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的隐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就蹭一下

作者:女教师的隐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就蹭一下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一分钟就想逆转局势??你怎么逆转?是让两位大人物承认是你邀请来的?还是怎么? 娄莲翠简直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投去个白痴眼神: 安若雨,你的司机在激将奶奶啊!!

“一分钟…就想逆转局势??你怎么逆转?是让两位大人物承认是你邀请来的?还是怎么?”

娄莲翠简直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投去个白痴眼神:

“安若雨,你的司机在激将奶奶啊!!一点礼貌都没有啊!你最好是让他跪在我面前,磕头道歉,方能消恨!”

“呵呵…”

安若雨哑然失笑,对林诺也不抱希望:“别闹了,我已经输了……”

“没输,并且有我在,你以后再也不会输!”

林诺紧紧拉着她的手,看着娄莲翠:“老奶奶,你有点毒!我也懒得废话,那原姜生就是我喊来的!绝对不是你那孙子邀请而来!”

此言一出,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反倒是招来众多讽刺鄙夷,毕竟口说无凭,谁会相信?

“呵!”

“你嘴巴是长脓包了吧, 一直在口出狂言!”

娄莲翠冷冷一笑,一脸的盛气凌人:“安鸣和安亿飞…还有我安家所有人都在围着大人物热情的聊着天,这热情似火的画面,已经很明了,你睁眼看不到??居然妄图白日做梦?!”

心高气傲的她,老脸一沉,言辞激烈:

“行行行,既然你非要和我叫板,那我给你这个机会……别说我一个长辈欺负你,你要一分钟时间,我再给加5秒的时间,让你逆转局势!”

“你只要能让两位大人物说是你请来的,我娄莲翠就倒立拉稀!!!倘若你无法逆转局势,那么你就跪着吃屎,滚出去!!!”

她越说越怒!

平生以来活了那么大的年纪,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小年轻而如此动火。

“想不到老奶奶的口味这么重??那我No problem.!”

林诺淡淡的耸耸肩,一脸胜券在握:“那么……现在你去问问那俩老头是谁叫来的吧…我懒得去问…”

“你让我去问??”

娄莲翠满目错愕,只觉可笑无比:

“你这小伙子除了没大没小之外,还狂的没边……行行行,我去问就我去问!希望一会你的脸会火辣辣的疼!记住,你只有一分零五秒的时间!”

话毕!

娄莲翠拄着龙拐杖,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到了路中石和原姜生的面前!

和睦而慈祥:

“感谢两位大人物,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老妇的寿辰啊,我娄莲翠代表安家深感荣幸…以后还要仰仗两位啊,咱们上座吧…酒席都已经备好,今晚彻夜不眠,不醉不归。”

全程态度恭敬,语气推崇,但就是没有发问这两位大人物是谁请来的!

当然。

她不提,不代表原姜生不会问:“你是老寿星吧,林先生呢?”

“是啊,林先生额?一进来,就被你们这些人围着拍马屁,很烦的知道吗??都没空找林先生,林先生呢?”路中石说道。

“林先生?”

“是谁啊?”

娄莲翠脑袋一懵。

恰巧这时!

林诺朝着路中石和原姜生一招手:“你俩来我这边,看来老奶奶十分狡猾,故意拖时间。”

噌!

娄莲翠冷冽一眼扫视过去:

“你小子没素质??还是当自己是谁??居然让两位大人物过去??你给我过来赔礼道歉,决不允许你出言放肆!”

“就是!”

“原老和路院长,是多少豪门贵族巴结不来的大人物,我们请过来了,你居然敢吆五喝六??跪着过来磕头忏愧!”

一众安家人朝着林诺咋咋呼呼!

然而!

就在下一秒!

娄莲翠脸色一僵,笑不出来了。

所有人也止住了声音,嘴角抽搐!

只见!

在所有人那惊诧和恐怖的目光下……

噔噔噔!

路中石和原姜生二人理都不理拍马屁的众人,呼哧呼哧一路弯腰小跑……

噔噔噔!

