翼翼问道。

“废话,肯定生气啊!我们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一步步想办法促成林少和她的婚约。只要把林少伺候到位了,那么林广建那边自然不成问题了。”

“好的妈,我这就去做。”

赵建业叫上几个姑姑婶婶,让她们上楼用床单把赵依云包起来。

以前皇室妃子在临床前,基本就是这个流程。

因为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赵依云光是抵抗药效,就已经耗费了自己的所有力气,根本没办法抵抗养母和姑姑婶婶们的行为。

“小峰,你不是说会保护我的吗?怎么还不来救我!”赵依云美眸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流淌了出来。

此时她除了把希望寄托于韩萧峰以及自己的两个妹妹身上,她又还能期望谁来救自己?

除了他们,就没人会来帮她!

杨淑芳一听,极其不爽:“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那个人?两个小时早就过去了,他要是会来救你早就来了!”

“他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会!”赵依云声音哽咽。

“你就做白日梦吧!”

杨淑芳将她包好后,用红色丝带在她腰间打了一个结。

“小峰……”

赵依云的神情飘忽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抵抗不住了。

小峰,你快来啊!

赵老太让人把赵依云扛上车,准备朝着林家方向而去。

但就是这时,一辆奥迪堵在了他们面前。

韩萧峰阴冷下车,所过之处周遭温度猛然降低,让人感觉置身于冰库一般。

区区一眼,就让老太太感觉被狙击枪锁定的一般,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剧烈收缩。

这个男人……真是好生恐怖!

“我姐呢?”

韩萧峰只有三个字。

“你就是她那个弟弟韩萧峰吧?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她已经被送去林家别墅,就等待林少临幸了。”赵老太强壮镇定,冷哼一声。

“我再问一遍,我姐呢?”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啪----

韩萧峰抓住她的脖子,将她重重撞在别墅的围墙之上。

就这一下,让老太太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在震颤!

韩萧峰的手掌逐渐用力,一点点的让她窒息。她的脸从正常到煞白,再到紫黑。她想要使出浑身力气叫喊,想把别墅里的人都吸引出来。可韩萧峰掐住她的喉咙,根本让她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放开我妈!”

赵建业本来是想出来送行,结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再不交出我姐,我现在就掐死她!”

韩萧峰冷冷开口。

“她……她就在车里!”赵建业赶紧打开奔驰的后备箱,把赵依云扛了出来。

赵依云只不过是他的养女,但老太太可是他亲妈啊。

如果老太太被韩萧峰掐死可就完了!

韩萧峰一把甩开老太太,从赵建业手里接过大姐,然后一脚将赵建业踹开。

赵建业重重砸在地上,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一样。而老太太倒在围墙根下疯狂咳嗽,显然一时半会儿根本缓不过来。

“姐,姐你别怕,我来了!你一定会没事的!”韩萧峰半蹲下身子,抱着她,一边拿出针灸准备为她排毒。

“小峰,你来了。”

赵依云看着他,原本冰冷寒眸,此时却是媚意泛滥。

她的身体不安分的扭动着。

韩萧峰准备一针落下,先让她清醒几分,但她却阻止了。

“小峰你带我去酒店吧。与其让这些人惦记我的身体,我不如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你。算是大姐求你了。”

“不行!”

韩萧峰坚定摇头。

他不能在大姐这么不清楚的情况下,占了大姐的便宜。

他还是一针而下,扎在赵依云头顶的百会穴上。随后几根银针接踵而至,以最快的速度压制赵依云体内的春毒。

赵依云虽然是神志清晰了几分,但她也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小峰,你就带我去吧。”

她嘴里吐气如兰,每一个字、每一个眼神都在刺激着韩萧峰的神经。

“赵依云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这叫什么话?你是宁愿便宜了这个差点掐死我的混账东西,居然也不愿意和林少在一起?”赵老太抓着自己疼痛的脖子,愤怒吼道。

“奶奶,我最后叫你一声奶奶。我欠赵家的已经还清了,是你们不义在先,就别怪我和你们撇清关系了。”

