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 慢慢深入

作者: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 慢慢深入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还行吧,一般般。林诺装逼一笑。 嘭! 张猛忽然一巴掌怒拍在桌子上,语气震怒: 哼!你还有脸说一般般?大中午和总裁开车出去,结果三五个小时后马上快下班了,安总一个人不开

还行吧,一般般。”林诺装逼一笑。

嘭!

张猛忽然一巴掌怒拍在桌子上,语气震怒:

“哼!你还有脸说一般般?大中午和总裁开车出去,结果三五个小时后…马上快下班了,安总一个人不开心的开车回来——而你呢?死哪里去了?!”

“安总说有急事,将我扔在半道上了啊!我有错吗?”林诺解释道!

“扔半道?”

一旁的几个老司机立马嗤之以鼻,指责怒斥:“我看你小子就是得罪了总裁,她才不让你开车的吧?…你的脸呢?懂不懂丢人?”

嘭!

张猛再次敲了敲桌子:“林诺,我懒得和你说什么,你肯定是惹了总裁才被扔在半道上,,这是咱们司机办的耻辱,这是司机办十几年来都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你吃火药了?还是想找事?”林诺皱了皱眉头!

“你瞅瞅你这个态度,连我也敢顶撞?”

张猛拧着凶狠的眉毛,摆出一副吃死他的表情:“现在明确告诉你,你被开除了!开除司机办!”

“开除我?”

林诺一愣!

“不错!”

“你犯了错,我好心教导你、给你…指正错误,结果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一个下午的时间都不回来上班???”

“不开除你开除谁?”

张猛脑袋一昂,一脸的牛b哄哄:“赶紧给我收拾你的东西,卷铺盖滚蛋!”

“你真狂啊!”

林诺也怒了!

“你现在才知道??”

张猛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摆出一副吃死他的表情:“我身为开车经理,有权开除你这个试用工!你不会不知道公司的明文规定吧?只要被部门开除的人,其它部门也不会要你个辣鸡,懂的吗?”

这话一出。

林诺有一点被噎住的感觉!

虽然他是通过应聘入职!

但现在还是在试用期间,就因为一直没有给张猛送礼,导致他试用的期限一再延长……成为了长达2年半的试用工!

而安氏集团的确是有这样的规定,部门经理是有权利开除试不合格的用工,不需要给人事打招呼!

“行!”

“你牛b!”

嘭!

张猛一看林诺屁话都没有,还一脸委屈的表情,顿时就更加的心高气傲了!

嘭的一下!

他冷冷一脚踢开林诺旁边的椅子,臭骂道:“叫你滚蛋,你这个鳖孙儿是装聋作哑的听不懂人话?给我滚,立刻马上!”

啪——

这一刻!

林诺彻底动怒!

抡圆了手臂,照着那种欠拍的嘴脸!

啪的一声!

一巴掌将张猛打飞了出去:“你他妈的做的过了!我懒得理你,而你却得寸进尺!”

噗通!

张猛像个麻袋一样,倒飞砸在了墙角里——

“我去!”

“这林诺的力气,这么厉害??”

“一巴掌把猛哥干飞了七八米出去??”

屋子里的老司机全都惊讶了起来,嘴巴咧着!

噗嗤。

突然!

张猛只觉喉咙一甜,喷出去一口血:“草!血!我吐血了??林诺你大爷的,居然敢把我打吐血??没有个百八十万,你休想完好的走出去!!!”

“你还敢敲诈我?”

林诺眼神一冷,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给我上,打残了他,出了事情,我担着!!”张猛怒目圆睁,朝着那些老司机嘶吼!

“林诺,你小子够了啊!!猛哥是经理,结果你敢动手?信不信我们这多人群殴你,你不死也得掉层皮啊!!”其它司机连忙凶神恶煞的围了过去:“给猛哥磕头道歉,赔偿!”

嘎吱!

就在紧张气氛将要升级的时候。

办公室的门轻轻推开!

