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被C过了,感觉到体内的某物越来越大

作者:你有多久没被C过了,感觉到体内的某物越来越大 来源:未知 2022-02-24   阅读:

呵! 这脸算是丢完了!! 望着家里人那一副趋炎附势的画面,安若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什么呢??你想要这个福气,还没有呢!你是羡慕嫉妒恨了吧。 安家人瞪着她就是一

“呵!”

“这脸算是丢完了!!”

望着家里人那一副趋炎附势的画面,安若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什么呢??你想要这个福气,还没有呢!你是羡慕嫉妒恨了吧。”

安家人瞪着她就是一顿嘲讽大笑!

“你们继续拍马屁……”安若雨挤出一丝丝尴尬的笑容:“林诺咱们走……”

“叫你走了么?我们的赌头还在继续,你想临阵脱逃?!”

娄莲翠顿时趾高气扬,洋洋自得,还握着钟牧天的手:

“天少,我很满意你这个乘龙快婿,告诉我,你要把集团送给我安家的哪个女孩子?我马上安排她嫁给你,要是她有男人,我也会让他们分手,然后咱们联姻,也不让你倒插门,怎么样?”

“我说,能不能都别那么激动啊?我这耳朵都起茧子了。”

钟牧天绝对是无力吐糟的那一位!

哪怕他是一个百亿身家的阔少,但此生以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特殊’的待遇——

这些人热情过头,完全是一副‘很自我’的思维模式,话都不让人说完!

“我实话实说,我登门贺寿,是送集团不假,但我送的不是你们啊!能不能一个个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啥?不是送给我们??”

欢声笑语嘎然而止,众人面色一紧:“那那那是送给谁啊???”

“不不不会是送给我这个老太婆吧?”娄莲翠猛地吸气,舌头打结、想象力十分丰富:“可我太老了啊,怕是中看不中用了啊。”

“不会吧,奶奶都八十了啊!!你是想折腾死我奶奶??我突然觉得你小子包藏祸心?!”

安鸣忽然眉目一沉,发挥自己的脑洞:

“我觉得你这个大少肯定是看上了我们的奶奶,然后和奶奶结婚,等到奶奶驾鹤西游的那一天,,你就能借机吞了我安家集团,坐享其成,是不是这样??”

“我靠!!”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会那么阴险!”

钟牧天无语至极,扯着嗓子怒号:“你们耳朵都竖起来听好了,我要把钟钟集团无偿送给安若雨,送给安若雨,送给安若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都听到了木有!!”

轰隆!

此言一出!

所有人脸色一变,如遭雷劈,全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x!”

“你刚刚说啥来着?送谁??”

“你个嚣张大少,居然要把集团送给安若雨??”

“你怕不是脑子被驴踹了吧!”

“怎么?不可以送吗??”

钟牧天一声轻哼!

他是遵照林诺的示意而来,毕竟他赌输了全部身家。

所以接到林诺的通知,哪怕万般不甘,也得打破牙齿往肚子里咽啊,毕竟中间还有个大表姐颜茹画站着呢!

“送给我?”安若雨也被雷到了:“这钟牧天怕不是脑梗了吧?”

啪——

那娄莲翠不敢置信的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啊!”

“梦境照进现实!你现在可愿赌服输?”林诺淡淡出声!

“我服输什么?人家送给安若雨,关你什么事儿?你叫的那么欢?”

娄莲翠十分不甘,可怜兮兮的看着钟牧天:

“天少,你为什么要送给安若雨啊?我安家的女人哪一个不比她香啊?最关键的是,安若雨和那个林诺睡了啊!你要是送给她,相当于竹篮打水一场空,捡了个破鞋!”

“奶奶,我突然顿悟了!”

在此刻,安亿飞一顿脑补,大放厥词:“我是这么想的,天少是豪门阔少,平常的女孩,入不得法眼,更没心情碰,所以他有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抢别人的女人,毕竟现在许多豪门都好这一口!”