赵依云苦涩开口。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和这个家族的分别场面居然会是现在这样。

虽然她只是养女,但怎么也是十多年的关系了。他们究竟是有着怎样狠毒的心,居然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欠我们赵家的,这辈子都还不完!”赵老太嘶吼一声。

“姐,我带你去酒店。”

“嗯嗯。”

在韩萧峰抱起她转身之间,她却在韩萧峰怀里泣不成声。

显然她是被伤透了。

而韩萧峰答应下来,也没有什么别样的想法。她体内的春毒虽然是压制住了,但还需要排毒。她此时狼狈的样子,最好还是别让其他两位姐姐看到。

赵老太眼看着奥迪离去,气得都要杀人了。

她的摇钱树就这么被带走了,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她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虎爷,我这边出了点事。只要你帮我把赵依云带回来,再让和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消失,我给你五百万。”

“杀人吗?”

“杀人也好,当做奴隶卖到国外也好,反正我只要他消失!”

“最近查得严,所以价格得贵一点。一口价,八百万。”

“好……”

赵老太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电话那头找她要了一些信息之后,就开始吩咐人手开始寻找赵依云的下落。做他们这行的,当然是先收钱后做事。

赵老太付款完成后,脸色阴沉得都要滴出水了。

韩萧峰,你害我白花了八百万!

我要你付出代价!

韩萧峰开车,带赵依云到了距离赵家别墅不远的祥云宾馆内。她体内的春毒虽然暂时的被压制住了,但这部分春毒也需要尽快排出体内。

“身份证。”

前台怪异的看着两人。

她还是头一次见有人来开房,结果用床单把女方包成一个粽子的,在女方的腰间上居然还有粉色丝带打成的蝴蝶结。

这女人……该不是掳来的吧?

韩萧峰递上了自己的,但前台根本不给开。

前台强调:“你没开过房吗?现在开房是有多少人住,就要多少人的身份证登记。”

“我的包包被我养母她们扣下了,所有证件都在里面。小姐姐,就辛苦你通融一下。”赵依云依偎在韩萧峰怀里,求情道。

“要是这样,也不是不行。三千一间情侣大床房,开不开?”前台问道。

“小峰,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赵依云不爽前台态度。

墙上的牌子明明写着情侣大床房:两百一晚!包时三小时一百块!

她也只是一个酒店前台而已,是谁给她的权利哄抬价格?

“美女,看你的样子,该不会是有妇之夫出来偷情的吧?我真想不通像你这样的大美女,怎么会看上这种男人?他身上这套衣服,绝对是拼夕夕上几十块的工业垃圾,送我都不要!在他身上怕是连三千块都没有吧!”

前台讥讽道。

韩萧峰刚要抱着赵依云离开,就听到前台的话,立刻转身回来。

他冷笑一声:“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个死穷逼,要是没钱就别来开房!而且她这种级别的美女,就算是偷情也该是去五星级酒店,来我们这种路边酒店干什么?”前台翻了个白眼。

啪----

韩萧峰将手机拍在桌上:

“你们酒店最贵的房间我全都要了!说个数!”

“呦,还装逼呢?”

前台更是一脸不屑。

但在看到银行APP上的那一长串数字的时候,她怔住了!傻眼了!

零零零……

这是一笔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天文数字!

“我让你报数,到底多少钱?”

韩萧峰冷冷问道。

“先生,我们宾馆目前最贵的房间还有五间,合计一共是两千元整……”前台小心翼翼帮韩萧峰扫了酒店收款二维码,然后恭恭敬敬的把手机递还给他。

“你刚不还是说一间房三千块吗?”

韩萧峰输入密码嘲讽道。

“对不起先生,我刚才就和您开玩笑呢,还请您和夫人千万别介意……”前台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要湿了。

就韩萧峰的存款,都够把她们宾馆买下几万次了!拥有这种级别存款的人,可不是她能够招惹的!

她要是还敢违规收费,搞不好小命都不保了!

“先生,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让我送您们上去?就当赔罪了。”

“不需要。”

这种人,让她知错就好!

