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文章,挺进同学娇妻俏美娇妻

作者: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文章,挺进同学娇妻俏美娇妻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周敏指路,方羽把车开到周敏名下的一家连锁店。 店名乡土人家,主打绿色健康的乡土味,因为只做中午和晚上,所以现在还没有开业。 尽管如此,因为很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周敏指路,方羽把车开到周敏名下的一家连锁店。

店名乡土人家,主打绿色健康的乡土味,因为只做中午和晚上,所以现在还没有开业。

尽管如此,因为很多东西都要提前准备,是以后厨早早的就忙起来了。

厨师长是个五十多岁身材不高微微发福的男人,看着十分和善,姓高,周敏称呼高叔。

简单的介绍过后,高叔拿起一根藕带,也不洗,只用袖子擦干水迹,便咬了一小口。

“怎么样高叔,东西还行吗?”周敏追着问道,看样子颇为紧张。

高叔很快笑了:“挺好,有些年没见过这么好的藕带了,口感脆嫩如笋,带着淡淡的甜味,这才是真正藕带应该有的味道,不像现在市面上那些,看着又粗又长,其实都是施肥施出来的,嚼着老,还没什么味。”

到底是行家,别看厨师等级不高,可要说这些乡土特色,就是特级厨师来了也得靠边站。

事实也是,这些年随着自然环境不断被破坏,湖区大面积减少,很少见品质这么好的藕带了。

现在市面上卖的,基本上都是家种,看着好看,其实不好吃。

说完高叔笑着问道:“小方是吧,你这藕带是野生的吧?”

方羽笑了笑:“算是吧,村里有个大荷塘,早些年是长莲藕的,这些年大家都出去打工,没人管,就废弃了。”

高叔立刻明白了:“难怪,这藕塘要是不打理,年头长些,长出来的藕带倒是跟野生的没多少区别。”

听到这里,周敏心里也有底了,笑着问道:“既然是这样,那高叔你觉得咱们这里再添一样特色菜怎么样?”

高叔哈哈大笑:“那自然是好,这东西可清炒,可做泡菜,还有很多其它做法,对那些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来说再合适不过了,我估计啊,真要推出应该跟篙苞一样受欢迎。”

周敏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依高叔你看,咱们一天大概消耗多少?”

高叔想了想:“四个店的话,一天应该也差不多,五六百斤吧!”

周敏看了看方羽:“你那边一天能产多少?能满足供应吗?”

方羽想了想:“估计不止,十多亩的大荷塘呢,这东西生长快,抽了没几天又长出来了,我估计一天少说能抽个一千五六百斤,到九月之前,天天有。”

顿了顿,又道:“关键这玩意不抽还不行,不抽没几天变成荷叶钻出来就废了,然后还不方便长新的藕带,所以尽可能的都抽掉才好,反正也不准备长藕。”

这样一说,其实是有多的,而且还多不少,不过从周敏的角度来看,这玩意不少就行,多了根本不是问题。

“没事,越多越好,店里租有冷库的,可以存放保鲜,真要能用到冬天,赚得更多。”周敏笑着说道。

这时高叔也笑道:“没错,保鲜库一放,到冬天,就成反季节蔬菜了,价格可比现在要高。”

这话一说,销路是绝对不愁了。

别看一天一千五六百斤很多,可一年里面,能采的也就那么几个月,那些产量放在全年来销售,可能都不够。

周敏也没多说,话锋一转,笑道:“我有个提议,你要不要听一听?”

方羽点头:“你说。”

周敏认真说道:“反正那荷塘是废弃的,我借钱给你,你把它承包下来,以后只管花钱请人就行了,那样赚得更多。”

好提议。

真要说起来,不管荷塘可以这样,那片篙苞滩一样可以,那样一来,一年少说也能赚个二三十万。

可真的能那么干么?

显然不能。

想都没想,方羽便拒绝了,笑道:“还是算了吧,本就是属于大家的资源,真要那么干,以后就没法做人了。”

周敏没说话,心里却越发欣赏起来,笑道:“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都支持。”

……

方羽回到村里,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这个时候柳如玉已经在厨房里面烧火了,唐晓月也在。

看方羽进来,唐晓月大喜,跑过来就告状:“方羽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看,我好热好热,可是如玉小气死了,死活不让开空调。”

方羽瞥了一眼,那领口微微敞开,果然好热好热,想了想,便道:“好热是吧,我觉得你可以这样,这样就不热了。”

这样?

这是那样?

看方羽莫名其妙脱了短袖,露出古铜色精美如雕塑的肌肤,唐晓月眨眨眼,一边暗吞口水,一边一脸懵逼。

柳如玉噗嗤就笑:“他的意思是,你可以学他,脱掉衣服就不热了。”

唐晓月顿时俏脸通红,瞪眼道:“方羽你不是好人!”

