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他真的比我老公的大得多

作者: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他真的比我老公的大得多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说着最狠的话,干着最怂的事。 林诺淡淡一笑,压根就没把刘千万的狠话放在心上,毕竟垃圾不配和他叫板。 少许。 他露出阳光灿烂的微笑,拉着安若雨的小手手:亲爱的,咱们吃饭

“说着最狠的话,干着最怂的事。”

林诺淡淡一笑,压根就没把刘千万的狠话放在心上,毕竟垃圾不配和他叫板。

少许。

他露出阳光灿烂的微笑,拉着安若雨的小手手:“亲爱的,咱们吃饭吧,别被垃圾破坏了情调,张嘴嘴,我喂你。”

“滚!”

安若雨嫌弃的打开他的手,冷冰冰的起身:“你自己吃吧,我得回公司一趟!”

“这一桌子的美食,可是一口没动呢,回公司干嘛啊?”林诺笑着说道。

“通知人事部开除你!”

安若雨一脸冰霜:

“我是你老板,说话你不听,反而给我捅了那么大的篓子!!!我必须开除你,以儆效尤!”

“这?”

林诺脸色难堪:“女人,你在卸磨杀驴……这样吧,你若是非要开除我,我也没辙,不过我觉得分手总在上床后的道理,你晓得吧?”

“什么?!”

“开除你,还想在床上?我必须开了你,必须!!”

安若雨拧着秀眉臭骂,甩起她的名牌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临到门口!

她忽然鬼使神差的暮然转身:

“瞅瞅你那一副无耻痞相,打了人还还淡定如初,知不知道那刘千万肯定会择机报复你?这样吧……我觉得…开除你之前,这件事我帮你处理好,免得你以后变成个残废…毕竟我还没有修理你…”

说完,她这才离开了醉山苑。

“呵呵!”

林诺内心不免感受到了丝丝的霸道式温柔:“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女人…”

随后。

他开始风起卷涌的扫荡桌子上的美食,毕竟这是花了钱的,绝不能浪费——

很快!

一桌子美食吃的干干净净,他打了个饱嗝,准备起身回公司。

“不好,大小姐昏倒了!”

就在这时。

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弥漫在全场——

只见电梯口的地面上,躺着一个绝美如画的女人……

旁边的俩个女保镖焦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都快哭了:

“这怎么办?大小姐出门忘记吃药了!都怪我疏忽呀——”

“医生,医生,这里有没有真正的医生?——”

唰!

突然,全场三十多人用餐的顾客几乎有一半的汉子,集体起身,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别怕,我是医生!”

“嗯哼?”

这些人彼此一瞪眼:“靠!隐藏着这么多的同行?”

“咿?”

林诺为之一愣,有些好奇:“奇怪,这什么情况?这么多医生?太凑巧了吧?”

旋即。

他拉过来一名服务员:“哥们这什么情况?你这里这么多医生?”

“哥们,这你就孤落寡闻了吧!”

服务员轻笑道:

“那个女人,在这里长期包下了一间包厢,是颜氏集团的总裁颜茹画,号称天海第一美女,每日一晕,是老病根了…遍访过龙国大大小小的医院,从未根治过!”

“所以有很多的赤脚医生缩在这里,想捕捉时机,看看能不能治好……要是走了狗屎运,那就是单车变汽车,懂吗?就是可惜我这副帅到天际的英俊脸庞不懂医术啊,,不然我也过去给颜小姐把把脉,看看病!”

“我去!这也能行?”

林诺顿时来了兴趣,“那我得瞅瞅了!”

随后!

他欢快的像一头小毛驴,噔噔噔的冲到了最前线!

……

“滚,都滚!”

“一个个不学无术的垃圾,冒充医生,成天想着占我家大小姐便宜,知不知道羞耻?!!!”

适逢此时,那俩个贴身女保镖,朝着众多冒牌医生赶人怒斥,不让这些冒牌货靠近她们的大小姐。

“别介啊,我们只是想给颜美女看看病,万一看好了呢?我医书都拿着呢,照葫芦画瓢也会啊,俗话说日行一善嘛。”

“是啊是啊,医院治不好的病,说不定我们这些赤脚郎中给治好了呢?让我们给颜大美女把把脉吧…我的冰魄银针都准备好了呢…”

“噗嗤!”

众人正理论着……

那颜茹画忽然全身抽搐,满脸痛苦,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距离近的人,直接被溅了一脸!

“啊!!!”

“血!”

“是血!”

“第一美女喷血了!!”