况且韩萧峰身为岭南天医,还以自身本事取得了象征无双权利的兵营龙符,根本不需要和这种人斤斤计较。

倒是赵依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小峰,你刚才究竟给她看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她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啊?”

“是我银行卡的余额。我银行卡有BUG,显示的可用余额有五百多个亿,但实际上我只能花我自己有的那部分,多的一毛钱都提不出来。”韩萧峰解释道。

他这么说,也算是提前给赵依云打个预防针。以后真正提起这笔钱的时候,她才不至于会被吓到。

“原来如此。”

赵依云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多想。

“姐,我要把你腰间的丝带解了。”

“嗯……来吧。”

赵依云脸色瞬间僕红。

感受着韩萧峰解开丝带,剥离她身上包裹着的床单,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不免娇羞的将头埋了起来。

韩萧峰也是个正常男人,在看到她身上单薄且魅惑的衣裳时,也不禁咽了咽唾沫。

完美身材!

黄金曲线!

而且在这套黑色衣裳的衬托下,她就犹如是蒙雾仙境,若隐若现,让人根本移不开任何视线。

韩萧峰的手指不禁触碰到了她细腻的肌肤。

顿时引来嘤咛一声。

他身上迸发着极其浓烈的男子气息,这就如同药引一般,让赵依云体内被压制的春毒再度弥漫开来。

就如同蚂蚁在她体内攀爬一般,让她难以忍受。

“小峰……”

转瞬之间,赵依云已然是用情至深。

“姐你再忍忍,马上就能解脱了。”韩萧峰铺开银针,准备排毒。

“我不要它,我要……你。”

赵依云一把搂住了韩萧峰的腰。

“姐,你现在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春毒的影响。我不希望你后悔。”韩萧峰叹了口气。

但赵依云却是异常坚定:“我很清楚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我要是不把身体给你,我才会后悔,而且是后悔一辈子!”

“姐……”

“小峰,你不是说会保护我吗?你这么做就是在保护我!”

“那先等我排毒了再说吧。”

韩萧峰还是动手施针。

就算通过这种方式化解了春毒,但毒素毕竟是毒素,必不可免会给赵依云带来一些副作用。如果解毒之后赵依云还是执意如此,那么他会答应。

但就是针灸的时候,宾馆楼下有二十多名蒙面歹徒闯入。

他们反锁了宾馆的门,并控制了前门、后门两个出口。

为首一名歹徒持刀上前,并一把抓住了前台的头发,将赵依云的照片展示在她面前:

“这个女人在哪个房间?”

“我,我不知道……”

前台非常惶恐。

她怕自己说了之后会得罪韩萧峰,怕自己透露信息惹来更大的麻烦。但她更怕此时歹徒架在她脖子上的匕首。

锋利的匕首在她脖子上轻轻一划,鲜血流出的瞬间伴随着是一阵刺痛。

前台吓得魂都差点丢了!

“我说,我说!他们一共包下了五个房间,从501到505……但具体他们住进了哪个房间,我也不知道……”

“你们留下控制出口,也控制酒店里的所有人,不能让他们报官。”为首歹徒道。

“注意一下时间,最多别超过十分钟。”

“我知道。”

为首歹徒答应一声,带了四五个人手就上了五楼。

因为不确定韩萧峰他们在哪个房间,他们干脆点燃了五份迷香,从房门底部的门缝塞了进去。这种迷香是黑市上买来的浓缩版,无色无味。即便房间是在通风的状态下,房间里的人最多不过三分钟也会中招。

为首歹徒拿出手机,开始计算时间。

只要时间一到,他就立刻用酒店总卡打开所有房门,把韩萧峰找出来!

“小,小峰,我先去洗个澡……”

赵依云看着边上半通明的浴室,更是羞得不能自已。

分享给小伙伴们:
拍戏时滑进去了H 游泳池里被强H文: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民族文化拍戏时滑进去了H 游泳池里被强H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拍戏时滑进去了H 游泳池里被强H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