像两头欢快的小毛驴……

屁颠屁颠的来到了林诺面前,卑躬屈膝道:“林先生,您叫我们啊……”

“我x!!”

“这什么情况?”

“正套近乎拍马屁着,怎么回事??”

“这原老和圣手两位大人物,不是安亿飞和安鸣请来的吗??”

“怎么那个小司机林诺一招手……这俩老头就跟吃了六味地王丸一样兴奋的跑过去了??

所有人的脑子一下子失心疯了起来,思维模式无法转过弯弯,搞不懂眼前这个状况!

啪!

安亿飞直接甩了自己一巴掌:“我是不是眼瞎了??我请来的人,居然被一个吊丝,挥之则来??”

啪!

安鸣一拍大腿:“不可能!!大人物怎可如此卑微下贱?!在那个小司机面前卑躬屈膝??我特么怀疑我请来的是赝品中的赝品!!”

“亿飞,安鸣,这这这什么情况??”

娄莲翠一看这画面,脸色晦气,心脏频率都不禁颤抖了起来。

“奶奶。”

“这这这…你先别着急…”

“可能或许认识吧,可能是认错了人,我们去看看什么情况,他们俩位是我们请来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问题!”

安亿飞和安鸣安抚了一声,连忙就跑了过去!

刚到跟前!

不等这俩人询问什么情况!

林诺已然开口:“你们俩孙子过来的正好!我想问问,这俩位大人物真是你俩请来的??”

“那还用说?!”

“除了我们能请来中医泰斗,西医圣手,还能谁请来?”

安亿飞和安鸣立即扬起脖子,一脸骄傲!

随后!

面向原姜生和路中石二人点头哈腰:“两位大人物…和安若雨的司机是不是认识啊?刚刚他一招手,你们就跑过来了啊…是不是认错人了??…要是认错,那咱们就别理会这个家伙了,很烦人的!”

“我好奇!”

娄莲翠揪心的走了过来,心情忐忑:“为什么他这个小司机朝你俩一招手,你们两位大人物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哼!”

“他是我师傅,我当然跑的比兔子还快了啊!”

原姜生没好气一声,挽住了林诺的左胳膊:“师傅,徒儿没给你丢脸吧?!”

噗嗤!

娄莲翠如遭雷劈,差点吐血!!

“他还是我爹呢,我跑的比原老头快!”

路中石当仁不让,打赌输了喊林诺爹爹应该没错把?

上去一把就挽住了林诺的右胳膊,亲切的喊道:“爹爹,我也没给你丢脸!哼。”

轰隆!

这话一出!

惊为天人!

满场惊诧……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大脑被一道闪电击穿…,嗓子冒烟,口鼻发干……那形成冲击力,让人直接三观颠覆,崩塌了!

全都是一副搞不懂的状况!

就连安若雨呆萌的滴溜溜着眼珠子,傻乎乎的看着林诺……

再看看这两位年纪花甲的老人,一左一右的挽住林诺的胳膊…那模样十分亲切,笑的还十分厚颜无耻!…

“我天!”

她惊呼:

“你不是吧林诺?”

“圣手路院长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原老是你徒弟??我这脑瓜子转不过来呀

“呵呵,他是个假儿子,瞎胡叫的!”

林诺汗颜的惭愧一声!

也意外这路中石怎么有点老顽皮,而且原姜生也是一副老小孩的模样!

少许!

林诺掰开这俩老头的手,“路院长,你怎么也来了?”

“不喜欢我来??”

路中石撇撇嘴:“你给老原头发信息,我正用他的手机吃鸡的啊…所以就来了啊。”

“额……那你俩不是对头吗??”

“师傅,我俩吧,属于是相爱相杀,谁也不服气谁,其实交情深的很。这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原姜生笑眯眯的解释一声!