“你这个想法很大胆,与我不谋而合。”安鸣举手说道!

“是不是这样啊,天少?”娄莲翠紧巴巴的追问!

“一群沙比!”

面对众人不甘心的追问,钟牧天只回了‘一群沙比’四个字。

然后。

在安家人紧张到不能自己的注视下……

噔噔噔!

他一路弯腰小跑,噔噔噔来到了安若雨面前——

身子鞠躬九十度,一脸谄媚的双手将协议奉上:“安总,请你收下这份礼物!只要签下字,那么就可以接手钟钟集团,以后你就是百亿千金女总裁!”

“这……?”

“什么情况??”

安若雨彻底茫然,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脑袋陷入了无法理解的氛围!

“接下啊,对方一片好意不要白不要。”林诺黏在她耳畔说道!

“啥?”

“好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安若雨十分警觉,可不认为这是好事,继而朝着钟牧天猛批:

“你这家伙没有十年脑血栓绝对做不出这事!一个百亿集团居然拱手相送?你一直死缠烂打居然到我家里来了?我再一次警告你,对我死了贼心,我不喜欢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说到这。

她一指大门口,雷厉风行的怒斥:“我现在拒绝接受你的钟钟集团,你给我滚,立刻马上!”

“啊?这这这??”

“我没有啊,我是一番好心啊。”

钟牧天一脸木讷,都不知怎么回话了,只好把眸光瞥向林诺…询问意思。

“天少,安若雨若是拒绝,送给我吧?我这个老婆子愿意代为她接下你的好意。”

恰巧,娄莲翠厚颜无耻的凑了过来,老脸惭愧赔笑:

“我刚刚听明白了,你好像对我孙女死缠烂打是吧?那就说明你一直在追求我家孙女?不如我从中撮合一下,给你们彼此搞对象的时间,这钟钟集团就当做聘礼怎么样?!”

说罢。

她还亲切的上前拉起安若雨的小手,摆出一副慈祥模样,完全抛却了刚刚的针锋相对:

“孙女,你也是的,有百亿阔少追求你,干嘛不早说?说出来的话,今年家里总裁还是你做啊,根本不需要竞争的啊。”

“……”

安若雨掩面无语,甚至觉得好笑:“奶奶变脸好快啊!刚刚给对方拍马屁的样子,还记得吗?”

“呵呵,你这时扫兴我这张老脸呢?”

娄莲翠不觉的无耻,依旧是伪善笑容:“听奶奶的话,这是天少的好意,你先不要拒绝,毕竟百亿集团,咱们家的公司发展多少年估计都达不到的高度啊!”

“所以,我先代替收下,你和i天少谈恋爱,一来二去,日久生情,然后你俩就把事办了,怎么样?

竟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安若雨心中一怔,完全没想到奶奶这样毫无下限——

少许!

她微微扬起下巴,态度明了:“奶奶,我很反感这钟牧天,他的集团我不会要。这个人居心不良,你死了这条心把1。”

“胡闹!”

娄莲翠顿时就怒了,脸色一沉,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呵斥:

“百亿阔少登门送礼,全部身家都给了你,哪点配不上你?你居然拒绝??你的脸呢??而奶还奶舔着脸的给你说好话,你还喘上了是吧?”

“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厚重的礼物必须收下,还得转入奶奶名下!不然我就死给你看,因为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让你落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大逆不道的名声!!”

“我去!”

“竟不惜一切的以死胁迫?!”

林诺忍俊不禁:“老奶奶,你这属于茅坑里点灯找石头啊…又臭又硬…为了一个百亿集团,有必要?”

“你给我滚!”娄莲翠勃然震怒:“滚出我家,立刻马上!”

“你让我滚?”林诺觉得可笑:“理由是什么?咱们还有赌头呢……”

“赌头作废,我懒得和你一个傻x计较!”

