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从小开始被C高H

作者: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从小开始被C高H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换好了么大姐! 好了! 宁师妃推开门,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 她脸上略施粉黛,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肩膀。 一袭朴素的白衣长裙陪着棕色小挎包,脚底上是一双黑色平底小

换好了么大姐!”

“好了!”

宁师妃推开门,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

她脸上略施粉黛,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肩膀。

一袭朴素的白衣长裙陪着棕色小挎包,脚底上是一双黑色平底小皮鞋。

清纯、妩媚。

完全和小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

“大姐,你穿啥都好漂亮啊。”叶无敌喃喃自语道。

“哼,油嘴滑舌。”

宁师妃微微一笑,将头发简单地扎了个马尾。

“走吧,小六子。”

她轻轻挽着叶无敌的胳膊。

“带我去哪?”

“先保密。”

叶无敌拿出一条丝巾,想要蒙在她的眼上。

“哼!别碰我。”

她将头故意扭到一边。

“你小子都跟谁学得哇?”

“是不是看上姐姐的身子,想对我做坏事?”

“没没没,姐你误会我了。”

叶无敌连忙摆手。

这电视剧上看到的招,看来也不好使啊。

“我就想营造点惊喜的氛围嘛,没别的意思。”

“真的?”

“真的!”

宁师妃将丝巾一下抽了过来,自己蒙在眼睛上。

“走吧,扶着我。”

她向前抬起手腕,仿佛高傲的公主。

一个小时后,叶无敌扶着宁师妃下了车。

“大姐,可以摘掉丝巾了。”

“是咱们的家,对么?”

宁师妃没有摘下丝巾,自信满满。

“大姐,你真聪明!”

叶无敌倒也没有吃惊。

宁师妃聪慧异常,远胜常人,姐弟里只有四姐赵雅菲才能堪堪媲美。

他们口中的家,正是临州孤儿院。

孤儿院早已经关闭,搬到了别的地方。

大门上锈迹斑斑,只有一条铁链子锁着。

宁师妃扶着门口的一颗大杨树,无限感慨。

当时这颗树只有一人多高,现在已经冠盖满华。

自从她被接回宁家,已经有快十年没有回来了。

记忆里的一花一草、一点一滴,仿佛还在历历在目。

“时间过得真快。”

叶无敌用手轻轻抚摸着大门。

“可是,门锁都好像锈死了。”

宁师妃有些遗憾。

“咱们怎么进去呢?”

“嘿嘿。”叶无敌微微一笑。

“姐,你还记得那条“道”么?”

宁师妃眼睛一转。

“对哦,我都差点忘了。”

“咱们快走,看看是不是还能进去。”

叶无敌拉着宁师妃的手,飞快向前奔去。

“小六子,慢点,慢点!”

宁师妃忽然觉得内心非常放松。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简单的快乐了。

他们二人转到了后墙的一处转角。

“从下往上,一、二、三!”

叶无敌熟练地抽出了墙上的几块砖头。

凹进去的地方足够下脚。

这就是当年他们想要偷偷溜出去玩的秘密通道。

“我先上去。”

叶无敌轻轻一拧身子,瞬间爬上墙头。

“大姐,我拉你上来!”

“好嘞!”

两人顺利进入了孤儿院。

院子里并不大,大约方圆十几米。

东侧是他们的图书室,西侧是集体卧室。

记忆里的绿草坪早已经消失不见,代替的是光秃秃的黄土。

“旋转木马不在了,滑梯也没了。”

“秋千居然还在呢!”宁师妃有些小惊喜。

“等一下。”

叶无敌掏出纸巾,仔细擦拭干净。

“姐姐,请!”

“算了吧。”宁师妃微微摇了摇头。

“又不是小孩子了。”

“试试嘛。”

叶无敌拉着她的手,扶着她坐了下来。

“来,我推你。”

“啊!快放我下来!”