一席红裙的安若雨站在了门口:“林诺,回来了没?”

“总裁!”

张猛看到安若雨,连忙就扭动着身子,激动的连滚带爬的来到她面前……

“呜呜呜!”

“安总,请您替我做主啊,林诺这小子不问青红皂白的打我啊!”

“把我打吐血了啊!我现在觉得心肝脾胃肾都是痛的啊!”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天喊地的告状起来!

闻言!

安若雨扫了一眼满地狼藉,微微蹙眉:“林诺为什么打你?”

“因为张猛公报私仇,把我开除了!”

“我一怒之下,打了他一巴掌!只是把他牙齿打掉了,结果他勒索我一百万赔偿!!”

林诺摊开双手解释道,又无故叹息哀愁:“总裁,我现在收拾东西滚蛋,以后就别找我开车了!”

说罢,他迈着步伐,朝着门口走去!

“妈的!”

“把我打吐血,还想一走了之??”

“都给我拦住他!!”

张猛连忙怒斥:“不准让他走,我倒要看看谁给他的勇气让他这么嚣张打人!”

啪!

突然!

张猛的狠话刚刚撂完!

啪的一下!

一个响亮的嘴巴子,毫无征兆的打在了张猛脸上!

嘶嘶!

所有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压压惊!

因为这打人者……

不是林诺!

而是,安若雨总裁!

嗡嗡嗡!

张猛顿觉脑壳空白,一脸困惑……

好端端的……

总裁干嘛打自己啊?

“总裁?您是不是打错人了?”

他费解死了!

啪!

安若雨又是一个嘴巴子抽了过去,冷若冰霜道:“即刻起,林诺是开车经理,司机办最大的上级!”

轰!

此言一出!

所有司机膛目结舌,一脸震撼无言,只觉脑细胞不太够用了……

这什么情况??

……

“那,那,那我呢?”张猛咧着嘴,一脸苦逼!

“你给我去扫厕所!”

“以后再敢公报私,我开了你,封杀了你,让你在天海市混不下去!!”

安若雨一脸气愤,微微气喘的怒斥!

“噗——”

张猛闻言,差点吐血而亡,舌头都颤的打结了,脸上的泪水流淌的更多了:

“可,可我是受害者啊,林诺动手打人啊,我还吐血了啊…总裁您要秉公处置啊…不然我这个做下属的会寒心啊!”

“那是你血太多了,当然要吐点血出来啊,自己去药店买几个创可贴,贴贴,擦点碘伏,回来公司报销,必须得有票据!”

安若雨霸道一喝,拉住林诺的手:“去我办公室坐坐,我有事情找你做!”

“好的,总裁,是什么事情让我做?”林诺邪魅一笑:“不会是爱吧?”

“嗯哼?”

安若雨俏脸一呆,狠狠掐了他一下:“嘴抽了是吧?”

“嘿嘿……”

林诺一脸无耻,忽然半转身子,那凶悍的目光缓缓掠过全场老司机,仿佛在说:以后都别惹我噢,我可是有美女总裁撑腰的男人!

随后。

他这才和安若雨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司机办,乘坐电梯去她办公室坐坐去了!

……

“这……”

“这……”

“我kao!!”

“太无情了吧!”

所有司机看着这个画面……

啪!

全都集体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噗通!

愕然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只觉三观颠覆,世界崩塌了!

平日里……

冰山不化,无数牲口的女神,霸道无比的安若雨总裁——

居然……众目睽睽之下挽住林诺的手……离开了办公室……还把林诺升职了!

……

“我的天呐!”

“莫非……霸道女总裁爱上了林诺这个小司机?!”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刚刚牵手的动作,就宛如小媳妇看着自己的如意郎君一般,特别是那句‘去我办公室坐坐’简直就跟打情骂俏,暗送秋波一样儿,满满的情意绵绵,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所有人都张着大嘴巴呆若木鸡着,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当然!

