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快要...了 和就要...了

作者: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快要...了 和就要...了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轰! 此言一出! 相当于在人群中投下了一颗tnt重量炸弹,掀起的轩然大波可想而知! 你说什么?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林诺,望着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脑瓜子仿佛循环死机一般,

轰!

此言一出!

相当于在人群中投下了一颗tnt重量炸弹,掀起的轩然大波可想而知!

“你说什么?”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林诺,望着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脑瓜子仿佛循环死机一般,懵了!

“人、已经没了生机……”

“你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那路中石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监控仪上的三条直线,你是看不到吗?还是说你耳聋眼瞎,没有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场合?竟 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语?”

“呵呵!”

面对西医圣手路中石的质疑。

林诺选择一笑而过:“你诊断死亡,不代表床上的女人,就一定死亡,可明白?!”

“嗯?!”

路中石横眉一锁,将这话示为了绝对挑衅:“你这小伙子什么人?竟敢在这大放厥词?!还是故意哗众取宠?或者说你比自诩神医的原姜生,还要牛b?”

“说话别那么刺,这小伙子是我找来给茹画看病的……只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原老解释一声,摇了摇头!

“真是可笑,你一个神医的医术都不行,还找一个后辈来看?你是末路穷途?!”路中石顿时冷嘲热讽,还不忘踩上一脚原姜生。

“你这圣手能不能闭嘴!!”

原老烦躁一声!

然后黏在林诺耳畔:“林诺兄弟,你是真把握?还是再吹牛,,这里真不适合乱说话。而老夫找你来给她看病,但现在她已没了生机,那代表的是什么、普通人都十分清楚的啊,是死啊!!”

“我像是满嘴跑火车的人?”

“放眼天底下,只有我治不好的人,才能被确定为死亡,而我治好这个女人,手到擒来!”

林诺自信无比,深邃的眼眸里迸射着璀璨的光芒!

这是强者的底气!

与生俱来!

……

而这豪迈自信的宣言!

让一直颓废的颜中录都莫名的燃了起来!

一步上前——

紧紧的握住林诺的胳膊:“小伙子你真的行?不是说大话哄我开心?有把握吗?!”

“他有个屁的把握!”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哼!”

“他要是有把握,我当众吃屎!”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

桀骜不驯的钟牧天,迈着张扬轻狂的步伐,走了进来——

他其实、到了有一小会儿了!

只是缩在门口听墙根——目睹了一切,本想着琢磨一下这林诺到底和原老是什么关系,结果不是深交,而是招来给颜茹画看病的!

这一下子就让他抓到了咬人的机会!

至于颜茹画得的是什么病?

他钟牧天最清楚了!

旋即!

这位响当当的二世祖,悲愤的走到颜中录面前,眼睛里挤着伤心的泪水:

“请节哀!”

“千万别让这厮去折腾茹画姐姐的遗体,这个吊丝我认识,叫林诺,是安氏集团的一个小司机,哪能会什么医术?估计就是个大骗子!!”

“骗子?”

那路中石闻言 连忙上前:“天少,你和这人认识?这个男人,是个司机?不是原姜生带来看病的吗?”

“原老肯定是被忽悠了呗!!”

“毕竟病人的病,原老也没能力治好啊!”

钟牧天一脸的阴阳怪气,目光挑衅林诺,信誓旦旦:

“刚刚我还和这个吊丝打了一个照面!”

“他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司机,他要是会医术,母猪都能上树!”

“要知道颜茹画得的这个病,在天海市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许多赤脚郎中不都猫着这个机会想博荣华富贵,一步登天的吗!而他?说不定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了原老!”

“噢,原来是这样啊!”路中石恍然大悟,这下子更加的不怠慢林诺了,一指门口:“骗子滚,别在这出风头!”

“呵!”

林诺无聊的摇摇头:“钟牧天,你怎么像条狗一样,见了我就咬?”

“那还不是因为你羞辱我,诶诶诶,你怎么说话的!给我跪下道歉!”钟牧天一脸的盛气凌人!