她闭着眼睛,感受着微风吹拂过自己的耳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时光。

那个时候,天是那么的蓝,时间过得是那么慢。

弟弟妹妹们和自己在小小的院子里,玩游戏,画画,作功课。

老院长带着老花镜,在一旁的藤椅上看报纸。

有的时候,他看着看着就会睡着。

宁师妃就领着大家偷偷留到孤儿院外面玩一会。

现如今,大家已经天各一方,再难团聚……

“大姐!小心!”

叶无敌看见秋千横梁出现一丝裂痕。

“啊!”

宁师妃忽然失去平衡,从高处掉落下来。

叶无敌眼疾手快,向前张开双臂。

他牢牢将宁师妃接住,向侧后方打了个滚,卸掉冲击力。

扑通、扑通……

宁师妃趴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她闭上眼睛,紧紧拥抱着他。

“大姐。”

叶无敌有些手足无措。

“弟弟……”

“别说话,抱紧我。”

宁师妃闭着眼睛,她的小手在无敌胸口上,轻轻画着圆圈。

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宁师妃。

有钱的富二代、风流的艺术家、帅气的男演员……

但是宁师妃总觉得他们身上少了点什么。

现在她忽然明白了。

那就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

也许别人看上去,叶无敌只是个平平无奇地小伙子。

但是从宁师妃在昏迷里醒来的第一眼,就被他身上那种潜藏的迷人风度吸引住了。

越是相处久了,这种感觉越深。

叶无敌总是能够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保护她的安全。

莫非,自己……

宁师妃赶紧拢了拢散落的长发,试图掩盖内心的悸动。

“哼!”

“都怪你!非要让我坐秋千。”

“差点都摔死了!”

“是我考虑不周到,姐姐。”

叶无敌急忙道歉。

“哼,男人的嘴。”

宁师妃慢慢坐起身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

“走,咱们回去宿舍看看。”

“我还想看看你小时候的睡的床还在不在了。”

宁师妃拉起叶无敌,两人上了楼梯。

可惜的是,宿舍里空空荡荡。

除了蜘蛛网和灰尘,什么都没有。

“哎!”宁师妃抱着肩膀,有些失望。

“早知道就回来抢救点东西了。”

“我有个主意。”

叶无敌提议道。

“咱们去老院长的办公室看看吧!”

“记得二姐孙楚楚总喜欢带着咱们去他那里玩,惹得他老是不高兴。”

“这个可以,咱们走。”

宁师妃顿时来了兴趣。

老院长的办公室好像一个大宝藏。

书本、画笔、玩具,总之什么都有。

“门锁死了。”叶无敌晃了两下,发现打不开。

“那要不就算了吧。”

“都这么久了,里面估计也不剩什么了吧。”

“没事,看我的。”

叶无敌微微使劲,门锁直接被撞脱落掉。

老院长的办公室不大,大约十多个平方。

正对面是一套落满了灰尘的桌椅,旁边依次摆着书柜和沙发,角落里还有一箱玩具。

“啊!”宁师妃眼疾手快。

“我的娃娃,居然还在这里!”

“嗯,没错,以前你最喜欢这个了。”

“记得二姐总喜欢把东西,塞到……”

叶无敌在沙发靠背摸索着。

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记本。

这是老院长的日记?!

他随意打开翻了几页,随后面色大变。

“小六子,你快看,这好像是你之前最喜欢的玩具枪啊!”

宁师妃背靠着他,没有发现异常。

“嗯,是。”

叶无敌悄悄收起了笔记本,努力恢复着平静。

这上面的内容,绝对不能让姐姐知道。

“哎。可惜了。”宁师妃放下玩具箱。

“小六子,它们都坏了,你还想把它们带走么?”

“都带走吧,当作个纪念。”

两个人走出办公室,又在院子里呆了会,就离开了孤儿院。

回到车上,宁师妃扣上了安全带。

“小六子。”

“我有个想法。”

“我想把这块地买下来,重新修好。”

“等我们老了,退休了,还在这里一起住。”

“你说好不好啊?”

“好啊!”叶无敌记在了心里。

这片地方就算大姐不说,他也想拿到手。

说不定除了笔记本,这里还藏着其他秘密。

但是眼下还有个要紧的事情。

“姐,我跟朋友约好了要去吃饭。”

“晚上你自己先回家可以不?”