没人知道的是,安若雨的一血已经被林诺拿走了……

换而言之,他林诺就是总裁的男人。

安若雨虽然还有些痛恨林诺,但至少接受了现实,所以林诺受到了欺负,她本能的反应就是护着这个男人,要了她身子的男人!

……

反观那张猛!

此时犹如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上!

一脸惨白,血色全无,比吃一百只苍蝇还要难受——

脑子里全是懊恼和悔恨!

这下好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颜面没有找回来,还降职了!

早知道…林诺这么难惹,总裁不顾场合的护着他,就不该去招惹这个恐怖的家伙的啊……就该当爷爷一样的供着啊!

现在好了!

从开车经理降职了,变成扫厕所的了……以后再也不能开车了啊!

呜呜!

人世悲哀,好想痛哭一场!

突然!

张猛极其不甘的嘶吼起来:“妈的,我怀疑这小子是吃软饭的啊!!!被总裁包养了啊!!!一定是这样!!”

“嘘……”

“小点声啊猛哥!”

老司机们吓的连忙堵住他的嘴巴:

“万一被总裁听到了,你受的惩罚不止扫厕所啊……说不定大粪都要你掏啊!”

“我们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送什么医院?”

张猛拧着眉头,咬着牙齿:“不给报销啊,去药店给我买创可贴和碘伏去!!”

……

……

宽大的总裁办公室,彰显着豪派和大气,也透露着一个女性的职场成功!

“喝口水…”

安若雨拉着林诺坐在了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

“老板,找我啥事啊?”林诺问道。

“这个嘛……”

安若雨微微扶额:“原老找你是什么事情呀?”

“噢,让我看病救个人……”

“原老找你救人??”安若雨微微一愣:“别开玩笑了,原老可是中医泰斗,医术界的领军人物,怎么可能找你看病救人?”

“你看我说实话,你怎么不相信?”林诺耸了耸肩:“我医术很厉害的,就譬如你,要来亲戚了……”

“嗯哼?”

安若雨懵了一下,但很快明白了林诺指的是什么,立即沉着小脸蛋:“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一直不准时……”

说完这句话!

她忽觉身子一热,俏脸微变……

好像……

亲戚真的造访了?!

哒哒哒!

连忙就夹紧双腿……

拿着包包打开门,就快速冲向了卫生间。

没多会。

安若雨再次返回,脸颊绯红,像鲜花儿一样红:“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是半仙儿啊。”

林诺摆出个神棍的模样,微微眯眼:“我手指一掐,拈花指一算,总裁未来的男人,就是我这个人中龙凤!日后我给你调理调理身体,就准时了……”

“去去去,瞎猫碰死耗子肯定是。”

安若雨连连摆手,哪能相信林诺的油嘴滑舌,肯定是无意间的巧合!

“咱不说这个了,现在时间是傍晚六点半,我有一件事还真要你帮忙。”

她坐在林诺对面,修长的大美腿微微翘起,诱人犯罪:“你和原老的关系怎么样?”

“还行吧,总裁有话直说嘛,别不好意思,我能帮的一定帮,不能帮的我砸锅卖铁想尽办法的帮,一定满足你。”

林诺一脸郑重!

“那好!”

“我开门见山,不藏着掖着了。”

安若雨深深呼吸,咬了一下下嘴唇,女人味十足:“今晚是我奶奶的寿辰,我选了一个下午的礼物,都没有挑到钟意的,所以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过去贺寿……”

“这么突然的见家长?”

林诺一怔,连忙起身:“那我得赶紧去的准备礼物啊!”

“不用你准备礼物…”

安若雨拽住了他,神色复杂:“你要是能把原老……请过来捧场贺寿,那便是最好的礼物……”

“嗯哼?”

林诺不免皱眉:“我的美女总裁,你是想带着我陪同你贺寿?还是想让那个老头去贺寿??”

