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玉足伸进我的喉咙里 尹少桀顶了几下慕小小螺旋

作者:老师的玉足伸进我的喉咙里 尹少桀顶了几下慕小小螺旋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峰,是你吗? 被韩萧峰钳制的那个人也是激动了起来。 能在他毫无反应的状态下接近他,并且在一瞬之间牵制住他的,也只有韩萧峰了! 老A,你来干嘛? 韩萧峰松开他,去打开灯,

峰,是你吗?”

被韩萧峰钳制的那个人也是激动了起来。

能在他毫无反应的状态下接近他,并且在一瞬之间牵制住他的,也只有韩萧峰了!

“老A,你来干嘛?”

韩萧峰松开他,去打开灯,一脸没好气的问道。

见到韩萧峰的面容,老A反而冲上来给了韩萧峰一个大大的熊抱。老A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北欧男人,板寸头、络腮胡,同时也拥有着强壮的体型。他虽然是全球一流黑客,但他也是一名杀手。

死在他手里的也有几十、上百人之多。

“锋,这两年时间你都去了哪?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老A迫切问道。

“我被我师父叫回国了。”

韩萧峰让他坐下,行东道主的礼仪,给他沏了一杯东方琉国的铁观音。

当年韩萧峰为了完成琉国兵营交给他的任务,只身前往国外战区,也接触到了老A等一帮高手。他们当时组建了一个名叫Fake的兵团,大杀四方,至今都还在雇佣兵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在韩萧峰离开后,Fake逐渐暗淡。所有主要成员相继离开,前往全球各处寻找韩萧峰的下落。

这两年来,老A不止一次的担心韩萧峰是不是死了,否则以他的黑客实力,一定是能找到韩萧峰的线索。

此时见到了韩萧峰完好无缺的坐在他的身旁,他的心情别提是有多激动了。

“老A,你回去吧。怎么说你也是全球通缉犯,你不适合呆在琉国境内。”韩萧峰叹了口气。

“我不会呆太久,这趟来琉国就是专程来看看你,也把你确切的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别再漫无目的的找你了。”老A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表情也很是凝重。毕竟他们这一找,便是两年多的时间。

“你告诉他们我还活着就好,但千万别说我再琉国。”韩萧峰严肃告诫。

“为什么?峰,你难道不想再见到他们了吗?”老A被他的话,说得是不由心中一阵刺痛。

如果他们苦苦的寻找换来韩萧峰的如此冷漠,不光是他,大家一定都会非常伤心的。

“老A,你也知道琉国是全球杀手、雇佣兵的禁区。你出现在这里已经是冒了很大风险了,甚至搞不好已经被琉国官方给盯上了。如果只是你一个人,我还能想想办法,帮你安然无恙的离开,人多了就不行。”

韩萧峰不能说明自己和琉国兵营的关系。

如果老A知道有这重关系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顷刻间毁于一旦。

“琉国不行,那我们就约到国外?”老A问道。

“行!你把人都叫回来,到时候提前给我发个信息,至少给我半个月的准备时间。我也才到齐海市没几天,这趟过来是来找我小时候在福利院的姐姐们。提前半个月,我能把这里的事情安排好。”

韩萧峰退而求其次的道。

他明白老A此时的心情,他也不想老A伤心。

“你帮我录个视频,到时候我好和他们说。”

“没问题。”

韩萧峰按照老A的要求录制视频,一边在楼下客厅泡茶,聊着彼此这两年的近况。

楼上。

叶胜男疑惑韩萧峰去个厕所,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从房间出来,就发现楼下客厅的灯亮了。

她站在楼道上定睛一看,就发现韩萧峰此时正和一个金发男子一起坐着。

“小峰,这是你朋友吗?”

叶胜男从楼上下来。

“你好。”

老A起身,用蹩脚的中文打招呼。

他不免打量了叶胜男一眼,眼眸中是十足的惊艳。都说琉国盛产美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韩萧峰的姐姐可真是漂亮啊!

“五姐,你先回房间睡觉吧。你的病症,我明天帮你看看。我先带我朋友出去吃点东西。他一路奔波从国外过来找我,还没吃饭呢。”韩萧峰站起身。

“这凌晨三点的,外面还有什么东西吃?我让三姐起来一趟吧。”叶胜男微笑道。

既然是小峰的朋友,就不用见外。

“三姐都睡了……”

“没事没事,你这朋友难得来一趟,我们不招待招待怎么行?”叶胜男说着就自顾自的上楼去。

老A听着他们之间的话,简直和听天书一样。

他决定等回去之后,就找个老师好好学一学中文。

叶胜男上楼没多久,姜思琪就起床从楼上下来。她一袭素颜,没有任何的修饰,就已经很美了。赵依云换上衣服下楼招待老A,她的英语不算特别好,但也足以和老A正常交流。倒是吴欢欣在楼上还化了妆,最后一个才下来。

看着她们,老A的心情无比躁动。

韩萧峰的姐姐们,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各个都是天仙级别的大美女!各具特色!