众人脸色大变,吓的发出惊恐的叫声!

“怎么回事?!”

那俩女保镖心脏一抽搐,火急火燎:“大小姐以前不吃药只是晕倒,从不会吐血的啊!快快快,阿花你联系原老,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别碰她的身体。”

“这个女人现在命悬一线,稍有不慎,便会不治而亡!”

林诺开口,主动上前:“我来看看吧!”

“又来个想占便宜揩油的冒牌货?”

众人一怔,不免可笑!

这林诺,之前打刘千万,他们一直在旁边津津有味的吃瓜,见识过他的莽力,,可这是救人,不是打人。

少许。

众人嗤之以鼻:“小伙子,你还是赶紧的跑吧,刘千万恐一会叫人来报复你,那家伙瑕疵必报,心眼不好的!”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遇到,那便是缘!”

林诺淡然一笑,眸光力闪烁着迷之自信!

嚓——

随后。

他往背后一摸,手指间多出了三枚银针,以极快的速度,扎进了女人胸、穴位上!

噗嗤!

颜茹画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只是这次的血液不是红的,而是瘀黑色!

“你干什么??谁让你扎 的?”

那俩女保镖脸色大变!

“扎针,救人,和死神抢人。”

林诺二话不说,再次摸出银针,连续下针,扎进女人的腋下,锁骨,眉间、会阴,百会等穴位上。

“还别说,这小子扎针还挺玄乎,吐的血都是黑色的了,像是瘀血。”

众人看的紧张,但转念一想……

如果被这个小子瞎猫撞了死耗子,那他们白日做梦的机会可能就没了。

“喂喂喂,你是医生吗?有行医资格证吗?就敢随便扎针?扎死了人,你负责的起?”

“这个…有一说一…我没有行医资格证,不过我可以治好她!”

林诺十分自信,手持最后三根银针,以极快的行针速度扎进了女人的身体里

“你胡说八道什么!”安若雨气愤呵斥!

“哎呦,这么鸡冻?”

刘千万一挑眉头:

“天少一直把你视若珍宝,当你舔狗,对你赤城一片,让我们所有人见了你都得喊嫂嫂,而你居然给他玩这么一出?我现在劝你最好是跪在天少面前,忏愧赔罪!”

“否则,天少的怒火你承担不起!!”

说罢!

这刘千万一副小人得志的神采!

得意的闭上了眼睛!

他能够脑补得到,钟牧天会如何修理安若雨和这个小司机的画面了!

按照天少的行事秉性,喜怒无常的风格,但凡敢招惹他女人者,皆会被打断四肢丢弃荒野或者沉尸江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个小司机!

恐要凉凉了!

让你在醉山别苑欺负我,打我的脸,接下来就来承受我的报复吧,等着被这么多的保镖打残废吧!

哈哈哈!

想到这里!

刘千万舒舒服服的睁开眼睛,盯着林诺:“一首凉凉,送给你!”

随后。

他享受完这个装b如风的快感,却感觉到钟牧天的眼神好像在盯着自己看……

“你说完了?”钟牧天那犹如刀子般的眼神,瞪着他!

“嗯说完了!天少,请您现在立威,让安若雨明白,天海市,你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休想得到!”

刘千万弯腰抱拳,他虽然是个狗腿子,但他最会懂的溜须拍马,这次马屁应该拍的很爽,而自己的窝火心里也得到了彻底发泄,接下来就是看戏了!

砰!

谁料,一记冷脚,直将刘千万跺翻几个跟头。

“这……什么情况?”刘千万费解的看着打他的钟牧天:“天少,这好端端的……”

“下次再敢乱抢风头,你就等着千刀万剐!”

钟牧天冷漠无情,眸光里闪烁着冰冷的寒意,掠过安若雨,直视林诺:“是男人,别躲在女人背后寻求庇护!”

“呵呵,你就是天少?”林诺面不改色的绕步上前:“你和我的女人,是什么关系?”

“嗯哼?”

钟牧天微微一愣,有些意外林诺竟敢这么给他说话,因为在天海市,已经很少有人敢顶撞他了!

“掌嘴!”

他冷喝道!

啪!

林诺扬起巴掌,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子:“满足你!”

唰!

全场保镖顿时眼珠子一瞪。

“我擦勒!”

“这兔崽子是没听懂人话是吧?天少,是让我们掌嘴他,我们当保镖的还没动手,这厮竟敢打天少嘴巴?”

“……”安若雨一脸呆呆,头皮发挣,完全没有料到,这林诺莽的一塌糊涂,钟牧天也敢打?