娄莲翠不可一世的指着他:

“你就是一个小司机,一个外人,和你打赌是给你脸了是吧??我不管原姜生和路中石为什么帮衬你,总之现在我们安家看不上了,因为我们有天少坐镇,你还要恬不知耻的呆在这里??”

“我x!”

“有意思啊!”林诺真的是气乐了,这老太奶怕是到现在还没摸清楚状况?

“不滚是吧?是不是想要钱?”

娄莲翠牛逼哄哄,随手从兜里摸出一张红票子,砸在地上:“那是一百块,捡起来拿着滚,以后不许缠着我的若雨孙女,否则我让人打断你的一条腿!”

“太不像话了,有你这样的么!”原姜生板着脸!

“真的很过分,你要不是个老太婆,我肯定大嘴巴子抽过去!”路中石也抱打不平!

“你们俩个老头也滚出去,犬吠个什么玩意?!”

娄莲翠此时失心疯了一样,逮谁咬谁:“我安家一直巴结你们,想结交,结果却给别人当哈巴狗,让我老脸拉不下来……现在我们家有钟钟集团助阵,日后就跻身百亿行列,我根本不怕得罪了你们!你俩也夹起尾巴滚!”

路中石:“……”

原姜生:“……”

数落完俩老头,娄莲翠只觉扬眉吐气,神清气爽:“安若雨,奶奶再问你一遍,是同意还是拒绝?!”

“我拒绝!”

“你拒绝个锤子,你的事情我做主!我现在就拍板了,你必须要嫁给天少,若是敢不同意我就关你的小黑屋,把你禁足!”

娄莲翠十分强势,一声令下:“安亿飞,安鸣,把她给我看好,24小时寸步不离!”

“好咧奶奶,寸步不离,我最喜欢干这事了!”

这俩孙子连忙就一左一右挨在了安若雨身边,呲牙咧嘴的笑着:

“若雨姐姐,你就从了吧,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懂吗?你生来就漂亮,你最终归属就是要嫁入豪门,这是家里定下来的规矩,不会忘记了吧?嘿嘿嘿!”

“我不会屈服,你们死了让我嫁入豪门的心吧。”安若雨凌厉表态,拉起林诺的手,“我们走,这个家,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呆,简直乌烟瘴气!”

“走什么?我想继续看娄莲翠蹦跶!”林诺却是纹丝不动,一瞟钟牧天:“告诉娄莲翠,我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无偿赠送!”

“好的,林先生。”

钟牧天微微弯腰应声,态度毕恭毕敬。

一看这画面。

那娄莲翠心口忽然一绞,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太妙:“天少……你怎么喊他林先生?不会你也是……”

“呵呵!”

“我刚刚几度都想抽你几个大嘴巴子啊,让你别那么狂,可是林诺先生不发话,我这做小弟的不敢乱动啊!”

钟牧天冷冷一笑,理了理西装领带,拍了拍她的肩膀:

“老寿星,你听好了!”

“我钟牧天是林诺先生的人!”

“钟钟集团的幕后大佬,是林诺先生!”

“我来这里给你贺寿,完全是林先生授意!”

“将集团赠送给安若雨,也是林诺先生准备的惊喜……”

“否则你以为小小的安家,能容得下本少和原老以及路院长??”

“现在你听懂了吗?真正对安若雨有兴趣的人,是林诺大佬,而不是我这个垃圾!

轰隆!

此言一出!

娄莲翠惊的五雷击顶,只觉一道闪电,把她整个身子击穿,一分为二……

甚至!

呼吸,脉搏,心跳,大脑,都颤抖的几乎骤停……恍惚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嘶嘶!

此时的满场众人也陷入了一片鸦雀无声的状态……

场中到了落叶可闻的状态,静的可怕……

全都在绞尽脑汁的去想这林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原姜生和路中石帮衬……

现在,钟牧天还要捧林诺,都捧到天上去了!

