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是个小喷泉&我坐上去自己动好不好宝宝

作者:宝贝是个小喷泉&我坐上去自己动好不好宝宝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办公室风波之后,沈思清似赌气一般有意和江亦尧保持着距离,本该一起出席的好几场会议都被她推给了别人。 她知道江亦尧的脾气,几次下来肯定会沉不住气。 所以下班后她匆匆去

办公室风波之后,沈思清似赌气一般有意和江亦尧保持着距离,本该一起出席的好几场会议都被她推给了别人。

她知道江亦尧的脾气,几次下来肯定会沉不住气。

所以下班后她匆匆去了超市采购,准备做江亦尧最爱的糖醋小排。

她推着购物车下到地下车库,就在她朝车子走去的时候,好几个男人突然冲到她面前。

他们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彼此目光确认后直接上前死死的拽住了她。

沈思清在国外的时候练过格斗,就在她准备动手时熟悉的声音入耳,她放弃挣扎被死死控制住。

几秒后,许宛儿出现在她面前。

“许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沈思清佯装客气问好,眼眸却满是清冷。

许宛儿仔细瞧着沈思清的脸,说起来她长得并不出挑,在她们这种混迹娱乐圈的人眼里,根本不入流。

但是毕竟是在国外喝过洋墨水的,身上自带那种精英气质倒无端生出魅力来。

她和江亦尧说起来算是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没见他对哪个女人动容过,可那天在办公室,明显感受到了他情绪的波动。

再加上她又了解到她本该被江亦尧辞退却奇迹般的留了下来,这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个女人来。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亦尧哥?”

“只要你不贪心,我可以满足你。”

沈思清淡笑,她还真是佩服许宛儿的好演技,要不是之前了解过她的为人,怕是要被她这份单纯打动。

她仔细观察着她,察觉到她紧握的右手后懂了缘由。

录音这种手段,倒是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之前的女人,许小姐也是用这种手段吗?不知道,她们都是什么价位?”

沈思清反问,她有意的挣扎了两下惹的困住她的男人加大了力道。

手腕生疼,可这样却更容易留下印记。

“沈思清,你是聪明人,应该清楚亦尧哥根本就不可能对你有半分感情,我现在是给你机会。”

许宛儿循循善诱,仍是一副求好的姿态。

之前的那些女人不过为钱或利,她简单几句或是恐吓就打发了。

可这个沈思清,太不简单,她不敢掉以轻心只得再度言语相劝。

“劳许小姐费心了,感情是我自己的事,若是你们如期结婚,我会祝福,可若是没有,也希望许小姐看开些,不要徒增烦扰。”

沈思清若有所指,脸上泛出浅浅笑容。

许宛儿一张脸再也绷不住,自知再这么下去也套不出什么话来,索性用最直接的方式。

“那就看你,有没有机会看到了。”

“动手!”

许宛儿下了命令,然后倚在车前好整以暇的观望。

沈思清露出慌乱神色作势要逃引得一旁的男人狠厉拽住,然后将她狠狠摔到地上。

她假装疼的趴在地上无助地抬头去看许宛儿,见着她那得意的笑容紧紧握住拳头。

“都愣着做什么,给我打!”

那些男人听了命令,纷纷上前围住沈思清,拳头狠狠落在身上,沈思清护着头在地上痛苦的闪躲。

耳边充斥着许宛儿的笑声与捶打声,她默默忍受着,待时机恰好时闭眼昏了过

确定他们离开,沈思清幽幽睁开了眼。

她看着手臂上的青痕,拿出手机按下了江亦尧的名字。

江亦尧跟着手机的定位找过来时,沈思清狼狈不堪的靠在墙上,她身上的衬衣裂了好多道口子,除过脸上其它地上都有大小不一的伤痕。

“思清,思清……”

沈思清躲避着江亦尧的目光然后作势要起身,可下一秒却体力不支的倒了下来。

江亦尧将沈思清抱起,一路超车赶去了医院。

沈思清处理好伤口从诊室出来,江亦尧坐在长椅上,见着她的脸夹杂着太多情绪。

“我没事。”

她故作轻松说着,可手臂一动都疼。

江亦尧被触动,走上前来将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叫你未婚妻知道了不好。”

她笑着拒绝,然后忍疼准备将西装脱下搭在手边。

“既然知道,就不该去招惹她,沈思清,你的这些心思用错了地方。”

江亦尧沉着脸,是他一时意气用事了差点叫这女人骗了过去。

现在看着许宛儿沉不住气做出这种事来警告沈思清,更加确定了心中想法。

从头到尾都是她设计的,让自己最终软下心来没有和她断的干净,然后现在再上演这些欲擒故纵的戏码。

这个女人,向来知道怎么抓住他的心思。

“所以啊,是我活该,老板就不要再挖苦我了。”