“呵呵。”

“想不到啊。”

“本少这张精致无暇的帅脸,竟然会挨了一巴掌啊!”

钟牧天摸着脸庞,摇头自嘲!

啪啪!

林诺最受不了这种装逼耍酷的男人,因为天下的比,只有他能装!

啪啪两下!

上去扯着钟牧天的脸,又打了俩个大嘴巴子过去:“我问你,你和我女人是什么关系?”

这一下子,俩个巴掌把钟牧天打懵了,刚刚的他或许是装逼自嘲!

但现在……

他眼光里充满了愤怒,一字一顿:

“安若雨,是我钟牧天看上的女人,我追了她三年,而你个吊丝,有什么本事和我掰手腕?蛮力吗??你很好,彻底激怒了我!”

下一秒!

他爆喝:“给我打断他的四肢!!!”

“是,天少!”

四周的一百多保镖闻声而动,从腰间拔出了寒光烁烁的钢刀!

“都别乱动!!”

安若雨眼看局势紧张,连忙大喊:“钟牧天,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你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人渣,搞大过不少女孩的肚子,请你不要再缠着我,林诺是我的司机是我的人,你要是打死他,我和你不死不休!”

“什么?你为了一个司机,竟不惜一切的和我不死不休?”

钟牧天眼角里的凶光更加毕露:

“我追了你那么久,哪怕你的心是一块石头也该被感化了,你居然心疼别的男人??!行行行,既然你要和我撕破脸,那我就让你和他一同跪在我面前哭泣!”

“男的乱刀砍死,女的拖回车里,本少就今天,行使一下禽兽的本能!”

“真是不自量力!”

林诺活动了一下手腕,眸光焕发出野狼一般的目光!

下一秒!

他就会变成一只凶狠的猛兽,把这些人全部撕碎放倒!

嗤——

就在这千钧一发时之间!

一辆奔驰大g华丽如风的冲进了人群!

嘭!

车门打开!

下来两女一男。

男的,是个老者,鹤发童颜,衣着黑衣唐装!

女的,黑色紧身衣裹身,精炼飒然,林诺貌似好像见过,是之前那俩个女保镖!

“原老,就是那个小子,叫林诺!”女保镖指着林诺的方向,尊敬的说道!

“嗯!总算是找到了!”

这鹤发童颜的老者理了理衣服,无视满场紧张的气氛,快步走到林诺面前,客客气气道:“可是你给大小姐扎针的吗?”

“是的,有问题?”林诺不解!

……

“原老?”

那钟牧天面色一怔,这老头可是闲云野鹤,中医泰斗,首席大国手,在天海市的地位举足轻重,就连本地首富都要礼敬三分!

毕竟一身医术,巅峰造极,找他看病的达官贵人能排到海外去,手上的人情多到数不胜数!

顿时!

钟牧天示意保镖先别妄动,噔噔噔的快步跑了过去,陪着笑脸:“原老,哪阵风把您吹过来了?我这正处理一些小事情…”

“哟,天少啊,你在这嘛呢??”原老和蔼一笑,语气客套!

“他要打我!”林诺说道!

闻言。

原老眉头微微皱起:“钟牧天,你要打我的这位朋友?”

“是啊我准备要打,可他,他是您朋友?”

啪!

一个响亮的嘴巴子,毫不客气的甩在了钟牧天的脸上!

这家伙顿时就懵B了!

愕然的看着打他的人:“原老…您这几个意思?”

“哼!”

“这么多保镖围攻老夫的朋友,你说几个意思?”

原老冷冷一哼,气场强悍。

别看他是泰斗级别的大人物,但脾气可是相当的爆!

啪啪!

扯住钟牧天的衣领,又抽过去俩个大嘴巴子:“你知不知道这林诺是老夫的朋友吗?!你看不到老夫对他都客客气气的吗?”

“我草,那你也犯不着打我脸啊!说明白了就是啊!!”钟牧天纳闷死了,这不是安若雨的小司机吗?怎么会和中医泰斗攀上关系的??

啪!

原老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你不服?”

“……”钟牧天咧嘴无语:“我能不服??”

“哈哈,孺子可教。”

原老满意的笑了笑,一把握住林诺的胳膊,眸光渴求:“小兄弟,跟我回家一趟好不好?”

分享给小伙伴们:
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他真的比我老公的大得多: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他真的比我老公的大得多相关文章
  • 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无遮挡吃胸膜奶免费看视频

    家里没人爸爸要了我:无遮挡吃胸膜奶免费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