说完又冲柳如玉气呼呼道:“如玉你也是,你们两个一丘之貉,就知道抱团欺负我。”

结果也没人搭理,方羽问道:“这煮什么呢,这么早就煮饭啊?”

大热的天,还要用柴火烧饭,的确是件很难受的事情,关键都没什么食欲,还吃不了多少。

柳如玉笑了笑,道:“还没煮饭,就煮了几个苞谷,要不要尝尝?”

苞谷,也就是玉米,其实是同一种东西,就是叫法上不同。

听柳如玉这么一说,方羽这才想起貌似现在正是吃鲜苞谷的时候,要是错过,就要等明年了,便笑道:“那就吃苞谷吧,现在天这么热,要我说中午就别专门弄了,怪累人的。”

柳如玉还在迟疑,唐晓月道:“我觉得也是,大鱼大肉虽然好,可也不能老吃,我看村里大家中午都蛮随便的,好多弄个茶泡饭就点咸菜就吃了,这样省事。”

其实柳如玉以前也是这样的,中午根本不会特意弄,只是现在方羽回来了,情况才有所不同。

方羽也明白,不等开口便道:“那就这么定了,回头弄点泡菜咸菜什么的,早上煮一锅粥凉着,中午不弄饭。”

这话说完没多久,玉米煮好了,搭把手喂了猪喂了鸡鸭,很快一盆黄橙橙煮熟的鲜玉米端着,三人走进房间。

房间里,空调一开,很快凉爽下来。

唐晓月这下爽了,舒服得嗷嗷叫,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傻闺女。

方羽也没理她,从裤兜里掏出钱递给柳如玉:“先存着,等钱够了我去买个小摩托车,女人也好骑的那种,到时候如玉姐有什么需要也方便往镇上去。”

柳如玉也没客气,接过边数边笑道:“你别老考虑姐,姐没多想出去,你呀,想好你自己就行。”

说完放好钱,拿了个玉米给方羽:“尝尝看甜不甜,自己地里种的呢!”

方羽正要伸手,中途却被唐晓月给抢了先。

迎着方羽无奈的眼神,这傻村长嘻嘻一笑,小老鼠一样抱着玉米啃出一个缺缺,眯着眼腻乎乎道:“甜,谢谢如玉,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柳如玉白眼,完全不想说话。

方羽也有些无语:“我说傻村长,你老这样有意思啊?这么大人了还整天学人小姑娘卖萌,可耻知道不?”

“要你管,你才傻,你天天都傻!本村长年年十八,岁岁十八,本村长就是小姑娘,你不服?”

唐晓月自顾自得意,说完还是拿了一根玉米递给柳如玉,又拿了一根递给方羽,问道:“方羽,藕带的事情怎么样,还行吧?”

柳如玉也看过来,分明表示关注。

方羽吃着新煮的玉米,果然是很甜的,含糊道:“还行,你那边呢,今天的钱都分下去没有?”

唐晓月道:“都分下去了,大家都很开心呢,虽然有多有少,但只要出力,基本上一家都能分到一百块以上。”

四千三百多块钱,除去村里截留的也还有三千多,而村里一共也就二三十户人家,算下来一家是应该有百多块钱的收入。

这样的情况对于大家来说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因为这样下来哪怕只是一个月,也能赚到几乎等同以前全年的收入。

可要说发家致富奔小康,这就太遥远了。

方羽的注意力也没在这里停留,简单说道:“我这边跟人谈好了,四块一斤,有多少要多少,具体怎么安排,你看着办。”

四块一斤的价格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不过除开人情,在商言商,这价格其实还可以。

唐晓月有点小激动,不过还是压了下来,想了想,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方羽果断摇头:“没有,我又不是村长,干嘛操那份心!”

唐晓月顿时就不爽了:“可是振兴家乡,人人有责,不是吗?”

方羽嘿嘿笑:“你别激我,没用,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村子想要好起来,更多的还是要靠大家。”

顿了顿,又道:“藕带这事,还是老规矩,你们怎么分我不管,我拿一成。”

……

又是一个美丽的黄昏。

当方羽一觉醒来,都下午五点多了,虽然依旧炎热,但是,日光已经变成了美丽的橘红色。

这时唐晓月早没在了,柳如玉也不在房间里。

这让方羽觉得有些好笑。

如玉姐也就罢了,乡下女人,很少睡懒觉,主要是唐晓月,这傻姑娘自从睡进空调房,就跟猪一样,每天午睡时间比他还要长,而且起床气特别大,偏偏今天,还早起了。

不过想着藕带开采的事情要安排,他又悄悄释然。

就这时,轻微的脚步声临近,紧跟着,白荷软糯清甜的声音传来:“小羽,你在吗?”