“现在秘密被你窥探了,以后要对我们负责!”路中石不失含蓄的一笑,看着林诺:“我对你是越来月满意,对了,我可是加了你的微信,有时间通过一下,讨教一下中医术!。”

林诺:“……”

“疯了!”

“绝对疯了!”

“都是疯子!!!”

“一个喊师傅,一个喊爹爹!”

“也太不要脸了!!”

“肯定是我的耳屎太多,把我耳朵堵住了,才听到这种骇人听闻的话出来!”

娄莲翠上气不接下气的拍着脑门,面色犹如乌云!

安家的人更是一脸恐怖,不知所措。

“诶,你们怎么都那么大惊小怪??这是我爹爹,你们没有听到吗??”

路中石一看全场人都是一副震惊的模样,毫不意外。

“老路,差不多得了,一直叫爹,不觉得磕碜的慌?”原姜生寒碜一声!

“呵呵!”

“论谄媚和拍马屁!”

“我比你强!”

路中石扬起脖子,骄傲的说道:

其实他是个很自负的人,到哪都想盖得过原姜生,就连拍马屁也不例外!

“自从上次打赌,我输给了林诺先生,那我这张老脸就已经卖出去了,喊爹爹有什么问题??只要他需要我,我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力挺他!”

“当然,更能折服我的是,他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让我对中医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和认识!可见他以后的前途不可估量!所以,他彻底征服了我,我恨不得现在就高歌一曲,吟唱一曲征服……啊……鸡儿你太美儿~~~”

“……”

林诺无语,这马屁拍的6 ,很令人欣喜!

可他一直都这么牛逼,前途早已经达到了顶峰,只是现在舍弃了而已!

“路院长,以后别叫爹爹了,很肉麻,听着别扭!”

“那……我喊你什么啊?”

路中石眼珠一转:“要不这样吧,我和原老头一样,喊你师傅怎么样?”

“喊师傅,是要拜师的。”

噗通!

毫无犹豫,路中石跪在了林诺面前:“师傅,我愿意拜师!我去给您敬杯茶!”

“我去!”

“这搞什么呢??大型认亲现场,现在又变成拜师现场?”

安家人惊的目瞪口呆,都颤的说不上话来了!

从没想到会是这一副画面,眼中的大人物居然会这么放下高贵,给一个年轻人恭维!

“敬茶就算了……拜见下师娘就行……”

林诺顺手就把安若雨拉在了面前,还冲着原姜生喊道:“这就是师娘,你俩拜见一下……”

“啊哈??”

“我,我……我是师娘??”

安若雨犹如惊雷一击,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

“师娘好。”

原姜生和路中石俩个半百老头立即亲切的喊道,一点都不生疏,

“这这这……”

安若雨拍了拍小胸脯:“我是不是吃了懵逼果?”

“嘿嘿,惊喜无处不在。”

林诺淡淡一笑,凌厉的扫了一眼娄莲翠:“你现在脸疼吗?”

啪!

这话一出!

娄莲翠顿觉一记无形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脸上,酸爽又火辣!

安亿飞和安鸣邀请来的大人物,为什么对一个司机,百般献媚,万般讨好……这个小司机,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原姜生和路中石如此低三下四!

低估了!

但!

骨子里的傲气,却令娄莲翠不愿低头,咬着牙齿:

“我脸不疼!我不服气啊!!!”

“你和他们认识算什么?关系铁又算什么?说不定在我这只是偶遇的巧合罢了!!!”

她自我安慰:

“归根究底,他们两位……最终还是安亿飞和安鸣请来的!是不是啊,俩个孙子!”

安亿飞:“……”

安鸣:“……”

这俩人现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额头滴着冷汗,心中发毛!

“呵呵!”

“你嘴巴很硬!”

“非要听到这句话,才算认栽是吧?”

林诺冷冷一笑,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一分钟还剩十秒钟,原老头,路老头,告诉这里每一个人,你们是谁喊来的!”

“你们竖起耳朵听好了!”

“我们俩是林诺师傅喊来的,若不是师傅叫我们来,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原姜生和路中石同时高昂回应,无疑是最好的表态!