“懒得和你废话!”

林诺无视,径直走到那床前:“所有人都出去,我开始救人,这女人若是抢救不及时,就连我都无力回天!”

“你继续吹牛逼!”

钟牧天上去挡住林诺,面目嚣张,十分张狂:“你特么想占我颜茹画的便宜吧?谁不知道她是天海市第一美人!而你居然让我们出去?我看你就是想占一个死人的便宜!”

啪!

林诺顿时给了他一个嘴巴子:“你这条咬人的狗,犬吠够了没?!”

“我cao!”

“你在我大表伯家,居然敢打我??”

钟牧天一脸懵逼!

完全没有料到这个林诺竟这么的不知天高地厚,在颜家大表伯家还敢打他的脸?

“怪不得敢这么张牙舞爪,原来是沾亲带故!”

“那么, 这女人,我不救了!”

林诺一怔,笑了,朝着钟牧天一勾手指:“你现在给我滚出来,我练练你!”

“练我?”

“哈哈哈!”

“好啊!”

钟牧天顿时捧腹大笑、一脸狠辣:“来前,本少的一百多保镖都在外面守着,正瞅没地方发泄呢!”

啪——

突然!

一个响亮的嘴巴子,狠狠的甩在了钟牧天的脸上,笑声嘎然而至!

他愕然无比的看着颜中录:“大表伯,你打我脸干嘛啊?”

“你大表姐尸骨未寒,你还有脸笑?给我哭!”

颜中录心情无比烦躁,怒火汹涌:

“我不管你和这小兄弟有什么梁子,但刚刚他说能救茹画,那就得试一试,你不准针对他!”

“……”

钟牧天一脸难堪:

“可是——”

“中医原老,西医路老,都说救不了啊,都宣布死啦 ,大表伯你在死马当活马医啊?还要让一个吊丝司机折腾大表姐的娇躯?!”

“你在多嘴一句?”颜中录恶狠狠瞪了一眼!

“好!当我没说,你让他救!他要是救不了,我提刀剁碎了他,祭奠我逝去的大表姐!”钟牧天杀气腾腾的瞪着林诺!

“小伙子,牧天不懂事,你别见外,如果你真的可以治好我女儿,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颜中录语气委婉,其实对林诺的话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当然他也是走投无路,只能心存侥幸,期望奇迹。

毕竟原姜生和路中石这两位医术拔尖的存在,都无力回天,让准备后事!

“跪下!”

“磕头!”

“求我!”

“救人!”

林诺脑袋一昂,字字犀利,简单粗暴,眸光一扫钟牧天:“说的就是你,还愣着作甚?!”我去!”

“你让我跪下……磕头??”

钟牧天指了指自己,完全愣住了!

……

“这人疯了吧?”

“居然在这发难天少?怕不是个白痴?”

“人颜老总让他试一试,是给他脸了啊,居然在这里坐地起价了?”

屋子里一众医护像看沙比似的望着林诺——

尤其是路中石——

指着林诺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臭骂:

“我说你这骗子,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知道天少是什么身份吗?是颜老总的大侄子!”

“你知道颜老总是什么身价吗?千亿豪门的大佬!”

“而刚刚颜老总让你出手救人,已是抬举了你,是你的福分——而你居然在这借机要挟?我看你小时候的脑袋被门挤了吧!”

“你吼吼够了没?”

林诺一脸藐视,冷笑一声 :“你不是号称西医圣手?你怎么治不了?还宣布人死亡?你有能耐的现在治好她,来打我的脸!”

“你!”

路中石被这话噎的够呛:“我不和你一个伶牙俐齿的后生扯犊子!”

噗嗤一声!

那钟牧天突然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嘎嘎嘎,一个给人开车的小司机,有什么资格在这得瑟,摆谱耍酷?要点b脸么?真当自己是”

啪——

没等钟牧天的话说完——

啪的一下!

那颜中录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你笑什么?你给我跪下、磕头,求人、救人!”