“嗯,在的!”方羽应了一声,开门招呼白荷进来。

孤男寡女的,白荷有些局促,白皙的脸蛋红扑扑十分可爱,不过还是进来了。

小心翼翼在床沿坐下,四下打量着笑道:“好凉快,这就是空调吗?”

方羽笑着点头,给倒了杯水:“是啊,等白荷姐你有钱了,也可以装一台,夏天冬天都好用。”

白荷捧着水杯,轻轻抿了一口,只觉得这水都比平时喝的清凉一些,也甜一些,连连摇头道:“那不行,太贵了,听如玉说好几千,还特别耗电。”

方羽哑然失笑:“没那么严重,也就两千来块钱,电费的话,省着点,也不会太多。是了,白荷姐你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事?”

“哦!”白荷这才想起,赶紧把洗好的汗衫拿出来,红着脸道:“衣服给你洗好了,还给你。”

方羽接过,随着那一缕甜香入鼻,他这才后知后觉发现,白荷脑后居然戴着一朵栀子花。

栀子花……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拿栀子花当头饰,有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话又说回来,真的特别好看,搭配上白荷清丽精致的容颜,有种淹没在时光中的青春甜美味道。

那香味也特别好闻,似乎很浓郁,却又有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淡雅,清新。

还有一股让人难以释怀的甜美味道,与房间里凉爽的空气一起,交织成让人总觉得不够的冷香。

“小羽,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不对?”方羽的异状,使得白荷格外紧张,坐立不安。

看她急得眼圈都红了,方羽这才反应过来,笑道:“没,就是突然发现白荷姐戴了栀子花,觉得特别好看,特别香,有点被迷住了。”

“哦!”白荷松了口气,不期然间,面色又微微红润起来,问道:“小羽你喜欢栀子花?”

方羽笑着点头:“喜欢啊,雪白的颜色,甜甜的香味,很美,跟白荷姐你也很搭。”

白荷面色又红润了几分,眼底也不自觉多了些许欢喜。

短暂的沉默后,她咬了咬牙,把头上的栀子花取了下来,羞涩道:“你要不嫌弃,这朵送给你好了。”

顿了顿,又道:“我种的栀子花树今年开了很多花,回头再给你摘一些新鲜的过来。”

“真的?”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方羽很开心,接过递来的栀子花,轻轻一嗅,那清甜淡雅的冷香,带着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幽幽发香,令人心旷神怡。

看那陶醉的神情,白荷没来由心里发慌,却又忍不住高兴,笑道:“真的,你喜欢,姐天天给你摘了送来,反正不要钱。”

白荷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她走后不久,方羽也关上空调出来了。

这日子过得,当真跟猪一样,一觉睡到黄昏,醒来,又差不多该做饭了。

问题今天吃点什么呢?

用了近半个小时思考,最后,他赶上几只小野鸭,提着蛇皮袋拿着自制的钓竿,来到后面荷塘边。

本意是让小野鸭下水游玩,他钓青蛙的。

青蛙,也叫田鸡,没有鳝鱼值钱,市面上也没多少人收,却是实打实的美味,比之鳝鱼不遑多让。

而荷塘,便是天然的青蛙繁衍栖息地,几乎每个夏日的早晨,或者雨后,都有青蛙坐在荷叶上呱呱叫。

只是忽然想起这荷塘里有黑鱼,而且是大黑鱼,他便放弃了让小鸭子下水的想法。

因为黑鱼攻击性极强,小野鸭太小了,有可能被黑鱼当成食物给吃掉。

小野鸭也乖巧。

因为先天就比较娇小,加上不喂饲料,生长速度慢,所以看上去还是毛茸茸的小团,十分可爱。

这些小东西,不赶着它们下水,它们也能在岸上玩得很开心。

看了一会,方羽也放心,开始钓青蛙。

时近傍晚,天边云霞已经铺满,偶有晚风吹来,荷塘中莲叶翻涌,宛如连绵不绝的碧浪,十分美丽。

又夹杂着蛙声,此起彼伏,整个画面格外生动鲜活。

可惜,这个点青蛙不坐在荷叶上,所以看不见。

不过没关系,青蛙是典型的动态视力,只捕捉动态目标,这样的情况下,钓是很简单的。

方羽捡了个螺蛳起来,敲碎,把肉系在钓绳末端,而后钓竿伸出去,就那么轻轻一晃,立马好几只青蛙跳了出来,直扑那块螺肉。

幸运的是,有一只捕食技术好的一举盖过其它同类,准确咬住。

不幸的是,刚刚咬住,蛇皮袋就过来了,然后它进了方羽的袋子。

就是这么简单。

因为资源好,不到半个小时,方羽钓了七八斤,都是筛选过的,个头大,体态优美。

差不多够了,赶上小鸭子,回家。

宰杀也是有技巧的,会杀的,几秒钟一只,干干净净,不会的,一只要好几分钟,还惨不忍睹。

方羽分了一半出来,用网兜装上,丢在有少量水的木盆里,准备转天给周敏捎去。

毕竟那是自己的金主,也是村里的金主,加上人不错,私人关系好,值得好好对待。

剩下一半,才准备杀来吃。

正弄着,忽然有村民进来:“小羽,听说后面废塘里那个什么藕带,四块钱一斤,真的假的啊?”