“行。”宁师妃点点头。

“别回来太晚了。”

听雨轩的一间VIP包房内,一名穿着黑色风衣,长筒皮靴的女子急匆匆走了进来。

“小六子,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没事,二姐你先坐下。”

叶无敌端起茶壶。

“这可是我朋友送的上好大红袍,你先尝尝。”

孙楚楚端起杯子,一仰脖喝了个精光。

“还挺好喝的。”

她并不懂茶,也知道这壶茶品质相当不错。

“二姐,我点了你最爱吃的烤羊排、牛尾汤和肚包肉。”

“你觉得还够么,不够咱们再加菜。”

“够了够了。”孙楚楚急忙放下茶杯。

“小六子,这里的消费可不低啊。”

“一会你别管,姐来买单。”

“不,这顿饭该我请。”叶无敌又开了一瓶五粮液。

“咱们姐弟俩很久没见面了,今天好好聊聊,不醉不归。”

“大姐呢?”

“我没叫大姐来。”

孙楚楚皱了皱眉毛,有些不太高兴。

“小六子,你怎么这样啊?”

“我刚听她说,宁家的人把她开除了,还被逐出了家族。”

“其他三个妹妹也不在,你就舍得把她扔家里,咱们两个出来逍遥?”

叶无敌咧嘴一笑。

“我下午劝过大姐了,她现在没事了。”

“我今天来,是特意想单独和二姐聊聊的。”

他故意把单独两个字说的很重。

孙楚楚心里咯噔一下。

她仔细看着久违见面的叶无敌。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六子已经出落成一名风度翩翩的帅小伙。

还有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成熟气质,仅仅往那一坐就非常吸引人。

可以这么说,要不是他身上穿的实在是普通了点,走在路上绝对回头率很高。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灯光下还有一点若有若无的香薰味道……

莫非,弟弟想要……

孙楚楚一时间有点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下意识地用手卷着头发。

“二姐,你紧张什么?”

“我?我不紧张。”

孙楚楚拿起酒壶,倒了满满一杯。

“对了,这好像是咱们姐弟俩第一次喝酒吧?”

“来,先陪姐姐走一个先。”

叮!

两人轻轻一碰杯子,一饮而尽。

感受着一股带着芳香的辛辣顺着喉咙而下,孙楚楚感觉舒服了不少。

“来,吃肉吃肉。”

她夹起一块羊排,故意转移话题。

“小六子,你都流落在外十年了。”

“这十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姐!”叶无敌苦笑一声。

要真的说起这十年征战沙场的腥风血雨,那可真的是说上七天七夜都未必能说的尽。

不拿出什么真材实料,二姐大概率也不可能相信自己,只会觉得自己在吹牛。

“哎,我这十年在境外打工,真的是历尽艰辛啊!”

他故意换了一套早准备好的说辞。

姐弟俩推杯换盏,将多年未见的思念之情,伴随着美酒佳肴,一并抒发了出来。

“二姐,话说回来。”

两人已经喝了一斤白酒,孙楚楚面带潮红,但是叶无敌神色依旧。

“你知道我想找你单独聊什么么?”

“咯!”孙楚楚打了个酒嗝,说话含糊不清。

“弟弟,咱们不是已经聊了很多么”

“今天喝的真痛快,舒服!”

“楚楚姐,你听我说。”

“今天,我带大姐去了孤儿院。”

孙楚楚微微愣住,抬起头看向叶无敌,随后嘿嘿一笑。

“你个小六子,做事情就考虑不周全。”

“你们要去孤儿院,咋不叫我凑个热闹啊!”

叶无敌拿出黑色笔记本。

“在老院长的办公室,我发现了一件秘密。”

“这个秘密,跟二姐你有关。”

孙楚楚立马清醒过来,脸上潮红退去,将右手探入右腿的靴子。

那里藏有一支捕快专用微型手枪。

“弟弟,你说什么,姐姐我听不明白。”

分享给小伙伴们:
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从小开始被C高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从小开始被C高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