“大表伯——”

钟牧天一脸憋屈的咬着牙齿:“这吊丝,明显是故意的啊,而且他何德何能承受我一跪?他这是在占我的便宜——当众侮辱我!”

“茹画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得救!”

“你为了你大表姐,也得跪!”

“不跪地的话,别怪大表伯不顾及亲情,和你钟家闹掰!”

颜中录板着脸,浑身的透露出一股枭雄气势!

这林诺提出的要求虽然过份,但至少能让人承受,因为跪地的又不是他!

噗通!

钟牧天双膝一软,秒跪在了地上,激进恶毒的瞪着林诺:“小司机,我跪了,求你出手救救我大表姐颜茹画!不过——”

说到这!

他话锋突然一转叫嚣道:“不过救人之前,我要和你打赌——你敢不敢?!”

“哟?”

“和我打赌?!”

林诺剑眉一挑:“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精神,可是你这种辣鸡有什么资格和我赌?!你配么?”

“妈的,你敢瞧不起本少?”

钟牧天顿时就急眼了!

他这种心高气傲的心性,最烦躁的就是别人激他,尤其是这个之前狗仗人势的林诺:

“瞧不起我是吧?我就拿我全部身家和你赌配不配?我名下有10套公司,价值可达一百亿!全当赌头!!!”

“就这?”

林诺摇头可笑:

“才1百亿?”

“你有个千亿级别的大表伯在那站着,自己就值这点身家?真够衰的啊你!”

闻言!

钟牧天要气炸了,咬着牙齿:“你这是没有底气,才不敢应赌的吧?!垃圾!”

“我说,都这个时候了,能不能先看看我女儿茹画的情况?赌的事情先搁在一边?”颜中录再旁催促一声!

“放心!”

“令女本来不是被那路什么圣手给宣布死亡了吗?”

“我若不出手,她就等于彻底死了,多在床上死等一会,能死?”

林诺淡淡出声!

没有一点时间紧迫的模样!

少许。

他朝着钟牧天笑道:“我和你赌了,不过我得加一条,你输了,我不仅要你的全部身家,我还要你的、命!”

“行!”

“你要救不活,那你就得随我的便,一辈子随我怎样的那种,也包括你的命——”

钟牧天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一脸病态!

他现在的目的,就只想泄心头之恨,让林诺明白钟牧天三个字就是忌讳,就是噩梦——已经不单单是因为安若雨了,已经上升到了死亡斗狠——

至于!

颜茹画的病,就连中医泰斗原老这些年都没辙,一直靠着灵芝吊着口气,现在更是山穷水尽。

而刚才!

圣手路中石又依靠炉火纯青的医术给颜茹画开了一刀,也没能救好,直接下了死亡通知!

那么此情此景!

中医西医都素手无措!

就凭安若雨公司的一个小司机,能把颜茹画的起死回生??

简直是天方夜谭,见鬼去吧!

所以,这个赌头对于钟牧天来说——

是十拿九稳,稳操胜劵!

脑海中甚至都看到了林诺被自己拴着 狗绳,像遛狗一样的溜到了安若雨面前——

然后,他钟牧天扬眉吐气,哈哈哈大笑:安若雨看到了吗,这就是和你吃饭男人的下场,被本少高高在上的踩在脚下,至于你的身子,不急不急,慢慢来,就像品尝鲜美的鱼子酱那样,一口一口的消化你!

想到这!

钟牧天傲然的从地上站立而起,轻蔑的一瞪林诺:“赶紧救人啊,你傻愣着干啥?别是雷声大雨点小,在这装b出风头!”

“还有人……要赌的吗?”

谁料,林诺不急不慢,霸道的目光缓缓的掠过全场众人:“我可以豪赌你们全场众人……有谁想加入的?”

“嘶!”

此言一出!

所有人冷不丁的倒吸了口凉气,全被林诺的豪言壮语给震颤到了!

“这人的,气势好强!”