轰!

终究是听到这一句打击心灵的话语。

娄莲翠酿呛的后退一步,脸色忽冷忽热:“安亿飞!!!安鸣!!!告诉奶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中医泰斗,西医圣手,到底是是谁请来的?!“

“这……这这这……”

“是我们请来的啊,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啊……”

安鸣硬着头皮说道!

啪!

闻声一怒。

娄莲翠一巴掌呼了过去,怒不可竭:

“人家俩位,都亲口承认了是被林诺请来的,你是耳聋??装眼瞎??居然还要狡辩!!!安亿飞,你来说,说实话!!!之前给奶奶吹的迷魂汤,信誓旦旦,现在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局面!!!”

“我我我说,我说……”

安亿飞吓的身体哆嗦着,老实交代起来:

“我我和鸣哥分别去给原老和路院长送邀请函,好几次都吃了闭门羹,都被撵了出来……连人“过程不重要,要的是结果!”

安亿飞眸中喷火的瞪着这俩老头:“说吧,这个小司机,花了多少钱,让你们俩冒牌,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

“对!把你们俩的人皮面具撕下来!!!别等着我去手撕!!”安鸣反扑叫板!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们是赝品??”

原姜生和路中石吹胡子瞪眼了起来:“此生第一次,被人质疑是冒牌货,你们是怎么活到那么大的?”

啪!

啪!

说到这里!

俩个人立即摸出证件亮了出来:

“这我们龙国人身证,自己过来看看!”

“还有这个证件,是我中医协会的会长证书!”

“这是我在第一医院的院长证书!”

“冒牌货能搞到这些东西吗??”

……

“槽!”

“你俩居然还是制假证的!罪加一等!”

安亿飞大言不惭,一把夺过那些证件,随意看了看……

然。

就这么一眼。

他只觉身子一紧,想要便秘!

因为,这些证件,越看越不像假……

“亿飞……这这这些……是真的啊,做假证的,可没办法山寨钢印啊。”安鸣凑了一眼。

……

“快快快还给对方。”

安亿飞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捧着这些证件,感觉就是一块烫手的山芋……连忙就塞进原姜生的怀里:“还给你。”

“怎么了?我们真的还是假的啊?”原姜生问道。

“嘿嘿嘿……”

安鸣和安亿飞尴尬一笑,此情此景,绝对是赤果果的打脸。

龙国证这种东西,其实说白 了没人敢制假…那可是要坐牢…刚刚他也只是急眼了而已。

现在确认了,感觉无比淡疼。

“怎么不说话啊?”路中石问道。

“唉……”

安亿飞和安鸣终究选择沉默。

因为真的无话可说,生无可恋!

心底升起来的不忿火苗,就这么被扑灭了下去!

他们找的冒牌货,绝对是弄不出这种东西出来,无疑是在说明,这两位是货真价实!

……

“我建议你们俩个,还是问问假扮的人在哪儿呢,比较好??说不定正在赶来的路上?”林诺摇头一笑。

“对啊!”

“咱们可是花了五百万!!”

“那保洁大妈还说,办不成就全额退款,而且还说两个大人物的事情,她全包了呢!!”

安亿飞闻声,马不停蹄的摸出电话打了过去,因为必须得问清楚情况才是:“汪大婶儿,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找的人呢??扮演两位大人物的人呢??”

“傻不傻?那俩大人物谁敢假扮??我找了多少跑龙套的,都没一个敢接这种私活,属于是犯法,懂不懂?!蠢比!”电话里顿时传出来一个骂骂咧咧的高嗓门!

“***嘛的!!那钱呢?退钱!!你可是保证过办不成,就全额退款!!!”安亿飞冲着电话愤愤大骂!!

“花了,我人在凹门,嫖至失联,别再打电话了!蠢比!!富二代也有傻子!!!哈哈哈!”

啪!

电话挂掉!

当在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关机!