“我靠!”

“惨了!”

“咱们捅破天了!”

“这个司机居然是百亿集团掌门人……若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十几个安氏都不够他打的啊!”

“这怎么办??怎么办?安若雨这娘们带回来的是一个什么怪物??不是集团的小司机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了百亿集团掌门人??”

啪啪啪!

所有人不敢置信,全都下意识的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脸疼,说明真的是梦境照进现实了!!!”

“凉了!”

“我刚刚还一直嘲讽他呢,指着他鼻子骂呢……他会不会过来给我两嘴巴子出出气啊??”

“谁能想到,百亿掌门人,就在咱们身边…仿佛是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故事…而奶奶还一直和人家硬钢?大放厥词,叫人家滚,这怎么收场啊??”

大家伙的目光恐怖的看着林诺,身体战战兢兢,心情七上八下,岌岌可危,只觉的此子异常的可怕……

“要不!”

“我用我的魅力姿色献身吧?”

一个年轻漂亮的安家女孩,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我不比安若雨差,兴许能拯救咱们家…现在的豪门出来寻欢,都不一定是真爱,都是有特殊的重口味,玩完就扔了,所以我觉得我以自己的身体换来家族的平安,值得一博!”

你献身有个几把用?!”

众人私下反驳:

“看不到人家是安若雨带来的吗??你再看看你那无耻贱样,歪瓜裂枣,怎么比?你怎么比啊,你干脆整容去算了!!说不定还有希望!!”

“我给他下药,迷倒他,然后怀上他的种子…既能成为豪门少奶奶,还能把持豪门,怎么样?”

“你个浪提子真够阴险的啊。”

噗通!

突然!

娄莲翠一屁股蹲在地上,一摸手和脚,全是透心凉……

顿时,她的眼角就留下了两行热泪,身躯默默颤抖:

“完了,完了!”

“原来小丑竟然是我自己……竟是我自己啊……这怎么收场啊?钟钟集团都是那林诺的……而我刚刚的话还说的那么毒……”

“奶奶,去赔罪吧,这一次咱们真的叫板不起了……”安鸣上来搀扶起她,语气心酸。

“是啊奶奶,原姜生和路中石咱们可以不放在眼睛,毕竟说到底是个看病的,可天少不同啊,百亿的身家,而背后站着的却是那个林诺,这根本惹不起的存在啊。”安亿飞上前安抚道。

“我我我,我一个长辈要去给她赔罪吗??”娄莲翠流着泪的说道:“你瞅瞅你们,但凡有一点若雨的强项,认识个权贵什么的,奶奶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啊,呜呜呜。”

“唉,说多无益,快去赔罪吧……”

安亿飞和安鸣搀扶着娄莲翠就来到了安若雨和林诺面前!

一脸苦笑:

“那个…若雨姐姐,…我们带着奶奶来赔罪了,其实咱们这属于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啊……嘿嘿嘿,惭愧惭愧,太惭愧啊。”

“孙女,乖孙女,我的好孙女,给奶奶一次机会……奶奶以后一定听从你的意见,你是安氏集团的总裁,你想坐多久就坐多久,不再干涉了你,可以吗?今天这件事情,我认输了,我服输了,心服口服啊……”

然而!

此时的安若雨对家里人的话,置若罔闻,一直在呆呆的看着林诺,看着他那英俊帅气的轮廓……

愈发觉得,现在的他,是多么的出彩迷人,男人味无限……

“我是不是很帅?”林诺迷人一笑。

“嗯嗯嗯,是很帅,才发现!”她下意识的回道!

“那想不想被我强吻?”

“啊?什么?你要亲我嘴?”