“刚刚的那一道眼神,恐怖如斯,冥冥中带着压倒性的胜利!”

“怕不是真不虚!”

……

“你,站出来,和我赌!”林诺突然一指路中石:“刚刚就你,叫的最欢!”

“我?”

路中石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

“我擦勒!”

“你这是找刺猬的啊!”

“找事儿,居然找到我圣手的头上了?”

“行,看你这么狂,也不知底气来自于哪里,我就以大欺小的和你赌了!”

他不甘示弱的站出来,一脸盛气凌人:“反正我看你也不爽,天少都赌了,我怕什么?赌头我来说,你救不活人,跪下磕头赔罪,当我的一条狗,若救的活人,我认你当爹,行不行?”

“行!”

林诺点点头!

他只是想杀一杀这个路中石的嚣张气焰而已,所以赌头的轻重无关紧要。

“还有人要加入参与赌头的吗?”他再问!

哗哗哗。

所有人全部摇头。

开玩笑,谁没事去打赌啊?他们只是吃瓜的而已!

“林诺小盆友,这种事情若没有底气不能蛮干的啊,你有点轻狂了啊!”原老在旁边低语一声!

“轻狂?”

林诺霸气一笑:

“我从不知年少轻狂,只知胜者为王!”

“现在,救人!”

“见证、奇迹!”旋即!

林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床前!

所有人也全都围了过去!

期待着这个狂人林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没有呼吸,被下了死亡通知的颜茹画,起死回生!

“啧啧啧!”

“多么漂亮的一个极品美人,被人下了死亡通知,莫名的死了那是真可惜……”

林诺淡淡的看着床上的颜茹画……哪怕她眼睛闭着,没有任何呼吸,也没脉搏迹象,也依然美不胜收,,就像是个睡美人,等待着王子的吻,来唤醒她!

虽说,这女人刚刚被路中石开了一刀,不过衣服完好的穿着,所以没有任何的春光乍泄!

“怎么救?需要我帮忙吗?”原老说道!

“这个嘛……不需要,我一人没问题!”林诺如此自信!

“先说好!”

突然,那钟牧天举手发难,觉得林诺这般淡定,愈发的让他心神不宁:

“你个垃圾,我和你的赌头只有十分钟救人的时间,要是救不好,就不能再折腾我大表姐的身体,这是对死者的尊敬!!!”

“你害怕了?”

林诺微微一笑:“没问题,我可以允许你半路起价!”

要知道在暗夜世界,流传着一句话:

屠夫出手,阎王让路——

只要暗夜屠夫想要出手救的人,哪怕阎王都得靠边站!

“行,那你救吧!我看看你到底怎么救!”钟牧天抱着个膀子!

“救人前,我问一下,之前我给她的身体里,插进去的十三根银针,去哪里了?”

林诺平静而问,没有立即出手,而是询问他的十三针!

“这个时候还关心这??”原老有些焦急:“你和天少的赌头,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啊!”

“问个话,耽误不了,几秒钟!”

“唉!”

“那我实不相瞒吧!”

原老一声哀叹,羞愧的解释道:

“茹画在醉山别苑晕倒吐血,并没有送去医院,半路上我接的手!”

“她的病也一直由我照看,都是用千年的灵芝吊着元气,灵芝虽然难找,但颜家的实力还是花大价钱寻得了一株,可这次再次服用,根本无济于事……”

“老夫我一急眼,就看那银针不顺眼,把茹画扎的跟个刺猬似的,于是脑子一热拔掉了三根扔了…虽然我知道针灸术博大精深,但等我拔掉后就后悔了…”

“因为茹画的病情出现极具恶化,我顾不得其它,就匆匆去请你……可谁能料到,再次带你返回来的时候,,路中石就来接手主刀了,剩下的银针,我不知道在哪!!”

“我拔掉了!”

路中石接了一句,不以为然:“我开刀,当然要拔掉那些破针,不然怎么救治?我说你个小子,这和你救活人,有关系吗?”

“那么,银针在哪呢?”林诺再问!