哪怕有了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没多久,饭菜的香气就弥漫在整个客厅之中。

美人、美食、美酒……他终于明白韩萧峰为什么要来寻找这帮姐姐们,而且也要他给一定准备时间。

这根本就是人间仙境啊!

换做是他,他也不愿意走!

赵依云她们这一通忙活,一直弄到了凌晨四点多。在韩萧峰的驱逐之下,赵依云四女这才答应上楼休息。

韩萧峰和老A一人一壶烈酒,把酒言欢,一直到了天明。

和他们一样一宿没睡的,还有陈国彬。

陈国彬坐在书房的老板椅上,嘴里叼着的雪茄,心中的愤怒至今都没有消散。

他昨晚连夜找了不少人,但都没有找寻到韩萧峰的身份。而且陈家想尽办法想给齐海刑部一击重创,可一晚之后齐海刑部没有任何人因此受到处罚。

甚至还有人给他放出消息,要他最近消停一些!

还说目前的陈家,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呵呵,危险?

他陈家在齐海市不说只手遮天,但怎么也是第一梯队的一线家族。

陈家旗下,光是建辉地产就市值两百亿,是个上市公司。外加上其他业务,整个陈家的资产超过三百亿。

如此之大的龙头企业,能有什么危险?

陈国彬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一宿没睡,刚去集团大楼就收到了一大堆噩耗。

“董事长,我们刚才收到消息,说有机构今天准备做空的建辉地产的股票。开市一分钟之内,直接摁死跌停板。”

“董事长,吴行长说等会儿要来找您。好,好像是要收回贷款……”

“董事长,齐海官府给我们打电话,说之前提供的优惠政策恐怕得再商议商议。”

“董事长……”

其中大部分消息应当是直接通知他的,但那些人都绕过了他,足以证明他们的态度。

他今天原本还想加大力度把韩萧峰找出来,再联系一下省城那边的熟人,给齐海刑部这边一点教训。

可这些消息的到来,让他瞬间亚历山大。

如果这些消息属实,那么陈家危矣!

陈国彬联系了齐海官府大楼、联系了吴行长他们,最后得到的回应,让他彻底崩溃。

凭什么?

到底凭什么?

他昨天被人威胁,被人炸了集团大楼,现在整个齐海都在议论他们陈家的事情!明明他们才是受害者,可这难道就是受害者该有的待遇?被各方压力逼入死角?

直到现在,陈国彬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他没错!

可既然没错,事情又怎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陈家紧急召开了集团会议。

早上九点半股市开盘,建辉地产的股票果然被摁死跌停板。而齐海银行以吴行长为首的一帮人,也都早已在楼下等待。等着他们结束会议,等着他们还钱。

“大伯,以目前建辉地产的股票走势来说,接下来好一段时间都会引起恐慌性抛盘,预测跌幅有可能超过40%到50%。建辉地产目前本就处于低位空间,如果按这速度跌下去,公司就废了一半!到时候再想融资,就没这么容易了!”

“而且国彬,楼下吴行长这趟过来索要的贷款金额有整整三十个亿。如果我们把这笔钱交出去,就必须得抛售一些的集团资产,用来维持集团的持续经营。”

“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

办公室里吵成一片,没有人不对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心。

所有方面都对陈家展开了压缩!

陈国彬彻夜未眠,此时更被这些消息搅得心肌梗塞都要发作了。

怎么办怎么办?

陈家该想怎么样的办法逃脱目前的危机?

“大伯,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就找其他一线家族抛售资产,起码从现在墙倒众人推的状态中挣脱出去。”

“国彬,我觉得小侄说的有道理。我们把除了建辉之外的所有业务剥离出去,只做房地产开发。我们陈家的其他资产少说也在一百亿左右,哪怕折价出去,也够我们盘活的了。”

“大伯,我们抛售之后手里就有足够的现金流了,到时候就可以对外宣布回购股票,让股票企稳。我们只需要熬个一年半载的,等到时候股票回到高位的时候,再把目前回购的股票全都抛售。到时候现在损失的钱,就全都回来了。”

“这个主意不错!”

众人七嘴八舌,都觉得陈国彬侄儿的主意很是不错。

但唯独陈国彬摇头否定:

“不行!如果我们集团的其他产业卖给齐海其余一线世家,先不说他们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钱吃下,但就说我们几家彼此之间的了解,他们吃下业务之后,下一步搞不好就是要蚕食我们整个陈家!”