“这个……”

安若雨羞羞答答,怪不好意思的说道:“最好是原老……和你吧…”

啪!

林诺一拍额头,脑洞大发:“我听明白了,你是想通过我,让原老去给你奶奶贺寿,难道那老头子是薄情寡义之人?甩了你奶奶?或者那老头儿是你奶奶的旧情人??”

噗——

安若雨差点喷水,气呼呼的瞪着他:“你的脑回路能正常一点么?我只是想让中医泰斗捧个场…长长颜面…寻常情况,原老那种级别的大人物,请都请不动……”

“只是请去长脸……没别的意图?”林诺狐疑发问。

“你帮不帮吧?问题那么多?!”

安若雨气愤的撅着小嘴:“如果你要是能帮到……那我就…我就破例的让你亲我一下下!”

“睡都睡了,一个亲嘴的奖励就要诱住我?!”

林诺一脸平淡,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这样吧、我要再睡一次才行,毕竟那一夜……”

“你醉的跟个死猪似的!”

“所有的姿势,都是我在摆!”“你这王八,说什么?!!”

安若雨羞愤无比,心态抓狂!

她完全没有想到,林诺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语出来!!

自己乃是安氏集团的总裁,是冰山女神,!!

公司上下…哪个员工见了她,都是尊敬和忌惮!

而偏偏这个男人,居然一直言语挑衅,哪怕自己失身于他,也不能这样下流无耻!!!

轰!

终究!

怒火层层燃烧,一朝喷发!

她四处炒家伙!

嚓——

寒光烁烁,刀光剑影!

安若雨的手里多出了一把水果刀:

“我一直忍让,让你不要拿这说事,结果你还口无遮拦!!”

“你这个平民,最不该的就是亵渎我——”

“我要捅死你,祭奠我逝去的清白…”

她彻底怒了,愤怒的情绪让她失去了理智……

“这?”

“刚刚聊的还好好的,没有必要相爱相杀吧?你个暴力女人。”


林诺一脸平静,话音一落。

安若雨只觉眼前吹过一阵风,手里便空空如也。

紧接着。

就发现自己被林诺摁在了桌子上,身子背对着他。

“你这魂淡!!”

“想干什么??”

她心一慌,胆一凉!

一种被那个啥的感觉油然而生……

“完了!”

“引狼入室……”

“我亲戚还在呢啊!!!”

“你这畜生,我诅咒你被五雷轰顶!!!”

孤男寡女在办公室,这厮的力气又那么大,而且她的这个姿势还摆的那么诱人……不敢往下想象啊!!

啪叽!

林诺二指一点,风声鹊起,点在了她的身上!

“啊——”

“你混蛋,竟敢戳我辟谷!!!”

安若雨生疼的尖叫一声,因为那一指,是真的疼!

“忍一忍,帮你调理下全身穴位,这样每个月亲戚都能准时造访……”

林诺再次点穴,手法千万变化的施展过去,在她身体上一阵点!

“啊——”

“啊——”

“疼疼疼呢!”

“混蛋,魂淡,魂淡!!我是总裁,我是你老板,你居然这么粗暴!”

“你不会轻一点吗??”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戳戳点点声音,她疯狂挣扎,愤愤大骂……!

不过,那感觉虽痛,但却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滋味……无法言喻。

甚至有好几次,她都发出了销魂的声音……

“听到没,里面在打架!”

“这个林诺就是总裁包养的小奶狗,石锤了!”

“这都已经下班,居然在办公室里干这种龌蹉事!”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表面冷冰冰,内地里这么荡!”

在门外偷听墙根的张猛,晦气的带着几个司机离开了。

“哪怕是被总裁包养了,咱现在估计也惹不起吧,猛哥。”

“哼哼!”

“既然是吃软饭的,那这口气我可不会轻易咽下!”

……

……

办公室里。

林诺施展了点穴手,彻底将安若雨治的服服帖帖:“我的美女总裁,搞定了,以后你亲戚都会准时来,现在这个姿势就不要再摆了,很引人犯错……”

“你这个禽兽,给我滚出去!”