“完了…完了…咱们被耍了……”

安亿飞和安鸣面如死灰的蹲在了地上:“白花了五百万啊……够我玩多少个夜店小妹了啊!!!奶奶,现在怎么办??这俩是真的大人物啊!”

“你们俩个!!!…你们俩个欺孙!!!…”

娄莲翠面色涨红充血,咬牙切齿着:“丢人败兴的混账,丢到家里来了啊!!!找人假扮,不知羞耻,还被坑了五百万!!!”

嘭!

她愤怒的抡起拐杖,狠狠的敲在安亿飞和安鸣的身上,全身的怒火就像是火山一样的喷发了出来:“我打死你们俩个龟孙子!!”

“呵呵!”

“孙子什么时候都可以打,我只想现在问问你…可服气?

林诺幽幽一笑,迈步上前,淡淡的看着娄莲翠:“你老脸疼不疼啊?局势现在逆转了吗?总裁职位谁来做啊??大声点,告诉我!!!”

啪!

伴随着犀利的言语,娄莲翠只觉一道无形耳光狠狠的抽在脸上,火辣辣的痛。

少许。

她咬牙切齿,怒吼:

“你!!!休得猖狂!”

“我一直都很猖狂啊,你只是没有体会过!”

林诺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升腾了起来,,瞬间凌驾在全场之上:“老奶奶,实话不怕告诉你,安若雨是我的女人,我们已经睡了,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别怪我冷血无情!!”

啪——

安若雨羞涩的娇躯连颤,上去就一巴掌呼在林诺的腿侧,口是心非的呵斥:“别胡说八道,别满嘴跑火车!!不许败坏我的清白!!!”

轰!

然而,此言一出,掀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人如遭雷劈,惊的目瞪口呆!

“哈哈!”

“我就说嘛!安若雨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居然和一个司机睡觉!!”

“真是不检点,垃圾啊!!不知道在外面包养了多少小男人呢!外表看着冰冷,内心里却那么荡漾,啧啧啧啧!”

安亿飞和安鸣笑的最狂,声音也最大,因为他俩想转移注意力!

“你们再敢嘲笑我师娘??”原姜生板着脸!

“……”众人立马闭口不吭,毕竟原姜生和路中石可都是站在林诺这头的!

噗嗤!!

嗷呜!

娄莲翠面色涨红充血,急火攻心直下,只觉心口一疼,一口气力没有接上,仰面倒在了地上!

“奶奶!奶奶!!”

所有人大惊失色!!

哒哒哒。

安若雨急的跑上前去:“快快快,掐人中,快去拿速效救心丸!!!”

“你他妈的给我滚一边子去!!”

安鸣一把拉开安若雨,愤愤怒斥:“猫哭耗子假慈悲,要不是你搞出这些破事,奶奶能会这样??要是被你气死,你就是家族罪人!滚滚滚,你个臭婊砸!!”

啪!

林诺上去就是一巴掌打翻安鸣:“你在欺负她,我嫩死你!!!事到如今,还有脸在这倒打一耙?!”

“行行行你他妈牛逼,我不和你计较,我去拿速效救心丸!”安鸣压制着怒火,连滚带爬去拿药!

“钟钟集团,前来贺寿!祝老寿星,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就在这个火药气氛十足的时候!

又是一声报贺,响彻全堂!都见不到……于是我们就花钱找关系,花钱找关系,花了5百万买通了打扫他们办公室的保洁大妈!”

“请她给原老和路院长,赏个脸…说一个孤寡老人是他们俩的忠实粉丝……现在快要步入黄土,只想见他们最后一面…就心满意足…”

“哪怕过来呆一分钟也是可以…然后那中间人就说搞不定,于是给我们出了个馊主意……找人假扮,我们一听觉得有戏……就弄了……”

“我去!”

“买通保洁大妈,找人假扮我们??”原姜生和路中石愕然无比,“这也能行??

分享给小伙伴们:
女教师的隐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就蹭一下: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女教师的隐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就蹭一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