齐海一线世家三足鼎立了这么多年,如果陈家这个时候抛售业务,等同于打开一个缺口。

到时候其余两家不光是要吃下陈家业务,更有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联手吞并掉整个陈家!

商界从来就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在这里充斥血腥和屠戮!

这里从来都只有一条准则----弱肉强食!

“我想,眼下唯一能帮陈家脱困的,也只有齐海最新成立的九州集团。他们起手注册资本就超过一百亿,可见背后金主的实力强大。其次,他们迅速完成了对齐海万福商场的收购,可见他们的能力之大。”

“就算是要抛售业务,如果是九州集团接纳了这笔业务,就足以帮助集团脱困。”

“甚至如果能促成两家强强联手,陈家不光能稳住现在的地位!甚至还有可能更上一个台阶!”

陈国彬严肃分析。

只是目前有关于九州集团的消息还很少。

他立刻让人着手调查。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要找的九州集团董事长,根本就是用炸弹威胁、并将他陈家害到如此局面的罪魁祸首!

……

始作俑者韩萧峰和老A在家里喝了个酩酊大醉,准备一觉睡醒之后,送老A踏上离开的飞机。

他昨天也只是去取个地契,也没想到随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赵家别墅内。

赵老太和赵依云的养母、养母们,也都在为了杀手抵达齐海市做准备。虽然杀手是江帮的黄堂主帮忙联系的。但黄堂主现在正带着江帮仅有不多的人,和齐海第一的黑龙会负隅顽抗,本就是分身乏术。

黄堂主当然希望韩萧峰死。

但具体的行动,也只有赵家的自己去和外地赶来的杀手协商。

晚上,韩萧峰送老A回程后,就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

叮铃铃----

一通电话而来。

是宋堂宇帮忙安排的九州集团总经理:

“董事长,白天的时候陈家来了一趟,说是想找您亲自谈谈,要将陈家的部分业务抛售给我们集团。”

韩萧峰倒是有些疑惑:

“突然间的,他们干嘛要抛售业务?难道是我昨天的行为把他们吓得都不敢在齐海市呆下去了?”

也不该啊!

再怎么说陈家也是齐海一线家族,胆子也应当没这么小吧!

总经理解释道:“主要是齐海各方对陈家收紧,而且陈家的建辉地产今日遭人狙击,今日股价暴跌10%封死跌停板。按今天的架势,明天的恐慌性暴跌还会延续。短短几个工作日,陈家就会损失几十亿资产。”

“做空股票……有钱赚吗?”韩萧峰虽然有钱,但他也没研究过股市。

“当然有了!比方说我们找券商借出一万股股票,今天先卖掉,然后等跌得差不多的时候再买一万股还回去。中间的差额,就是我们的利润。”

“那你明天挪出一部分资金做空陈家。为我们并购整个陈家,做准备。”

“董事长,要动用账面上所有现金吗?”

“这个你自己考虑!我这人,不喜欢留仇人!”

陈家被做空的事情不是韩萧峰安排,他只不过是随波逐流的一份子而已。陈家知道他的身份,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以陈家目前对他的恨,一旦陈家知道了九州集团乃是他产业,一定会不惜一切报复的。

与其到时候麻烦,不如提前准备。

况且陈家也不是什么好鸟!

陈家成长为现如今如此巨大的庞然大物,资产数百亿,是踩着无数人的尸体上位。建辉地产开发的房子都是赶工期赶出来的,质量不符合要求不说,工地上也时常出现工人坠亡的现象。

韩萧峰不光自己做空,还让几个姐姐拿出仅有的钱一同做空。

短短几天,他们几人就赚了个盆满钵满!

眼看着陈家愈渐煎熬,韩萧峰都快笑死了。

林广建说赵家找来的杀手已经抵达了齐海市,这几天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计划的第一步,首先是绑架赵依云,然后借用赵依云将韩萧峰引来。等韩萧峰出现之后,杀手或用炸弹、或用枪械将他击杀。

在赵家眼里,林广建的这个计划天衣无缝。

赵家觉得韩萧峰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却根本不知道林广建和韩萧峰串通的事!

……

齐海第一医院。

距离上一次治疗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韩萧峰这次过来帮老爷子做二次治疗。今天之后,这名前蓝海战区最高统帅就能出院回家,再也不用受到脑内肿瘤的困扰了。

走进病房,韩萧峰就看到两位老人正面对面的坐着,下着围棋。

宋堂宇就站在两人身旁。

韩萧峰出于好奇,就凑上去看了两眼。

“黑子这一手落下去,算是彻底结束了!”韩萧峰不由得叹了口气。

可惜啊可惜!