“那谁知道?可能在垃圾篓里吧?”路中石不爽道!

“捡回来去!”

“你吼什么?你自己捡去!”

“行,等你输了赌头,在和你算账!”

林诺神色一凝,手掌凌空一动,一股无形的气流,在掌心间快速凝聚炫动——

嗖嗖嗖!

嗖嗖嗖——

紧接着!

一道道的漂亮的呼啸声,划破空气……宛如秋风扫落叶,锐不可当!

此时!

只见林诺手中多出了数根精光闪闪,流光溢彩的细长银针!

“我的天!”

“这是!”

“以气御针!”

原老猛地一惊,惊讶连连:

“颜中录,这小伙子肯定有两把刷子,这种以气御针的手法,在中医里失传了近百年,就连我都做不到!!!在中医里讲究的是丹田聚气,才能达到隔空御针!”

“这么叼?有两把刷子?”钟牧天惊讶!

嚓——

下一个瞬间!

林诺双臂一震!

那些银针玄乎其神的竟浮空而起,旋绕在颜茹画上方!

嗖嗖嗖!

眼花缭乱!

银针迅疾入穴,精准入位,看的众人仿佛在看一场科幻特效,有一种万箭来袭的画面!

“膻中,命门,肩井……死穴!?”

原老突然一怔,瞳孔放大,揪心无比:

“人体周身有52个单穴,309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共720个穴位。有108个要害穴,其中有72个穴一般点击不至于致命,其余36个穴是致命穴,俗称“死穴”!,为什么你下针的穴位,全是扎入了人体的死穴?别是插错位置了啊啊!!!”

“插的死穴?”

紧绷的钟牧天表情一松:“这小子肯定是花架子?连人体穴位都不懂吗?竟然扎针死穴?怕不是和我大表姐有仇吧?”

“我女儿,会不会被他扎死啊?”

颜中录急了!

毕竟死穴对人来说那就是致命啊!

“你行不行?你小子怕不是敌方派来的?”

“别吵,不然我一针扎死她!”

林诺眉头一皱、暗惑:“刚刚下针,忘记数针了,只入了十二针,少了一针,那一针会在哪儿?”

嚓——

他大手一挥,在颜茹画的娇躯上,抚过了一遍——

“找到了!”

嘭!

气势一震!

嗖——

一根细长夹杂着血迹的银针,从颜茹画的胸腔部位,噗呲一声穿透而出!

咔!

林诺二指一夹,一针入魂,直入最后一针,天灵穴!

嗡!

顿时。

十三根银针,全部入体,形成了一道波光粼粼的奇特能量,在颜茹画的娇躯上全部融汇贯通……

“我kao!”

“这针法!”

“我认出来了,认出来了!!我在古医书上看过!”

原老眼皮骤跳!

啪!

激动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是真的!不是做梦!”

“置之死地而后生,太乙十三针!”

“失传年份不详,号称人神妖哪怕是断气一个小时,也能救回来的太乙神针,针针通死穴,十三针连气,通汇周身生门穴……!”

“我靠!”

“你是神医,当之无愧!”

“老朽自行惭愧!”

啪!

他激动的失恋连连,又给了自己一嘴巴子,一把握住颜中录的胳膊:

“有这独特的针法,稳了,稳了!茹画肯定救活了!”

“原老,真的假的啊?那么玄乎??我都怀疑你和他是一伙的,我现在没看到啥特别的啊,茹画姐没醒来啊!”钟牧天一脸不爽!

噌!

突然!

灵动的眸子幽幽睁开,静香四溢,宛如春回大地,生机复苏……

晃晃悠悠。

美的让人窒息的颜茹画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微微扶额,可爱的小嘴巴撅起,喃喃自语:

“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呀,梦里有个白马王子,拿着粗大针管子……“

”照着我的蜜桃屯……”

“啪叽一针打了下去……嘤嘤嘤的疼……”

分享给小伙伴们:
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快要...了 和就要...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快要...了 和就要...了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