安若雨突然一指门口,怒批:“在我身上胡乱点了一遍,就说好了??你当自己是神医么??在说了好没好,要经过时间的验证。”

“呵呵,让我滚,不要我帮忙了?”林诺轻轻一笑。

“哼!”

“不要了!”

她环抱双臂,高高在上道:

“我好歹是霸道女总裁,还是你的顶头上司,哪怕发生了荒唐的事情,你也不能这样的下流,调戏,冒犯我!我很生气,你滚出去,立刻马上!”

“在冷艳的女人,在我这里都只能是小绵羊!”

林诺忽然上前,拉起她的小手,放在她的胸前:“安若雨,摸着你的良心说话,对我到底什么感觉呢??”

“嗯哼??”

安若雨一怔,微微低下了头!

要说感觉,怎么说呢?很复杂!

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霸道女总裁……结果面对这个小司机,一直失态,风度矜持什么的都没了!

而且林诺还这么粗鲁的对待她,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除了生气外!

其实吧!

她内心里还有一点点的羞涩!

但真的没有那种厌恶的感觉……

突然!

她眼神一直,眸中喷火:“你这王八蛋,借机咸猪手?”

“呵呵!”

“气大伤身,你要求原老去捧场,这个忙我帮了!”

林诺恋恋不舍的收回爪子:“谁叫你是我的美女总裁,哪怕你刚刚还想用水果刀谋杀亲夫,我也得包容你的蛮横,把你融化了啊……”

“这都是被你逼出来的!!”

安若雨咬着嘴唇呵斥!

她不是那种刁钻,蛮横,任性无理的女孩子,只是被林诺的无耻下流逼成了这样,就像个埋怨的小媳妇,也没了总裁的风度!

但她现在也不想和这个男人纠结这些话题。

毕竟闹归闹,正事还是要紧。

“你刚刚答应我了是吧,那么原老会不会卖你个面子?”

“你奶奶的寿宴几点开始?”

“七点半!”

“距离寿宴剩下半个小时,赶紧出发!”

林诺主动牵起她的小手,直接步入电梯,那画面就像是出双入对的小情侣……

“还有员工在加班,你能不能别拉着我的手?”她扭扭捏捏的呵斥!

“都进电梯了,谁能看到??哪怕我暴力的撕扯你的衣服,你能奈何?”

林诺将无耻进行到家!

“我要不是有所求,我现在就顶你个肺啊!!!”安若雨羞愤破骂!

“嘿嘿,总裁我有点疑问啊,你奶奶和原老到底什么关系呢??而你还非要请这个老头去捧场,莫非你是原老的私生孩?”林诺一脸打趣的问道!

嘭!

安若雨终于忍无可忍,一记小粉拳锤在他胸口上——

“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东?!我不是私生女,我奶奶也和原老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究竟是什么啊??”

林诺笑着说道,那模样仿佛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一般!

“你这王八蛋,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安若雨简直无语了!

然后!

小手一拧他的耳朵,气鼓鼓的呼喊道:“我就不告诉你,哼,急死你!”

“你这?”

林诺无语。

不过他竟发现两个人现在彼此的姿势……有点暧昧。

因为安若雨愤愤发火,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

望着她那此起彼伏的胸肌……

噗嗤……

林诺只觉一道闪电直击脑壳,鼻子一热……两行热辣辣的鲜血,顺着鼻孔流了出来。

“诶呀,你真猥琐呀!!又流鼻血……”安若雨翻了个白眼。

“这?”

林诺挺尬的:

“总裁,你听我说。”

“只因,在你面前,我毫无免疫力……”

“这属于血脉喷张,正常的生理现象……”

”而且今天……你也流血了,所以就别鄙视我,可以不?“

分享给小伙伴们:
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 慢慢深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 慢慢深入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