“是啊小羽,真的假的,那东西有那么贵,怎么我们从来都不知道?”

“村长和如玉说,销路你都找好了,是不是真的?”

“……”

来的不是一个两个,瞬间安静的小院里热闹起来。

果然唐晓月忙这事去了,方羽一边杀,一边笑道:“是啊,四块一斤,有多少要多少,不过到底怎么弄,我说了不算,得听咱们美女村长的。”

就这话,气氛更加火热起来,夸赞的声音连绵不绝。

这时唐晓月跟柳如玉也回来了。

唐晓月高声道:“呐,方羽都承认了,现在大家应该都放心了吧?”

“放心!”

“村长好样的!”

“还是小羽厉害!”

“哈哈哈哈!”

“……”

笑声连成片,热闹得不行。

唐晓月趁机宣布:“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大家赶紧回家,早点吃饭,早点洗澡休息,明天早上四点,咱们村后荷塘,准时开始。”

语落,欢呼声中,村民们很快散去。

唐晓月松了口气,擦了擦汗,搬了个小板凳一屁股坐下,拉开衣襟小手狂扇。

一边扇一边埋怨道:“真是的,到底谁才是村长啊,我说了一下午,嗓子都哑了,嘴皮子都磨破了,反倒是没你三句话好使!”

方羽就乐:“睡觉不香吗?谁让你去了?我?”

“你……”

唐晓月气得想咬人,可一看那一只只肥美的青蛙,又开心起来,起身来到方羽身边蹲下,抱着膝盖笑眯眯说道:“方羽,晚上吃田鸡吗?本村长好喜欢吃田鸡的说……”

方羽抬头瞅了一眼,似笑非笑道:“干嘛田鸡呢,田字去掉多好?”

唐晓月一怔,紧跟着就毛了,柳眉倒竖气鼓鼓道:“臭家伙,你又耍流氓!”

说完又跟柳如玉告状,请求主持公道。

柳如玉呵呵笑:“你们爱怎么吵怎么吵,我呀,喂猪去。”

“如玉啊!!”

“气死了,那么纵容,早晚会被你给宠坏的!”

看着柳如玉若无其事走开,唐晓月恨得牙痒痒。

方羽摇摇头:“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生气,吃鸡怎么了?鸡它不香吗?土鸡炖茄子,土鸡炖山药,土鸡炖蘑菇,不知道多香……”

“你……”

唐晓月气得想哭。

这混蛋,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到底什么意思,以为她听不出来呢?

她又不是柳如玉,什么都不懂。

想着,她气呼呼起身回房,把手机拿了出来。

方羽:“???”

她眼一瞪:“吃鸡,不服?有本事单挑啊!”

方羽:“……”

……

当日头落尽,天地间一片昏黄,小院里,习习晚风,伴着蛙声蝉鸣,晚饭开始了。

菜不多,都是院子里摘来的,做成了虎皮尖椒,番茄炒蛋,清炒豇豆。

此外,就是一大盆香辣田鸡。

看唐晓月好似没吃过一样,左手一只右手一只,明明辣得哇哇叫,满头大汗,却犹自不肯放手,方羽不由调侃道:“月,好吃不?”

唐晓月顿了一下,眯着眼看过来,不多久,咔的就是一口,“好吃,连骨头渣子,本村长都嚼得碎碎的。”

方羽眨眨眼,若无其事,没出声。

柳如玉忍俊不禁:“行了你们两个,吃个饭都不消停,不拌嘴浑身痒痒是吧?”

唐晓月哼了一声:“不能怪我,他先招惹的!”

方羽嗤之以鼻:“那是你欠,地主家的傻闺女!”

“地主家的傻闺女说谁?”

“你,你就是地主家的傻闺女!”

“滚,你才傻,你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傻闺女!”

“傻儿子!”

“叫芭比!”

“叫妈咪!”

“……”

三两句不对付,又开始了。

听着那些话,柳如玉啼笑皆非,可仔细一看,忽然又发现,这俩,郎才女貌,看上去真的好般配呢

分享给小伙伴们:
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文章,挺进同学娇妻俏美娇妻: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文章,挺进同学娇妻俏美娇妻相关文章