如果病床上的老人再多加观察,指定能发现新的生机。

“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观棋不语真君子?”战国双有些恼怒。

他不知道韩萧峰便是今天来给他治病的神医。

他老友听说要是今天顺利的话,他就能出院了。所以就干脆来医院里等着,在神医还没来的时候就陪他下了会儿棋。

战无双怎么说也是前任蓝海战区最高统帅,威名赫赫和。

他下棋下不过自己的老友也就算了,怎么下个棋还被一个年轻人指指点点的?

“你这盘棋都输了,难道我还不能说?”

韩萧峰好笑道。

“那是我下错地方了!”战无双拿起刚才落下的棋子。

韩萧峰顿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而且身份显赫,怎么还带悔棋的?”

倒是战无双对面的白发老者哈哈笑了笑:“无妨无妨!他悔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堂宇,你不把他赶紧赶走,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让他在这看我丢人?”战无双瞪了他一眼,带着沙场老将的庞大威压。

“可我要是走了,就没人来给你治病咯。”

韩萧峰撇了他一眼,佯装要走。

“等等!”战无双立刻叫住了他。

战无双不敢相信给自己治病的神医,竟然如此年纪轻轻。因为当日韩萧峰要他们保守自己的身份,导致战无双连韩萧峰乃是岭南神医的事情都不知道。他虽然不相信,可一旁宋堂宇的眼神给他做了确认,让他不得不信。

“还有什么事?”

韩萧峰明知故问。

战无双嘿嘿一笑:“小神医,我刚才都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说的没错,我刚才那一步走下去必死无疑,我都是和我老朋友闹着玩的。还是治病要紧,治病要紧!”

韩萧峰更是无语的翻白眼。

前一秒威严悚然,后一秒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衔接自然,没有半点生硬。纯粹就是个老油条!

战无双见他没反应,干脆跳下床,一把搂住了韩萧峰的肩膀:

“小兄弟,我这条老命可就拜托你了!”

“你确定你是前任蓝海战区最高统帅?”韩萧峰狐疑的打量着他。

一提及自己的身份,战无双那股得意劲就上来了:“当然了!当年我还在战区沙场的时候,那叫一个驰骋万疆,牛逼哄哄!”

“……”

对于他的性格,韩萧峰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兄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战无双讨好的给韩萧峰递了个橘子,还亲手剥开。

“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你就像刚才那样坐着,和你老朋友下棋便可。我这次治疗需要四五个小时,一边看你们,顺道还可以解解闷。”韩萧峰吃了一口橘子,随后将银针铺开,准备施针。

“好好好。”

战无双喜笑颜开。

神医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做。韩萧峰说能在这种情况下施针,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那他要做的就是相信韩萧峰而已。

韩萧峰一边施针,一边给战无双泼皮耍赖的性格逗乐了。

战无双一把要毁好几次棋!

对面的白发老者知道战无双的性格,早就见怪不怪了。

“战老头,你可真够菜的!又菜,棋品又差,接下来你听我的!三之十四。”韩萧峰无语开口。

“三之十四有什么好的?我要下六之三。”战无双才不管这么多,就要落子。

“你白痴吗?你下六之三,你会有两路陷入危险。但如果下了三之十四,足以帮你扭转目前的局面,吹响反击的号角。”韩萧峰吐槽道。

对面的白发老者神情一凝,也不管战无双这么多,就把战无双的黑子放在了三之十四的位置。

围棋的棋盘是正方形,边边都是十九格。三之十四的位置,乃是棋盘上纵列第三,横列第十四。

战无双定睛一看,立刻就察觉到了两处地方的不同。

“小兄弟,你这一手足以证明你并非寻常棋手!战老头不是我的对手,剩余时间不如你我对下?”对面的白发老者邀约道。

“我就是这个意思。给他下棋,纯粹就是糟蹋棋盘。”韩萧峰点头道。

“不行!韩小兄弟,你是要给我治病的!在这种关键时候,你怎么能分出心来一边下棋?”战无双根本不答应。

“我可以的。下一手,八之九。”韩萧峰才懒得管他。

“九之三。”白发老者了落子。

“十六之三。”

“六之十六。”

“……”

两人愉快的下了起来,倒是战无双要疯了。

头可是他的!

他拜托韩萧峰能不能认真一点?要是再这么下去,就怕是要草菅人命了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老师的玉足伸进我的喉咙里 尹少桀顶了几下慕小小螺旋: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老师的玉足伸进我的喉咙里 尹少桀顶了几下慕小小螺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