她小脸蛋一愣。

下一秒。

便发现自己的薄薄的红唇,贴过来一张嘴巴,然后就被堵住了……

“唔唔,唔唔。”

这一吻。

她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小手不停的捶打……

不过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甚至心灵有那么一瞬间在悸动……

“这……这个时候打啵,是不是不太合适??开房去多好啊!想怎么亲就怎么亲,想亲哪就亲哪。”安鸣暗道!

吻够。

唇齿留香,香气宜人。

林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唇,坏笑道:“感觉是不是很美好?”

“你个魂淡!”

安若雨羞涩不已,气呼呼的臭骂:“你怎么可以这样壁咚我?一点都不矜持!”

“好了好了,你奶奶可是带着一大家子在咱们面前给你赔罪的,你看看怎么办?”林诺微微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子。

啪啪啪!

掌声忽然响起来,娄莲翠带头鼓掌拍手:“亲的好,亲的好,多亲一会儿,不用害羞的,我们就静静的看着不说话。。”

“奶奶!”

安若雨一下子捂住脸蛋,不敢见人。

小脸蛋本来就被亲的红润滴水,现在还被奶奶这么一说,红的更厉害了,甚至都感觉浑身发烫……

“对了,老奶奶,你现在服气吗?你好像一直都很避讳这个问题啊!要不要继续赌?”林诺笑着问道!

“哎呦林先生,你现在是真的打我这个老婆子的脸了啊,我哪还敢不服气啊,我心悦诚服……你说说你也是,有这么个厉害的身份,干嘛不摊牌啊……”

娄莲翠吓的一激灵,连忙畏畏缩缩的回道,哪还有叫板的勇气,赔罪都来不及。

“那总裁谁来做啊?”

“当然是安若雨啊,随便坐。”

娄莲翠拍胸保证,“要不……林先生择日不如撞日,和若雨结个婚怎么样?”

“嗯哼?结婚?”

安若雨娇躯一颤:“奶奶你开什么玩笑,我对林诺还不算太了解的啊!”

“可是他一个百亿豪门,都委身在你身边,可见对你是有所企图啊。”娄莲翠笑着说道,她知道自己是来赔罪的,但赔罪也是一门学问。

“林诺,你真的是百亿豪门吗??钟钟集团真的是你的?”安若雨一昂小脑瓜,好奇的看向林诺:“可也不对吧,钟钟集团一直是家族式产业,不可能有一个外姓人掌权的呀……除非,你是私生子!”

噗!

林诺差点喷水,拍拍她的脑瓜:

“老板,你的思路很广阔,不过都猜错了,百亿豪门在我眼中不值一提,我只不过是和钟牧天打了个赌而已,然后他的全部身家都输给我了,所以我要这集团没啥用,也不会管理,就趁着今天送给你呗。”

“什么?”

“打赌输了全部身家??”

一语抛出,掀起轩然大波。

安若雨愣了。

娄莲翠也愣住了。

众人都愣住了。

如果单凭是打赌赢了一个百亿集团,那么这也太值得回味了吧……

别的不说、至少可以说明。

这个林诺不是真正的豪门!

而是用打赌的方式赢过来的??

“他这咋那么好的狗屎运???我怎么没有遇到过??不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吧?”安亿飞不禁撇撇嘴。

……

“我愿赌服输,我毫无怨言……”钟牧天双手奉上赠送协议:“安总,您签下协议吧,只要签下,钟钟集团归你个人所有。”

“这个……真是因为打赌?”安若雨半信半疑。

“是的,我可以证明。”

原姜生笑呵呵的出言:

“一切都源自看病救人的事情,钟牧天因为心高气傲一直嘲讽我师傅林先生,就被我师傅林先生激将,结果反打脸,自食其果,输了全部身家!”

“是的,其实我也参与赌头了,不然我可不会喊林诺爹爹的,毕竟我年纪那么大,都能当他爹了。。”路中石没脸没皮的一笑

分享给小伙伴们:
你有多久没被C过了,感觉到体内的某物越来越大: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你有多久没被C过了,感觉到体内的某物越来越大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