沈思清毫不窘迫,仍旧如往常一般朝着江亦尧撒娇。

她本来就知道这种伎俩的结果,就怕江亦尧对她不屑一顾,他此刻愿意旁敲侧击的说出来,反倒是她想看到的。

“不过我还是低估了许小姐,她这下手,真狠。”

“不会再有下次了。”

似是承诺,江亦尧看着沈思清说道。

之前他对许宛儿教训那些女星的事充耳不闻,也是出于想借她的手来摆脱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可沈思清还是跟她们不同的。

他也见不得她受这份罪。

“不敢了,我觉得许小姐是对的,她这是在给我机会。”

“江亦尧,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沈思清笑着流出了眼泪,“所以为了我好,我想真的要走了。”

“要是您不甘心,就先行行好,把我这攒了两年的年休批了吧。”

“本来是准备和你一起去土耳其的,不过现在我想……”

“沈思清,你赢了!”

江亦尧最终败下阵来,他告诉自己该离这个女人远一点的,正好借此机会和过去断个干净,可他从心底里在意着。

他会因为她的赌气而在意,也会因为她受伤而动容,更是承受不来她现在的冷讽。

沈思清赢了,他愿意放下戒备去留她在身边。

即使,前方并不那么明朗。

“我没那么脆弱的,你放心,我可以好好的,重新开始。”

“在没有你的地方去重新开始。”

沈思清逞强说着,然后后退拉开与江亦尧之间的距离。

“我不会让你离开,起码这一刻起,不会。”

江亦尧再也没有犹豫抱住了眼前的人,这种温暖,他想要紧紧抱住。

沈思清埋首江亦尧胸前小声啜泣,然后回应了这个动情的拥抱。
沈思清休了大半个月养伤,这段期间她近乎窝在家里,像极了小妻子一样等着江亦尧过来。

她会遵着他的喜好清晨为她煮他最爱的手磨咖啡,也会不厌其烦的每天一道糖醋小排。

每日的时光悠闲幸福,倒是让她快要生出就此和江亦尧白头到老的错觉。

可她不敢忘了许宛儿,抢走江亦尧只是她迈出的第一步,有些痛苦才是刚刚开始。

她满意地望着家里充斥着的生活气息,主动约见了许宛儿。

许宛儿因为报复沈思清被江亦尧狠狠警告了一番,所以即使明知道这段时间他们之间走的很近也没敢折腾。

可现在,沈思清竟然再度叫嚣,她心有不甘应约。

“沈思清,你还真是好手段,这次,又想什么计谋来离间我和亦尧哥?”

许宛儿挖苦说着,这一次她会沉住气,不会再让这女人得逞。

“我想你和他取消婚约。”

“你!”

许宛儿气急,没想到沈思清敢明目张胆的提出这种要求。

她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来破坏她的婚约。

“你该看的出来,我们是彼此相爱的,许小姐您这么优秀,会有更好的人来爱你。”

这话说的沈思清自己都违心,可作戏这方面,她可不想输了许宛儿。

“再说,他从来都不爱你,你们是政治联姻,何必……”

“够了!”

“不要脸的女人。”

‘政治婚姻’这字眼戳到了许宛儿的痛处,她再也沉不住气,直接冲到沈思清身前怒吼。

“沈思清,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也别怪我不客气,这一次,我要你后悔!”

是她对她教训的轻了,才让这女人敢这么不自量力挑衅她,这一次,她要她好看。

“许小姐,您……”

沈思清故作讨好的跟随在气急败坏离开的许宛儿身后,直到看着她乘坐的电梯关上门才恢复神色。

拿出一直在录音的手机,她将音频发送给私家侦探然后拨打了他的号码。

“准备好的那些可以发给她了。”

“还有我刚发的,你知道该怎么做?”

……

三天后,沈思清的住所汇集了大批的记者,他们来的目的明确统一,就是来采访她这个不自量力的‘第三者’。

她和江亦尧的亲密照片和打码视频登上了江城娱乐最大的版面,许宛儿的经纪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发声替她委屈,惹得舆论媒体一边倒,都来声讨她。

沈思清毫不避讳的拉开窗帘瞧着外面的阵势,等着江亦尧的电话。

“是许宛儿?”

“是我。”

沈思清冷静回答,“我想你做个决定。”

“你的演技,比起她来还差了些。”

江亦尧语气轻松,他才应付完许宛儿的哭闹,这么一对比,倒是沈思清这状态叫他舒心。

“在家里等我。”

“好。”

沈思清挂了电话,再度看向茶几上那已摊开的相册。

照片上灿烂的笑容刺痛了她的双眼,泪水不受控的落下,沈思清阖眼捏紧了拳头
分享给小伙伴们:
宝贝是个小喷泉&我坐上去自己动好不好宝宝: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宝贝是个小喷泉&我坐上去自己动好不好宝宝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